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沈秀梅的事情/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将石磙取了回来后就开始碾压起来,寻常人家都是要夫妻二人一起的活计,这男人一个人便轻轻松松的搞定了。

李屠夫在一旁看的直打趣:

“往常我一个人将拉这石磙轧稻子,村里人就说我厉害的很,可如今瞧着萧老弟这不费吹灰之力的模样,真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锦初你可是找了个好男人啊!”

我听着李屠夫的话,心中虽高兴的很,可心中却也是分外疼惜这男人的,一瞧萧震毅停下来,就赶忙跑到他身旁将他额头上的汗水拂去。免得入了眼睛平白的让他疼。

快接近晌午时,萧震毅已经将这稻子碾压的差不多了:

“相公,歇息会儿再干吧!”

我瞧着打谷场上那些个拉石磙的男人都抵挡不住坐在地上休息了,就自己这位,还哼哧哼哧的干着活。

“没事,早些个干完了,咱们也好回家吃饭!”

“可你会累坏的!”我心疼的连眼圈儿都红了。

“这些个活计当真算不得什么,过往训练时,可比这个苦多了!”萧震毅毫不在意的朝着我笑了笑后,就继续拖着石磙往前走,见他如此坚持,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拿着扫把将已经轧出来的谷子扫到一起。

所谓夫妻齐心,其利断金,在我与萧震毅的努力下,才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将谷子全部轧了出来,如今只剩下将稻谷晒干爽就好了。

两人回家后,抓了一把泡软的黑木耳,又切了几片野猪肉,混合着一起炒了,又感觉嘴里干的很,便拿小青菜直接煮了个青菜汤。

匆匆吃完后,身体终于爽快许多,又因为下午不需要再出去干活了。所以,两人便稍微的洗漱一下就上了炕午睡了。

萧震毅到底是累坏了,搂着我在胸前不过是揉捏了一下,便闭上眼睛睡去了。

这一觉两人一直睡到了傍晚十分才醒来,当我睁开眼睛时,脑袋一瞬间有些混沌,掀开薄被下了炕,只见比我先起来的萧震毅已经在院子中翻弄着黑木耳了。

察觉到我的接近,男人开口道:

“今日下午没事了,怎不多睡一会儿?”

“没你在身旁,睡不着!”我眨了眨眼睛,十分诚实道。

“既然如此,待我将这木耳弄好了,就再陪你睡一会儿,可好?”萧震毅戏谑道。

虽已经听惯了这男人如此害羞的话语,可我一张脸却还是忍不住脸红,当下睨了他一眼,小声道:

“莫要在这青天白日说如此羞人的话!”

“怕什么,这院子里只有我们两人而已!”男人不以为然的说完,干脆伸手一把将我拉入了他的怀中。待我想要挣扎时,他男人闷哼了一声。

“怎么了?”我连忙不敢再乱动了,安安静静的窝在他的怀中,神色紧张道。

“没什么!”

“你骗人!”我立马反驳道:

“刚刚我分明听见你不舒服的声音了!”

瞧着我坚持要知道的模样,萧震毅无奈的摇了摇头。装出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道:

“前面拉那石磙时,背上好似被绳子划伤了,刚刚你一动,那衣服擦过伤口,便有些疼了!”

“怎么会这样!”我轻呼一声:

“快。让我瞧瞧,严不严重!”说完,就从男人的怀中挣扎了出来,一双小手扒拉着他的衣服,脸上是急切的不行的模样。

瞧着我这模样,萧震毅噗嗤一笑:

“瞧瞧我家小娘子如今这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饥渴难耐呢!”

“你……浑说什么呢!”我听着他的话,羞的就要伸手去打他,却被这男人一手握住了拳头:

“我不过是担心罢了!上午你拉那石磙。让你休息偏不听,如今倒是知道痛了!”

“真的担心我吗?”男人听完我的话,一脸戏谑道:

“若真的担心,那就帮帮我吧!”

“怎么办啊?”我想起他的今日确实辛苦,抬起头好奇道。

“用上次你在圣池的法子帮我!”

“啊?”

