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赚钱了/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公子,好久不见!”萧震毅转头,面无表情的对着男人道。

自从那一日与沈书青说清楚之后,我便以为今生都不会相见了,谁曾想,竟在这里与他见面了。

“怎么,沈公子与萧家夫妇认识?”墨香斋的夫子十分恭敬的对沈书青道。

“认识!”沈书青望着我冷冷一笑,略带一丝暧昧道:

“我与萧夫人岂止是认识啊……”

男人欲说不说的模样简直引人遐想,惹得萧震毅面色一变,就连旁边的夫子也是尴尬一笑。

“我与沈公子自小同村,因此也算是同乡!”我连忙添了一句道。

“原来如此!”夫子说着,便摸了摸自己下巴的胡须。笑着道:

“那令公子想沈公子也见过吧?”说着,就对着沈书青解释道:

“沈公子有所不知啊,萧家夫妇今日将他们的爱子送入了我们的学堂,以后也就是咱们墨香斋的学生了!”

“哦?”沈书青听着这话,眼珠子在我身上打了好几圈,嘴角一勾,便道:

“那孩子如今在何处?领我去瞧瞧!”

沈书青如今是这镇上府衙的师爷,既他发话了,哪有敢不从的,墨香斋的先生立马就领着他去了。

望着沈书青离开的背影,不知怎么的,我的内心竟隐隐涌起一丝不安,抬头望着同样是若有所思的男人,我轻轻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袖:

“相公,他会不会为难山儿啊?”

萧震毅收回复杂的眼神,轻轻摸了摸我的发顶,宽慰道:

“放心,这里是学堂,不会的!”

听着男人的话,我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因着供山儿去学堂念书,家中所有的钱财都花的一干二净了,望着干瘪的钱袋子,我再次叹了口气。

“相公,咱们的钱又没有了……”

“没事,钱没了还可以赚的!”相比较我的愁容,萧震毅却是完全冷静的模样,走到我的面前,将我搂入怀中,轻声道:

“我前几次去梨花婶子家,与李屠夫商量了一个赚钱的法子想来是能成了!”

“什么法子?”我一听赚钱。立马惊奇的问道。

“还记得上次去山里采的黑木耳吗?”男人问道。

“嗯,自然是记得的!”我连忙点了点头:

“那个黑骨朵怎么了?”

“李屠夫专门给镇上的酒楼宰杀猪牛,对于镇上的酒楼饭馆认识的多,所以,我托了他帮忙问问,谁要这黑木耳,却没想到镇上好几家都想要!待与那几家饭馆酒楼签订了买卖后,我们便可以给他们供货了!”

“真的吗?”我一听男人这话,立马高兴的问道:

“既然如此,咱们以后是不是就可以赚很多钱啦?”

“你个小财迷,一听着钱,便开心的不行!”萧震毅轻轻点了点我的鼻子,宠溺道:

“想来这几天就会有答复,到时候你且等着收钱就好了!”

果然,没过几日,李屠夫便将一纸合约给送了过来,我瞧着那数量,发现订购黑骨朵的人还不少。

萧震毅接下了订单后,便开始忙碌起来,我自然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忙活,于是,背着背篓,每日的与他早出晚归。

“相公,你是如何让李屠夫说服那些饭馆收你的黑骨朵啊?”

这一日。我早早的就跟着萧震毅进山来采黑骨朵,如今我跟着萧震毅对这大山也算是熟悉了,哪怕就是再往里面去,我也是敢的,一边将枯木里面的黑骨朵放入自己的背篓里,一边与萧震毅说道。

“其实也并不难办!”萧震毅缓缓道:

“这黑木耳味道鲜美。且对人十分有益,只不过寻常人不会分辨是否有毒,故而不敢实用,我写了几个以黑木耳为料的菜式让李屠夫带去饭馆试一试,结果,异常受到食客的欢迎。而且,我又与他们签订合约,保证黑木耳无毒,有银子可赚,又有无风险,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原来,他在我生病期间,竟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我着实惊讶了一番,待采的差不多时,我便与萧震毅回去了。

如今因揽下了这黑骨朵的活计,萧震毅上山打猎的次数越来越少了。除了每日的三餐之外,他已经很少再将猎物拿去镇上卖了。

“这进山打猎没个稳定,若能将这黑木耳的生意做成了,以后便有了个稳定收入,比去山上打猎好上许多的。”

萧震毅知道我心中的想法,故而吃晚饭时。倒与我解释道。

“我明白的!”我点了点头:

“你进山里打猎危险的很,每日你一进去,我便跟着提心吊胆,如今好了,我可以时时跟着你,心里也踏实些。”

