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弟弟/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听着春儿的话,又瞧着这主仆两人的惊讶模样,心中不知为何竟有些不欢喜的感觉,于是,吸了吸鼻子道:

“怎的就不能是我啊?”

萧震毅在看到漂亮公子后,粗黑的眉头微微一皱,说话时的声音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情绪:

“你如何知晓我在这里?”语毕,又问道:

“曹安同你说的?”

漂亮公子将视线从我的身上移到了萧震毅的身上,提起曹安这个人,那一张妖孽般的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

“谁人不知。这曹安与你的关系比我同你还要亲,他与你是同穿一条裤子的人,恐怕我就是让人撬开了他的嘴,也是问不出你一句话的!”

“那你是如何查到这里的?”萧震毅表情不悦道。

“我自然有我自己的办法的!”漂亮公子的话说完,见萧震毅满脸凝重的表情,心下知道他担忧的是什么,于是宽慰道:

“放心,这件事情除了我与曹安,不会有第三个知道的!”

“是吗?”萧震毅从喉咙里哼了一声,完全不相信道:

“曹安走时,他也是如此同我说的!”言下之意,他不还是找来了吗?

我站在一旁听着这两人你来我往的话,可却是一句也听不懂其中的意思,寒风呼呼的吹着,肚子又饿的咕咕叫,终忍不住拉了拉萧震毅的衣袖,眨着通红的眼睛,可怜巴巴道:

“相公,我好饿,咱们进去吧!”

萧震毅原本黑沉着脸,一言不发的望着面前两人,此时听我如此可怜兮兮的话,面色一软,忙拉着我的手揣入他热乎乎的手心包着,另外一只手则揽住我的腰肢往家里去。

刚走到门口。却听的李叔在后面疑惑道:

“两位,怎的还站在这里,快进屋去暖和暖和吧!”

听着这动静,我缓缓转身望去,只见漂亮公子和春儿好似被黏住了双脚一般,两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萧震毅与我相握的手,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用震撼来表示。

“刚刚……她叫你相公?”缓过神来的漂亮公子,语气凝重道。

“恩!”

萧震毅低头看着我略带苍白的小脸,伸手将额头上有些凌乱的发丝打理了一下,刚毅的脸上满是疼惜之色,很久之后,才抬头对那目瞪口呆的漂亮公子道:

“我已经娶妻了!”

萧震毅的话让漂亮公子的脸一变,原本挂着的惊讶消失的无影无踪,似璀璨珠宝般的重瞳闪过一丝嘲讽:

“当年你对天发誓,新娘若不是敏姐姐便终身不娶,而如今,却如此草率的与民间一个女子做了夫妻,你就是想要自暴自弃,也不需如此的糟践自己吧!”

“萧瑾年!”萧震毅因他的话,厉声道:

“我娶不娶妻。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原来那个漂亮公子名叫萧瑾年,我暗暗记下他的名字后,内心又是一阵委屈,这什么跟什么啊,这萧瑾年凭什么说。娶了我就叫做自暴自弃、糟践自己啊。

我扁着嘴巴,强忍着眼眶中的泪珠子,就这么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分别不说话的两人,一阵寒风吹过,挠的我鼻子有些痒:

“阿嚏!”寂静无声时。我轻轻打了个喷嚏。

萧震毅听着这声音,立马搂着我进了屋子,至于那些个外面的人,爱进不进!

年关将近,李叔家里事情比较忙,又瞧着萧震毅与这两人剑拔弩张的氛围,拎得清的李叔没呆一会儿便告辞了。

院子内,萧震毅将昨日剩下的米饭熬成了粥,又将今儿早上梨花婶子带来原本要给他吃的番薯也放在笼屉上热了热。

一旁的春儿瞧着萧震毅做这些,惊的揉了好几次眼睛。最终实在是忍不住了,便跑过去要帮忙,却被萧震毅拒绝了:

“这些个事情我向来已经做惯了,况且,我娘子只爱喝我煮的粥。倒是萧瑾年,如此简陋的地方恐是呆不惯的,你还是赶紧去伺候你家公子吧!”

