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老虎吼叫/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冬天的芙蓉村特别的宁静,山上郁郁葱葱的树林此刻光秃秃的,只有零星的的几片树叶在寒风中摇摆,原本该是满山跑的动物也通通冬眠去了,芙蓉山也渐渐沉睡去了。

因着寒冷的关系,萧震毅已经不去山上采黑木耳的,就是出去打猎的次数也少了,不过,我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接下去的日子,摸了摸揣在手中沉甸甸的钱袋子。我笑的眼儿弯弯。

“你听说了吗?”土炕上,梨花婶子一边纳鞋底,一边同我道:

“听说今年的冬天特别冷,山上好些个动物都冻死了,那山上的老虎没东西吃,进山的村民好几个都被它咬伤了!”

我听着这话,微微一吃惊,整理布头的手停顿了一下后,道:

“这大冷天的,怎还会有人进山呢?”

“再过段时间就要过年了,有些个人便想着去山里碰碰运气,若是能抓到个野鸡啥的,不比花钱来的强啊!”梨花婶子说着,撇了撇嘴吧,语气之中略有些幸灾乐祸:

“哼,嫌我家肉贵,如今倒好,肉没吃着,还得倒贴了钱去吃药!”

说完,婶子朝着窗户外瞧了瞧,见萧震毅这大冷的天气里,还是只穿一件单薄的外衣,在院子里挥舞着斧头,“砰砰砰”的砍着柴火,就凑到了我的跟前。小声道:

“你家这年货准备的如何了?萧震毅如今整日的待家里,你家这银子可咋整啊?”

我听着婶子关心的话,捂着嘴角一笑,言语之中颇有些自豪:

“您就放心吧,相公卖黑木耳赚了不少钱,这些个钱够过的好年了!”

“真的?”梨花婶子狐疑道:

“若是没钱,就跟婶子说,虽给不了多少钱,但最起码给块肉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婶子,您就放心吧,往年都靠你接济,今年家里多了个相公还如此,那我真真是要脸红死了!”

婶子见我说话时,眼神坚定得很,便知道我家定是不缺银子的,不过心中也有些纳闷,这买那黑不溜秋的东西也能赚那么多钱。

晚间送走了梨花婶子后,才刚一转身,就差点儿撞到后面的人,吓的我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你做什么。把我吓一跳!差点儿心脏都要出来了!”我一边拍着胸脯,一边埋怨道。

“是吗?”萧震毅听着我的话,一手直接搂住了我的腰肢,嘴唇靠近我的耳际,语气暧昧不清道:

“那便让我摸摸。这颗心到底有没有跳出来!”语毕,另外一只大手就朝着我胸前袭去,被我直接一把拍了下来:

“这是在院子里,胡闹什么呢?”

萧震毅瞧着我这般样子,仰头哈哈大笑。摸了摸我的后脑勺,宠溺道:

“好了,不同你开玩笑了,屋外冷的很,赶紧回去吧!”

进了屋子后,见萧震毅穿着单衣在外面的灶头旁忙活,我连忙放在凳子上的棉袄子拿起跑了出去:

“快将袄子穿上,不然待会儿感冒了可如何是好!”

萧震毅放下手中的铲子,浑不在意道:

“无碍,你看我这身子骨。像是会被这寒风冻坏的人吗?”

灶头上热气腾腾的白烟散去,我仔细一瞧,却见这寒冬腊月的,萧震毅的额头上竟还有细细密密的汗水冒出来,看的我直傻眼。

“小傻瓜。前面我砍柴正热的很呢,,你此刻让我穿上袄子,岂不是要将我捂住痱子来了!”

听着他这话,我噗嗤一笑,睨了他一眼道:

“算是我白担心了!”

说完,心中也有些嘀咕,别人在如此的季节里,早已经冻得瑟瑟发抖,他倒是好,竟还怕穿了袄子捂住痱子,这话若是让村里人听见了,怕是会被人嘲笑不可。

“你若真的担心,就帮我擦擦汗吧!”萧震毅一边飞快的挥舞着铲子,一边温柔道。

“那也是好的!”

