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皮衣/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一步步朝自己逼近的老虎,我的吓的一动都不敢动,整个人僵硬的如同那雕像一般,双腿因为害怕的关系,完完全全迈不开来。

“嗷~”的一声兽吼,高状如牛的老虎朝着我张开血盆大口,吓的我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冰冷的地上。

蠢蠢欲动的老虎见我这般动静,二话不说,就朝着我扑了过来:

“啊!”我撕心裂肺的大叫:

“不要!”

老虎的重量是我身体的几倍,它已经受伤了,黏腻的感觉伴随着浓浓的血腥味钻入我的鼻尖。当这怪兽露出白森森的可怕牙齿朝我咬下来时,我已经吓得流不出眼泪了,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这时,一只利箭划过天空,只听“嗖”的一声响,泛着寒光的箭头准确无误的贯穿老虎的太阳穴。

接下来,又连续有四支弓箭射入老虎的身体,咬人的老虎长啸一声,只听“嘭”的巨响过后,可怕的老虎摇摇晃晃的往旁边栽倒了。

老虎颓然倒下后,只见一个手握长弓,高大挺拔的身体站在一旁,这并不是旁人,正是我的相公萧震毅!

老虎身体抽搐了一会儿后,便没了鼻息,涓涓的血液流淌成似河一般,我依旧瞪大了眼睛,僵硬的身体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动弹,一直到萧震毅扔下手中的长弓,踏着稳重的步伐来到我的身旁,轻柔的将我抱起。

当那一双坚毅的手臂抱起我时,我分明能够感受到他的颤抖:

“没事了,不怕!”

萧震毅紧紧的将我搂在怀中,抖动的声音说出这些话时,也不知道是在安慰我还是安慰他自己。

“萧老弟,锦初怎么样?”看着老虎死去,李屠夫和众人连忙围了过来,关切道。

“应该是被吓着了!”萧震毅抱起我,说话的声音还带着界外余生的感觉,又转头看了一下周围的人。略带抱歉:

“李叔,我先带锦初回去了,这现场您和大家清理一下吧,实在是抱歉!”

李屠夫一听这话,忙道:

“抱歉什么啊,若不是你打死了这老虎,咱们芙蓉村的人此刻恐怕还得有很多的人死在那老虎口中呢!”说完,便让围过来的人让开了一条路,目送着萧震毅与我离开。

虽然这大老虎是被箭给射死了,可唯恐芙蓉山上还有什么母老虎之类的,村里人都觉得不可掉以轻心,于是,接下来便轮流守夜。

萧震毅将我抱回家之后,轻轻的放在了土炕上,待屋内的暖和驱散了身体的凉意后,我的意识渐渐恢复清明,一想到刚刚的场景,呆滞的目光立马一红,直接一头栽进了萧震毅的怀中,带着压抑的恐惧哭了出来。

若是往常,男人定是会安慰我一番,可今日,他除了拍着我的后背为我顺气之外,再去其他一句话。只让我尽情的哭,尽情的发泄出来。

看着怀中哭的肝肠寸断的女孩,萧震毅心中也是充满了悔恨和后怕,若是他刚刚的箭再晚射出一会儿,恐怕此刻他已经失去了她。

一下想到这里,萧震毅整个人都掉进了冰窟窿一般。冷的浑身发颤,抱着我的手臂力道也大了许多。

因着前面受到的惊吓,如今又哭累了,好一会儿的抽抽搭搭之后,便闭上眼睛昏睡了过去,萧震毅原还拍着我的后背没察觉。一直到怀中传来稳定的呼吸声后才发现,轻轻的将人放在土炕上,又拉过被子帮我盖好,这才怜惜了看我一眼后走了出去。

今晚上如此的情况,外面的火把将天空照的犹如白天一般,萧震毅自然是不能够陪着自家媳妇睡一觉的,待将房门关严实之后,又出去帮忙了。

这一觉,我的睡的极为不踏实,梦中都是大老虎,他们一个个的露出可怕的獠牙,朝着我低吼。要将我咬成碎片。

又过了一会儿,好似听到了梨花婶子的声音,她瞧着我这般模样,先是吓了一跳,接着便去了外面端了盆凉水进来,冰冰凉凉的帕子敷在我的额头。只觉得分外舒服,渐渐的,噩梦变少了,觉也睡的踏实了。

一直到了第二日的早上,忙活了一夜的村民才陆续散去,也就是这个时候,久不露面的村长拄着拐杖在儿子的搀扶下慢慢出来了。

打着瞌睡要归家去的汉子们瞧着村长一家人出来,纷纷露出不屑的目光,那村长也装作没看到,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问道;

“听说昨晚上村里来了只老虎,如今大家怎么样了?”

