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还去学堂的好/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坐在小木凳上的男人听着我这句话,干脆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疾步走到我的面前,高大男人居高临下望着我,声音淡淡听不出喜怒道:

“做什么不让我进屋?”说完,又瞧我不悦的脸色,便皱眉不解道:

“从梨花婶子家出来你便有些不对劲儿,你这是怎么了,在生我的气吗?”

听他这话,我干脆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抬起眼睛,与他对视认真道:

“山儿是一定要去学堂读书的!”

萧震毅听完我的话,更加不解了,粗黑的眉头皱的更紧:

“等他长大些,自然是要去学堂的!”

瞧着男人还如此一副堂堂正正的模样对我说谎,我的心中直接的分外委屈,你说,你干脆当着我的面儿直接同我坦白了,我心里倒也舒服了,可他却还要用什么长大些这种借口来骗我,我当真是气的不轻。

“什么长大些再去,你分明就是心疼银子,不让他去!”

萧震毅听我气呼呼的说出这句话,又见我一脸哀怨悲伤的模样,原本紧皱的眉头突然就舒展开来了,紧绷的脸此时也松开了,喉间低低的传来爽朗的笑声,回荡在篱笆小院的上空。

这该死的男人不仅不悔改,还如此的嘲笑我,哪怕再好脾气的人怕此刻也是受不住的,我伸手负气的狠狠推了面前男人一把,气急败坏道:

“你笑什么,既然你心疼银子不肯供山儿读书,那便我自己出,我就是砸锅卖铁。也是要让他读书的!”

萧震毅见我这般模样,忙抓着我的手,心中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终止住了笑声,声音万分无奈道:

“我可从没心疼过银子啊,况且让山儿再大一些去学堂,对他也是有好处的!你怎就误会了呢?”

我听着萧震毅的话,微微一愣,原本想从他手中抽出的手儿也僵住了,好一会儿的犹豫之后,才带着不相信的目光问道:

“真的吗?”

“我萧震毅什么时候说过谎!”男人瞧着我这不信任的模样,脸上有些不悦道:

“山儿是我们的孩子,我自然是希望他过的好的!”说完,拉着我的手走到屋檐下的小矮凳上坐下,声音低缓的解释道:

“你要知道,如今山儿还小,正是玩乐的时候,你要现在就将他送进学堂,那等他长大了再去回想自己的童年时,除了读书习字。便再无其他,如此枯燥乏味的小时候,你觉得他会高兴吗?”

“……”

见我不说话,萧震毅又继续道:

“山儿去了学堂,那以后除了先生沐休时回来外。其他时间,你就再也瞧不见了,你难道就舍得?”

“……”

我被萧震毅的这一番话说的面红耳赤,最终小声嘀咕道:

“那你前面怎的不讲清楚呢?”

“我以为你是懂我的,谁曾想。你竟想岔了呢?”

萧震毅见我垂眸心虚的模样,嘴角溢出的笑容更大,但是,想了想之后,却还是忍住了,伸手指了指冒着热气的灶头,好笑的问道:

“那你这热水还要不要烧了?”

我忙摇了摇头:“不,不要了!大热天的,用凉水就好了!”

说到最后,我已经不好意思的快将脑袋低到胸前了。

“你啊!”萧震毅伸手戳了戳我的小脑袋。叹了口气道:

“这样曲解你相公,你说,该怎么惩罚你!”

“相公想怎么惩罚,便怎么惩罚吧!”我心中惭愧,听着萧震毅的话。乖乖道。

“那就今晚罚你……”

萧震毅说着,将嘴唇凑到我的耳边,声音极低的说了几个字,待听完之后,我的脸腾的一下,直接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

“你……”

“不愿意吗?”男人微微一挑眉:

“刚刚可是某人自己说的,我想怎么惩罚都是可以的!”

“可……可也不能那样啊,真真是要羞死人了!”我因他的话,心中好不气恼,可偏偏又无法反驳他,终只能跺了跺脚,转身跑进了屋内。

萧震毅望着落荒而逃的背影,本该是充满正气的面孔此刻在夜色之下,竟也露出了几分邪魅,抬头望了望皎洁的月光,勾着微笑道: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啊!”

