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去找沈书青/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锦初?”原本反抗的萧震毅听着沈书青的话,高大的身体微微一愣,沈书青见自己的话已经凑效,于是,继续道:

“你今日若是敢从这公堂上走出去,那么,明日我就让人去芙蓉村将陈锦初抓到衙门来!公堂之上反抗大人命令,其罪可是要祸及亲人的!”

萧震毅天不怕,地不怕,他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可唯独这世间,他最怕的就是咱家那个小娘子生出什么意外来。

最终,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原本握紧的拳头也松开了,沈书青见此,连忙朝着众人道:“还不赶紧将人拿下!”

待萧震毅被抓后,沈书青便恭敬对着县太爷继续道:

“大人,这萧震毅刚刚一番大胆行为,恐怕这三十大板是打轻了把?”

县太爷一听,直直的点了点头;

“沈师爷说的没错,这狂蟒村夫竟敢公然反抗本大人的命令,来人,再加二十大板,给我重重的打!”

沈书青看着厚厚的板子一下一下重重的打在跪在地上的男人,过往憋了一肚子的气终于找到了发泄口,板子打的越重,男人嘴角的笑容便越发的灿烂。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萧震毅,前一次你将我打的如此重,今日,我便要让你十倍奉还。

待五十大板下去,萧震毅的后背已经流下涓涓鲜血,他的额头是豆大的汗珠子,周围的捕快望着这男人竟然还能自己站起来进入牢房。而且,从始至终甚至连啃都没有吭一下,心中倒是对他有了些另眼相看。

李屠夫在镇上做杀猪的买卖,平日里倒也接触了一些官家的人,后听说萧震毅被人打了五十大板子关进了大牢后,惊慌失措的骑上毛驴,一路飞奔回了芙蓉村。

进了自己院子,瞧着里面连点儿烛光都没有,想来自家婆娘是去了萧震毅的家,于是,有火急火燎的跑去了村尾。

一听着外面的动静,我便连忙从凳子站起来,心中急切的去打开了房门:

“相公?”

我的话音才落下,李屠夫的声音便传了来:

“锦初,是我,李叔!”

一听这话,原本晶亮的眼神微微一暗,双眸垂了下来,低声叫了一声:

“李叔!”便自己进屋了。

梨花婶子见自家男人回来了,连忙拉他进了堂屋。关心的问道:

“怎么样,可有打听到什么吗?”

听着婶子这话,我也是双眉微皱,望着李屠夫时,眼中全是急切的神色。希望能够从他的口中得到一些个消息。

在自家男人离开后,我便心头始终不安,这陈三斤到底是如何死的,谁也不知道,况且。如此兴师动众的将官府的人叫来,想必,陈家的人没个七八成的准备,定是不会告官的。

“萧老弟押上公堂后,好似脾气有些倔强,被县太爷打了五十大板子,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关入大牢了,说是明日再审!”

“什么?”

我听到那五十大板四个字时,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人都摇摇欲坠起来,幸亏梨花婶子扶着,待缓过一些后,又急忙问道;

“那眼下相公如何,他有没有事情啊?”

被挨了五十大板。这可如何受得了啊,想着,眼泪就哗啦啦的流淌了下来。

“听里面的人说,并无大碍,萧老弟厉害的很,挨了如此重的刑,竟然还自己站起来去了大牢!”李屠夫说完,便敛眉静静思考,此刻已经是深夜了,周围分外的安静,过了片刻后,李屠夫才开口道:

“萧老弟的性子我了解,他并不是个鲁莽之人,手下的轻重拿捏起来十分的好,所以,陈三斤被他殴打致死,此件事必有内情!””

我与梨花婶子点了点头:

“可咱们这么认为没有用,得让县太爷也得如此认为才行啊!”

