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故友来访/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他是我……”待我的思绪从惊讶中走出,刚张嘴想要说,却已经听的那漂亮公子十分不耐烦道:

“春儿,你同她说如此多做什么,出发前,本少爷叮嘱你的话都忘记了吗?”

春儿听着自家公子的话,连忙摇了摇头,略带尴尬的对我说了一声抱歉后,便走到了那漂亮男人处,隐隐约约中。我好似听到春儿在解释:

“公子,您是不是太敏感了,这小娘子一瞧便是个山里人家,哪里会知道咱们想的那些事情啊!”

“你懂什么,小心驶得万年船!若将这事情走漏了风声,回去我便砍了你脑袋当球踢!”语毕,漂亮公子便寻了个舒服位置,自己闭眼睡去了。

我听着那人最后一句话,吓得脸色一边,原本靠近的身体也慢慢挪开了些,这公子虽长的漂亮,可心肠真真是歹毒啊,竟要将自己仆人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如此这般,我还是不要同他们接触的好,待明日一早,就赶紧的回家去。

第二天早上,虽同样是寒冷的天气,可外面阳光不错,因着昨晚上破庙中太过寒冷,且还是同两个陌生男子住一处,所以,天才微微亮,我就起来了。

“小娘子,起的如此早啊?”春儿伸了个懒腰后。瞧着我正轻手轻脚的一步步往庙外走,便露出大大的笑容,同我打招呼道。

“额……是啊,昨晚上一夜未归,恐家里人担心,所以想着早点儿回去同他们报平安!”

我原本一只脚都是要跨出庙门了,此刻听着春儿的话,只能慢悠悠的转过身,露出尴尬笑容道。

“那也是好的,早点儿回去,也省的家人担心!”春儿笑的一脸无害道。

“春儿,这一大早上便如集市一般吵闹,不知道你家公子喜静啊?”这时,被我们说话声吵醒的漂亮公子皱着眉头,从铺了厚厚棉被的地上坐起来,说话的声音中尽是不耐烦。

“公子,您醒啦?”春儿赶忙从地上站起来,小心翼翼的到一旁侍奉。

“什么我醒了,本公子这是被你们吵醒的!”见漂亮公子这般生气模样,我便想起昨晚上他的一番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紧张的这主仆二人道:

“你们洗漱吧,我就先走了!”

漂亮公子瞧着我逃也似的模样,心中十分纳闷,抬头看了春儿一眼。略带不悦道:

“她这是赶着去投胎呢!”春儿听着自家公子这话,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我的后背,捂着嘴巴道:

“她这是被您吓跑了!”

“我?”漂亮公子眉头一挑,十分不屑道:

“你家公子可是京城第一美男子,被我吓跑倒不如说是被你这没洗脸的丑态吓跑才对!”

春儿见自家公子似那孔雀般的模样。嘴角微微一撇,却刚好瞧着漂亮男人眯起眼睛往他这边看,于是,忙露出笑容,点头道:

“是是是,公子说的极是,那春儿先去洗把脸,不然也害怕将公子您吓着了!”

说完,一溜烟也跑了,气的漂亮公子直嚷嚷:

“你给我回来伺候本公子洗漱!”

话分两头。我走出破庙之后,又顺着小道走了许久后才看到一条人来人往的大路,打听了去往芙蓉村的路径后又继续赶路。

待到接近中午时分,忽而听到身后传来马蹄声,我便同路上的人一起躲到了旁边。想着待骑马者走了后继续赶路,可那高头大马却在我的眼前停了下来:

“小娘子,咱们又见面了!”听着熟悉的声音,我抬头一瞧,只见春儿正骑在马背上,同我打招呼道:

“我们正要去芙蓉村,顺路带你一程吧!”