午夜时分,万籁俱寂,只芙蓉村尾的那一间茅草屋内似有小娘子如泣如诉的声音传出,惹得月亮婆婆躲进了云端里。

土炕上,一番激烈的云雨过后,萧震毅披了外衣从炕上下来,又从箱子里扯了条汗巾子出来,去了堂屋一会儿后,才缓缓归来。

回来时,只瞧他的手上端着个木盆子,而里面是兑了热水的山泉水,将浸湿的汗巾子拧干,细细给躺在炕上已经累的闭上眼睛昏昏欲睡的女孩擦了一下身体后,这才去了外面将水倒掉。

上了炕后,男人将身旁的女孩搂入怀中。又在她的额头印上一吻:

“唔,不要了……”锦初感受着男人的动作,一边嘴里嘀嘀咕咕,一边用手像挥苍蝇一般的挥着。

瞧着自家媳妇这般可爱模样,男人微微一笑,轻轻拉过有些落下的薄被,却意外看到了那被子上的一排深深牙印,这才想起,刚刚小娘子为了不吵醒最里面的山儿,便强忍着不发声,到了最后实在是难忍时,便紧咬住了被子。

大手抚过这坑坑洼洼的痕迹,想必当时一定咬的极重,男人的内心瞬间划过一丝心疼,微微抬头瞧了眼躺在最里面正张着小嘴儿呼呼大睡的山儿。萧震毅心中便有了决定。

山儿,为了不让你娘如此辛苦的憋着,只能牺牲你了!

清晨的第二日,我又是家中最后一个醒来的人,下了炕一番梳洗后。才出了堂屋,就见萧震毅手里牵着山儿两人欢欢喜喜的进了院子:

“醒了?”萧震毅见我站在门口,走了过来柔声道:

“饿不饿,锅里给你热了米粥,我去给你盛!”

“你们一大早上去哪里了?”我低头看了眼高兴的山儿,疑惑道。

“娘亲,萧叔叔带我去了大宝哥哥家!”山儿一提及这件事情,小小的脸上露出大大的高兴,拉着我的手便兴奋道:

“萧叔叔说,明天就带我去大宝哥哥的学堂!”

“啊?”我有些疑惑的抬眸望向萧震毅:

“不是说。等山儿长大些再送去学堂吗?现在怎的如此着急了?”

“我昨晚上想了想,觉得让山儿早早的去学堂,对他,对我们都应该是一件好事情!”

听着萧震毅的话,我有些皱眉:

“对我们?”

“咳咳……”萧震毅手握成拳头,略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山儿早日的学业有成,我与你面上也有光!”

“原来如此!”我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山儿的发顶,柔声道:

“希望山儿不辜负我们才好!”

“好了,山儿去学堂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你快些去吃饭吧!”萧震毅一边说,一边催促我道。

“好!”

我点了点头,双脚跨进堂屋时,转身瞧了一眼灶台边忙碌的身影,心中对萧震毅突然改变的决定总有些怪异,可又说不上来。

山儿生的聪慧伶俐,第二日我与萧震毅带着他去学堂时,教书的夫子一眼就看中了,说明日就可以送他来学堂听课了。

那学堂名叫“墨香斋”,里面书香气十足。我与萧震毅又在那学堂内转了一圈,只瞧里面的学习氛围浓烈,而且,夫子们也是正气凛然的,便也放心了。

出了学堂后,我与萧震毅去了集市给山儿买了文房四宝,还有一应的学习用品,回家后,又给他收拾了几件惯常穿的衣服。

第二天将山儿送去学堂时,望着那小小的人儿背着书包慢悠悠走进学堂的模样。我的心中一阵酸涩,眼泪不由自主的流淌了下来。

如今想起萧震毅的那句话,当真是觉得说的十分对,这么小的人儿让他离开我,真真是舍不得啊。

“娘亲莫哭,过不了几日,山儿就会回来看娘亲了!”山儿转头朝我招手时,瞧着我流泪,十分乖巧的跑了过来,抱着我的腿儿道。

“娘亲知道,等山儿放假了,娘亲就来接你!”我摸了摸自家孩子的脑袋,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因着芙蓉村距离清水镇十分的远,所以,在这“墨香斋”里,我便给他选了留宿的,虽费用大了一些,但却也是最放心的,因为会有夫子日日看着他们。

等看着山儿进了学堂再也瞧不见后,我不顾众人的眼神便扑进了萧震毅的怀中,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相公,你前面说的对,应该让山儿多就在我身边几年的!”

萧震毅瞧我哭的伤心,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没事的,若是你想山儿了,我便带你来看他,好不好?”

“嗯!”我哽咽着声音点了点头。

当我与萧震毅离开学堂时,一个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在我们身后响起:

“陈锦初!萧震毅?”

听着这声音,我与萧震毅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俱是一个想法,他怎会在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