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白绫/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想让我如何帮你?”楚进听着萧震毅的话,稍微思索了一番后问道。

“替我去个地方找一个人!”萧震毅望着面前的男人,声音因着一晚上的折腾,彼时嘶哑的厉害。

“何人?”楚进微微皱了皱眉头道。

“附耳过来!”

听着萧震毅的话,楚进抬脚走了几步到他面前,将脑袋微靠近铁闸栏,男人见此,直接凑在他的耳边以极低的声音说了一通。

待他说完,站在旁边的楚进似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一双眼睛惊恐的望着站在监牢中的萧震毅。嘴巴张张合合半天,只吐出三个字来:

“你……你怎么会……”

男人见他如此震惊的模样,面色毫无变化,只双手抱拳,对楚进道:

“楚公子,辛苦你了!”

“不……客气了……”

楚进一改前面对萧震毅的态度,不仅是言语上,就是态度上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受宠若惊的模样,好似恨不得跪下去一般。

“相公,你……你同楚公子说什么了?”我瞧着这两人态度的转变,湿漉漉的大眼睛眨了眨,略微疑惑道。

“没什么,不过就是请楚公子帮个忙罢了!”

萧震毅淡淡一笑,便招手让我过来,瞧着我面色苍白,毫无生气的模样,男人的脸上划过一丝心疼,声音轻柔的叮嘱道:

“你勿需为我担心,过几日,我便会出来了!”

“可……可是……”我听着萧震毅的话,耳边又想起沈书青对我的警告,立马又想说些什么,却被面前的男人直接打断了:

“没有可是,你勿要再同沈书青接触了。知道吗?”

萧震毅唯恐我做出什么傻事情来,便宽慰我道:

“如今我让楚公子去城外搬救兵,只要他一回来,我就可以出来了,所以,你不用担心,知道吗?”

“真的吗?”我依旧有些不放心,抬头望向楚进那一边,只瞧这男人此刻却望着萧震毅,满脸沉思的模样。

“我何时骗过你呢?”萧震毅摸了摸我的脑袋,一边说着,一边对楚进道:

“楚公子,你说我前面说的对不对?”

“啊?”楚进还未从他的惊恐中出来,听着萧震毅的话,脸上有些呆呆的表情,好一会儿才反应过啦,连忙点头道:

“是,是啊!等我回来,萧公子便可以恢复自由身了!”而且,恐怕还会将那县太爷和沈书青全部拉下马。当然,后面那一句话,楚进是万万不敢讲的。

“楚公子,那我相公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我见楚进也是一副百分百的模样,一颗忐忑的心终于得到了放松。瞧着楚进时,只觉得他比起那沈书青来,真真是好太多了。

楚进知道我与萧震毅只有一炷香的功夫,小夫妻俩分别,自是有一番话要说的。所以。在得到了萧震毅的嘱托后,倒也不耽搁,抬起脚步就要走,可当他还未走几步,萧震毅略带警告的声音低沉而来:

“楚进,如今我将所有事情告诉你,孰轻孰重,倒希望你能够分清楚!”

萧震毅到底是怕楚进是陈书青的朋友,万一在半道上突然不去了,这也是有可能的!

楚进听着萧震毅的话缓缓转头。嘴角微微抽搐,露出一丝不满道:

“我说萧震毅,你莫要如此的看不起我!”

待楚进走后,我与萧震毅又说了一会儿子的话:

“相公,我好想你!”黑暗的大牢里。阵阵阴风从中间过道里面呼呼吹来,听着那声音,我的心也跟着抽搐起来。

萧震毅见我才不过一日功夫,一张好不容易被他养胖的脸儿又瘦了回去,衬得下巴越发的尖了:

“我也是分外想你的!”男人的大手握住了我的小手,说完之后,便稍微咳嗽了两声。

“你身上的伤疼不疼啊?”我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伸手进栅栏去碰触他的后背,却别萧震毅躲开了。

“没事,不过是些皮外伤罢了,很快就会好的!”男人说着,便开始叮嘱我:

“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山儿如今在学堂里面,你莫要将这件事情告诉他,免得让他也担心了!”

“恩,我知道的!”说话时,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莫要哭,否则,我也是要心疼死的!”萧震毅带着粗粝的手指拭去我眼角的泪水。

又过了一会儿后,同李屠夫说话的老头见时辰不早了,便进来赶人:

“行了行了,该说的都说了吧,如今时辰差不多了,赶紧走吧!”

听着牢头的话,我的心中一阵悲伤,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得的松开了握着萧震毅的手,心细的李屠夫将原本在外面买的吃食全部拿了出来。

瞧着自家男人如此这般模样,想来在里面连顿像样的饱饭也是没有的,先前我是急急忙忙竟连如此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幸亏李屠夫考虑的周全。如此一想,心中便更加感激他了。

出了牢房之后,我擦干了眼角的泪水,心中想着自家男人的叮嘱,终没有去沈书青那里,而是,直接回了芙蓉村。

一路上,两人俱是没有话说的,到了村口,李屠夫才开口道:

“锦初啊,既然萧老弟说他自有办法开罪,那咱们就且等着吧!”

“嗯!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我抬起头,看了看炊烟袅袅的芙蓉村,在这个村子里的大多数人都过着平平淡淡的百姓生活,而我亦是如此。如今萧震毅遇到这样的事情,我根本使不上力气。

沈书青那里万万是不能去了,原先以为他会念着过往的情谊帮我们一把,谁知道竟反而成为了这个男人威胁我的筹码,原先是我救人心切。差点儿上了这男人的道,如今脑子也清明了,我想,最终大不了便是萧震毅死了后,我随他去便是了!

在家里又过了两日,时间越久,我的心就越着急,日日的托了李叔去镇上瞧瞧,那楚进到底有没有回来,可每日带回来的消息出了摇头便无其他了。

第三日的时候。沈书青派了人来寻我,说是让我给他答案,我坚定地摇了摇头,只说道,这辈子我生是萧震毅的人,死也是萧震毅的鬼!

于是,那人回去后没一会儿,李屠夫便急匆匆的回来道,萧震毅的判决书已经下来了,明日午时三刻斩立决!

一听这个消息,只觉得眼前一黑,本就是强打起精神支撑的身体直接晕厥了过去,梨花婶子和李屠夫瞧着我如此,真真是急的不行。

第二日,当我醒来时,心中已经万念俱灰,李屠夫和梨花婶子一大早上就去了镇上,他们虽只是说去瞧瞧萧震毅如今状况,可我却知道的,今日是萧震毅斩立决的日子。他们去,恐怕是给他收尸的。

拖着病殃殃的身体慢慢下了炕,从箱子里面翻了半天后,终于找出一条白绫,走到堂屋后,搬了个凳子放在房梁下,抬头颤颤巍巍的将白绫往上一甩,因着力气小,好几次都没有成功,试了很久之后。才终于将它挂了上去。

举起衣袖拭去额间的汗水,我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又抬头瞧了瞧悬在梁上白的分外耀眼的白绫,我的嘴角露出一丝虚弱的笑容。

相公,你等等我,锦初这就来陪你了!

缓缓地踏上凳子,因着生病的关系,整个人站上去时,都显得摇摇欲坠,好不容易抓住了白绫,在上头系了个结扣后,便慢慢将头伸了出去,空荡荡的茅草屋内,我慢慢将脚底下的凳子踢去。

“哐当”一声响,脚下的凳子被踹在地上,脖子上白绫的挤压使得我下意识的晃动整个身体在挣扎……

两行清泪徐徐落下,相公,黄泉路上你不会孤单的,锦初追随你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