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山儿启蒙/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日里做这事情,若让人知道了,惹不得是要被人在背地里说闲话的,待一场情事结束后,我忍着身体的酸疼从炕上爬了起来。

“娘子,如此逃也似的下炕是要做什么?”萧震毅躺在炕上,双手枕着自己的脑袋,嘴角还带着丝丝满足的笑。

我一边穿衣服,一边狠狠睨了他一眼:

“我若是不逃,指不定你什么时候又要发疯了!”

萧震毅听着我的话,仰头哈哈一笑,低沉悦耳的声音传遍整个房间。原本旖旎的空气倒也消散了不少:

“我发疯还不是因为你!”

语毕,男人已经下了炕,才一瞬间的功夫,他却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双手圈住我的腰肢,在我的肩膀上轻轻落下一吻:

“锦初,今生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快些放开我!”我扭了扭自己的肩膀,微微离开萧震毅一些后,便伸手去系身后肚兜儿的带子。

“我来帮你就是了!”

萧震毅瞧着我的动作,二话不说,就接了过来,将带子绕过手指转了个圈儿后,轻轻松松打了个结扣。

“怎么办,有痕迹了!”男人将带子系好后,低头望着我的身体,低声道。

我微微一愣,随即低下头一瞧,果然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了吻痕,一张脸儿立马全红了,甚至蔓延到了脖子处。

“都是你的错!”我转身推开这个男人,拿起被他扔到箱子上的衣服就披上了。

可惜,我虽想躲着他,可这男人却是不愿意放过我的,如那不要脸的狗皮膏药般再次粘了上来:

“生气啦?不若你打我一顿出出气,好不好?”

见这男人如此不要脸的模样,我索性懒得去理他,将衣服穿好后,就直接出了里屋,心中一阵腹诽,真真是不要同他待在一起。如此孟浪的话语他都随口而出了。

因着上午一番“剧烈”运动,原本没胃口的我也是饥肠辘辘了,去地窖拿了昨晚上没吃完的鸡肉,又切了一些小葱段,两人干脆下面吃。

吃饱喝足后,瞧着时辰也不早了,我就与萧震毅去了梨花婶子家,才进院子,就看到他家的大宝正和山儿一起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根细细的小树枝不知道在画什么。

待走进一瞧,原来大宝正在教山儿识字:

“你看,这个字读山,就是你名字里的那个字!”大宝学着学堂里教书先生的模样,用稚嫩的声音对山儿道。

而一旁的山儿则听的津津有味,手里的小树枝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我瞧着这一番场景,心中一动,却也没有打扰他们,而是跟着萧震毅一同去了堂屋。

“婶子,大宝是在镇上的学堂上学吗?”我一进屋子便朝着梨花婶子问道。

“对啊,咱们家大宝如今都六岁了,学堂都上了两年了!”梨花婶子望了望院子里自家的孙子,满脸自豪道:

“先生说,这臭小孩脑袋瓜聪明。识字儿比一般的孩子快,今儿学堂沐休,我儿子就将他带来村里让我管着!”

说完,又瞧了瞧与大宝玩的开心的山儿,继续道:

“锦初啊,山儿如今四岁了吧。也到了启蒙的时候了,你有没有想过也将他送进学堂啊?”

梨花婶子说完,悄悄看了我身旁的萧震毅一眼。

我自然是明白她的意思,山儿不是萧震毅的孩子,凭白的让他掏出钱来供山儿读书,恐怕他不愿意。

不过。这次梨花婶子恐是多虑了,萧震毅在芙蓉山上可是亲口对我说,他会将山儿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般对待的,于是,我柔柔的望了身旁男人一眼,对婶子道:

“山儿如今年岁也差不多了,我也是想着让他去镇上的学堂接受启蒙,只不过不知道,这镇上的哪家学堂比较好!”

婶子听我这么一说,眼睛立马一亮,忙道:

“若你真要将山儿送学堂啊,倒不如就让他去大宝那个学堂。如此一来,这两人也好有个照应不是!”

我听婶子一说,倒也觉得十分不错,又像婶子询问了不少关于那学堂的事情,婶子也是一一道来。

待将那学堂了解了个仔细后,我便满脸兴奋的转头望向身旁的萧震毅。高兴道:

“相公,咱们就把山儿送去大宝那个学堂吧!”

身旁的男人听着我的话,微微皱了皱眉头,语气略有些沉闷:

“山儿年纪小,在学堂里一天到晚坐着太受约束,你若真想让他识字,我在家教他就好了!”

萧震毅的话就如兜头的一盆冷水直接将我原本的兴致勃勃冲了个一干二净,我略有些不太开心道:

“山儿年纪不小了,真是启蒙的好时候,再晚两年就迟了!”

