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竟是他/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听曹安这话,跪在地上的县太爷连忙转头命令道: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的将人带过来给曹将军好生瞧一瞧!”

“是!”捕快一得命令,立马朝着曹安磕了个头后,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不一会儿便将犯人给带过来了。

原本围在一起的人群慢慢让出一条路来,为首的捕快缓缓往旁边移动,待露出沈秀梅和她的姘头的一张脸时,我狠狠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大伯?”

没错,眼前出现的男人并不是别人,而是陈家的大伯陈福贵!

沈秀梅的姘头竟然是陈福贵,我看着眼前的事实。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竟是你?”萧震毅也是没有料到,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冷漠无情的脸上却没有变现出什么。

“大人,饶命啊,大人!”陈富贵和沈秀梅跪在地上,此刻的脸色吓的惨白,身体趴在地上,不断的朝着地面重重的磕头。

曹安瞧着我与萧震毅如此震惊的表情,略微皱了皱眉头,指着这两人对县太爷问道:

“这两人是谁啊?”

县太爷听着曹安的话,忙将头望向了沈书青,眼中带着殷切的神情,很显然,对于这件案子,这老爷是压根儿连人都没有认清楚的。

“回曹将军的话,这女的名叫沈秀梅,乃是死者陈三斤的妻子,至于她身旁的男人,则是她的姘头陈福贵!”

沈书青的话音才刚落下,曹安便十分不耐烦的皱着眉头,脾气暴躁道:

“谁他娘的问你这两人叫什么,老子问你的是这两人的身份!”

沈书青一介书生,听着曹安回荡在小院子里的大嗓门,身体微微一颤,忙磕头结巴结巴道:

“回……回将军的话,这陈福贵乃是陈锦初的大伯!”

“陈锦初又是谁?”

曹安很显然对这些个名字有些弄不清楚,再次出口时,恶劣的声音好似已经处在了爆发脾气的边缘。

那县太爷本就是个无用草包,这官职也是他托朝中之人花重金买的。今年才刚上任第一年,却让他遇到了这种事情,又听闻这曹大将军脾气十分暴躁,当初管理军营时,为了重振军威,一日之内竟砍下了十个人头。

如今听着曹安这般恐怖的模样,豆大的汗水在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出来,后背更是汗湿一片,一双跪在地上的双脚已经软的快要瘫在地上了,心中祈祷着今日能够有命活着回去:

“将军息怒,将军息怒啊,这陈锦初便是萧兄弟的娘子!”

曹安一听这话,原本暴怒的脸色立马一变,蹙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冷意的嘴角也露出了笑容,一副讨好的模样对着萧震毅道:

“原来是我嫂子的名讳啊~”

那狗腿般的模样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脸迷惘,但瞧他见萧震毅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后,这男人便又朝着我笑呵呵道:

“嫂子,你这名字可真真是好听啊!”

“……”

我嘴角微微一抽搐,一双疑惑的眼睛看了看自家男人,心中有些不确定,这曹安莫不是心里有病,怎的这脸色变的比那翻书还快!

沈书青瞧着曹安对萧震毅的态度,抬头小心翼翼的望去。卑微的眼神中透出一丝疑惑,却又不敢表现的太过,最终只能继续趴在地上不吭声。

“曹将军,那这件事情……您看……”县太爷趴在地上心惊胆战,犹犹豫豫的开口道。

原本这县太爷瞧着不过就是个平民老百姓的事情,随便处理了就好了。如今有曹将军的介入,哪怕他是这地方的父母官,此刻他也是不敢判上一判的。

曹安刚一心向着如何巴结自己面前的嫂子,一听这该死的胖子打断自己的话,心中十分不悦,刚想要出口教训一番。却立马脸色一转,望着我道:

“嫂子,你看这件事情该如何处理啊?”

“我?”

一听曹安这话,我立马惊讶的伸出手指指向自己,一双睁得极大的眼睛就如铜铃一般,眸子一转,见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我,脸蛋一红,伸手悄悄的拉了拉萧震毅的衣角,求救般看着他。

“陈三斤的死因查清楚了吗?”萧震毅冷冷的望着地上跪着的人,说完之后,又伸手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背。示意我不要担心。

“查……查清楚了!”县太爷连忙点了点头,又朝着沈书青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沈书青连忙道:

“曹将军,这是犯人画押的罪状书,您请过目!”

