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曹安这人/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既这件事情解决了,你是不是也该同我回去了?”曹安一进入堂屋,一改前面对县太爷那般的冷漠脸庞,反而露出笑呵呵的表情道。

萧震毅听着他的话,只冷冷的瞧了他一眼,便低头关心我道:

“怎么样,身体还吃得消吗?刚刚瞧着你脸色十分差,需不需要进屋休息会儿?”

曹安见自家大哥对媳妇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的模样,再与自己这冰冷冷的态度一对比,整个人就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心中念叨着,大哥变了,变得婆婆妈妈了……

当然,这些个话他自是不敢当着萧震毅的面儿说的,心中哪怕腹诽的再里面,面儿上还是露出十分恭敬的模样,等着自家大哥的回答。

“相公,曹将军在呢~”

我瞧着萧震毅将曹安冷落在一旁,便轻轻提醒道,毕竟人家是个将军,虽这曹安也唤自家男人一声大哥,可到底我们不过就是个平头老百姓,万一将这人得罪了,那可就不得了了。

“他在又如何,你就当作不存在!”

萧震毅听着我的话,浑然不将曹安放在眼里的感觉,听的恭敬侯在一旁的男人心酸的泪水直往肚子里咽,好歹也是几年不见的人了,自家大哥怎一点儿也不念着自己的好啊!

“不许如此说话!”我暗暗睨了萧震毅一眼,便从男人的怀中挣扎了出来,略带歉意道:

“曹将军,我家相公刚刚说的那些个话,真真是对不住了!”

曹安见我这般模样,又收到萧震毅警告的眼神,连忙文绉绉的对我作揖道:

“嫂子,您真是太客气了!就像大哥说的,您就当我不存在,继续与大哥卿卿我我好啦!”

“……”

听着这男人的话,我的嘴角微微抽搐,心想。这曹将军做的可真真是窝囊啊,怎的见了自家相公,就跟老鼠见了猫儿一般,如此胆怯。

“好了,你先进屋休息吧,待会儿吃饭了叫你!”萧震毅心疼我身子虚,还站了如此的久,扶着我的手,便陪着我进了屋。

帮我将被子盖好,又亲眼瞧着我闭了眼睛后,这才放心的出去了。

堂屋与卧房本就是一墙之隔罢了,待萧震毅走后,我就缓缓睁开了眼睛,只听的那曹安好似说到了什么皇上,接着萧震毅又对他说了什么后,曹安的语音便激动了起来,没过一会儿,两人又低了下来。

我努力的竖起耳朵听,可还是听不清楚什么,只感觉萧震毅的声音十分冷静,至于那曹安却是情绪激昂的样子。

无奈之下,我干脆翻了个身,真的闭上眼睛睡去了。

一觉醒来,已到了饭点。门吱嘎一声打开,萧震毅从外面走了进来,见我已经醒了,便露出微笑,柔声道:

“既醒了,便赶紧出来吃饭吧!”

“嗯!”

我应了一声后。就穿上鞋子,将外衣穿好,又将略微有些凌乱的头发梳了梳,这才由萧震毅扶着出了里屋。

“嫂子醒了?”这时,正在端菜的曹安听着声音转头,见我出来。一张黑黑的脸上露出白白的牙齿,笑着道。

“这……”我见曹安这般模样,忙抬头责备萧震毅:

“相公,你还不快去将菜端过来,怎能让曹将军干这样的事情啊!”

萧震毅听着我这话,嘴角一笑,道:

“他最是爱干这样的事情,拦都拦不住!”

曹安听着他的话,嘴角抽搐的厉害,却只能僵硬着笑容,点头对我道:

“是啊,大哥说的是。嫂子,我最是爱干这些个端菜的活了,你若是不让我干,我还不舒坦呢!”

“……”这是我今日第三次对着曹安无语了。

一个黑木耳炒肉片,一个炒鸡蛋,还有一盘青菜以及一碗肉汤。这便是饭桌上所有的菜了,我悄悄的望了一眼对面的曹安,略带愧疚道:

“曹将军,这里实在是太简陋了,您远道而来,又帮了我相公如此大的忙,却只能让你吃青菜,真真是对不住您啊!”

曹安见我如此客气,吓的忙摆手道:

“嫂子客气了,我与大哥是生死兄弟,哪里是会计较这个的,要知道以前,被困在寒山时,我与大哥就是连那地上的草也是吃过的,如今这般已是很丰盛了!”