有个性子暴躁的,听着村长这话,直接呛声道:

“早就被萧大哥用弓箭射死了,若是指望您啊,咱们恐怕早就成了这老虎的嘴下餐了!”

“你这人如何说话呢,昨日我爹还有我睡的熟,根本没听着外面的声音!”村长身旁的儿子十分不满道。

“呦,这可稀奇了,咱家的猪都被那老虎声吓的乱窜,您这一家子的人可比猪睡的还沉呢!”男人说完这话,也不管村长的面色,直接就走了。

因着这件事情,我在冬日里又病了一场,不过因着身体被萧震毅养的健康很多,所以,这次的病倒也好的快,只是精神头不怎么好,有时候睡觉还会做噩梦。

至于萧震毅,如今成了芙蓉村里的打虎英雄,原本这茅草屋该是村尾最偏僻冷清的地方,如今倒是往来的人多了起来,那些个原本该是看不起我的人,也上门来同我道歉。

老虎打死了,那被老虎咬死的人家也处理了后事,如今就落下这老虎该如何处理了,村长瞧着如此壮硕的死老虎。混沌的眼睛透着精光,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须,咳嗽了一声示意周围人安静后,便开始说道:

“这老虎既死在了咱们村子,那便属于整个村子,依着本村长的意见,这老虎肉啊,就挨家挨户每个人一块,至于这虎皮呢,我就替大家收了,待去镇上买了钱后再给大家平分!”

村长的话音一落,有些个没有参与这次打虎的人瞬间高兴了起来,纷纷大声支持道:

“好!同意村长的意见!”

被李屠夫拉过来的萧震毅听着村长的建议,微微皱了皱眉头,却也没有说什么,瞧着村长和他儿子一脸算计的模样,他自然知道这两人打的是什么主意。

待村里人将老虎肉平分了,那剩下的虎头和虎鞭还有虎皮就全归他所有的。至于他说的将虎皮卖了分钱,可又有谁知道这虎皮到底卖了多少钱呢?

萧震毅虽不屑于为了这些个小事情与村长起冲突,可一向直来直往的李屠夫却不愿意了,扯着大嗓门,朝着村长道:

“我不同意!”

听着他这话,原本群情激昂的村民纷纷停了下来。露出满意笑容的村长脸色一变,望向李屠夫道;

“李家的,你有何意见呢!”

“这老虎虽死在咱们村,可到底却是萧老弟将其打死的,这老虎就该是归萧老弟的!”李屠夫的话音才刚落下,村长就立马皱眉反驳道:

“荒唐!当晚咱们村里有多少人都去帮忙了,这老虎谁说是他萧震毅一个人打死的!”

“这老虎是被箭射死,它身上的这几支箭里,除了萧老弟,还有谁?”李屠夫声音巨大道:

“做人要有良心,昨晚上大家都看到了萧老弟是如何保护咱们大家的,他的媳妇差点儿就死在老虎口下。你们如今就这么平分了他的成果,你们能吃的下这肉吗?”

听着李屠夫的话,原本兴奋的村民也纷纷低下了头,那一晚上参与打虎的汉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还是站在了李屠夫那一边:

“李叔说的对,这老虎该是归萧大哥的!是萧大哥在危急时刻救了咱们的命!”

到底是有愧疚之心的,那一晚上因着害怕而不敢出来的人纷纷低下了头,也不敢出声了,村长瞧着如此情况,气的花白的胡子都翘了起来,可毕竟又是自己理亏,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大的老虎给了萧震毅,自己一点儿好处都没捞着。

“感谢大家的抬爱,其实,那一晚上大家都是有功劳的,这虎肉我留一块就行了,其他的大家一同分了吧!”

萧震毅倒也不是个藏着掖着的人,他也知道,芙蓉村里很多人日子都是过的紧巴巴的,自然的,能帮衬一把,他还是愿意的。

一听萧震毅这话,除了村长之外。其他人瞧着萧震毅的眼神都带上了钦佩之情,如此大胸襟,如此大胸怀的人,才是真正干大事的人啊!

待村里人将虎肉全部瓜分了之后,萧震毅又将虎皮给留了下来,趁着去看望山儿的时候,他将虎皮交给了镇上的裁缝店,原本我以为他是将其卖了的,可待到年关的时候,他却又将这皮子给拿了回来。

“相公,你将这老虎皮子拿回来做什么?”

“你过来瞧瞧!”萧震毅说着,便将老虎皮子抖开了。只瞧着这老虎皮子做成了一件怪异的衣服。

“这是……”我略带疑惑道。

“这是给你做的皮衣!”萧震毅说完便推着我进屋,心情极好道:

“快,换上了给我瞧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