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打老虎/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走后,屋内再次恢复了安静,望着周围的一切,我的一颗心也好似随着男人的离开而丢了一般。

不一会儿,外面传来的响动将我拉回现实中,别人家里养的狗在剧烈的狂吠,还有那些个棚子里的牛啊,羊啊的,也纷纷暴躁的胡乱踢着蹄子,就连院子里的小鸡都在咯咯叫着。

这一夜的芙蓉村注定是不平静的。

我披着衣服走出里屋。在外面的堂屋内来回踱步,纠结了半天之后,最终跑进了院子内,呼啸的北风钻入我的领口里,冻得我直打哆嗦,可此刻却顾不得这些,又不敢将院门打开,最终,我瞧着上次为了砌墙而做的梯子,灵机一动,便赶紧的搬了过去。

将梯子摆放在围墙上,我踩着它一步一步往上爬,待到了围墙的最高点后,就干脆整个身体趴在了冰冷的围墙上,一双眼睛往外瞧。

此刻村子内挨家挨户都点了蜡烛,还有一群勇敢的男人,则自动的组织在一起,举着火朝着叫喊声的方向跑去。

因着天黑,我根本看不清楚那混乱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耳边除了喊叫声,便是哭声,

突然,一阵嘶吼声响起,黑暗之中,好似有什么东西跳跃了一下。接着,一个充满恐惧的声音划破天空,我的身体瑟缩了一下,想来那人定是被老虎给扑到了。

我以前只听说过老虎下山咬人,却从未亲眼见到,如今瞧着这乱七八糟的一切,心里发毛,暗暗祈求萧震毅没有事情。

这时,原本聚在一起的男人们已经赶到了那发出惨叫声的地方,明亮的火把将那地方照射的分外清楚,因着距离我家并不是十分远,我大致能够瞧着一些。

“有人被老虎咬死了!”嘈杂之中,那些个寻找老虎的男人中有人喊道。

接着,又有人道:

“别动,老虎在里面!”

我听着这声音,一颗心都被揪了起来,那不是别人,真是萧震毅的喊声,于是,举着火把的人都不敢再靠近了。都围在那一户人家的篱笆院子外,火把将那一处照的犹如天亮一般。

很久之后,原本的嘈杂声渐渐安静了下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望着篱笆院子。

黑漆漆的屋子内过来一会儿后。传来一阵嘶吼声,接着,粗大的喘息声越来越近,那些个举着火把的男人们吓的不敢再动一下。

我咬着嘴唇,与那些人一样。都是连大气不敢出一下,突然,一双发亮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尤为恐怖,接着,一具巨大的身体从房间内一跃而起,直接到了篱笆院子内。

“老虎,是老虎!”围着的人群中,立马颤抖着声音大声喊道。

有些个胆小的,吓的立马扔了手里的扁担就往家里跑,而有些则被吓破了胆。连脚都迈不开了。

巨大的身体恐怕有人那么高,老虎的嘴里还叼着一个人,那人身体还在抽搐,想来是没有死掉,不过。身上却流着血,正沿着刚刚走出来的道路,洒了一地。

萧震毅一双如鹰隼般的眼睛在黑暗中同样散发着精光,左手慢慢举起长弓,右手缓缓拉开弓箭,对准了嘴里叼着人,正在来回走动,盯着众人的老虎。

“啊~敢吃我大姐,我跟你拼了!”突然,人群之中有人扔了火把,举起手中的斧子就朝着老虎跑去。

“危险,回来!”瞧着男人的鲁莽行为,另外一人立马劝道。

就在男人跑出人群的那一瞬间,原本一直徘徊的老虎突然吐掉了嘴里的人,接着腾飞起自己的身体,朝着那人扑去,说时迟那时快,萧震毅直接瞄准老虎的肚子,长长的箭射了出去。

“噗嗤!”一声,长箭插入老虎的肚子,疼的它直接在半空中掉落了下来,跌倒在院子内,扬起了好大的灰尘。

那个差点儿被老虎扑倒的男人见此,连忙惨白着脸跑了回来,再瞧他那裤子,早已经湿漉漉的散发着尿骚味,原是被吓的尿了裤子,可这时候,却也没有人会去嘲笑他。

老虎被射了一箭,整个人都侧躺在了地上。起伏的腹部告诉我们呢,它依旧活着。

“这……这接下来该如何做啊?”站在萧震毅身旁的李叔瞧着这场景,也是拿不定主意了,毕竟还是活着的老虎,这谁也不敢去接近啊,另外的一些个人,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办,最终,大家一起将眼神投向了背着弓箭的萧震毅,想着让他拿主意。

萧震毅瞧着大家伙的眼神,一双眼眸直接在周围转了一圈,最终定格在李叔身上。

“村长呢?”萧震毅淡淡的问道。

“村长?”

众人一听萧震毅这话,先是一愣。随即大家也同样都朝着四周瞧了瞧,却发现,这本该是带领大家抵抗老虎的村长他们一家,是一个人都未出现,想来是害怕老虎伤人。干脆都躲在了自家用石头砌的院子里面了。

“有油水捞的时候,跑的比谁都快,如今瞧着有难了,倒是躲的比老鼠还快!”众人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有人则干脆扯着嗓子道。

“我萧某并不是芙蓉村的人,也不知道你们对于这老虎是敬畏还是厌恶,所以,想寻了村长问一问,你们是同意放虎归山呢,还是干脆将它杀死?”

听着萧震毅这番话。众人立马齐声道:

“将它杀死!将它杀死!”

李叔见众人如此高涨的神情,立马站了出来,对萧震毅道:

“萧老弟,咱们这村子素来是对老虎厌恶的,你就干脆再给它一箭,将它射死算了!”

“嗯!”

萧震毅听着这话点了点头,接着,就转过身体,慢慢拉开弓箭,由贴打成的弓箭被男人拉的咯吱响,弯度就如一弯半月,可才刚将箭心对瞄准了老虎,这长箭还未射出去,突然,原本躺在地上喘息的老虎竟然一跃而起,朝着萧震毅扑了过来。

“吼~”再次发出地动山摇的嘶吼,众人瞧着老虎朝他们扑来,纷纷朝着四面八方逃窜,只有萧震毅,直接被老虎扑到在地上。

“相公!”我站在梯子上见男人被扑到。脚下一个不稳,直接从梯子上滚了下来。

待跌落在地上后,根本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便直接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朝着院子大门走去,一打开院子门,就往自家男人被老虎扑到的方向去。

寒风刮在脸上疼的不行,耳边是寒冷北风的呼啸声,可此刻,我满心满眼都是萧震毅刚刚被老虎扑倒的画面:

“相公。你不能有事啊~”

我一边跑,一边心中祈祷着,原本清晰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似有什么东西打在了脸上,湿漉漉的,我却顾不得去擦。

待跑到那地方后,望着四处逃跑的人,我直接冲了过去,李叔瞧着我的身影,连忙出声道:

“锦初,快回来,那里有老虎!”

“我要找我相公!”我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跑。

待走到那一处时,只见萧震毅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胸膛似被老虎的爪子抓伤了,正涓涓的往外冒着血。

“相公!”我一一见到他,立马哭喊着朝他扑过去,可才走了两步,已经站起来的男人突然大声道:

“别动!”

“相公?”我哽咽着声音,湿漉漉的眼眸之中带着疑惑不解。

接着,旁边传来了众人的倒抽气声音,李叔拍着大腿大声道:

“锦初,你身后有老虎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