语毕,就从自己的袖口中掏出一张纸。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

原来,陈福贵偷情的事情害怕我与萧震毅抖露出来,就干脆哄着沈秀梅冤枉萧震毅,说那一日在稻草会面的男人就是他。

而沈秀梅又偏生的欢喜萧震毅,她倒是觉得定是我看不惯她,所以才将这事情抖露出来的,为了报复我,便同意了。

可哪里知道,这陈三斤听完流言蜚语后,气不过,竟会冲去我们家里找萧震毅算账,最后还被萧震毅打的被人扛了出来。

瞧着躺在床上还要责骂自己的男人,沈秀梅恶从单边生,与陈福贵里外勾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投了老鼠药将陈三斤给毒死了,之后再嫁祸给萧震毅。

当初沈书青一心想要至萧震毅于死地,所以,就是连仵作都没有派去,如今曹安出面,仵作一验尸体,立马就查出陈三斤死于中毒,自然就与被萧震毅殴打致死的毫无关系了。

看完手里的罪状书,曹安气的浑身发抖,指着沈秀梅和陈福贵便咬牙切齿道:

“好你们个奸夫淫妇,学那潘金莲与西门庆做出如此恶毒事情,还敢嫁祸给我大哥!”

“杀人自是要偿命的,既这两人已认罪,那么,便按王朝律例执行吧!”曹安语毕,萧震毅冷冷望着趴在地上的两人道。

“不要,不要啊~”

沈秀梅一听这话,吓的面上毫无血色,一双瞳孔睁的极大,将脑袋摇晃的就如拨浪鼓一般,又是磕头,又是求饶的。尖细的嗓音听的令人厌烦。

至于那陈福贵身体一阵晃动,便直接倒在了地上,一直到被捕快从地上拎起来,都丝毫没有挣扎一下。

当沈秀梅和陈福贵被捕快待下去时,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凄厉的哭声:

“你个杀千刀的,怎的如此糊涂啊,沈秀梅那样的破鞋你也要穿,你这若是去了,叫我下半辈子可如何是好啊!”

只瞧王梅花跌跌撞撞跑了出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整个人扑在陈福贵的身上,又是打,又是骂的,好不凄惨!

“这娘们就是聒噪,哼哼唧唧吵的老子耳朵疼!”曹安十分厌恶的瞧了王梅花一眼,掏了掏耳朵道。

县太爷一听这话,立马就领悟了过来,忙命令捕快将趴在陈福贵身上的女人拉开。接着,就把陈福贵给拉了下去。

见自家男人被带走,王梅花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天抢地了半天,突然瞧见了我后,立马颤抖的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走到我的面前,抱着我的腿儿祈求道:

“锦初啊,你男人同这大官爷关系好,你就帮婶子求求情,让他放了你大伯吧!”

说完,王梅花就朝着我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

“婶子知道,婶子以前对不住你,做了很多的错事情,婶子跟你道歉,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忘了这些事情吧!”话音落下,便又给我磕头。

我从未见过如此狼狈可怜的大伯娘。过去的她,都是一副高高在上,趾高气昂的模样,如今这般,倒是让我心生怜悯。

“相公……”我有些无助的望向自家男人,声音透着可怜的味道。

虽王梅花欺负我的事情萧震毅知道的并不多,尤其是在这个男人出现后,王梅花便再也不敢登门来闹事了,不过,听着这女人前面的话,萧震毅便能够猜出,王梅花过往对我的刻薄。

萧震毅本就是个护犊子的男人,既是对自家女人不好的人,他又何必给她面子呢?

只见这男人抬脚就朝着王梅花的心窝子踹了一脚,女人“啊”的凄惨一脚,便直接滚落在地上,抓着我腿儿的手松开了,望着萧震毅的脸上是一副害怕惊慌的模样。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求谁都无用!”男人冷冷的说完,直接拉着我的手头也不回的朝着堂屋走去了。

王梅花被踹的呆愣在地上,张着的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一个声音,曹安瞧着事情已经解决了,自然也没有耐心同这帮子的人继续瞎扯。干脆一窝的全部将人赶走后,也进了堂屋。

“嘭”的一声响,看着紧闭的大门,站在篱笆院子外的知县大人一阵迷惘,瞧了一眼身旁同样面色难看的沈书青,挠了挠头,疑惑道:

“沈师爷,曹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下官也是不知!”沈书青说完,同样疑惑的眼神望向眼前的这一座茅草屋,萧震毅,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他竟被曹将军称呼为大哥。那么其真实身份定有隐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