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有孩子的女人/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的屋子内,萧震毅将我轻轻的放在床上,一双带着热度的大手顺着曲线缓缓向下,我略有些僵硬的看着他,轻启朱唇,声音带着害羞:

“相公……”

萧震毅感受着我的紧张,低头亲了亲我的嘴唇,温柔的声音带着安抚:

“莫怕,就是看看昨晚上有无伤着你!”

萧震毅说着,一双手便慢慢褪去我的裤子。可却在这个时候,院子里面突然传来萧瑾年愤懑大叫的声音:

“萧震毅,你给我出来!”

身旁的男人听着这声音面色一变,原本已经褪下的裤子无奈再次拉了上来,黑沉的面色表示着他此刻的愤怒,而我却松了一口气,此时此刻,我倒是有些感谢苏瑾年的突然出现。

我与萧震毅整理了一下衣服后出去,可才走处房间门口,萧瑾年便已经匆匆来到面前了,这一次,这个漂亮的男人没有了刚刚的顺从,只见他一把抓住了萧震毅的衣领,几乎是咬着后牙槽道:

“你竟然娶了一个生过孩子的不洁女人!”

听着萧瑾年如此伤人的话,我的心脏狠狠一抽搐,而萧震毅这一次倒没有再似过去那般的好脾气了,只见这个男人一把推开抓着自己的萧瑾年,声音冰冷而无情: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

萧瑾年见萧震毅完全不在乎的模样,更加的生气了,直接伸手指着我的道:

“这个女人未婚产子,连孩子父亲都不知道是谁,你娶这种不贞不洁的女人,是想要丢光我们萧家的脸面吗?”

语毕,又想起在京城中一直隐隐期盼着萧震毅回来的父亲和母亲。这个男人更加的气愤了:

“若是让爹和娘知道你娶了这么个女人,你觉得他们会同意吗?”

萧家是个大家族,尤其是萧震毅还是萧家的嫡长子,处在这样一个位置的男人,就注定了他的女人也必须是万里挑一的,可现在,萧震毅竟娶了一个乡下女子,萧瑾年原本想既这两人相爱,那也就罢了,大不了回去之后,他帮着自家大哥好好的劝劝家中父母。

可如今却没有想到,自家大哥娶的这女人竟然还有个孩子,身份的普通还能原谅,可孩子的事情却让萧瑾年无法接受。

“我已经离开萧家了,所以,如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与萧家没有关系!”萧震毅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说出口的话语决绝而无悔。

“什么离开萧家,父亲和母亲天天盼着你回去,否则,我怎会分派如此众多的眼线。为的就是能够找到你,带你回去见他们!”

萧瑾年比萧震毅晚出生了三年,从小到大,对于这个大自己三岁,沉稳内敛的哥哥。他是打心底里佩服的,他对萧震毅的感情不仅有兄弟情,还有崇拜之情。

所以在他眼中,一般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他大哥,萧震毅娶了乡下女子。那真真是糟蹋了!

“我既离开了,自然就不会再回去的!”萧震毅冷声道:

“以后你就是萧家唯一的孩子!”

“大哥!”

萧瑾年气的面色通红,原本已经垂在两旁的手也都握成了拳头,又见萧震毅这般油盐不进的模样,干脆将气撒在了我的身上:

“你这个女人,到底在我大哥身上下了什么咒,将他弄的五迷三道,竟连家中两老都可以不管不顾!”

“我……”

看着萧瑾年好似吃人般的模样,我愣怔的站在萧震毅旁边,嘴巴挪动了半天。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心隐隐有些疼痛。

“萧瑾年,这件事情同锦初没有关系,你有什么事情,有什么气就冲我来!”萧震毅说完。又添了一句:

“我早已不是过去那个萧震毅了,你们如此苦苦追着我不放,又有什么意思呢?”

听着萧震毅这话,萧瑾年干脆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喊道:

“萧震毅,你隐居在这偏远之地,过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悠闲日子,你可知道,如今的大金王朝就快要被周边的蛮夷吞并了!”说着,便在地上来回的踱步,原本暴躁的语气也渐渐的缓和下来:

“自从你离开后,边疆情形十分严峻,父亲如今年岁已高,虽有心抵抗,可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尤其这两年,蛮夷多次来犯我大金朝,陛下几次派人出兵讨伐,却是屡战屡败,如今,朝廷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故而,在得知你的下落后,父亲立马就派我来寻你了!”

萧瑾年原本是想着在这里同萧震毅好好的待几天,待兄弟俩关系好些了,再寻一个合适的机会再说出来的。

可现在,看着自家大哥原本该是个领兵打仗的奇才,却在这偏远小山村被一个拖着孩子的女人迷得神魂颠倒,他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将来意道了个一清二楚。

萧震毅听着他的话。声音低沉,语气透着无比的坚决:

“我走时,已将统领兵权的伏虎令牌交出了,哪怕你说的再多,我也是不会再回去了!待你回京之后,告诉父亲和皇上,不必再来好我了!”

萧瑾年心有不甘的望着面前说出这一话话的男人,他以为萧震毅是为情伤而出走,可却万万没有想到,几年过去了,他的情伤已愈合,可却也没有了当初的斗志。

“我终还是看错了你!”萧瑾年说完这句话,又瞧了一眼站在面前的我和萧震毅,终将口中后面的话吞了下来,转身离开了。

这个男人离开后。春儿万分抱歉的看了萧震毅一眼便也跟了出去,萧震毅看着负气而走的萧瑾年,眉头微微一皱,高大的身体站在院子门口,一双黑的如墨水般的眼睛眺望远处的芙蓉山。这次萧瑾年离开后,恐怕要不了多久,风声便会不胫而走,到时候,这安稳的日子也只怕是一去不复返了。

我站在萧震毅的身后,瞧着他不说话的模样,心里有些不安,伸手轻轻拉了拉他的一角,轻柔的吐出声音:

“相公……”

萧震毅察觉到我的不安,低头朝着我微微一笑。温暖的大手攥住了我的小手,沉声道:

“没事的,他总归是要走的!”暴风雨也总归是要来的……

我自是知道那个男人要走的,可我没有想到,他竟走的如此气愤,而且,什么蛮夷、什么伏虎令,为什么听在我的耳中,是那么的遥远和不懂呢?自家相公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自那一日起,萧瑾年便再也没有来过了,想来应该是真的离开了,我与萧震毅的日子也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我与萧震毅在萧瑾年离开后开始,好人就好似约好了一般,再也没有提及过这个人,就如他从没有出现过。

那天的第二日清晨,我与萧震毅去了镇上买了一些年货还有过年时候祭拜用的蜡烛和元宝,又去了书院瞧了瞧山儿,虽这孩子不过才四岁,可分外的懂事,就连他的教书先生。也是夸奖了不止一次。

同山儿约定了下次一放假就来接他回家的事情后,我便与萧震毅回了芙蓉村,因着再过两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故而,倒也分外忙碌。

这一日,我与萧震毅正端了盆水要擦窗户时,青山镇的役使敲响了院子大门,接着将手中捏着的一封信递给了萧震毅。

待役使走后,萧震毅在我疑惑的表情中打开了那封信,读完之后。面色一沉,抓着信封的手紧紧的捏成了一团:

“相公,信上写的是什么?”我瞧着他不善的面色,轻声问道。

“带过完年,咱们得去京城一趟!”萧震毅将视线从信上移开,望着我神色复杂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