039、请客吃饭/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

我瞧着趴在我身上的男人,一双眼儿瞪的极大,嘴里的话才说了一个字,萧震毅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对于男人这般随时随地的亲吻我倒是比之前面显得淡定从容多了,双手极为乖顺的搂住他的脖子,微微仰起头,承受着他给予我的一切。

阳光透过树叶落下一片阴影,大树底下,我与萧震毅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痴迷的亲吻着对方,那一刻,我的思绪随着风儿飘荡在远方,而我的一颗心已经被男人的柔情所融化。

“锦初,醒醒……若是再不醒来,我就将你吃掉了!”

男人醇厚低哑的声音将我的理智拉回现实中,一双原本迷离的眼眸渐渐恢复澄澈,望着面前急促呼吸的男人,一时之间,我竟有些愣怔:

“相公?”我低唤了一声。

萧震毅瞧着我满脸绯红,呆萌可爱的模样,只觉得腹下又是一紧,男人一咬牙,便伸手紧紧的将我搂入了他的怀中,一双大手沿着我秀气的脊梁来回摩擦,将我磨成了他怀中的一汪春水。

“你可真真是老天爷派来对付我的小妖精!”

男人松开紧搂我的手臂,暗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随着火热的呼吸钻入我的耳中,激起一片的颤抖。

也正是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本系的好好的腰带不知何时已经被他解开了,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粉色的肚兜隐隐露出一半。

“哎呀!”我低呼了一声,忙伸手推开了萧震毅,低头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裳。

可手才碰着自己的衣襟,男人的手已经摸了上来:

“乖,我帮你穿!”

萧震毅一边说着,一边抓着我衣服的两边,替我整了整有些皱的领口,接着,又缓缓向下,顺着肚兜慢慢来到了后面。

“你……”察觉到他的动作,我的身体一僵,可话还未出口,萧震毅已经抢先回答道:

“肚兜儿的带子松了,我帮你系好!”

“嗯!”听着他的话,我心中微有些疑惑,还是垂眸点了点头。

萧震毅的手圈着我的腰肢,将后面肚兜的带子解开,此时恰巧一阵清风吹过,松开的肚兜被吹起,胸前的一片春光就这样毫无防备的暴露在了男人的面前。

我咬着唇瓣,一张脸烫的似那煮熟的虾子一般,再偷偷去看萧震毅,阳刚的脸上毫无表情,见他如此,我的心中倒是松了一口气,心中存着侥幸,或许刚刚那一幕他是没有看到的。

可下一瞬间便知道,我真真是太嫩了,萧震毅这只老狐狸简直狡猾的很呢!

滚烫的手指若有若无的划过腰间的软肉,起初,我只以为他是无意间的碰到,可渐渐发现它越来越往上时,才惊觉不对劲儿。

待男人十分满足的松开那一对儿水蜜桃时,我的整个身体都已经似火一般燃烧起来了,伸出拳头就去捶他,萧震毅低低的笑着,任由我敲打,那包容和宠溺的眼神,就好似一个父亲在看着自家孩子玩耍般。

“锦初……”待我捶的累了停下来时,男人紧紧搂着我,低低唤着我的名字,声音带着压抑,带着委屈:

“待回去了,咱们就圆房吧!”

“好……”我听着他的话,害羞的点了点头。

经历了刚刚那一番,我与萧震毅一同躺在软绵绵的草地上,互相抱在一起,闭着眼睛一同享受起这午后的阳光。

傍晚的时候,萧震毅拎着一只野兔回来,鲜嫩肥美的兔子肉吃的我恨不得将那骨头都吞下去,后到了晚上,我便与萧震毅一同入了圣池继续去泡澡。

就这样两人舒舒服服的在山上度过了三天,萧震毅见我的脸色从原来的苍白如今变得红润不少,精神也是好得不得了,于是,商量了一下后,便决定下上去了。

上一次进山时,我的脑袋迷迷糊糊,所以,根本不知道萧震毅到底费了多大的力气将我抱上来的,如今我病好了,趴在萧震毅的背上亲眼看着他是如何历尽千辛万苦带着我下去后,一颗心都纠结在了一起。

出了芙蓉山,萧震毅将我放下来时,我的脸上布满了泪痕。

“这是怎么了?”男人瞧着我默默掉金豆子的模样,十分心疼的问道。

“相公,下次咱们不要去圣池了!太危险了!”

我哽咽着声音扑进他的怀中,刚刚那一路上真真是太凶险了,好几次,我都以为他要从那峭壁上摔下去了,若他真的掉下去了,那我可怎么办啊!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萧震毅听着我的话,有些哭笑不得的替我抹去脸上的泪水,安慰道:

“放心,这些个困难对于你相公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就是比这更可怕的丛林我也是经历过的!”

