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条件/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沈书青进了院子后,男人又将我请进了大厅,到底是镇上的房子,别致的模样就是芙蓉村的村长家也是比不上的,不过,此刻我的却没有心思来多多的欣赏这屋子,满心都是如何将萧震毅救出来。

“沈公子,我家相公是被冤枉的,那一日陈三斤来我家闹,甚至还想凌辱我。所以,相公才会有些不克制的打伤了陈三斤!”我望着沈书青,声音中透着急切道。

“沈公子?”沈书青走到桌子旁,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水后,递到我的面前,语调略带悲伤道:

“锦初,到如今你也不肯唤我一声名字吗?”

听着沈书青又要提及过去,我的脸色也就并不大好看了,声音僵硬道:

“沈公子,我已经成亲了,于情于理,称呼您一声公子才是对的!”

见我如此说,沈书青面色一冷,直接将茶杯塞入我的手中,声音冷漠道:

“既然如此,那咱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萧夫人请回吧!”

说罢,就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并且,又加了一句:

“今日还要去审问那杀人犯,恕沈某不奉陪了!”

一听这男人提及杀人犯三个字,我立马顿住了脚步,大声反驳道;

“我相公不是杀人犯!”

“是与不是,只有县太爷来判定,你一个妇道人家说了又怎能算!”沈书青冰冷的回答道。

望着眼前冷漠孤傲的男人。我的心中一阵纠结,最终,轻启唇瓣,生意略带悲伤缓缓道:

“书青……你不要这样……”

一听我叫他的名字,男人的脸变化的比翻书还要快,直接露出高兴的表情,伸手握住了我的肩膀,我手中的茶杯溢出了不少水。

“锦初,你知道我等这一声等了多久吗?”萧震毅激动的望着我,说完之后,一双眼睛透着精光直直盯着,迫不及待道:

“再叫我,快,再叫我一声听听……”

我见他如此模样,心中有些恐慌,嘴唇颤抖着缓缓道:

“书青,我家相公的事情……”

“不许提!”

沈书青一听我这话,抓着我手臂的力道十分的大,原本该是书生气的脸上此刻狰狞一片,他的鼻翼微张。那模样就好似要吃人一般:

“在我的面前,不要提这个男人!”

“……”

我怯怯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心中虽依旧十分害怕,可却还是坚定道:

“我今日来找你,就是为了我相公的。如果你不想听到他的名字,那么,我走便是了!”说完,我就要挣脱这个男人的束缚。

“不许走,你哪里都不许走!”沈书青见我这般模样。干脆整个人都扑了上来,一双强而有力的臂膀紧紧的搂住了我:

“锦初,我爱你,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爱你!”

两人推搡中,握在手中的茶杯“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沈书青却好似没有听到一样,依旧搂着挣扎的我,下巴靠在我的肩膀上,十分大声道:

“自从离开芙蓉村后。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我想忘记你,可我却忘不掉,所以,我才回了青山镇。为的就是能够跟你在一起啊!”

我被男人禁锢在他的怀中,若是还未遇到萧震毅前,或许在听完沈书青的这一番话后,我会痛哭流涕,感动至极,可如今,我的心里已经有了萧震毅,在听完沈书青的一番话后,我也是无动于衷了。

“书青,你放开我吧,若是你真的爱我,那么,五年前你就不会走了!”

我在男人的怀中挣扎了一会儿后,渐渐的也就停止了,任由他这么抱着,声音透着无限的淡漠:

“你嫌弃我失了贞洁,你害怕同我在一起会被村里人耻笑,在我最无助,最需要你的时候,你走了,现在,你又凭什么在这里说你爱我!”

“没有,锦初,那个时候我走是因为我觉得我没有能力,我没办法与村里的人对抗,可现在,不一样了,我是衙门里的师爷,就是芙蓉村的村长见着我都是要行礼的!”沈书青语气中透着焦躁的解释道。

“那又如何!”我嗤笑道:

“我要的是你的身份地位吗?从始至终,我只想有一个人能够陪着我。在我困难的时候陪着我,在我辛苦的时候安慰我,仅此而已!”

话音一落,察觉男人的臂力好似松懈了不少,于是,我连忙使了全力挣脱开来,沈书青见此,又急急忙忙的抓住了我的手:

“锦初,不要离开我,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不可能了,书青!”我伸出另外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对着这个男人一字一句道:

“如今我的这里,只有萧震毅一个男人!”

“陈锦初!”沈书青见我如此决绝,立马黑了脸道:

“你要知道,在青山镇只有我沈书青能够救萧震毅。你若是不想那个男人死,那你就乖乖听我的话,嫁给我,只要你答应了,明天我就可以让县太爷放了他!”

一听沈书青这话。即使面色再镇定的我,依旧慌了神,一双眼睛不可置信的望向这个男人:

“你……你说什么?”

沈书青瞧着我这般模样,便知道原本一颗坚定的心已经开始动摇了,立马点头道;

“萧震毅的命掌握在我的手里!我要他生,他便生,我要他死,他便死!”

“不,不可能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在这里,就连知县大人也是听我的!”沈书青望着我。笑的得意:

“只要你答应嫁给我,我立马就放了萧震毅!”

“你……你让我想想……”我缓缓低下了头,整个人似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就连声音都有气无力了。

我不过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与衙门打交道本就是不会的,梨花婶子他们托尽了关系却也只能了解到一些消息罢了,如今,沈书青确实是能够救萧震毅的人。

可是,让我嫁给他……

“好,我等你,你若是想清楚了,便来找我!”

沈书青望着我纠结的模样,恐怖的表情没有了,反而露出满意的笑容,看着我失魂落魄离开的背影,他突然又道:

“三日,我只给你三日的时间,若是三日后你没来,那便是萧震毅的死期!”

男人的话随着秋风吹入我的耳中,让我整个人一颤。如今才不过是秋天罢了,可我却觉得浑身都冷,冷的好似那寒冬腊月一般。

走出沈书青的院子,李屠夫在外面已经等了一些时候了,待我出来后,他立马道:

“锦初,怎么样,那沈书青说什么了?”

我抬起一张茫然的脸庞,望着同样焦急的李屠夫,张嘴道:

“李叔。你能不能托人让我去瞧一瞧我相公啊?”

“去大牢?”李叔听着我的话,微微皱了皱眉头,在思索了一番后道;

“认倒是认识一个,不过得去问问人家今上不上工!”

一听李屠夫这话,我连忙道:

“那就有劳李叔了!”

我与李屠夫在衙门对面找了一家茶馆里坐下,在来镇上之前,我将萧震毅卖黑木耳赚的一些钱带在了身上,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没过一会儿,李屠夫便匆匆出了府衙,对着我道:

“锦初,已经谈好了,叔现在就带你过去,那牢头说了,等你进了大牢后,就给你一炷香的时间!”

“才一炷香?”我皱了皱眉头道,这白花花的银子下去,竟然也只有这么点儿功夫罢了。

“哎呦,这已经很好了,人家起先是不同意的,毕竟萧老弟眼下可是大牢里的重犯啊!”青山镇素来民风浑朴,一年都不会出一个杀人的案子,如今萧震毅以杀人的罪名抓起来,这在大牢里都算的上是厉害的犯人了。

我忙跟着里李屠夫往衙门口去,可却在经过大街时,突然一道带着笑意的熟悉声音缓缓响起;

“这不是萧家娘子嘛,如此急匆匆的做什么去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