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他死了/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院子外的人的那一句话传入我的耳中,原本失去希望,晦暗一片的眼眸立马亮了起来,相公回来了……

“相公……相公……救我……”我朝着门口大声喊道。

凌乱的脚步声响起,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出现在门口,这不是萧震毅又是谁呢?

瞧着熟悉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心里的害怕伴随着委屈就如决了堤的河坝一般,眼泪吧嗒吧嗒如雨般不断往下掉。

萧震毅瞧着面前的场景,周身散发着让人胆颤的煞气,尤其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锐利的犹如冰刀般。落在陈三斤的身上时,透出浓重的肃杀之色。

“咚咚咚……”

男人缓慢踏步往前走,陈三斤早已经不如刚刚那般的凶神恶煞了,整个人看着萧震毅后,心尖儿一颤,没来由的抬脚就要往后退。

“你……你……别过来啊……”陈三斤颤抖着声音对着缓缓走来的萧震毅道。

而我早已经顾不得一切,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就狠狠地扑进了萧震毅的怀中:

“相公~”才刚触及到他的怀抱,我便哭的更加的急切起来,整个人不断的抽搐着,声音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

很难想象,若是自家男人刚刚没有及时赶到的话,那么,自己的清白是不是也就不再了,一想到这个,我便害怕的不行,一双手紧紧搂着萧震毅的腰肢不敢松开。

“谁打的?”

萧震毅一手搂着我的腰肢,一手伸出指头挑起我的下巴,望着我已经高高肿起的双颊,毫无表情的脸上划过一丝心疼,紧接着,暗沉的眼眸之中燃起一簇熊熊烈火,一言不发的望向站在一旁的陈三斤。

“是老子打的,怎么样!”陈三斤听着萧震毅的问话,用手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脑袋扬的高高的,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

“相公,他们有很多人的!”

我与萧震毅相处如此长的一段时间,哪怕这个男人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只凭借着一个眼神,我都能够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可我却又担心,陈三斤今日是有备而来的,他带来的这一些人瞧着个个都不是好惹的,若是萧震毅寡不敌众,那最终受伤的还是他自己啊。

“乖,不要怕!”萧震毅听着我担忧的话,低头柔声安慰道。

我听着他的声音,原本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瞬间平静了不少,望着男人淡定从容的模样,仿佛他就是我的天,我的地,我的整个世界,只要有他在。那么,我便可以什么都不怕了。

“他娘的,在老子面前还敢如此不要脸的搂搂抱抱!”

陈三斤原本害怕的模样在瞧见我与萧震毅的模样后,脑海中立马就出现了自家女人与萧震毅搂抱的模样,于是。整个身体的血液都好似涌了上来,一声令下后,双手握成拳头便朝着萧震毅去了。

“兄弟们,给老子上!”

萧震毅目光深冷的望着冲自己而来的那些人,嘴角勾起冷冷的笑容。声音寒冷的就如冬日里刺骨的寒风一般:

“我已经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今日倒是可以拿你们练练手!”

说完,便低声凑到我的耳边道:

“锦初,将眼睛闭上!”

“相公……”

我并不知道他要干嘛,但是,对于萧震毅我是百分百的信任的,因此,他既然让我闭眼,那么,我定是会按照他的要求做的。

在我闭上了眼睛之后。耳边是不断的哀嚎声,只觉得非常惨烈,“砰砰砰”好似是重物落地的声音,接着,是此起彼伏的哀嚎声。最后是陈三斤凄惨的求饶声音。

我心中一时好奇不已,便直接睁开了眼睛,入眼却刚好瞧见陈三斤带来的那些个男人一窝蜂的朝着萧震毅扑来。

身旁男人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便仅以单手之势,将全部冲上来的人打倒在地上:

“你……你……到底是谁,这耍的功夫,为何如此怪异!”倒在地上揉着心口的其中一个男人龇牙咧嘴的望着萧震毅道,

这男人耍的都是奇招异式不说,而且,找找狠辣要人性命,若不是他手下留情,恐怕此刻这地上的一群人早已经去阎罗王那里报道了。

“我是谁与你又有何关系!”萧震毅冷眸微微抬起,突然松开了搂着我的手,大步走到哀嚎的陈三斤面前,一把将人从地上给拉了起来:

“刚刚是哪只手打的她?”

