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看戏去/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皮衣?”

我拿着萧震毅给我的衣服,仔细的瞧了瞧,只见这虎皮的衣裳袖子十分狭窄,而且,衣服的也根本不似我往常穿的那般宽松,如此这般的衣服,让我如何穿的出去呢?

就在我纠结自己要不要穿时,里屋的门再次打开了,萧震毅嘴角带着笑容,缓缓走了进来:

“给了你皮衣,倒是忘记给你这个东西了!”萧震毅说着,便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来。

“这是什么?”我伸手接过他手中的东西。十分好奇的拿在手里把玩起来,这次萧震毅给我的东西,十分轻薄,不过是薄薄的两片而已。

“这个东西,在我们那里,名叫胸•罩!”萧震毅说出这些话时,嘴角带着玩味儿的笑容,看的我心头有些发毛。

“胸……罩?”我重复了一遍名字后,继续问道:

“那是做什么用的呢?”

听着我的话,萧震毅缓缓上前几步,接着,将嘴唇靠近我的耳际,在我耳边说了一番这胸罩的用法之后,听的我直接面红耳赤了。

“你……这……”待听完之后,我的整张脸都烧了起来,眼神之中尽是不相信:

“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的东西,我怎就不知道呢?”

萧震毅似是料想到了我这般的反应,干脆搂住了我的肩膀,噙着坏笑继续胡扯道:

“你可是不知道呢!这样的东西,那些个官太太们可是爱的很呢!穿了这个东西,不仅能够防止你这一对儿小白兔往下垂,而且,还能让它们看起来更加傲人和挺拔呢!”说完,见我似有些不相信,于是,便继续道:

“这也是那铺子里面的人给我介绍的,否则,我怎会将把它带回来呢!”

“如今这东西,真的是那些个官太太们穿的?”我狐疑道。

“那是自然的!”萧震毅面色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若是不相信,下次咱们到镇上。你去那铺子里面亲自问问。”

“谁同你似得,如此厚脸皮!”我听着他的话,睨了他一眼后,才低头又细细的看了一番。

萧震毅见我对这东西有了兴趣,便趁热打铁道:

“快,将它换上,让我瞧瞧!”

我见他如此急切的模样,羞的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地下去,最终推了推他的身体,声音极低道:

“那你先出去!待我换好了,再叫你!

萧震毅原本是要帮着我换的,可如见我这般羞涩倒也不勉强了,况且,俗话说的好,日久天长嘛,这第一次不行,总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到了最后,他定会成功的。

萧震毅出去后,我便将外衣和里衣脱去,待我伸手去勾背后的肚兜儿带子时,不知怎么的,那背后的结扣怎么都解不开了,而且,越扯好似系的越紧了。

屋子内有着土炕。倒是一点都不冷,反而暖烘烘的,我知道自家相公在外面等着,于是,越发的急切起来,可越是急。却越是解不开,最终满脸通红,实在是有些无可奈何了。

而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略带笑意的声音:

“不是换衣服吗?怎的还同这带子玩上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一惊,转身一看,却是饶有兴趣盯着我瞧的萧震毅。不过想想也是,如今这个时候,除了他,又还会有谁呢?

“你怎么的进来了!”我连忙抓起放在一旁衣服披上,气的直跺脚:

“快出去,你倒是快出去啊!”

萧震毅见此,干脆将房门关上了,迈开双脚,一步步走到我的面前;

“你身上哪里我是没有瞧见过的,如此害羞做什么!”

说完,便来到我的后背,带着粗粝的手指轻轻挑了挑。没过一会儿,那打死的结扣便松开了,肚兜儿轻飘飘的滑落在地上,我察觉到身上的一丝凉意后,便低着头根本不敢看眼前的男人一眼,刚要叫他出去。萧震毅却道:

“既你不会穿胸•罩,那便让我教你吧,如何?”

我听他声音压的极低,而且还带着丝丝柔情,尤其是最后的那两个字,就好似甜甜的麦芽糖拉出了丝一般,让我的心瞬间被降服,待我反应过来时,我已经答应了他。

“既娘子答应了,那为夫便替娘子服务吧!”每每萧震毅用如此的语调同我说话时,必定是打着坏主意的,我的心立马提高了警戒,急忙推开他:

“不……不用了!”

