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好自为之/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地夯平后,我与萧震毅就将原本已经晒的差不多的水稻全部搬了过来,一捆捆的摊平后,就去梨花婶子那儿拿大石磙!

可才刚要过去,就见一个瘦瘦小小的男人正蹲在一旁同碾稻子的李屠夫说话,走进一看才发现,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沈秀梅的汉子陈三斤。

陈三斤一瞧我们来,立马就从地上站了起来,脸色十分不大好看:

“这石磙是我先同李叔借的。你们若是想用,就等我用完了再来!”

“三斤啊,这石磙昨天锦初他们就同我们说好的,你就先让他们用吧!”梨花婶子用扫把扫着地上的谷子劝道。

“什么昨天,我就瞧着他们刚刚才来而已,反正,李叔已经答应我了,待他用完之后,就给我用!”

听着陈三斤如此的话,身旁的男人倒是毫无恼怒之意,只是瞧了瞧李屠夫正拉着石磙转悠着,而下面的稻杆子已经差不多别碾压成了片儿,上面的谷子已经一粒粒的掉在地上了,想必应该是马上就好了。

又往陈三斤家晒着的稻谷打量了一下,见他们家收上来的稻穗也不是太多,于是缓缓道:

“那就让三斤兄弟先用吧,我们正好也休息一下!”

一听萧震毅这话,陈三斤得意道:

“算你识相!”语毕,一双眼睛又望向旁的地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反而是梨花婶子,一脸抱歉的模样,拉着我的手走到一旁愧疚道:

“锦初啊,这石磙婶子原本是给你留好的,旁人来借我都是打发走的,可谁这陈三斤脸皮如此厚。说了不借还软磨硬泡的在你李叔旁呆着,又攀亲带故的说了一番话,你李叔若是不借,反倒是不好意思了!”

“没事的,婶子,陈三斤他们家谷子不多,想来用起来也不会太久的,正好趁着这时段,也好让我相公休息一下!”

梨花婶子听着我的话,脸色终于好了一些,不过,面上对于抢了我家位置的陈三斤却依旧不太好看。

片刻后,李屠夫便用好了石磙,就将原本背着的绳子卸了下来,瞧了一眼等在一旁的萧震毅和陈三斤,问道:

“你们俩谁先用?”

萧震毅面色微微一笑,道:

“就让三斤兄弟先用吧!”

陈三斤二话不说就上前,嘴里还嘟嘟囔囔道:

“叫的如此热络做什么!谁跟你是兄弟啊!”

陈三斤一边说着,一边就上前接过了李屠夫手中的粗绳子,重重的使了力气一拉。身后的石磙只动了一下后,便依旧稳稳地停在那一处不动。

陈三斤往后头一瞧,又察觉我们一双双的眼睛都盯着他瞧,一张被晒的黝黑的脸立马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我这还未使力气呢!”陈三斤略带尴尬的给自己台阶下。

“既如此,那你倒是使了气力将这东西背回去啊!”

梨花婶子心直口快。又因着上一次她与沈秀梅在河边吵架的事情,连着对陈三斤也是分外的不客气。

陈三斤听完婶子的话后,再次拼尽全力却拉,这一次好似使了吃奶的力气,只瞧着他全身都在发抖。

“咕咕咕……”石磙开始在地上发出声音。随着陈三斤的脚步缓缓往前移动。

男人一瞧背后的东西动了,心中立马一喜,连忙加快了几步往前去,这越走只觉得石磙的力道就越轻,立马仰起头,朝着梨花婶子洋洋得意道:

“瞧着没有,这石磙对于我而言,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是啊,也不瞧瞧是谁在后面帮你!”梨花婶子鄙夷的朝着陈三斤道。

拉着石磙的男人疑惑的往后一瞧,只见萧震毅正弯着腰。伸手帮他推着后面的石磙,瞧着如今情形,陈三斤脸上燥的不行,气呼呼道:

“姓萧的,谁让你帮忙的。赶紧滚开!”

“你这人,怎的如此不识好人心啊,我相公使了力气帮你,你不感谢也就算了,还用如此口气对他说话!”我最是瞧不得别人对萧震毅不好,于是,立马从旁边站了出来,说完后,就冲着萧震毅道:

“相公,别帮他,让他自己拉去!”