“将军您以前也是走镖的吗?”我听着曹安的话,略带疑惑道。

“走镖?这两者有关系吗?”曹安吃了一口饭后,拿起勺子舀了肉汤入碗,望向萧震毅的眼神之中透出一丝困惑。

“我相公以前是走镖的,您难道不是吗?”我狐疑道。

既两人称兄道弟,又一同被困山中,那想必两人定是谋过同一份差事的,否则,如何会有这般经历呢?

“噗!”曹安一听我说萧震毅是走镖的,原本吞入口的肉汤立马喷了出来:

“大哥……你……你以前是走镖的?”曹安的鼻子里流淌着清水儿,而他的语气之中显然很是怀疑。

“难道不可以吗?”萧震毅冷冷的抬眸看了他一眼,略带警告的问道。

“可……可以!”曹安接收到萧震毅的眼神,立马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头点如捣蒜般。

这一顿饭吃的我心中满是疑惑,而曹安则心惊胆战,唯有萧震毅,慢慢悠悠,好似十分享受一般。

吃过饭,曹安才刚走到屋檐下的椅子上瘫坐,却被萧震毅直接用脚踢了踢,命令道:

“去将碗筷洗了!”

“大哥!”曹安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立马不干道:

“我如今可是曹将军。你让我去洗碗!”

萧震毅听着他的话,眉头一挑,说话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阴风,缓着声音道:

“既然你不愿意,那便我去吧!”

语毕,才刚转了个身,他的衣服已经被人从后面拉住了,刚刚还威风凛凛不甘示弱的男人,此刻强撑着笑容,呵呵道:

“刚刚小弟同大哥开玩笑罢了,哪有让大哥您这样金贵的身体去洗碗的啊,这不是折煞小弟吗?”说完,就自己撸起来袖子,大步朝前,好似上战场的将士一般:

“您等着,小弟立马就去洗!”

碗洗好后,萧震毅又命令他将桌子擦干净,待将这些个事情都做完了。男人就开始赶人了:

“军不可一日无帅,如今时辰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

曹安一听这话,立马瞪大了眼睛,道:

“大哥,我帮着你将活干完了。你便要赶人了?”

“嗯!”萧震毅实在的点了点头。

“你……”曹安见此,气的伸出手指头,可最终却什么也没做便放下了,甩了甩袖子道:

“走就走!”

待走到了篱笆门口,男人又转身问道:

“你真不同我回去吗?”

萧震毅笑了笑,摇头道:

“如今我在这里,做个寻常农夫很是有意思!”

见男人决意已决,曹安无奈的摇了摇头,感慨道:

“也是我想多了,那年大哥你解甲归田,便是不将荣华富贵放眼里的,如今又岂会因为我的这几句话而回去呢?”

因着曹安的话。萧震毅嘴角的笑意慢慢收敛,最终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望着曹安,语气极为认真道:

“这次托你办这事,实属无奈之举,而今你我相见的事情,务必不要同任何人说起,免得引起一些不必要的纷争!”

曹安重重的点了点头:

“大哥放心,此次我出来,也是以探望家中两老为借口,并未提及你一丝一毫,军营和京城之中无人知晓!”

“那便最好!”萧震毅点了点头道。

待曹安走出篱笆院子后,骑上高大的骏马,转头望向山脚下的那一座茅草屋,想起住在里面过着平淡生活的汉子和小娘子,嘴角露出笑容,感慨道:

“虽无荣华富贵,可大哥如今过的这日子,也算得上世外田园了!”

说完,想起青山镇那个满肚肥肠的县太爷,他的眼珠子一转,便扬起马鞭策马而去,村子的小路上,扬起重重的尘土,好几户人家都出来瞧骑着高头大马的将军的威风样子。

沈秀梅的事情过去后。我与萧震毅再次过上了平静的小日子,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因着曹安的关系,村里人对萧震毅还有我的态度倒是好了许多。

如今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有些个人还会同我们打招呼,并且好奇的询问萧震毅过往的事情,听说他以前是走镖的,便恍然大悟道:

“定是走南闯北时,认识了曹将军!”

再后来,有一次陪着自家男人去镇上卖黑木耳,便听有人说,镇上衙门的县太爷因买官的罪名。被撤了官职不说,还被抄了家、贬为庶民,而新上任的县太爷,是位两袖清风的人,断案公正,十分受百姓的爱戴。

至于那沈书青也跟着那县太爷一同被贬,好端端的衙门师爷也做不成了,如今也不知道谋了份什么差事。

不过,这些个人早已经离我远去了,日子依旧一天天的过,秋天的凉意越发的重了,一直到北风呼呼吹,于是,我与萧震毅在一起的第一个冬天就这么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