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死人了/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

我听完梨花婶子的话,整个人都吓了一大跳,就连手中端着的杯子都掉在了地上,“哐当”一声响,直接碎成了两半。

“陈三斤死了!”婶子瞧着我这吓傻的模样,拍着大腿道:

“听隔壁人说,他是昨晚上半夜死的,是沈秀梅发现的!如今他们本家的人已经开始为他办理身后事情了!”梨花婶子一边说着,一边将视线转移到了萧震毅的身上,纠结了半天后,才支支吾吾道:

“锦初男人,那个……婶子问一句不该问的。你前几日将陈三斤给打了,到底打的严不严重啊,怎的受了伤才没多久,他人就去了呢!”

我听着梨花婶子这话,立马就颤巍巍的伸出双手抓着了梨花婶子的手,着急忙慌道:

“婶子,相公不会杀人的,陈三斤的死同相公是没有关系的!”

“我知道,我知道自然是同你男人没关系的,可……可……”梨花婶子一双眼眸瞧瞧我,又瞧瞧萧震毅,好一会儿,才道:

“可人家却不这么想啊!如今村里很多人都说,是你男人打死了陈三斤,陈家本家的人,只要料理完了陈三斤的后事,势必就会来寻你们的麻烦啊!”

“那怎么办?”我听着梨花婶子的话,吓的整个人脸色都变了,抓着萧震毅的手,思索了一番后道:

“相公,咱们去收拾行李,赶紧走吧!”

听我这么一说,梨花婶子也甚是赞同,忙附和道:

“是啊,锦初男人,如今这芙蓉村你们势必是待不下去了,还不如赶紧收拾了行李,先去镇上或者出城躲一阵子再回来!”

“为什么要躲?”萧震毅眉心一蹙,低沉着声音不悦道。

“如今这陈三斤都已经死了,哪怕就不是你打死了。可人到底是死了,这陈家的人自然是不会放过你的!”梨花婶子听着萧震毅的话,急切的解释道。

心中只觉得,这萧震毅平日里挺聪明一人,怎的遇到了这种事情便如此的笨拙了,连如此简单的事情都想不明白了。

“陈三斤并不是我打死的!”萧震毅眉眼一挑,冷冷的叙述了一个事实。

“那又如何,陈家的人是不会听你这一番解释的,还是赶紧走吧!”梨花婶子说着,就开始催促我赶紧去里屋收拾东西,可我才刚要抬脚进去,却被萧震毅直接拦住了:

“相公?”

我转头疑惑的望向他: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陈三斤既然不是我杀的,那我便不会走的,否则,我这一走,便是畏罪潜逃,直接承认了!”

萧震毅十分坚定的说完这些话,就朝着灶头的方向走去,竟开始收拾起了中午要吃的吃食,似完全没有将这一件事情放在心上。

我瞧着他这模样,心中急切不行,梨花婶子同样也会忧虑的很。可却也知道,她的身份说到底,不过就是个乡里邻居罢了,我与萧震毅的事情她自然是管不着的。

终只能叹了一口气,离开前,拍着我的手嘱咐道:

“锦初啊。你赶紧说服你男人,趁着陈家人还没找上门来时,快些搬出这个村子去!”

“知道了,婶子,我会告诉他的!”

送走梨花婶子后,我匆匆走到灶头前。望着往里面塞柴火的男人,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相公,你就听我的,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锦初,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的!陈三斤不是我杀的,哪怕就是官府来人,咱们也是问心无愧的!”萧震毅声音沉稳,放下手里的柴火微笑着轻轻拍了拍我的手。

“可是……”待我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萧震毅突然转移了话题道:

“我记得地窖中还有一些没吃完的野猪肉,咱们今日拿出来将它做了吧?”

“那也好!”

我瞧他似乎根本没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于是。只能无奈的将这个恐慌压在心底,祈祷着陈家的人不要来闹。

待萧震毅将野猪肉从地窖里拿出来后,瞧着我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样,略带好笑的走到我的身旁,伸手就捏了捏我的的脸,声音分外的好听:

“好了。往常你不是最相信你相公的话吗?如今怎的就对我如此没有信心了呢?”

“那是因为……”我抬头欲反驳他,可却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最终,只能低下头来不说话了。

“天大地大也不如吃饭大啊!”

萧震毅又捏了捏我的脸颊,继而全当没事情人一样,继续去灶头旁做起了午饭。

我怔怔的望着他这般模样,最终也只能放弃了,伸手接过他手中的肉,略微无奈道;

“这肉还未洗呢,我去水桶旁洗一洗吧!”

