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不自信/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还看不出来吗?”萧瑾年听着我的话,轻哼一声,冷冷的声音透着无限的讽刺:

“自是因为他不过同你玩玩罢了,否则,哪有成了亲,还不带你回家见父母的?”说完,又用一双眼睛上下的打量了我一番,冷声道:

“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段没身段,还出生如此卑微,怎配的上我们萧家男儿!就是做那端茶送水的丫鬟,都是不够格的!”

“够了!”

萧震毅的右手朝着桌子狠狠一拍,震的上面的碗碟发出一声脆响,眼底的怒气就如深潭中席卷而来的狂风巨浪,盯着面前的萧瑾年,一字一句道:

“你来这儿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我平和的生活搅的鸡犬不宁吗?”

萧瑾年看着发火的萧震毅,面上一变,原本牙尖嘴利的模样此刻倒是不敢说出一句话了,而他身旁的春儿瞧着这火药味十足的氛围,连忙打圆场道:

“大公子,二公子就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性子,您就别同他一般见识了!”

听着春儿的话,萧震毅闭了闭深沉的眼眸,再睁开时,原本该是波涛汹涌的眼底只留下一片寂寥,最终没有再出声,只是看了看沉默的我后,伸出大手想要握住我的小手。

“我累了。先去休息了!”在这男人即将碰触到我的手时,我立马缩了回来,转身就朝着里屋去了。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冷漠的对待萧震毅,双脚才刚踏入里屋,眼眶中的泪水便吧嗒吧嗒的掉落了下来,后背抵着紧闭的房门,身体慢慢的滑了下来,耳边回荡的是那萧瑾年的话。

非敏姐姐不娶!

他不过是玩玩你罢了!

哪有成了亲还不带回家见父母的!

一字字,一句句,就如一把把匕首插入了我的心脏!

我将脑袋埋入了自己的膝盖内,任由泪水一行行的滴落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捂住了耳朵,好像只要这样做,就能够听不见回荡在脑海中的声音。

“咚咚咚!”门外响起敲门声。

“锦初?”是萧震毅的声音:

“你将门打开!”

听着男人的声音,我抬起头,努力让声音恢复以往那般的平静:

“相公。我累了,已经躺下了!”

“不许撒谎!”

很显然,我的这番声响根本逃不过男人的知觉,萧震毅依旧站在门口敲门。声音透着心疼和怜惜:

“萧瑾年的那番话你莫要放在心上,我已经将他赶走了!”

“那你为什么要同我撒谎,你明明有父母,你为什么说他们已经去世了?”湿漉漉的脸上挂着明净的忧伤:

“你是不是觉得我配不上你。觉得娶了我会给你们萧家抹黑!所以,等着哪一天你玩腻了,就会离开这个村子,丢下我与山儿,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说出这些话时,我的嘴唇颤抖的厉害,漫天满地的悲伤好似要将我吞噬了一般,一颗心更是像被人用刀子一片片的将肉剜下来。痛的窒息,疼的肝肠寸断。

“不是的!锦初,你开门,让我进来。我同你解释清楚!”萧震毅听着我这番悲伤的话,将房门敲的震天响。

“你别敲了,你让我安静会儿吧!”我听着令人烦躁的声音,实在是受不住了,便大声朝着外面喊道。

话音落下没多久,外面果然停下了敲门声,这一刻,静谧的氛围令人生出一丝的孤寂和害怕,我用双手紧紧的环抱住自己,整个人蹲坐在门口缩成了一团。

哭了很久之后,突然听的院子内传来一阵声响,接着好似有什么东西搭在了窗口,抬起埋在膝盖处的湿漉漉脸庞,一双红肿如核桃般的眼睛往窗户口看。

突然,“嘭”的一声巨响,只见原本用纸张糊住的窗户被人从外面打碎,一阵寒风呼啸而来,接着高大的人影也随之钻了进来。

我眼眸惊讶,只怔怔的看着突然起来发生的一切,甚至都忘记了哭,萧震毅十分勉强的从窗户内钻了进来。

双脚一落地,萧震毅在看到蹲在门口的我后,立马朝着我疾步过来,那一刻。我立马站了起来,握着门把手转身就要离开。

却在开门的那一刹那,萧震毅从身后箍住了我的身体:

“放开我!你不要碰我!”

我胡乱的扭动着身体,想起萧瑾年的话,我的心中便感觉一阵的恶寒,面前的这个男人,不过是玩玩我啊!

“不放,我萧震毅这辈子都是不会放开你的!”身后的男人如铜墙铁壁般的双臂紧紧的抱着我,声音更是坚定似铁。

听着他这般发誓般的言语,我的身体微微一颤,又在他的怀中挣扎了许久,终是累了。便也放弃了,只软了身体任由萧震毅抱着。

见我不再有所动作,萧震毅缓缓的将原本背对着他的我转了过来,一双黑眸透着无限的神情浓意。嗓音略带无奈道:

“锦初,我对你如何,你难道一点儿都感受不到吗?”

“……”

“我与你成亲快一年了,你宁愿相信才见了一面的男人,却也不相信一直与你朝夕相伴的相公吗?”

萧震毅说话的声音中透着无限的悲哀,略带嘶哑的声音仿佛沙漠中低沉的钟鼓声,一次次的撞击着我的心脏,让原本一颗做好了打算不再理会他的心。渐渐的软化了。

“相公……”我慢慢轻启嘴唇,原本低垂的双眸抬起,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心底蔓延出一股痛意,终动了动嘴唇,还是将心底最介意的那句话吐了出来:

“你为什么不带我去见你父母?”我的声音透着凄楚和酸涩,一字字道:

“因为我配不上你吗?”

“陈锦初,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萧震毅握着我的肩膀摇了摇,声音透着无奈:

“我从未嫌弃过你,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与你生活了如此长的时间,如今,只一个陌生男人的一句话,便将你我之间的感情击的溃不成军,你对我的信任就只有这么点儿吗?”

听着萧震毅万般无奈的话,我的嘴角露出一抹柔弱的笑容,眼底的泪水被我生生的逼了回去。轻轻摇了摇头,声音透着无限的苦楚:

“与其说我不信任你,倒不如说,我是对自己没信心!”

萧震毅听着我的话,眉心拧成了一个“川”字,心疼的无以复加,他此刻才知道,过往的不堪经历在我心中已经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男人一把将我扯入怀中。低沉的嗓音开口道:

“对不起,我错了!刚刚是我考虑不周,我没有站在你的角度思考问题,因着我的隐瞒而伤了你的心,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同你解释清楚的,别再同我闹脾气了好不好?也别在说什么配不上我之类的话,行不行?”

我听着男人妥协道歉的话,心里莫名的一颤,眼眸也黯淡了下去,终垂下了头,不再说话。

萧震毅见此,知道我是同意了,于是,打横将我抱起,与他一同坐在了土炕上。

萧震毅把我放在他的膝盖上,就如搂着娃娃一般的搂着我,望着我盈盈泪光的眼眸,这个男人终叹了一口气,粗糙的手指抚上我白皙的脸庞,轻轻的摩挲着,飘渺悠远的声音缓缓道:

“其实,我是一个私生子!”

“啊?”我用嘶哑的声音轻声呢喃了一下,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望向萧震毅时透着不解,不过想来,相公的家庭定是不简单的。

看着我略带迷惘的模样,萧震毅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这世间有着千千万的人,可像他这般两世为人的,恐怕就只有他一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