可萧震毅哪里还会放过我啊,直接将我揽入怀中,指尖挑起那薄薄的两片布料,慢慢的帮着我穿上。

当然,在这穿的过程中,这个男人又使出了千般的招数让我完全的招架不住,待将那东西穿好时,我早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整个人就如一汪春水,瘫软在萧震毅的怀中。

见我如此这般,男人心情极好的亲了亲我的额头,笑的好不荡漾:

“早知如此,我便不早早的将这小东西帮着你带上了,如今,倒是耽误咱们办事情了!”

说完,男人便化身成了一头饿狼,直接将我扑到后,吃干抹净了。

冬日里本就是没事做的,我与萧震毅在炕上折腾了一番后,到了晚饭时间才起来,这一次,我穿上了他那个所谓的“胸•罩”,才刚套上了里衣,便已经察觉出了不一样的地方。走到铜镜前照了照自己的身体,嘴角露出弯弯的笑容:

“相公果然说的没错,这小东西真真是有作用的!”

如今距离年关是越发的近了,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年货,因着山儿学堂是要到大年三十才放学的,所以,这个过年前的准备,只我与萧震毅两人准备了。

“锦初,听说镇上来了个唱戏班子,明日在镇上表演呢,咱们也去凑凑热闹吧?”梨花婶子听着李屠夫的话,特地给我们送来了猪肘子。

“戏班子?”

我听着这话,眼睛一亮,山里的人家素来没什么可以娱乐的项目,若是能够听上一出戏文,那可真真是让人羡慕的事情啊。

“是啊,那可是新来的县太爷花钱特地请来给大家看的,不花钱!”梨花婶子瞧着我似有兴趣。便立马道;

“明日刚好你李叔也去镇上,咱们坐驴车去,不费脚力!”

“那我去问问相公吧!”

从小到大,我只听过一次唱戏,却也是偷偷溜进人家的院子里瞧的,最后。还被人赶了出来,因此,听着梨花婶子的话,我倒是十分感兴趣。

晚上,与萧震毅一番云雨过后,我趴在男人的胸前,把玩着他胸前黑黑的胸毛有些忐忑道:

“相公,明日镇上有戏班子唱戏,我想去瞧瞧,可以吗?”

吃饱喝足的男人此刻心情极好,见我这般小心翼翼的模样,笑着道:

“梨花婶子临走前同我说过了。你既是想去,那便去吧,有梨花婶子陪着我,我倒也放心的!”

听着萧震毅这话,我立马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自家的相公,真真是好人!

第二日,我与梨花婶子在村口相见,两人坐着李叔赶的驴车就慢慢的朝着青山镇去了,一路上,遇到了许多的人儿,我与他们都一一打招呼。

因着年关将近,青山镇附近的一些个村落里,家家户户都来走一趟,所以显得格外的热闹,熙熙攘攘到处都是人,尤其是搭了戏台子的那地方,真真是热闹非凡。

李屠夫前几日便已经在镇上谋划好了看戏的位置,他将我与婶子送到了地方后,因着还要做生意,便继续赶着驴车走了。

我与梨花婶子站的位置正是戏台子的最前面,没过一会儿,戏台上便出现了一个脸上涂油彩的人,朝着大家鞠了一躬。周围立马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接着,那人清了清嗓子后,便开始挥舞着水袖,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戏文开场了,原本吵杂的台下开是鸦雀无声,众人纷纷认真的听着戏台上的人唱戏。

这一幕讲的是落魄书生偶遇官家小姐的事情,我正看得出神,突然觉得有人好似在拉扯我的衣裳,待低头一瞧,却发现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子正将头仰的高高的,望着我。

“怎么了?”我低下头。压低了声音问道。

“姐姐,你家相公在后面寻你!”那小孩奶声奶气道。

“我相公?”我略微有些疑惑,随即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定是萧震毅不放心我一个人出去,所以才出来瞧我了。

于是,我轻轻碰了碰看的出神的梨花婶子,附耳在她耳旁道:

“婶子,我相公来了,我出去瞧一瞧!”

听着我的话,梨花婶子略带暧昧道:

“这萧震毅,真真是欢喜你的不行啊,这才多久不见啊,就出来寻你了!”

说完,便挥了挥手道:

“快去吧!莫要让人家等急了!”

“嗯!”

我点了点头,跟着小男孩慢慢走出了人群,待来到一处僻静地方后,却瞧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就低下头问道:

“小朋友,你说的我相公呢?”

小孩子脑袋一偏,伸出手指指着我身后道:

“你瞧,他不是来了吗?”

我听着这话,立马高兴的转身,突然眼前一黑,好似有什么东西直接将我罩住了,心中一急,刚要出声大喊,只觉得脖子处一阵酸软,接下去便已经昏厥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