我点了点头,去堂屋放下手中的袄子,拿了快帕子出来,走到灶头旁,踮起脚尖轻轻的帮着萧震毅将额上的汗水拭去,而就在此时,男人趁着我不注意,突然手臂用力,搂着我的腰肢直接让我身体一凛。

胸前的柔软擦过他硬邦邦的胸膛,那一处只觉得分外滚烫,我又气又急,警告道:

“好好炒菜!否则菜糊了,今天咱们吃什么去!”

萧震毅炒菜的手没停下来过,低头对着怀中的我露出一丝坏笑,声音带着诱人:

“那就把你吃了……”

瞧着他如此不怀好意的模样,我随手抓起灶台上搁着的馒头。在男人刚要张嘴说第二句话时,直接塞入了他的口中,嘴里嘀咕道:

“你这个坏人,整日的想些不该想的东西!”

萧震毅将口中的馒头咬了一大口,一边咀嚼着,一边冲着我一脸不怀好意的轻声道:

“你这是让我吃你那白嫩嫩馒头的意思吗?”

“……”

“不理你了!”

我瞧着这男人如此厚颜无耻的模样,红着脸跺了跺脚便转身跑会堂屋了,进门时,又转身瞧了在灶头旁哈哈大笑的男人,埋怨道:

“大坏人!”

冬日的中午太阳极好,照的整个芙蓉村都是暖暖的,村尾的山脚下,茅草屋内的汉子望着娇羞的自家小娘子,笑的好不温柔,就如山上被化开的山泉水一般。

吃过午饭。萧震毅又去劈了会儿柴,我在里屋将纳了一半的鞋底做好,山里人家的冬季是悠闲的,家里收的粮食够吃一年了,身边又有多余的闲钱。

不愁吃不愁穿的生活。比之以往的冬天都要来的幸福很多,当然最高兴的是,身边多了个为我遮挡一片天地的男人。

晚上,萧震毅缠着我要了一次,翻云覆雨一番后,我喘着气缩在男人怀中,静静的听着屋外呼啸而过的西北风,此时,是心里最宁静,也是最甜蜜的时候。

“吼~”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吼叫声。打破了一室的安静。

“相公,这是什么声音?”我听着这声音,立马竖起耳朵仔细的聆听起来。

萧震毅也因着这声音蹙起了眉头,声音有些严肃和低沉:

“这是虎叫!”

“什么?”我吓的浑身一颤,顾不得身下的酸疼,立马从他怀中坐了起来,脸上尽是愁容:

“这老虎不会是下山来了吧?”

萧震毅拉着我的手,将我再次带入暖呵呵的被窝里,又伸手帮着我捏好松动的被褥,安慰道:

“别怕,咱们这房子就在山脚下,老虎一吼,自然是听得到的!”

“是吗?”

我略微有些不太相信,我在这山脚下都住了几年了,可却从未听到过老虎的吼叫声,又想起白日里梨花婶子对我说的话,刚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萧震直接伸出手指阻止了我的话:

“好了,时辰不早了,早点儿歇下吧!”

“可……”

“放心。有你男人在,定是不会让老虎吃了你的!”萧震毅躺在我的身旁环住我的腰肢,闭上眼睛道。

“相公……”

我见他完全不将这件事情放心上,略微的有些不开心,要知道,这老虎可是吃人的,瞧着萧震毅这般不谨慎的样子,那可是要吃大亏的。

“看样子,今晚上我是不够努力啊……”萧震毅突然一个翻身到了我的身上,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否则。你如何还有精神同我在这里说半天的话!”

语毕,男人就吻上了我的唇儿,一双大手在我的身上胡乱的摸着,惹得我身体再次热了起来,而原本的抗议和不悦,终化成了娇喘,满是的春光将那什么老虎,什么吼叫,通通都抛在了脑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