“不管你以前做过多危险的事情,如今,你是我的丈夫,便不能再做这些了,知道吗?”我抬起一双通红的眼睛,分外认真道。

“好好好,一定都听娘子的!”萧震毅轻轻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宠溺道:

“真真是个爱哭鼻子的小丫头!”

擦干净了眼泪后,我同萧震毅便会了村子,才刚跨入自家的篱笆院子,一个黑色的小身影就横冲直撞了过来:

“山儿?”当那小影子扑入我的怀中后,我略微吃惊道:

“怎么了?”

只见山儿一双小小的手儿紧紧抱着我大腿,小脑袋低的十分下面,身体一颤一颤的,却也不言不语。

“山儿乖,不哭了!”我摸着山儿的脑袋,低声安慰道。

听我这么一说,原本暗暗哭泣的小人儿再也忍不住了,抱着我的腿儿就大声哭了起来:

“娘亲,山儿好想你,好担心你啊~”

“好山儿,莫要哭了,娘亲这不是平平安安的回来了吗?”

我半蹲在地上,望着哭的眼睛、鼻子通红的小家伙,眼眶也是热热的,在好生一顿安慰下,山儿才止住了哭声。

如今我的身体已大好,又因着梨花婶子一家对我们的帮助,便与萧震毅商量道:

“晚上咱们请婶子他们过来吃晚饭吧,也好谢谢他们对我和山儿的照顾!”

萧震毅一听,想了想道:

“一切都听你的吧!”

就这样,在发出邀请之后,我与萧震毅便开始为晚上的请客而忙碌起来。

我翻箱倒柜的将家中所有能用的碟子和碗筷都拿了出来,萧震毅从河边提了两桶清水上来洗这些碗碟。

至于晚上食材,晒干的黑木耳已经泡软了,又从地窖里切了一块腌制好的野猪肉,将院子里母鸡下的鸡蛋拿了两个出来,再把从山上带下来的野鸡处理完毕,待将他们炒成菜往桌子上一放,想必那就是极为丰盛的一餐了。

傍晚时分,梨花婶子和她男人进了自家院子,瞧着灶头上的菜色,梨花婶子忙道:

“锦初啊,左不过就是吃顿便饭,你可莫要做的太多啊!”

“婶子,你放心,没多做菜呢!”我知道梨花婶子是心疼我们破费,于是应承完后,便让她进屋子先吃盏茶。

我瞧着锅子里的鸡已经炖的差不多时,就赶紧的用铲子盛了出来,萧震毅这个时候,也将其他的菜端了上来。

瞧着桌子上又是鸡肉,又是猪肉的,梨花婶子俩夫妻倒有些不好意思,李屠夫直说破费了。萧震毅虽不爱说话,可却与李屠夫倒也是能聊得来,于是,酒过三巡,畅快吃喝的李屠夫便有些口齿不清了。

梨花婶子瞧着如此,怕自己男人到时候撒起酒疯来,便也不让他多喝了,瞧着饭菜也已经差的差不多了,就拉着打酒嗝的丈夫告辞了,一路上,还能听到梨花婶子布满的牢骚声。

人走后,我上前赶紧收拾碗筷,山儿因着担忧我,三日不曾睡过好觉,如今我回来了,他的心也放下了,此刻倒是哈气连天,于是,我让他赶紧先回里屋睡觉。

“今日你也累坏了,接下去的事情我做就好了!”萧震毅抢过我手里的碗筷道。

“没事,两人一起做,倒也快些!”我浑然不在意道。

见我如此坚持,萧震毅也不再勉强,待将碗筷洗干净后,我直起身体生了个懒腰:

“今儿这一天可终于是要过去了!”

萧震毅将所有的碗筷放进堂屋的柜子里后,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椅子上:

“娘子今日辛苦了,为夫帮你捏捏!”

“好啊!”我正觉得浑身酸疼,如今听萧震毅这么一讲,立马同意了。

刚刚好的手劲儿在我的肩膀处揉捏的分外舒服,不自觉的间,我便从喉间轻轻溢出了一声嘤咛,萧震毅听着着引人遐想的声音后,又见我双颊泛红,闭眸享受的模样,忍不住慢慢弯下腰,凑到我的耳边温声道:

“锦初,还记得我在山上说的话吗?”

“……”我缓缓睁开眼睛,还未想明白他指的是哪句话时,男人突然将我打横抱起,抬脚往里屋走去,边走边道:

“如今你病好了,咱们也该圆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