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他的过去/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同我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他告诉我有个人活了两辈子,第一世,因为执行任务时被人暗算而死去;第二世,他成了将军府的大少爷,原本以为从此能够过上安稳日子,却在被人发现了他的身世秘密后遭到追杀。

我躺在萧震毅的怀中听的聚精会神,可在听到身世秘密时,略带疑惑道:

“那人的身世到底是什么,怎会惹上如此祸事呢?”

“因为他的亲爹是那高高在上的皇帝!”萧震毅低头看着我透着晶亮的眸子,缓缓吐出了几个字,说完后。眸底流露出一丝苦笑:

“所有人都不知道,其实,他并不是将军府嫡长子,不过是皇帝与他宫外深爱的女人生养的孩子罢了,那女人身份卑微,没办法进宫,在产子之后血崩而亡,临死前,苦苦哀求皇帝不能将她的孩子带进宫,因为她怕皇宫里的那些女人会把这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杀死!”

萧震毅的眸底划过一丝痛楚,他紧抿着唇瓣,个了许久之后,才继续道:

“那个将军是皇帝最信任的人,果然,那个将军没有让皇帝失望,他待那个孩子视如己出,并且,教会了他一身的本事,等个孩子长大了,跟着将军四处征战,立下赫赫军功,被皇帝赐封为最年轻的将军!”

“那后来呢?”我好奇的问道。

“后来,那个皇帝的身体开始不好,而他下面的皇子们为了争夺皇位开始蠢蠢欲动,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一位皇子发现了皇帝的这个秘密,又见那个孩子战功屡屡,在举国百姓的心目之中有着重要地位,于是,害怕他成为自己绊脚石的皇子开始暗地里派杀手将那个长大成人的孩子除去!”

听着萧震毅吐出的这番话。我惊呼道:

“那可是他的兄弟啊!”

“兄弟?”萧震毅听着她的话,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声音淡漠无情:

“出生在帝王之家,最淡薄的就是兄弟情,为了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哪怕让他们弑兄杀父,也是做得出来的!”

萧震毅说的皇家那种勾心斗角的事情,我似懂非懂的听着,其实,对于一个生长在芙蓉村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件十分遥远的事情。

皇帝是谁我也不知道,那些个皇子斗争又同我没什么关系,我只关心明年咱家的地能有多少收成,这些才是实打实的,是能够填饱肚子的东西,至于谁当皇帝,只要他能够让我吃饱了饭,我便是无所谓的。

“相公,你为什么要同我说这些?”我的情绪在男人低沉述说的过程中已经渐渐平稳,我的双手搅着自己的头发,略有些纠结道:

“你到现在也没说你为何不带我见你爹娘呢!”我真正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原本处于悲伤情绪中的他,在听完我这些话后,真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合着他说了半天的东西。在我眼中不过就是个故事而已。

低头细细的打量着怀中小娘子,迎上我略微通红,却分外纯粹的眼眸,这个男人握住了我玩着头发的手:

“也是我考虑不周,像你这般心思单纯的人儿,又如何懂这些个阴暗东西呢?”说完。便又继续道:

“其实,我不带你去见我爹娘,是因为我就如好似同你说的那个故事里的小孩一般,我的爹娘并不是我亲生的!”

萧震毅说完,又用极低的声音嘀咕着什么半路得来的便宜爹娘更是没有感情之类的话,可惜。我并没有听的很清楚。

“夫君,你说什么?”因着后面那句话的模糊,于是我又问了一次。

“没什么!”萧震毅摇了摇头,搂着我的手臂调整了下姿势,语气认真道:

“你只要知道,我并不是不承认你,而是觉得对于并无血缘关系的父母,你是不需要见的,况且,萧家规矩多,就是连我都受不了才出来了,更何况是你这般心思单纯的人了!”

“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我何时骗过你!”萧震毅重重的捏了捏我的手心:

“以后,莫要再说什么谁配的上谁的问题了,你要知道,在婚姻大事上,我从不是个随便的人!我既娶了你,那么。这辈子就是认定你是我的妻了!”

男人说这番话时,深邃的眼眸透出一种叫深情的东西,只一眼我便能够确定,他说的是真的!

“可萧瑾年……”我的话还未说完,萧震毅已经松开手,竖起一指贴在我的嘴唇上:

“我是我,他是他!以后莫要再听他的话!”

“相公……”我因着萧震毅的话,脸上的阴郁渐渐扫去,正要开心时,突然想起萧瑾年提及的那个敏姐姐,心里顿时涌起酸涩,嘟着嘴巴不悦道:

“那敏姐姐又是谁啊?”