“才四岁的孩子,进了学堂也学不了多少东西,在该玩儿的年龄就该让他好好玩儿,等再过几年,再送他去学堂吧!”

在送山儿去学堂的事情上,很显然我与萧震毅有了分歧,瞧着男人分外坚持的模样,我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梨花婶子拉住了:

“你男人说的没错,山儿还小,等他玩够了,再去学堂也不迟!”

我抬头瞧了一眼暗暗给我使眼色的婶子,又见萧震毅毫无任何妥协之意的脸,整个人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最终十分不悦,却还是勉强出声道:

“那好吧!”

因这件事情,我整个人都闷闷不乐,就连婶子与我说话都提不起精神来,反而是那萧震毅与李屠夫有说有笑,畅谈的分外高兴。

原本婶子一家人要留我们吃饭,可我因心里装着事情,正要拒绝,就听到萧震毅双手抱拳道:

“婶子,晚饭就不必了,前面走之前,锦初已经淘好了米,就等下锅了!”

我心知萧震毅是在说谎。默默的抬起眼皮子瞧了这男人一眼,也没有拆穿,只是闷闷的点了点头。

梨花婶子见此,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又瞧萧震毅去院子里叫山儿,便拉着我的手到一旁,小声提醒道:

“锦初啊,山儿不是萧震毅的孩子,他心疼钱不让孩子上学也是天经地义了,你可莫要回去跟他闹啊!”

听着婶子的这一番话,我的心中好似被石头压着一般,有着说不出的感觉,再瞧不远处,萧震毅拉着山儿的手往我这边走来的模样,心里更是难受的厉害。

回到家,我也不如往常那般的对萧震毅了,将山儿的手从男人手中抽了出来后,就直接带着他去了里屋。

“娘亲。你与萧叔叔吵架了吗?”山儿抬起头,疑惑的问道。

“山儿,娘问你,你想去学堂跟大宝哥哥一起念书吗?”我将山儿拉到自己的跟前,也不回答他的话,只是认真的望着面前的小人儿问道。

“我也可以念书吗?”山儿一听我的话。带着希冀的眼眸亮的就如夜空中的星星一般。

“当然可以!”我对着他点了点头:

“娘哪怕所有人反对,哪怕是再苦再累,也会供山儿上学的!”

想起萧震毅在那山上与自己说的一番话,心中便是一肚子的气,什么山儿也是他的孩子,这到了关键时刻,还不是将钱看的比什么都重!

果然真真是应了那句话,若是能信男人的话,那这母猪都能上树了。

今夜的晚饭依旧是萧震毅做的,若是换做往常,我会去灶头旁帮他忙,可今日。因心中对他有意见,便干脆拉着山儿躲在里屋不出来,一直到他进来叫我们吃晚饭。

我抱着山儿从炕上下来,抬眸睨了萧震毅一眼,语气责怪道:

“你来叫什么,到了吃饭的时间,我们自然会出去!”

山儿听着我的话,抬眼瞧了一眼,而萧震毅则耸了耸肩膀,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声音温柔道:

“好~也是我的错,快出来吃饭吧!”

坐上椅子,我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青菜,才尝了一口后,便直接放到了萧震毅的碗里,略带不满道:

“今日这菜,怎的如此咸啊!”

萧震毅听着我这句话,将我吃了一口的青菜放入口中,咀嚼了一下后道:

“那我下次少放些盐巴!”说完,便给我夹了块野猪肉。

“这猪肉你也抄老了!”

原本埋头吃饭的山儿瞧我今日如此反常的表现,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后道:

“娘亲,你别欺负萧叔叔了,萧叔叔做的菜很好吃!”

我瞪了瞪这拆台的儿子一眼。也加了一块野猪肉放入他的碗中:

“好好吃饭,大人的事情,小孩子莫要插嘴!”

语毕,又有意无意的瞥了萧震毅一眼,只瞧这个男人依旧嘴角带着笑容,根本毫无生气的模样。

晚饭过后,我让萧震毅去河边打水,接着,借了水冷的由头,又让他去灶头前烧水,瞧着院子里身材魁梧的男人孤零零的坐在灶头前的小板凳上烧火,我的心中又涌起了一丝的歉意。

我知道前面的举动是给了萧震毅一些脸色。但一想起他不让去山儿去读书,心中便十分的不快,原本的歉意也没了,与他不让山儿的事情一比,这也算不得什么了!

于是,干脆走到院子里,对背对着我的男人气呼呼道:

“喂,今晚上不许上炕!你就在堂屋睡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