李屠夫听着婶子的话,看了看我一眼,思量再三后,才又道;

“锦初,如今萧老弟平白无故遭人冤枉,你也是不能坐视不管的,在那府衙之中,我的认识的人都是些说不上话的,可你不同,你认识沈书青,如今沈书青可是县太爷面前的红人,只要他一句话,这县太爷立马就能从轻发落了这件事情。”

听着李屠夫的这一番话。梨花婶子率先不同意道:

“你疯了,让锦初找那个男人,你就不怕他将锦初吃了吗?”

“我自然是知道这其中的危害,可眼下,不是没有办法嘛,咱们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萧老弟去死啊!”

李屠夫的话音落下,堂屋内顿时鸦雀无声。

我咬着嘴唇思考了一番后,眼神坚定道:

“李叔,明日一早,我就同你去镇上,找沈书青帮帮忙!”

李屠夫见此点了点头,梨花婶子却在一旁叹气道:

“作孽啊,老天爷真真是没长眼睛啊!”

待商议完事情后,李屠夫便离去了,婶子见我一个人在家不放心。便留了下来陪我。

却没有想到,在半夜时分,堂屋内突然想起“咚咚咚”的敲窗户的声音,我与婶子刚睡下,如今听着这声音。只觉得分外森冷。

“谁啊?”婶子披了一件衣服走到窗户口,压低了声音问道。

回答她的竟是一阵男人急促的喘息声,梨花婶子是过来人,一听这声音便已经搞明白这外面的男人到底在做什么龌龊事情,当下便沉了脸,转身瞧了瞧屋内的东西后,直接端起一盆子没有倒掉的洗脚水。

迅速的打开窗户就朝着下面泼了出去,如今秋日里的山上寒气已经乍现,躲在窗户底下的男人被这触不及防的凉水泼的整个人都呆住了,随即刚要骂起来。梨花婶子却已经开口道了:

“哪个臭不要脸的竟敢在老娘跟前撒野,也不瞧瞧老娘的男人是干什么的,信不信我立马就将他喊出去,用他那杀猪刀将你大卸八块了!”

窗户底下的男人原本是想着官府里的人将萧震毅抓走后,留着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在屋内,便想好生的调戏一番。

可却哪里知道,这屋子里竟还住着泼辣的梨花婶子,尤其听她提及李屠夫,那个杀起猪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男人,立马就怂了,二话不说,便灰溜溜翻过篱笆院子跑了出去。

“婶子?”我听着似逃跑的脚步声,松了一口气叫唤了一声。

“莫怕,这人已经逃走了,咱们且安心的睡觉吧!”婶子说完,便拉着我上了炕睡去了。

第二日一大早上,我便洗漱完毕去了梨花婶子家,才刚到门口,却见李屠夫已经牵着毛驴在等我了,瞧着我来。立马牵着毛驴走了几步,道:

“趁着府衙还未升堂,咱们赶紧却沈书青那里!”一边说,一边让我骑上小毛驴。

若换做平日里,我是不好意思去骑人家的毛驴的,可今日实在是特殊,我也就不再推辞了,骑上毛驴后,李叔在前面拉着,他身体强壮。且平日里走惯了这山路,倒是十分的快。

李屠夫昨日早已经打听好了沈书青如今住的地方,穿过东市后,拐进了一个小弄堂,入眼是一个极小的院子。

李屠夫上前敲了敲门,没过一会儿便有人出来开门了,待大门一开,只一身湖绿色长衫的沈书青站在门口,瞧着我来,这男人倒也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只是冷冷道:

“为了萧震毅吧?”

“嗯!”我轻轻点了点头,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进来吧!”沈书青极其冷漠道。

当我与李屠夫跨步走入院子时,这男人却将李屠夫拦在了外面:

“若是想同我谈萧震毅的事情,那便你亲自来!一干的旁人,我可不见!”

“这……”李屠夫一听他这话,神色略有些纠结的望着我。

我瞧着沈书青挑眉看我的模样,终咬了咬牙道:

“李叔,你在外面等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