面对男人的逼问,陈三斤将头一瞥根本不作答,萧震毅见此,薄凉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突然伸出拳头朝着那人的腹部就狠狠的打了下来。

“说还是不说!”萧震毅咬着牙齿道。

又见陈三斤此时此刻倒是一副硬汉子模样,萧震毅干脆一手捏着他的下巴:

“既然不说,那么,两只手都废了吧!”

话音才刚落下,只听的“咔嚓”一声响,男人的双手就被折成了一个十分怪异的弧度,早已经没了气焰的陈三斤痛的直接惨叫不已,听的在场的所有人头皮发麻。

接着,萧震毅又朝着陈三斤的脸颊左右开弓,狠狠地打的如猪头一般,鼻子里的血似柱般流淌下来这才停下了手。

“这就是你对我女人动手的下场!”

话音一落,萧震毅便将已经有些失去意识的陈三斤甩在地上。原本凶狠的男人,此刻就如一张薄纸片似得,软软的趴在了地上。

“还不快滚!”萧震毅冷眸望向站在周围,已经犹如石化的几个男人。

“是是是……”旁边的几个听着萧震毅话,面露惊惧,七手八脚的抬起陈三斤,便慌慌张张的离开了屋子。

原本站在篱笆院子外的众人瞧着恶狠狠进来的陈三斤,最后竟然是被横着抬出去的,而且,脸上一片血肉模糊,于是,连带着对萧震毅也竖起了一丝害怕。

这将人打成这般模样,那可想而知,这萧震毅得有多可怕了,于是。再也不敢在这多呆,一窝蜂的全部离开了。

“相公……”

众人全部都走了之后,静悄悄的屋内只剩下我与萧震毅,看着发怒的男人,我轻轻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袖。因着脸颊高高肿的缘故,就连说话时,都有些口齿不清楚了。

“怎么样?没事吧?”

萧震毅听着我的话,将原本已经在愤怒边缘的思想拉了回来,低头瞧着我如此红肿的脸颊,二话不说,便扶着我去了在土炕上坐下。

“我去给你弄些凉水,用帕子沾着敷敷!”萧震毅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我直接拉住了:

“相公。不要走,我害怕!”

瞧着我眼中露出的慌张,萧震毅再也不去掩盖内心的怜惜了,伸出长长的手臂,直接将我揽入了他的怀中,摸着的长发道:

“放心,有我在,不会有事了!”

整个身体都被萧震毅牢牢的抱着,鼻息间全部都是他的味道,我害怕发颤的身体渐渐温暖起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萧震毅见我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这才第二次开口道:

“我去外面一趟,马上就回来!”

“恩。”

得到我的同意后,男人飞快的跑到了院子外,没过一会儿,就又跑了回来,手中还端着个木盆子,里面是冰凉的山泉水。

待将帕子浸湿之后,男人轻轻拧干,慢慢的敷在我高高肿起的脸上:

“相公。你原来还是个武功高强的人啊!”

我想起前面这男人打陈三斤时候的模样,惊叹道,原本也只是以为他是生的强壮一些,力气也比旁人大一些罢了,如今瞧着他以一抵寡的气势后,立马改观了。

“不过是练过一些罢了!”萧震毅一边帮我冷敷,一边混不在意道。

因着自己家里被陈三斤这么一闯,院子的篱笆门要换了,还有堂屋的大门也被他给踢坏了,最严重就是里屋。不仅门要换,还有里面的桌子、椅子以及被打碎的茶杯等等,这么一核算,我只觉得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银子又要哗啦啦的流走了。

“相公,这陈三斤如此可恶,咱们这些个损失是不是可以让他们来赔偿啊!”这几日,我的脸颊已经在萧震毅不断坚持的冷敷中慢慢好了起来。

“芙蓉村的所有人都瞧见是这陈三斤来了咱们院子动手的,哪怕就是报官,咱们也是占理的!”萧震毅缓缓道。

“那我们待会儿就去陈家要银子吧!”我听着萧震毅的话,心中更加的有底气了。

“嗯,都听你的!”萧震毅点了点头,说完之后,又似想起了什么,加了一句:

“瞬间也得让他赔偿你的精神损失费!”

“啊?”男人说的最后那个词儿我有些不懂,待我还要问时,梨花婶子突然满脸惊慌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嘴里一直叫着;

“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婶子,你这是怎么了?”我瞧着她这般急急忙忙的样子,略微有些疑惑道。

“那个陈三斤……他……”梨花婶子狠狠喘了一口大气后,才吐出三个字:

“他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