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楚进/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公子?”我望着与我打招呼的人,略带惊讶道。

楚进走到我的面前,细细打量了我一番后,只瞧着我面容苍白,一双眼睛红肿不堪,略疑惑的问道:

“锦初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说完,又往周围瞧了瞧,打量了李屠夫一番后,问道:

“萧公子呢?”

一听面前的男人问起萧震毅。我的鼻尖一酸,眼泪珠子便情不自禁的掉落了下来。

“哎哎,锦初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快赶紧擦擦眼泪,不知道的人还未我楚某欺负了你呢!”楚进瞧着我这模样,忙道。

“让楚公子见笑了!”我听着他的话,连忙执起袖子,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

“你这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楚进是个聪明人,看着我这般模样,便知道是有事情发生了。

“我相公被关入大牢了!”我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最终哽咽着声音道。

“什么?”楚进一听这话,面色也是一变,忙收起了玩笑的模样,认真道:

“萧公子是为何时入的大牢啊?”

于是,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同楚进说起了事情的经过,在听完整件事情后,楚进一脸愤懑之气,敲着手里的扇子,思索了一番后,对我道:

“锦初姑娘,走,带我一同去大牢瞧瞧!”

想起这个男人与沈书青那一日的熟稔模样,我并没有将沈书青强迫我嫁与他的事情告诉楚进。听着楚进要同我一起进大牢,我便点了点头。

入了大牢之后,李屠夫在外面与那牢头说话,我与楚进则走了进去,在走到最后一间时,这才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男人。

此时的萧震毅,早已经没有了过往时候的意气风发,头发凌乱不堪,衣服上沾满了血迹,整个人显得那么颓废。

“相公……”

我望着眼前如此这般模样的男人,原本在外面止住的眼泪再次忍不住掉落下来,声音比之前面更加的伤心难过了。

“锦初?”萧震毅听着我的声音,坐在地上的身体慢慢转了过来,在瞧着我之后,镇定的眼眸中露出一丝惊讶。

“是我,相公,我来看你了!”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道。

“你怎来了?”萧震毅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十分缓慢的走了过来,我瞧着他蹒跚的模样。心中知道,定是昨天那五十大板给打旳。

待萧震毅来到面前后,我连忙伸出手握紧了他的双手,哭的好不伤心模样:

“相公,你受苦了!”

“没事。左不过就是挨了一顿板子罢了!”萧震毅瞧着我伤心,忙安慰道:

“很快我就会出去了!”

听他如此一说,我的心里就更加难过了,抓着他的手也慢慢放了下来,一双眼睛望着地上。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

“相公,你别骗我了,知县大人说你杀了人,要将你处决了!”

“浑说什么呢!”萧震毅见我这般沮丧模样,伸出手指敲了敲我的脑袋,依旧做出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语气轻松道:

“我并没有杀人,知县大人很快就会查明真相,然后放我出去了!”

“他们不会放你出去的,除非我……”我因着他的话。心中分外的不欢喜,连带着语气也加重了不少,而出口的话差点儿就将刚刚沈书青同我说的话说了出来。

“除非你什么?”心细的男人很快就抓住了重点,双眸微微眯起,紧紧的望着我道:

“锦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没……没什么……”我惊的浑身一颤,连忙摇了摇头。

若是将我与沈书青的那一番话告诉萧震毅,面前的这个男人恐怕宁愿是选择死的,一想到这里,我就闭上了嘴巴,一个字都不愿意说了。

“锦初,你看着我!”萧震毅的眼眸好似能够看透人的内心一般紧紧的盯着我,他的手指碰着我的下巴,语气带着严肃道:

“刚刚那一番话是谁跟你说的?”

“……”

看着我躲闪的眼神,萧震毅突然道:

“你是不是去找过沈书青了?”

“我……”

一瞧我心虚的模样,萧震毅便明白了过来,语气十分凝重道:

“锦初,你听我说,你不要再去找沈书青,你也不能够答应他任何的要求,知不知道?”

“可我若是不答应,你会死的!”我一着急,便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咳咳……”这个时候,一直站在身后不出声的楚进突然插了进来,略带疑惑道:

“这件事情怎么还跟书青有关系啊?”

萧震毅因着这男人的话,冰冷的视线从我的身上移开,缓缓望向楚进道:

“这县太爷就是个昏官,而沈书青是这衙门的师爷,你觉得,这整件事情能跟他没有关系!”

“……”

楚进听着萧震毅的话,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摇了摇头,坚定道;

“不,书青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是与不是,问问锦初不就是知道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萧震毅的身上有着敏锐的观察力,仿佛只要这么一眼,便能将人内心的所有事情都看穿了,此时此刻,我就是如此。

在这个男人面前,我的所有一切都是透明的,哪怕我心里装了事情,却还是没有办法逃过他的眼睛,在他如此的逼视下,我最终只能够将前面去沈书青院子时,与他的对话还有交易条件都说了一遍。

楚进听完之后,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沈书青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的人?”

“楚公子,但凡是个人,只要涉及到自己的利益。那么,他便不再是他营造出来的那个形象了!”

“你……”楚进听着萧震毅的话,微微一愣,随即将视线从他的身上转移到我的身上,最终。叹了一口气:

“看样子,是我看错了他!”说完之后,又望着我与萧震毅道:

“那如今你们打算怎么办?”

萧震毅听着楚进的话,粗黑的眉头紧皱起来,看样子,他真真是高估了这青山镇府衙的县太爷,当然,也低估了沈书青为了一己之私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的能力。

他敢保证,陈三斤的死绝对跟自己是没有关系的,毕竟。他那一日虽气愤,可却也是处处留心的,一些个伤及要害的地方他是碰都没有碰的,可这陈三斤却死了,其中必有隐情。

而这府衙的县太爷又是个不作为的,就凭着那一日对他用刑的事情可以看出,在这府衙内,其实沈书青的权力或许还更大一些。

既然县太爷靠不住,那么,只能去找比他还要大的官员了,萧震毅如此一想,突然就将视线缓缓转移到了楚进的身上。

原本在一旁东瞧瞧,西看看的男人突然感觉一束极为不自在的光芒投射到自己的身上,于是,面色一顿,就顺着不自在的方向望去,只见萧震毅正直直的望着他,深沉的脸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你看我做什么?”楚进略有些尴尬道:

“你可别指望我能帮你啊,我楚某左不过就是个闲杂人。原本跟着锦初姑娘进来,是想着了解点儿情况好让书青帮帮你们,可结果,这惩治你们的人就是书青,那我也是无能为力了!”

“不!”萧震毅打断了他的话:

“你能帮我们!”

“我说萧兄,你可别开玩笑了,楚某连个功名都没考上,官场上的事情我也是有心无力的!”楚进呵呵一笑,便打开扇子,慢悠悠道:

“与其指望我能帮你。你倒还不如起到那观音菩萨来救你呢!”

听着这男人的话,萧震毅嘴角微微一弯,缓缓道:

“不,你比那观音菩萨管用,而且如今,也只有你能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