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好东西/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锦初,你们家里遭贼啦?”梨花婶子见我们出来,立马关心道:

“这窗户怎么被人弄成这样了!”

我听着婶子这话,趁着她不注意时,又羞又怒的朝着身旁男人的腰肢狠狠掐了一下,都是这个该死的男人,如今倒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萧震毅眉头一皱,接收到我的不满,伸手将放在他腰肢的手儿握在了他的大手中,略微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

“婶子误会了。刚刚里屋的门被反锁了,我与锦初没有办法,所以才将这窗户打破了!”

梨花婶子听着这话,恍然大悟道:

“原来如此啊!”说完,便走到那窗户边儿上细细的瞧了瞧:

“这窗户的大小好似同我家有一扇极像,待会儿你们便来婶子家瞧瞧,若是相配啊,就拿去先换上,如今这大冬天的,里屋没个窗户,那还不得半夜冻醒啊!”

“婶子说的没错,那我待会儿就去您那里看看!”萧震毅忙接话道。

“行!”梨花婶子说着,便将手中用白瓷碗盖起来的东西塞进我的手里,语气带着暧昧道:

“锦初啊,这是别人与你李叔的肉换的,你李叔瞧着这东西咱家没啥用,想着该是适合你们的,所以,就让我给你们送过来了!”说完,一双眼睛便朝着堂屋瞧了瞧:

“听你叔说,你家来了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在哪里呢?让婶子我瞧瞧呗!”

看梨花婶子期盼的模样,我心中倒是觉得好笑,好似到了这般年纪,都是欢喜那些个漂亮的小男人。梨花婶子如此,村里的好多婶子也是这样,也不知道,等我这个年岁时,会不会也这样。

“婶子,那人已经走了!”我一想到待我与婶子这般大时若也这样,心中就觉得有些好笑,于是,好心道:

“待他下一次来,我便让相公带他到你家中,让你好好看个够,好不好?”

梨花婶子一听这话,一双眼睛立马一亮:

“这可是你说的啊,那我就等着了!”

说完,便又聊了一会儿后,梨花婶子就回家去了,出了院子走到一半的路程时,婶子脚下一顿,突然自言自语道:

“这里屋没人怎么会反锁呢,那门闩自己给自己插上了?”梨花婶子怎么想都想不通。索性也就不想了,反正坏的又不是在家的窗户。

送走梨花婶子后,我与萧震毅进了屋,望着手中盖的严严实实的东西,两人都有些好奇。待放在桌子上将其打开,在看到里面的东西后,我的脸儿立马腾地一下就红了。

“这……这是……”我瞧了那东西半天,心中虽是有些想法的,可嘴里却不太确定。

“牛鞭!”萧震毅站在一旁。嘴角噙着微笑道:

“李叔和婶子倒是有心了!”

“快还回去!”我一边说着,一边将盖子盖上,把碗递给了萧震毅:

“这样的东西,咱们根本不需要!”

“怎会不需要呢?”萧震毅接过东西后,再次放在了桌子上,又好生的瞧了一番后,露出邪魅的笑容道:

“这是李叔和婶子他们的心意,若是送回去,岂不是白白让他们不开心了!”

“那……那你也不许吃!”我红着脸道。

“不吃,那就更对不起他们的这番苦心了!”

萧震毅惯爱欢喜我这恰似苹果般红扑扑的脸颊。长长手臂将我箍在怀中,嘴巴凑到我的耳际,说话时,喷出的灼热呼气让我浑身一凛:

“为夫每晚辛勤耕耘,总也是需要补一补的。否则往后,如何满足你呢?”

“你……你哪里需要补啊!”

我忍着羞怯睨了他一眼道,心中犯嘀咕,身体壮的跟牛一样,弄起那事情来便没完没了,若是再补下去,那我恐怕真真是三天三夜都下不了床了,所以,说什么我都是不会让他吃了这牛鞭的。

萧震毅自然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便笑着道:

“好了,不补就不补,瞧你这小嘴儿嘟的,都快能够挂的住油瓶子了!”说罢,突然低头,朝着我的嘟嘟嘴亲了一口。

原本我以为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可谁知待到晚饭时,原本该是两菜一汤的桌子上却平白无故多了一个菜,那时倒也没有多想,夹了一块只觉得有些什么味道便不再吃了,反而是萧震毅,一口一口吃的好不欢畅,见他如此爱吃的模样,我随口问道:

“相公,这是什么啊,你如此爱吃?”

“李叔给的猪肠子!”萧震毅一边扒着饭,一边道。

“原来你欢喜吃这个啊,那以后我们去李叔那里多买些,我专门做给你吃!”

萧震毅听着我这话,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只笑了笑。便将那一碗“猪肠”全部扒拉到了自己的碗里,吃了个干净。

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劲儿,李叔什么时候给送的肠子,我怎就不知道呢?又想起萧震毅的古怪表情,心中突然一道亮光闪过,披了外衣就出了里屋。

接着,在堂屋的柜子里面找了半天后,心中的猜测终于证实了,气呼呼的走到院子门口,只见萧震毅只着一件里衣,正在院子内施展拳脚,他打的是一套我从未见过的拳头,我虽看不懂,可却也知道。他的拳头生猛有力,恐怕就是一块石头,他也是能劈成两半的。

清冷冷的月光下,这个男人就似一只矫捷敏锐的猎豹,每一次出拳。每一次的出腿,都带着十足的爆发力,令原本该是来寻他算账的我倒也是看呆了。

一阵寒风吹过,吹去我脑海中的痴迷,我慌忙移开了目光,双手叉腰,对着男人道:

“萧震毅,你给我过来!”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粗鲁的同他说话,可一想到他背着我做的事情,就让我气不打一出来。难怪这男人今晚上非要打拳,原来,竟是这般缘由。

原本正练的起劲儿的男人听着我的话,停下了动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问道:

“怎么了?”

待走进后,又瞧着我竟穿了如此少的衣服就出来了,立马皱了皱眉头道:

“天气这么冷,快进屋去,小心冻坏了身体!”

若是往常,我听了他的话定是会高兴的,但此刻我依旧鼓着腮帮子,气呼呼道:

“今晚上那道菜根本不是猪肠子,是你用梨花婶子拿来的牛鞭做的,是不是?”

萧震毅听着我的话,擦汗的手微微一顿,随即便露出一抹赞扬笑容,略带夸张的表扬道:

“我的娘子如今越发的聪明了,我做的这般隐秘,竟也被你发现了!”语毕,便拉着我进了里屋。

“娘子真真是聪慧过人。令萧某佩服不已啊!”瞧着男人这般的夸奖我,我的心里喜滋滋的,可转念一想,立马收敛了笑容,装出严肃模样道:

“不要以为夸我几句就没事了,今日才同我说不会骗我,如今才一个下午的时间,你就做这事情出来!”

“有时候善意的谎言也是必须的!”

萧震毅双手搂着我,一边说话,一边将我带到炕上坐下。然后,又弯腰蹲在地上,帮着我将鞋袜脱去:

“你要想,吃了这牛鞭,一来就不会浪费了对李叔和婶子的好意;二来,对你我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啊!”

“谁说对我有好处啊!”我听着他的话,嘀咕道。

“是吗?”萧震毅听我这话,双手捧起我的双脚放到了炕上,接着,自己整个人也覆了上来:

“那为夫现在就让娘子瞧瞧,吃了这牛鞭对你到底有没有好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