男人一听我这话,脸上略有些无奈的放了手,哪知才松开了手,原本在前面走的好好的陈三斤立马顿住了脚,迈都迈不开步子。

瞧着他这滑稽的样子,真真是可笑的很。最后,还是李屠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过来帮了他一把,这才将石磙拉到了陈三斤家的场地。

“让你去借个石磙,怎的如此慢!”沈秀梅手中拿着个斗笠遮着天上的大太阳,见陈三斤回来,口中抱怨道。

“你个懒婆娘,没瞧着老子如此辛苦嘛!像死人一样杵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帮忙!”陈三斤在萧震毅那边落了脸面,又想起自己女人上次做的那件事情,心中更加恼火,连带着对沈秀梅说话的口气也是分外差。

“这是谁给你甩脸子了,好好的发这么大脾气做什么!”

沈秀梅听着陈三斤这般恶劣的口气,心中早已经恼火的很,可却因着上次的事情。如今只能忍了下来。

“还有谁,还不就是那姓萧的!”

陈三斤一听起这个人,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性子懒散,本该是家家户户备着的石磙他嫌那玩意儿太过重便不去做,往年他都是借李屠夫家的,可今年因着那该死的萧震毅,那梨花婶子还给自己脸色看,若不是因为自己脸皮厚,恐怕连着石磙都借不到了。

“萧震毅!”

生秀梅一听他这话,原本有些火气的脸上立马露出了一丝的紧张和心虚,随即便干脆低下了头来去拨弄地上的稻穗,一句话也不说了。

“怎么,提起这男人,你就成哑巴了!”

陈三斤瞧着向来性子不好惹的媳妇在听完自己话后。反倒是安静下来了,心中便猜测沈秀梅定是还忘不了那男人。

也不知道是因为要将心中的火气发泄在石磙上的关系,总之,原本拉不起的石磙,如今却被陈三斤狠狠的拖着往前走。沈秀梅瞧着,便赶紧在后面帮着推,如此一来,动作倒是快了很多。

石磙碾压在稻子上发出嘎嘎的声音,陈三斤骂骂咧咧的声音此起彼伏,瞧着周围的人家都往他们这方向瞧。

我与萧震毅喝着凉水,瞧着周围都是忙忙碌碌的身影,面前是金灿灿的稻谷,心中一阵满足:

“每年秋收都是大家最高兴的时候!”

“为什么?”萧震毅将水壶凑到我的嘴边,问道:

“瞧着你今日可是天未亮就起的。且忙的连口水都未喝上,如此这般的忙碌,还是最高兴的时候?”

我就着萧震毅手中的水壶,低头喝了一口后,双眸继续看着场地上挥洒着汗水,忙的一刻不停,可脸上却带着喜悦之情的人,解释道:

“乡下人每天难忙忙碌碌,下地干活,为的就是一年的口粮,如今瞧着这金灿灿的稻谷,想着明年的嚼头都有了,可不是欢喜嘛!”

萧震毅听着我的话,倒也是点了点头:

“你说的确实对!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嘴里的嚼头嘛!”

又过了一会儿,陈三斤家的稻谷碾压的差多了,萧震毅便起身走了过去,拉起石磙便要往自家那块地方去。

原本在旁边忙着收拾的沈秀梅瞧着萧震毅的后背,紧咬了一下嘴唇,终还是扔了手里的扫把。将拉着石磙的男人叫住了。

“有事情?”萧震毅望着面前有些扭捏的女人,挑了一下眉问道。

“那个……昨晚上的事情……”沈秀梅低垂着脸,支支吾吾的了好半天,却一句没说出一句话来。

萧震毅想起自己媳妇还在烈日下等着自己那石磙去碾压谷子,脸上便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

“若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沈秀梅瞧着萧震毅要走,连忙将人喊住,顾不得礼仪羞耻道:

“昨晚上草堆后面的事情,是不是你传出去的?”

沈秀梅往常也是个脸皮厚的,说话更是难听。可如今在萧震毅面前,那嗓子就好似被人捂住了一般,硬是说不出一句响亮的话,也许,这女人觉得,自己是真的欢喜上这有着使不完力气的男人了。

“不是!”

萧震毅见她是要说这件事情,直接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可才拉着石磙走了一会儿,便停了下来,转头穿着呆呆站在一旁的沈秀梅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劝你以后还是好自为之!”

听着萧震毅这番话,沈秀梅的脸上呆了又呆,最终还是被陈三斤的叫骂声给来回了思绪,临走前又瞧了萧震毅一眼,心中开始有些慌张,若不是这男人,那到底还有谁呢?

可待瞧见了与梨花婶子说话的我时,这女人的脸上突然晃过恍然大悟的表情,昨晚上她就听到了这两人的谈话声,不是萧震毅,那就是……

“陈锦初,为了报复我,你也真是煞费苦心了!”沈秀梅咬牙切齿道:

“看我如何好好回报你这份用心良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