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公堂之上/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就是萧震毅?”为首的捕快眉宇间尽是冷漠之意,出口的声音带着审判的意味。

“正是!”

面对门口的一群衙门中人,萧震毅也不慌张,反而拉着我的手在凳子上坐下,然后,又将碗筷递给我,声音轻柔道:

“怎还像个孩子一般,吃饭还不专心!”

“相公……你……”我被男人强拉着坐在凳子上,脸上全是急切的模样:

“他们是官府的人啊~”

我的本意是想提醒他,这官府中的人咱们平明百姓那时斗不过的啊!

可萧震毅却好似浑然不在乎。轻轻抬头看了一眼后,冷漠道:

“那又怎样?我既没犯事,又何必怕他们!”

“……”

听着男人这般不将面前官爷不放在眼里的模样,我的眼皮子一跳,而门口陈三本家的人更是拿捏着这把柄,立马朝着身着官家服饰的人告状道:

“官爷,您瞧见了吗?这男人就是如此的目中无人,看看,现在连你们都不放在眼里啊!”

“大胆刁民,你如何没犯事,芙蓉村陈三斤如今暴毙,死因便是你将他打死的!”为首的捕快呵斥道:

“今日,我便要将你捉拿归案,听候县太爷的发落!”

“不行,你们不能将相公抓走!”我一听捕快的话,立马放下手中的碗筷,直接朝着这些个人跪了下来:

“官老爷,我相公没有杀人,那是陈三斤自己跑到我们家来闹,并且,还污蔑我相公与他娘子有染,而且,还意图……意图玷污民女,如此,我相公才生气了。将他打了一顿,可他走的时候,分明就是还有气儿的啊!”

“那又如何,离开前是有气儿,可如今却已经断气了,这追根究底,却还是你男人的错!”捕快说完,就对身旁的人使了个眼色,明令道:

“还不将人拿下!”

“是!”

“不可以,不可以带走我相公!”我急的不行,起身就扑在了萧震毅的身上。

“锦初,不要怕!”男人伸手拍了拍我的后背安慰道:

“不过就是去趟衙门,待我与他们说清楚了,就会回来的!”

萧震毅说完,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双冰冷毫不带一丝感情的双眸环顾那些个官差,不知道为什么,本应该只是个平头老板姓,可那眼神却害的他们浑身打了个冷战。

“那……那就快跟我们走吧!”

为首的捕快微微一愣,随即才反映过来。拿起手中的链子就要去拷萧震毅,却被这个男人轻而易举的躲开了:

“如今罪名未定,就枷锁缠身,是否有违律法?”

那捕快一听萧震毅这话,无声无响的抬头瞧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匪夷,手中的链条也就放了下来,陈三斤本家人一瞧,立马不干了,为首的男人十分不满意:

“官爷。抓人岂有不带这拷链的,岂不是……”话还未说完,那官差便十分不耐烦的对着那人道:

“衙门办案,岂有你说话的地方,你若不欢喜,不若,我这捕快人让给你,你来教教我该如何办案!”

那叔伯一听捕快这话,立马吓的不敢再言语,只能陪笑着点头哈腰。鄙夷的瞧了一眼陈三斤本家的人后,捕快这才大手一扬,便对众人道:

“回府!”

“相公~”我瞧着自家男人被官府的人带走,眼泪夺眶而出,想要跟出去。却被周围的人拉住了:

“锦初啊,你男人都跟官府的人走了,你就莫要再去了,为今之计,是好好想想,如何与陈家的人商量了,将这件事情给平息了啊!”

“如何平息啊,这姓萧的到底是杀了人啊,这杀人是要偿命的!”人群中,另外一人不咸不淡道。

“我相公没杀人,他没杀人!”听着那人的话,我立马瞪大了眼珠子,大声朝着那人道:

“如今,你们还站在这里看什么戏,人也被抓走了,你们满意了吧!”说完,我又朝着围在院子周围,迟迟不散去的人喊道:

“当初陈三斤闯进我家时,我如此拼命的求你们救救我,可你们做了什么,除了冷眼旁观之外就是指指点点,现在,我相公被人抓走了,你们也是如此模样,只知道落井下石,你们如此冷漠,迟早有一天,报应会落在你们头上!”

说完,我便跑进了自己的屋子内,“砰”的一声。就将房屋也给关上了。

空荡荡的屋子内,再也没有萧震毅的身影,从堂屋走进里屋,最终,整个人扑在了炕上,抱着尚且还留有男人残温的被子,嚎啕大哭了起来。

下午,从镇上回来的梨花婶子在听到消息后,立马来了我家,一进屋看着我双眸哭的犹如核桃似的模样,直骂老天爷不长眼睛啊。

“婶子,李叔镇上可有认识什么官府中的人吗?如今相公被抓了,也不知道情况如何,我真真是担心啊!”

梨花婶子听着我的话,一边给我擦去眼泪。一边宽慰道:

“前面同你叔回来时听到这件事情,你叔已经赶回镇上去了,如今你这家里没个男人是不行的,所以,他让我留下来陪陪你。给你做个伴儿!”

青山镇衙门

萧震毅被押在公堂上,因他无功无名,只能跪拜在知县面前,所幸在回青山镇的路上,那些个捕快并没有为难他,待公堂上的知县升堂后,便恭敬的退了下去。

青山镇的知县个不高且还大腹便便,且瞧着他那一张肥肉横生的脸便知道定与那“贪”字有关联的,而知县身旁跟着的人师爷并不是其他人,正是芙蓉村里出来的沈书青。这男人瞧着跪在地上的萧震毅,清瘦的脸上露出阴谋和算计的笑容。

知县大人自然并不知道这两人之间的过节,待一坐在公堂上后便打了个哈气,这才慢悠悠的拍了一下惊堂木,语调缓慢道:

“堂下跪的可是来自芙蓉村的萧震毅?”

“是!”男人听着知县的话,冷冷应了一句。

“大胆萧震毅,你杀死芙蓉村陈三斤,你可知罪!”知县一听萧震毅这话,立马再次重重拍了一些惊堂木。

“不知!”男人的回答依旧只是冷冷的两个字。

“你……你……”知县大人一瞧他这般模样,心中好不气恼,伸出肥肉的手指指着萧震毅,而站在一旁的沈书青听着萧震毅如此模样,露出一丝冷笑,弯腰对着知县大人出谋划策道:

“大人,这萧震毅就是个乡野莽夫,您同他说理,那根本就是行不通的,到还不如,直接来点儿强硬的手段,让他见识见识您的威风啊!”

一听沈书青的话。原本脸上肥肉乱颤的知县立马眼镜一亮,香肠般的大嘴露出大大的笑容,呵呵道:

“还是沈师爷说的有道理!”话音一落,县太爷便从旁边的罐子里面拔出一根签子,对着站在两旁的捕快道:

“来人啊,将这乡野莽夫重打三十大板,本老爷倒是要瞧瞧,是这板子硬还是他的嘴硬!”县太爷发令,捕快哪有不从的道理,二话不说。便出来四个人,其中两人手中拿着板子,而另外两人则要上来抓萧震毅。

原本跪着的男人一双锐利的眼眸在察觉那两人的靠近之后,“腾”的一下,立马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一瞧男人公然反抗,这下子,原本还在旁边待命的捕快也统统围了过来。

可惜,这些个镇上的捕快本就是拖了关系进来的,会的也只是些花拳绣腿罢了,哪里是一个专门训练过的人的对手呢?

一会儿的功夫,萧震毅便将这些人打趴在地上:

“萧震毅,你莫要忘记了,你如此的行为,害的只会是陈锦初!”

一句话,便让男人收了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