待将黑木耳晒干之后,萧震毅将它们用麻袋装起来,因着数量多,李屠家的小推车上被放的满满当当。

原本我是要同萧震毅一起进镇上送货的,结果,这男人心疼我走路太远,便让我在家守着,一想院子里还有黑木耳晒着,我倒也没有坚持。

太阳西下,我将黑木耳全部收起放进了地窖,便去了灶台处开始做晚饭,可谁曾想,一直到夜幕降临,这男人也没有回来。

不过是去趟镇上送货,怎的去了一天都不回来,将做好的饭菜放进锅子里热着,我干脆出了自家院子,朝着村口走去。

黑夜中,芙蓉村家家户户亮着烛光,有些已经在院子摇着扇子纳凉,有些晚归家的则端着大碗吃饭。

待刚到村口,就看见通往镇上的小路上,一个高大的背影正推着小车往回赶,定睛一瞧正是萧震毅后,我连忙跑了过去:

“相公,你怎的回来这么晚啊?”说着,我就想要接过他手里的推车:

“你走了一天的路,辛苦了,我帮你推吧!”

“没事,我自己推就好了!”萧震毅说完,又问道:

“倒是你。怎的出来了?”

“我见天色这么晚你也不会来,就想到村口迎迎你!”

“相公,黑木耳卖的还好吧?”回了自家院子后,我一边从锅里将做好的饭菜拿出来,一边对着萧震毅道,

“嗯,还不错!”男人说着,就从腰际取下一个钱袋子给我:

“这是今日的收入!”

我放下碗筷,接过沉甸甸的钱袋子,笑呵呵的打开一瞧,竟发现里面除了一串串的铜板之外,还有一锭白花花的银子,足足有二两!

“这么多!”我大吃一惊道。

瞧着我这惊讶的快要掉下巴的模样,萧震毅伸手直接从身后搂住了我的腰肢:

“我的小娘子,这不过是定金罢了,往后待第二批黑木耳送去时,他们给的银钱可比今天你看到的还得多出好几倍呢!”

“这黑骨朵这么好卖!”我转头望向身后的男人,完全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主要是物以稀为贵!”萧震毅松开搂着我的腰肢。拉着我坐在椅子上:

“如今这镇上不过就我们一家给那些个酒楼饭馆提供黑木耳,所以,卖出去的价格价格自然可以高一些的!”

“那咱们每日的进山采黑木耳,又天天的拿出去卖,村里人肯定也会知道的!”我听完萧震毅的话,略微思索了一下。皱着眉头道:

“那若是等村里的人都去山上采黑木耳去镇上卖,咱们是不是就不能赚这么多钱啦?”

“不会的!”萧震毅端起碗,夹了一块肉放进我的碗中:

“一来,他们并不会辨别黑木耳有毒没毒;二来,等到他们真的同我们一样卖黑木耳时,你相公我早已经寻了其他的赚钱法子了!”

见自家男人如此信心满满的模样,我一扫前面的忧虑,也端起了白瓷碗,将他夹给我的肉一口一口吃了下去。

晚上,将男人辛苦赚来的钱收起来,又想着他今日走了一天的路分外辛苦,于是。冷水兑了一些热水放进木盆中,端到他的脚下,打算给他泡泡脚。

“这些个事情我自己来就行了!”萧震毅见我在他面前蹲下,忙伸手将我扶起:

“我娶你回来,可不是让你做这些个辛苦事情的!”

“没关系,我自己愿意的!”听着萧震毅的话,我的心中微微一暖,坚持道。。

“什么愿意不愿意,就是你愿意,我也是不愿意的!”男人说着,便让我站在一旁,自己脱了鞋袜将双脚伸了进去泡。

洗完之后,男人又自己擦干净了脚,将洗脚水倒在了院子内:

“今日你累坏了,赶紧上炕睡觉吧!”

见萧震毅进了里屋,我将叠好的被子摊开,想着他今日来回这一番定是累了,便嘱咐他赶紧休息。

可没曾想,我才将被子铺好,男人已经从身后将我抱住了,嘴唇在我的脸上亲吻着,一双大手则缓缓从腰际慢慢往上去。

见他如此动作,我便知道这男人想做什么,动了动身体道:

“今日你累了。莫要想些不该有的事情了,快点儿休息吧!”

“前面是有些累,可如今抱着你,只觉得身上有些力气还未使完,所以……”话还未说完,这男人便已经如猛虎般将我扑倒了。

激烈十分,我努力的忍着不去发出声音,萧震毅却亲了亲我的嘴儿,在耳旁道:

“好锦初,如今山儿不在了,想叫便叫吧!莫要忍着!”

因着他的话,我的脑海中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快的没有抓住,待还想再去思索时,紧接而来的激狂已经将我拉入了万丈旋涡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