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回来了/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悬挂在空中的身体,只觉得吸进去的气儿越来越少,原本灵清的脑袋渐渐混沌起来,整个身体也是轻飘飘的,感受着身体的变化,我的嘴角划过淡淡笑容,终于是要去了吗?

意识恍惚中,似有人破门而入,接着,便响起了接二连三的惊呼声。原本该是去了的身体被人大力的抱住了,仅存了一丝意识的我,使了全力不让人将我放下来。

如今相公都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可我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最终还是被人救了下来,当我被抱入一个熟悉的怀抱时,我似觉得在做梦,终有人在我耳畔轻叹一口低语道:

“你怎的这么傻呢~”接着,我便没了意识。

当我再次醒来时,屋外阴沉沉的一片,一双眼睛望着屋内黑漆漆房顶,脑袋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斩首、白绫、相公……

当所有的东西钻入我的脑海后,一双眼睛瞬间瞪的极大:

“相公,相公……”

我一边嘴里喃喃自语,一边就要下床去寻他,可摇摇欲坠的身体实在是没有任何力气,才刚双脚沾了里面,一阵眩晕感就重重的袭来,直接跌在了地上。

此时里屋的门“吱嘎”一声从外面打开,一道高大的身影推门而入,在瞧着我的动作后,连忙来到我的面前,熟悉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关切:

“摔伤了无?”

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却好似春日里清泉上面落下的花瓣,直接落入了我的心房。溅起阵阵涟漪:

“相……相公?”

我震惊万分的望着面前的那人,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一双小小的手儿伸了出来,抚摸上他的脸颊,在接触到他的肌肤后,滚烫的泪水直接从眼眶中汹涌而出,我也来不及去擦它,直接扑进了男人的怀中,放开了声音就嚎啕大哭起来。

眼泪就跟决了堤坝的洪水一般,越来越多,好似恨不得要将这辈子的眼泪都给哭出来,萧震毅瞧着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双眼睛又红又肿,就如那核桃一般!

“别哭了,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男人心疼的伸手拍着我的后背,边说着,边为我顺气。

萧震毅不说话还好,这一出声,我听着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哭的就越发厉害了。我是想要停下来问问他,这到底是不是我的一个梦,可越是想停,泪水却流的越多。

“你……我……呜呜呜……”我颤抖着嘴巴支支吾吾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锦初。你男人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你咋还哭呢!”

这时,原本在堂屋内同萧震毅说话的梨花婶子听着屋内的动静过来瞧一瞧,在瞧见这小夫妻俩竟坐在地上搂作一团,而怀中的小娘子更是哭的不行。她的心下也是一阵感动,自己擦了擦眼泪的泪渍,忙对地上的人儿劝道:

“如今都入了秋了,地上凉的很,萧震毅,你快扶你娘子起来啊,如今她身子弱的很,可莫要再受了凉!”

听着梨花婶子这话,萧震毅深邃的五官闪过心疼,二话不说。就将我抱了起来,放到土炕上,又拿被子将我捂的严严实实。

“都昏睡了一天,想来是饿了吧,婶子给你弄些吃的去!”

梨花婶子瞧着我刚醒来。一双眼睛更是望着萧震毅不曾离开,心下知道我与萧震毅是要说一会儿子的话的,所以,十分识趣的离开了。

我呆呆的坐在土炕上,看着眼前这个逆着光为了我忙忙碌碌的高大男人,魁梧的身材,浑身上下都透着力量的感觉,我忍不住再次伸手抚上他的脸颊。

“相公,我不是做梦,你真的没有死,是不是?”

那一日李屠夫来我家对我说的一番话至今历历在目,再瞧瞧眼前这个生龙活虎的男人,有一瞬间我以为我已经是在阴曹地府同他相见了。

“我的傻锦初,你相公我没死,活的好好的!”萧震毅说完,便用大手抓着我的小手,从他的脸颊一直抚摸到了胸膛:

“你瞧,我这浑身都是热的!”听着他的话,我饿眼泪又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哽咽着声音道:

“那你掐掐我……他们都说,感觉到疼了,便不是做梦了!”

萧震毅瞧着我说出如此稚嫩的话,低沉的声音响起阵阵笑声,另外一只手摸了摸我的脑袋,怜惜道;

“掐你我可是舍不得的,不若,你来掐我吧!我疼给你看看!”

“噗嗤……”

听着他如此没皮没脸的话,原本哭泣的我顿时破涕为笑了,见我如此,萧震毅一颗心终于是落下来了。

他的手指触摸上我脖间的肌肤。粗粝的手指透着暖暖的感觉,脖子处有些泛疼的肌肤被他咯的微微发痒。

我略微有些不解的抬起双眸望向他,只瞧这个男人目光灼灼,声音透着万般疼惜:

“以后莫要再做傻事了!”

“啊?”很久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因着白绫的关系,此刻我的脖子上是一道紫黑的勒痕。

后来听梨花婶子回忆,说当萧震毅那一日回家,一推开门便瞧见高高挂在悬梁上的我,这个向来泰山崩于顶而无色变的男人竟紧张到不知所措。

要不是跟在后面的人提醒他,恐怕我正真真是要被他耽搁的断气了,而且,他抱着我时,这个男人竟还流泪了,甚至不敢去感受我到底还有没有呼吸。

我虚弱的从土炕上爬起来,然后。整个人就如孩童一般的缩在萧震毅的怀中,这个男人原本瞧着我的动作略微有些不解,再回来,便噙着笑容将我搂在怀中。

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前,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鼻息间是这男人独有的阳刚之气,好几日不曾踏实的心此刻终于安稳了下来,渐渐的,我的呼吸平稳了,最终,红着眼睛和鼻子,像个小孩子一般在男人的怀中睡去了。

当梨花婶子端着热粥进来时,我已经熟睡过去了,萧震毅将手指放在嘴边上,做了个“嘘”的动作。

梨花婶子自然是明白的。将热粥放下后,便捂着嘴角出去了,帮着我们还将堂屋的门也关上了,这才一个人回了家。

出了篱笆院子很久后,梨花婶子站在小路上,转头望向那一座茅草屋,黄黄的脸上露出一抹叹息,这一对小夫妻,希望今后的日子能够顺坦些啊~

我这一睡,便睡到了下午才醒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坐在炕上望着我的男人,如今我知道他是活着回来了,于是,脸儿一红,有些窘迫道:

“你如此盯着我做什么?”

萧震毅露出一抹疼惜的笑容道:

“那几天日日见不到你,如今回来了,自然是要好好的看看你!”

说完,又摸了摸我的凹进去的脸颊,这几日我吃不下。睡不好,将自己折腾的身上没几斤肉了,如今身旁男人瞧了心都抽紧了,只低语道;

“这几日累坏你了!”

我听着他的话,一双眼睛又细细的打量了他一番,见他神清气爽,除了背上的伤口外,再无其他后,一颗悬着的心也是落了下来,忙摇了摇头道;

“只要能够再见着你。就是再累我也不怕!”

“锦初……”萧震毅听着我的话,只觉得心疼一口,忙弯下腰来将我搂在怀中,喟叹时,又不断的亲了亲我的嘴角。

当我搂着他的脖子,欲承受他的一切时,突然外面院子里响起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请问萧震毅大哥住这里吗?”

听着这声音,萧震毅的脑袋从我的胸前抬起,对着我露出一丝淡笑道:

“家里来客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