“嗯,那也是好的!”萧震毅点了点头。

萧震毅做菜的水平本来就不差,没过一会儿,一荤一素外加一个汤便做好了,因着我心里装了心情,故而吃的饭菜倒是比平日里少了些,萧震毅瞧着我如此,干脆就将我碗里剩下的也吃了个干净。

瞧着他这般没心没肺的样子,我除了叹气,好似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到了晚上,我将盘起的头发全部放了下来,坐在桌子旁,刚想要拿起木梳梳头发,进屋的男人却比我抢先一步拿起了木梳。

“我帮你梳头吧!”萧震毅站在我的身后,温柔的声音低沉又好听,简直要融化了我的心。

“好!”

我点头之后,男人干脆自己也搬了个凳子过来坐在我的后面,大手握着一把小小的梳子,从发顶慢慢梳到发尾:

“以后有钱了,我便给你买个梳妆台,里面还欠着一面大大的铜镜,如此一来,你就可以天天对镜梳妆了!”萧震毅一边梳,一边道。

“没关系的,如今我这样也是挺好的,做什么要浪费那些钱呢!”我摇了摇头,并不赞同他的想法;

“以后咱们用钱的地方还多了去了。一些个不该花的地方,能省就省吧!”

“左不过就是山儿读书的问题,你放心,这些个钱,我还是能挣的!”萧震毅以为我是担心山儿的问题,便连忙说道。

“不仅是山儿读书的问题!”我微微低垂了眼眸,声音极其道:

“还有我们将来的孩子!”说完,便脸色微红又道:

“我早就说过,我要给你生个孩子的!”

听着我的话,萧震毅心头一窒,英俊的脸庞露出灿烂的笑容,双手捧住我的肩膀,细细密密的吻带着疼惜从发顶一直延伸到我的脸颊。

“相公……”我轻轻唤了他一声,长长的睫毛因着害怕的关系如蝶翅般颤抖着。

身后的男人轻轻掰过我的身体,接着,勾起我的下颚,强迫着我望向他,我才刚轻启朱唇叫他。却被这男人直接噙住了我的嘴儿,深深地吻了下去。

许是因为上午梨花婶子的话,我的内心充满了不安,所以,对于萧震毅这一次的亲吻,我格外的主动。

冰冷的身体源源不断的想汲取这个男人的火热体温。只有他抱着我,亲着我,才能够让我的心在那一刻得到安慰和宁静。

哪怕已经是夜夜笙歌了,可每每与他肌肤相亲,心脏的猛烈跳都在告诉我,我与他好似第一次一般。

吻越来越深,我的整个人都好似飞上了天空一般,晕乎乎的,软软的没有一丁点儿的力气,除了挂在男人的身上,好似别无其他了。

萧震毅抱着我缓缓走到了土炕旁,接着为我脱去鞋袜和衣裤。当他滚烫的身体覆上来时,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宁静的夜晚,因着炕上热情似火的小夫妻而增添了一抹不一样的色彩!

第二日醒来时,太阳早已经高挂在天空了,鼻尖似还有一阵淡淡的香味萦绕,刚掀开被子要下炕,萧震毅正好手中端着个木盆走了进来。

“听着动静想来你是醒了,所以,给你将洗脸水端进来了!”男人说完话,便将东西放下后,走了出去。

待我洗漱完毕出了里屋后,早饭已经摆在了桌子上:

“快过来吃吧!”

萧震毅扬了扬唇瓣,温声道:

“这粥给你凉的刚刚好,此刻吃是最合适不过了!”

听着男人的话,我心里一甜,慢慢走了过去,坐下之后,男人便将勺子递了过来,做的是鸡蛋瘦肉粥,喷香的肉末加上可口的鸡蛋,还有软糯的米粥,真真是好吃极了。

“慢慢吃,怎的像小孩一样,吃点儿东西嘴上还要挂个房篮子!”萧震毅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说着便伸手为我揩去了嘴角的米粒。

“我,我自己会擦的!”感受着他亲昵的动作,我的脸儿微微一红,忙放下筷子用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儿。

“没有了!”萧震毅笑着道。

就在两人温馨吃早饭时,突然篱笆院子外面响起凌乱的脚步声和马蹄声,紧接着,就是有人破门而入的声音。

当我转头一瞧,只见几个披麻戴孝的人冲在最前头,指着我与萧震毅,恶狠狠道:

“官爷,就是他!就是这个男人将陈三斤打死的!”

我是第一次瞧着如此大的阵势,瞧着身着官服。威风凛凛的捕快,一张脸顺便白如纸片,惊恐的望着众人,声音有些尖细道;

“不是的,你们搞错了,我相公没有杀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