春儿听着萧震毅的话,转头看了看在唐屋内转悠的萧瑾年,终摸了摸鼻子,灰溜溜的回来了,看着在灶台边上忙前忙后的男人,萧瑾年眼眸中的神色十分复杂,将米粥煮好后,萧震毅这才进了里屋将我叫出来。

身体在炕上被烘的暖暖的,连带着整个人都舒服了,一听可以吃饭了,我的眼睛立马一亮,直接去了堂屋。

萧瑾年和春儿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萧震毅盛了一碗粥递给我,然后,又用筷子将桌子上的几碟小菜一一夹了些进我的碗。

饥肠辘辘的我早已经顾不得周围还有没有其他人,端起热乎乎的米粥就开始呼噜呼噜的吃了起来,边吃边口齿不清的抱怨道:

“今日我在街边瞧见了卖包子的,原本是想要买一个的,可奈何身上一文钱都没有,便苦口婆心的向那摊主求了半天,结果却连口水都不给我喝!”

萧震毅闻言,满是心疼,又拿起一个包子掰成了两半,瞬间那肉包子的香味就钻入了我的鼻子内,递到我的面前:

“前面吃不到,如今便多吃一些,若是不够,晚上我就给做!”

“嗯!”听着萧震毅的话。我露出大大的笑容,一手接过半个包子,一手舀了一勺子的米粥入口:

“你也吃啊!”

萧瑾年瞧我这般吃饭毫无形象的模样,皱了皱眉头,满脸嫌弃:

“食不言寝不语,如此简单的礼仪都不会,你确定这样的女人能成为你的妻子?”

听着萧瑾年嫌弃我的话,刚刚咽下的包子一不小心卡在了喉咙口,疼的我直咳嗽,萧震毅见此,狠狠的睨了萧瑾年一眼后,忙给我倒了水来,见我依旧咳嗽不止,便又给我捶背,好一番的折腾后。我才止住了咳嗽。

“好不容易能填饱肚子了,却被人说的呛到了!”

我擦了擦眼角的泪花,略带赌气的看了一眼萧瑾年,心中原本因着他漂亮而产生的好感顿时荡然无存,如今瞧着。只觉得分外碍眼。

“你若是觉得旁人在这里打扰你吃饭,那我就让他们出去,可好?”

萧震毅宠溺的抚着我的后背,说话的声音带着满满的宠溺,可一双眼眸投射在萧瑾年身上时,却带着若有若无的警告。

“算了,左不过我快吃完了,况且,若再因着我将人赶出去,恐怕他得编排我更多的坏话了!”说着。我端起桌子上的米粥,又喝了起来。

“好你个乡野村姑,连本少爷的坏话你也敢说,信不信……”

萧瑾年在京城,那真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时被一乡野小村姑如此含沙射影般的说坏话,瞬间就恼羞成怒,过来要同我争论一番。

萧震毅见此,厉声道:

“萧瑾年,她是你大嫂!放尊重一些!”

见萧震毅是真的发了脾气,萧瑾年倒也是不敢了,只能收缩着鼻孔,一脸气不过的样子:

“什么大嫂,没经过爹娘的同意,我是不会承认的!”

听着萧瑾年这话,萧震毅皱了皱眉头,却也深知道他的脾气,终没有计较,只是拿起碗筷。又往我的碗中添了一些菜。

“大嫂?”我呆呆的听着面前男人的话,嘴巴挪动了几下后,终吐出一句:

“他是你弟弟?”

说完,又想起上一次在那芙蓉山时萧震毅说的话,带着不可置信道:

“你……你不是说,你的父母在你幼年时便去世了,你是由爷爷抚养长大的吗?”

“什么去世,我爹娘活的好好的,你这小村妇莫要胡说八道!”萧瑾年被我这一番话气的哇哇大叫。

“闭嘴!”萧震毅见他如此聒噪,狠狠瞪了一眼。再转身对着我道:

“锦初,你听我解释!”

“相公……”可惜,我早因萧瑾年的话而心神俱震了,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万分悲伤道:

“你为何要骗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