“这……”

听着春儿的话,我略微有些纠结,自从出了破庙后,我便滴水未进,又行了这么长的时间,是有些体力不支了,可瞧着前面的漂亮公子时,我的内心却又有些害怕。

见我露出怯意偷偷望向自家公子,春儿微微一笑,直接下了马:

“我家公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勿需害怕!”

说完,就单膝跪在地上,对着我道:

“你将脚踩着我放在膝盖上的手,我再轻轻推你一把,便可上去了!”

“好!那就麻烦春儿小哥了!”最后,我也不推辞了,听着他的话抬脚上马,坐稳之后,春儿也上了马匹。

坐在春儿的后面,他的后背倒是为了挡去了不少的寒风,可却还是将我冻得瑟瑟发抖,如此颠簸一阵后,马儿慢慢停了下来。探出头一瞧,原已经到了芙蓉村了。

如今已是下午,村子格外的安静,因着芙蓉村地方不大,平日里鲜少会有马儿骑过,一时之间,村口的人家听着马蹄声,纷纷探出个脑袋好奇的瞧过来。

待春儿将我从马背上扶下来,我刚要同他感谢时,不远处匆匆而来的梨花婶子已经放开了嗓子大声道:

“锦初!你可算是回来了!”

我见梨花婶子火急火燎般的样子,立马猜出她定是昨日没寻到我心中焦急的缘故,我便连忙与春儿告辞了,朝梨花婶子跑去:

“你这孩子昨日跑哪里去了,怎的此刻才回来,你真真是要让我们急死啊!”

梨花婶子扑上来紧紧抱住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拿手拍了我的后背好几下,眼眶通红的快要掉下泪珠子来。

“婶子,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回想起昨夜的事情。鼻子同样一酸,说完这话,便也抱着梨花婶子哭了起来。

从村尾赶来的李屠夫瞧着我与婶就好似久别重逢的母女一般,抱在一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重重的呼出一口气道: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

说完,又看着站在村口,牵着马匹的两个陌生人,眼神中透出疑惑,上前问道:

“这两位是……”

我听着李叔的话。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哽咽道:

“他们是来寻人的!找的就是我家……”

还未说完,梨花婶子便出口打断了我的话,擦着眼泪对李屠夫责备道:

“村里来了外乡人都是村长招呼的,哪轮得到你在这里询问什么!”说完,又拉着我的手往村尾去:

“锦初啊,昨日你不见了,你家男人是真真的急坏了,昨日在镇上找了一夜,刚刚被你李叔拉回家去,你如今赶紧回去瞧瞧,也好让他宽了心!”

一听婶子说萧震毅为了找我一夜未睡,我便心疼起来,当下也不管春儿和那漂亮公子了,提起裙摆就往家里奔去。

才刚到院子门口就差点儿与里面急冲冲出来的人撞个正着,身体还未站稳,就被人搂入了怀中,抬眸望去,一张憔悴的男人面孔映入眼帘。

“你这个狠心的女人,昨日跑哪里去了。让我好一番的找寻!”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哪怕他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我却依旧克制不住的啜泣起来,扁着嘴巴带着哭腔道:

“相公,我好想你!”

话音落下,眼泪珠子就似夏日里的梨花一般,簌簌落下,昨晚上的无助、害怕、彷徨……所有的情绪涌上心头,直接扑在他的怀中大哭起来。

萧震毅原本是想要好好的询问一番这个一夜不归的小娘子的,可如今瞧着我这泪花带雨惹人怜惜的模样。当下也顾不得其他了,伸手拍着我的后背,轻声哄着:

“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虽然他也是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屠夫带着漂亮公子来寻萧震毅时,就看着如此一副场景,李屠夫颇有些尴尬的看了看一旁几乎惊的要将下巴掉下来的两个外乡人,终“咳”了一声道:

“萧老弟,这两个人自称是你故友的人来找你!”

听着李屠夫的话,我忙擦了擦眼泪从萧震毅的怀中抬起脸,待与那两人双目交接时,春儿率先大喊道:

“怎么会是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