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打谷场的声音/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的黑木耳生意已经稳定了下来,如今一天所赚的收入倒是比去他去山上打猎还要多的多,有几次我也同他一起去镇上送黑木耳,如此一来,也是瞧了山儿好几回。

日子一天天过去,夏去秋来,水田里的稻子也熟了,于是,芙蓉村里的农忙时节到来了。

我与萧震毅早早的就起来下地干活了,路上又遇见了那上次栽赃嫁祸的沈秀梅,我直接从鼻子里重重哼了一声,便搂着萧震毅的手臂。直接从她身旁走过。

“你不许看她一眼!”我见那女人眉宇间存着风流,想必又在想什么歪主意要勾引男人,故而,直接转身对一旁的萧震毅道。

“好,别的女人我谁都不看,我就看你!”萧震毅瞧着我嘟着小嘴儿,吃醋般的模样,勾了勾我的鼻子道。

待下了田地,我也不同自家男人使小性子了,弯腰挥舞着镰刀便开始收割起稻子来,烈日当头,没过一会儿,身上就汗湿了一片。

“锦初,去田埂上休息下吧!”男人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心疼的对我问道。

“没事的,才割了一个时辰不到呢!”我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这才下地多久啊,我便去那田埂上休息,岂不是让人笑话我。

“如今日头大,你会被晒坏的!”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干脆放下了手里的镰刀,走到我的身旁,突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我已经被这男人打横抱在了怀中。

“你做什么啊?”我伸手捶了捶男人的胸膛,本就被晒红的小脸此刻连脖子都透着红色。

“既然你不愿意走路,那我便抱起过去!”萧震毅一边说着,一边抬脚朝田埂上去。

“喂!快放我下来!”我瞧着周围有些个割稻子的人若有若无的往我们这边瞥,连忙扭着身体提醒他。

“不放!”萧震毅素来感官灵敏,对于周围传来的浓烈目光自然也是感受到了:

“我抱的是自己媳妇,碍不着旁人什么事情!”说出这句话时。他的声音极其的响亮:

“况且,咱们被人说的闲话也少吗?左右也不差这一次了!”

我窝在男人的怀中,听着萧震毅的话,原本娇羞的面容微微一顿,随即倒也有些看开了,是啊,我倒是处处在意旁人的话,处处想要做一个能够得到他们认同的人,可最后呢,还不是抹不去他们对我根深蒂固的印象,但凡有些风吹草动,他们就能用唾沫将我淹死。

与其这样战战兢兢的活着,倒不如干脆豁出去,好好的做自己,好好做自己欢喜的事情,不去管旁人的想法。

这么一想通之后,原本身上的包袱倒是轻了不少,待萧震毅将我抱到田埂上后,我干脆也拉着他坐下了。

“相公,你也累了,你也喝口水休息一下吧!”我从怀中掏出一方帕子,轻轻的抬手为他拭去额间的汗水,又将早上带来的水壶打开,递给萧震毅。

“好!”男人仰头咕嘟咕嘟的将水喝下去后递给了我。于是我也仰头就着他刚刚嘴唇碰触的口子喝了一些。

“这口子上还沾着我的口水呢,咱们算不算变相亲吻了?”

萧震毅一双眼睛盯着我喝水的模样,嘴角噙着一丝坏笑,却听的我一阵恶寒,直接将吞入口的水儿全部喷了出来。

“咳咳咳……”一不小心就呛到了,低下头不断的咳嗽着。

“怎喝个水都能呛着呢?”身旁的男人瞧着我的模样。连忙伸出大手拍了拍我的后背,口气充满了无奈。

“还不是因为你!”

我一把拂去男人的手,气呼呼的往旁边挪了挪位置,若不是他说出那一番的话来,我能被呛着吗?

“我说什么了?”萧震毅一该往日里的冷冰冰样子,反而学着我的样子。眨了眨眼睛,满脸的无辜模样。

我瞧他学的如此微妙微翘,心中好不生气,可一张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最后,干脆将头一转,不去理他了。

“好了,就是跟你开开玩笑,怎还真的生气了呢?”男人一把将我搂入怀中,满脸宠溺道:

“如今日头大的很,你就莫要下田了,回家去将院子里晒着的黑木耳翻个身吧!”

“那你这里怎么办?”我有些担忧道。

“不怕。区区一亩田地罢了,今日没割完,那便明日继续!”面前的男人听着我的话,反而是满脸轻松的模样。

“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当我被萧震毅拉着手从田埂上站起来,又推着往家里去时,我依旧牵挂着问道。

“不需要!完全的不需要。你只管在家中,将那些黑木耳照看好了便行了!”萧震毅说着,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提醒道:

“天气热的厉害,所以中午的饭菜你不需做,我会早点回来做饭菜的!”