萧震毅见我如此的模样。心中只觉得好笑,干脆搂着我的腰肢,一把将我抱了起来,这惹得我毫无防备的轻呼一声。

“如今时间还早的很,不若你就先帮我缓解了这痛苦再下炕吧!”男人对着惊魂未定的我耳语完,便抬起脚朝着屋内走去了。

这一下午,打谷场上分外的热闹,而在茅草屋内,我与萧震毅的房间内,同样也是热火朝天,一直到了傍晚大家都归家了这男人才停了下来,搂着娇喘连连的我,一副大满足的模样。

因着好几日不碰我的关系,自从将谷子轧好后,血气方刚的男人一连好几日缠着我,每日都变得法的折磨我,除了吃饭和睡觉的时间外,我好似都快与世隔绝了。

这一日,萧震毅早早的往镇上去送黑木耳,已经叮嘱我,是要到了晚上才能回来的,于是,在吃过早饭后,我就好似得了一只冲破笼子的小鸟儿一般,手里拿着几个鸡蛋,去了梨花婶子家说说话。

“锦初,你怎么来了?”梨花婶子瞧着我来,略带惊喜的问道:

“自从那打谷场之后,我怎的瞧着你好几日都没出门啊,原还想着是不是生病了呢。想着过来瞧瞧你!”

听着梨花婶子的话,我的脸儿微微一红,哪里是生病啊,是被那男人缠的脱不开身。

“婶子,前几日家里忙了些,所以就没出来!”我的脸上略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婶子知道的,如今你男人将那镇上酒馆里黑木耳的生意揽了下来,你们一定是忙的!”梨花婶子笑着道。

“嗯……”我听着她如此这般说,心中轻轻呼出一口气,还真怕婶子看出什么端倪来,到时候,我可真是不要见人了。

“婶子,家里的鸡下了不少蛋,今日有时间,我给你拿了几个过来。等大宝回来,你可以吃!”

梨花婶子一瞧我手里的鸡蛋,立马推了推道:

“这万万不可啊,这鸡蛋可金贵着呢,你攒的多了。还可以去镇上换钱,何必给婶子呢!”说完,又忙道:

“大宝那一口吃的,我早给他留着呢,倒是山儿,如今一个月才回来一次,你该给他留着,然他补身体!”

“没事的,山儿的我早给他准备好了,前几日若不是你家的轱辘和石磙。咱们家的谷子恐怕到现在后还未收拾好呢,这鸡蛋您就收着吧!”

萧震毅跟我说过,对咱家好的,就得记着恩情,况且,梨花婶子家在村里也算是富裕的,这一般些的东西也是拿不出手的,这鸡蛋就瞧着极好。

“不过就是个百来斤重的大石头,哪值得你如此破费啊!”梨花婶子听着我一番解释后,倒也不推辞了,笑的极为开心的接了过去:

“锦初,你倒是个念恩情的,哪像陈三那人家,这年年借给他们,却连句谢谢都没得着!”梨花婶子说起陈三,心中便满肚子的牢骚,接着,又拉着我进屋,神神秘秘道:

“还记得上次对你说的在打谷场上妖精打架的声音吗?”

“额……记得啊,怎么了?”

我脸儿一红。上次听梨花婶子说完后,我反复的思索了两天才发现,其实那一天我看到的根本不是什么黄鼠狼,而分明就是那偷情的野鸳鸯。

“知道是谁吗?”

“谁啊?”

梨花婶子张嘴要说时,突然又转身将堂屋的大门给关上了,这才探到我的耳边,悄声道:

“就是陈三家的女人,沈秀梅!”

“啊?”我听的一惊,瞪大了眼睛道:

“不会吧!”

“什么不会,如今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梨花婶子一谈起沈秀梅。脸上便露出不屑的表情:

“那个女人老早我就知道,背着那陈三斤偷汉子,只不过是你家李叔人好,叮嘱了我不要去说,如今倒是好了,被别人发现了,真真是胡活该的报应!”

“那她偷的男人是谁啊?”我又问道。

“这就不知道了,有人说是外村的,也有人是咱们芙蓉村的!陈三斤正查着呢!”梨花婶子道:

“你没瞧着陈三斤还有那女人好久没露面了吗?而且,听他隔壁家的人说,这些天,陈三斤家整日的传来女人的哭声,想来是陈三斤对沈秀梅动粗了!”

“天呢!”我惊呼道,往日里陈三斤可十分宠着那女人呢,我倒是想不出来,他对沈秀梅动粗的模样。

“陈三斤还放话,待查到沈秀梅的姘头后,一定要阉了那男人!”

从梨花婶子家回来后,我与萧震毅谈起菏泽件事情,身旁的男人竟连眼皮子都没皱一下,只冷冷道:

“这女人也是活该!”

瞧着身旁男人的冷漠模样,我不知怎么的,突然开口问道:

“相公,若是我以后也同别的男人有染了,你会怎么办?”

萧震毅听着我这问题,端起碗的动作一顿,低垂的眼眸微微抬了抬,冷冷道:

“你觉得,我会让你有这机会吗?”

“……”

而在那一晚上,这男人却狠狠地将我要了一回又一回,一直到天大亮,嘶哑着声音在我耳旁道:

“你若是敢存着找别的男人的心思,我就将你日日折腾的连下炕的力气都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