萧震毅听了倒是一愣,最后只得耐着性子继续解释:

“那不过是个过去的人儿罢了,我早已经将她忘记了!”

“真的吗?可你还说过,非她不娶的!”

我望着萧震毅的面容,一双秋水眼眸透出狐疑,萧震毅见我如此这般,实在是无话可说了,索性就俯下身体,直接将我的嘴儿堵住上了,辗转反侧,一番缠绵后才松开,拇指轻轻摩挲着我微微红肿的嘴唇,声音温柔的似能滴的出水来:

“什么敏姐姐,秦姐姐,你只需知道,我萧震毅都是不会娶的,因为这辈子我只要你,也只娶你!”

我被萧震毅亲的身体软绵绵的,回过神来后又听他这样说,心也就跟着软了,男人的话就似那甜蜜饯儿,将我一颗本该是难过的心滋润的甜蜜蜜的,哪里还有前面的小情绪。

“锦初……”萧震毅望着我轻轻唤了一声。

“嗯?”此刻,我的心是甜蜜蜜的,就连声音也跟着软糯起来。

“其实。我们五年前是见过面的!”萧震毅说这些话时,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的表情。

“真的吗?”我倒是略微吃惊了一下,立马从萧震毅的话怀中坐直了身体,催着他道:

“我们是在哪里见的面?为何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望着如此兴奋的我,萧震毅却也并不回答,只是转移了话题对我道:

“锦初,你若是遇到了山儿的亲生父亲,你会怎么做?”

原本该是高兴的事情,这男人却提及这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让我原本激动的情绪瞬间跌入谷底:

“做什么要提他!”我的语气瞬间变得极差,眉头紧皱道:

“那个毁了我一生的男人我这辈子都不想要见到!”

瞧着越发愤怒的模样,萧震毅连忙搂住了我,轻声哄着我道:

“好了,乖,不说了,不说那个人了!”

“相公,为何要提那个人,你是不是也嫌弃我?”我红着眼眶问道。

“不是。怎么会!”萧震毅紧搂着我,叹了一口气:

“我这辈子都不会嫌弃你,只会觉得对不起你……”

“那你提他做什么?你不是个无缘无故提这种事情的人儿!”

我狐疑的抬头望向这个男人,声音透着委屈,那件事对于我来说,就是一道永远好不了。永远掩埋在阴暗处的伤疤,此刻,这个男人将它揭开,势必是有他的原因。

萧震毅瞧着自家小娘子此刻竟变得聪明的样子,心中恨不得咬掉自己的牙齿,本就下定决定不提这件事情的,怎就情不自禁的说了出来呢?

在我怀疑的眼神中,萧震毅眼儿一转,缓缓道:

“因为你一直说我嫌弃你,说自己配不上我,我归其原因便是那件事情,刚刚是想帮你解开了这心结。所以,才会好端端的提及那人的!”

听着萧震毅的话,我的鼻尖酸涩不已,一双眼儿也垂了下来,他是说的没错,那是我一辈子的心结,一辈子都无法解开的心结。

“好了,莫哭,咱们以后不说就是了,你莫要哭了!”萧震毅见我流下眼泪,心中一疼,立马就为我楷去泪水,却发现越抹越多。

终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便重新吻上了我的唇儿,吻去我的苦涩,吻去我的眼泪,渐渐的,我的情绪平稳了,可男人的欲望却被挑了起来,他的手儿撕扯着我的衣裳,我心头一惊,抵住他的胳膊,轻喘开口:

“不要……”

“没事,家中无人的!”萧震毅说完。便又要去扯我的衣裳,这时,院子里突然响起一阵尖叫声:

“哎呦,这是遭贼了吗?”

听着那声音,我与男人俱是一怔:

“是梨花婶子!”

说完,我便拍打着压在身上的男人,催促道:

“快起来!”语毕,又瞧着那扇被萧震毅打的粉碎的窗户,立马睨了他一眼,责怪道:

“都是你,好好的门不走,非要闯窗户。如今好了,看你如何同梨花婶子交代!”

萧震毅听我这般说,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

“若不是你不让我进门,且又哭的让我心疼,情急之下,我又怎会做这样的事情!”

“你……你还有理了!”论嘴上功夫,我是根本敌不过这男人的。

瞧着我又恢复了以往那般的灵活生动,脸上一喜,朝着我的脸颊又狠狠亲了亲,惹的我真真是又气又恨,终又闹了一会儿后,两人才下了炕,站在地上整理了下略微有些凌乱的衣裳,这才出门去迎梨花婶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