“好!”我听着他的话,心里一阵高兴,这个男人完完全全是将我当孩子一般的疼宠着。

村里下地干活的人原本瞧着我与萧震毅这搂搂抱抱的模样,心中满脸的不屑,有些个男男女女更是互相交头接耳不知在说什么。

可渐渐的,那些个坏话少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女人们的羡慕嫉妒恨声音:

“你瞧瞧人家这相公,怕媳妇晒就送人家回家去了,再瞧瞧我家这口子,恨不得地里的活儿全让我一个人干了!”

“是啊,瞧那姓萧的对陈锦初那恨不得当女儿宠的样子,真真是羡煞旁人啊!”

女人们一边说着,一边再瞧瞧不是在田埂上偷懒就是当做没听到的男人们,这嫁男人不就是想要个会疼人的嘛,突然倒开始羡慕起陈锦初了。

回了家之后,我把黑木耳通通都翻了一遍,又闲来无事,就下了地窖将里面的存放的蔬菜肉类又整理了一遍。

到了午饭时候,我自然是不会按着萧震毅的嘱咐,真真的就等着他来给我做饭,所以,待他回来时,院子内早已经炊烟袅袅。

锅子里已经开始散发出大米的香味,另外一个里面是熬的浓稠的猪骨头汤,如今天气热,干巴巴的饭菜倒是难以入口,反而一大碗的汤胜能下饭。

“不是说了,让你别做吗?”萧震毅见我在灶台边热的脸儿通红,微微皱了皱眉头,伸手就将我刚放进去的柴火抢了过来:

“去休息一下吧,我来!”

“不用。再添一把火就好了!”我坚持不让萧震毅做饭,一上午的农活赶下来,这男人又不是铁打的,他也是会累的。

“那我来烧火,你做菜就好了!”

烧火会烤的难受,尤其那灶头里的热浪袭来,只觉得自己都好似身在火堆里一样,而做菜相比较而言,则舒服多了,我见萧震毅根本没有谦让的余地,最终只能同意了。

熬了煮骨头汤,又炒了个青菜,中午饭便做好了,两人坐在堂屋内,有说有笑,时间很快就就过去了。

下午的天气更炎热,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萧震毅中午睡了个午觉后才出去。忙活了一天后,地里的水稻全割完了,太阳落山后,我又将割完稻子剩下的那一部分从地里刨了出来,待瞧着萧震毅疑惑的模样,笑着解释道:

“这些个东西留在地上很是扎人。且又不好种地,但若是将它挖出来晒干了,烧火却是十分好的!”

萧震毅一听这话,立马明白了过来,也下了地,帮着我一起将那细碎的东西给拔了出来扔在田地上。

待做完这些事情,梨花婶子家的推车也就空了出来,于是,萧震毅将水稻摞成一捆后放到车上,运到了打谷场。

因着家里田地少,故而我走在萧震毅的身后,只要手推车上掉下来的稻穗儿。我就弯腰将它们捡起来,如今家里好不容易有了些田地,哪怕就是一粒的谷子我想着要捡起来不能浪费了。

如今已经是傍晚十分,打谷场上人已经不多了,因着芙蓉村一共就一个打谷场子,故而,为了明日早上不被人抢了地方,我与萧震毅便趁着如今人少时,先将稻子全部摊开占地方。

待做完这些事情,打谷场上已经静悄悄的了,男人叫我坐上车,他则在后面推着两人慢悠悠的往自家院子去了。

车轮子骨碌碌的转着,我坐在车上仰头望着天空,漫天的星星分外漂亮,就如女人乌黑头发上带着的珍贵宝石一般,又因着今日收成颇好,我心情愉悦的哼起曲调。

萧震毅见我这般高兴样子,心中也是暖暖的一片,刚想要开口问这是什么曲儿时,突然耳畔听到一丝古怪的动静。

那声音似在不远处,带着一丝隐忍和难耐,压抑的哼哼唧唧在夜色之下显得尤为暧昧和引人遐想。

“相公,你听,是不是有人在哭啊?”

我也被那异声所吸引。停下了歌声后一双眼睛朝着周围望去,心中想着,莫不是谁家的姑娘遇到困难了。

“没有,想来你是听错了!”聪明如萧震毅,这个男人早已经知道这发生的声音代表的是什么意思,故而转移话题道:

“今日割稻子使了力气,如今饿的前胸贴后背,咱们赶紧回家去吧!”

我一直都是将自家男人放在心尖的位置,如今听他这么一说,哪里还管什么哭声啊,只赶紧的催他回家去,要给他做一顿好的晚饭。

可越走。这耳畔的声音就越大,而且,我瞧着不远处用碾好的稻草垒起的草堆子后面,似有白花花的东西在蠕动,再竖耳一听,窸窸窣窣的声音伴随着女人的吃痛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