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首饰铺子/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我眨了眨眼睛,吃惊道:

“去那里做什么?”

萧震毅将手中的信折好放入自己的袖口中,因着我的话,摸了摸我的头发,露出浅浅的笑容道:

“带你去见公婆!”

我一听他这话,瞳孔立马一亮,心里满是欢喜,可一想起萧瑾年那次的话,继而又担忧起来:

“相公,若是公公婆婆不欢喜我,那可如何是好啊?”

从萧瑾年的话语中,我是知道萧家定是个大户人家。我这般出生卑微、又有个孩子的女人,怕是入不了他们的眼。

萧震毅瞧我这般忧愁的模样,勾了勾嘴唇,大手直接搂住了我的腰肢,粗黑的眉宇间满是宠溺,带着笑容道:

“放心,有我在,他们是不会不喜欢你的!”说完,又将我往怀中带了带,附在我的耳际道:

“你若是能帮着我再生个孙子出来,那就更得他们的欢喜了!”

我的脸庞微微一红,伸手轻轻推了推他的胸膛,声音极轻的嗔了一句道:

“谁给你生啊!”不过,脸上的甜蜜笑容却是遮也遮不住的!

见我高兴,萧震毅也是笑了笑,松开了我的腰肢便又去了窗边擦洗起来,想起信中的内容,京城的父母还有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嘴角的浅笑渐渐隐去,细细一瞧,浓密的眉毛皱成了一个川字,透出一股子的倦怠和无法言语的无奈。

人活一世,总有一些自己无法做主的事情!

大年三十这一天,与梨花婶子他们一同约好了去镇上,我与萧震毅才刚吃着早饭,院外就想起了一阵敲门声,我心知定是婶子他们来了,赶忙放下了碗筷就出去开门,果真就见李叔和婶子笑呵呵的站在门口。

“李叔、婶子,快进来!”我赶忙将两人迎进了屋子内。萧震毅早已经站了起来,对着两人道:

“李叔、李婶,早饭用了没,若是没吃,就在这里吃点吧!”

梨花婶子一听,立马摆了摆手,笑着道:

“不用,我与你叔早吃过了,你们快坐下吧,我们来的这般早,倒是耽误你们吃饭了!”

梨花婶瞧我们吃的是白米粥配两碟小菜之外,竟还有两个水煮蛋,心中倒是有些吃惊。

要知道,一般农家里,鸡蛋那可是金贵的东西,通常都是存着拿去镇上买的,就连梨花婶子他们家,也只有自家的宝贝孙儿回来了才吃上一个。

“你俩的日子真真是越过越好了啊!”梨花婶子一双眼睛瞧着桌子上的鸡蛋道。

我与萧震毅听着婶子这话相视而笑,两人将剩下的米粥吃完后,萧震毅拿起碗中的煮熟的鸡蛋放到了我的手中:

“将这鸡蛋拿着捂捂手,待会儿路上便吃了!”

萧震毅说这话时,低沉的声音透着淡淡的威严,让我不得不将鸡蛋接了过来,自从家里养了鸡后。这个男人早上便会给我煮鸡蛋吃,刚开始我还觉得有些浪费,如今却已习以为常了。

将鸡蛋塞入自己的袖口中后,我与萧震毅便肩并肩的出了院子。

如今芙蓉村的人对我与萧震毅十分的好,瞧着们进镇,是不是有相熟的人来打招呼。出了村口后,我与萧震毅坐上驴车,而梨花婶子则和李叔一起坐在了前头。

寒冬腊月的天气里,坐在驴车后面分外的冷,幸亏婶子早有准备,给了我与萧震毅一条旧被子。我的身体才刚坐定,萧震毅便伸出大手将我拉入了他的怀中。

“相公!”我略带羞涩的抬头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因顾着坐在前头的李叔和婶子,小声提醒道:

“有人在呢!”

萧震毅一双眼眸炯炯有神,瞧着我被冻得通红的脸颊,俊挺的脸上流露出怜惜的光芒,一双大手覆盖在我的手背上,语气略带心疼道:

“这一路寒风吹的紧,靠着我些能暖和!”

“嗯!”听着他的话,我便也不再拒绝了,一颗小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心里满是甜蜜。

一路上四人有说有笑。时间倒也过的快,待进了青山镇后,四人便去了杂货铺子,买了一些个瓜子、花生之类的,想着待回去之后,便将它们炒熟了。用来过年期间招待客人用。

出了杂货铺,梨花婶子瞧着旁边的首饰铺子不错,便央我进去瞧瞧,女人都是欢喜那些个漂亮的能打扮自己的东西的,我犹豫一会儿后,便也同意了。

我与梨花婶子进了首饰铺,而李叔和萧震毅则去了不远处的集市,倒也随他们去了。

如今正值年关,这来买首饰的夫人小姐倒真是不少,店里的伙计有些忙不过来。

我与婶子在铺子里转了半天也没个人来招呼我们,瞧着这情形,我便拉了拉婶子的手,示意她还是去别家瞧瞧。

婶子也是同意了,不过在快到门口时,却突然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目光,直唤着我的名字让我也过来瞧瞧。

“婶子,怎么了?”我走到她的身旁,略微疑惑的问道。

“你瞧瞧这簪子!”梨花婶子指着放在柜子里面的金簪道。

顺着她微胖的手指瞧了瞧,只见那红色的盒子里面,摆放着一根金灿灿的簪子,簪子乍一看十分普通,可细细一瞧,却发现这上头竟雕刻着几朵梅花,而且,中间还有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富贵之中倒是带了一份素雅和别致,只觉得分外好看。

“两位真真是好眼光啊!”

店里伙计在送走了一位穿金戴银的夫人后,转身瞧着我与梨花婶子直直的看着那簪子,便直接将其从柜子里面拿了出来。

“这簪子是纯金打造的,您掂掂这分量!”伙计将簪子放在我的手中,果真是沉甸甸的。

“这金簪可是从京城那边来的,青山镇上只有咱们一家有呢!”伙计卖力的介绍着:

“保管夫人带上之后,定能光彩夺目,明艳照人!”

梨花婶子听着这伙计的话,不断的点头,又细细瞧那簪子后。便催着我道:

“锦初,你快带上让婶子瞧瞧!”

“婶子,这很贵吧?”我双手小心翼翼的摸着那金灿灿的簪子,声音压的极低道。

铺子里的伙计可是说了,这簪子是用黄金做成了,我与萧震毅虽赚了点儿钱,可到底也就不过几两银子,这与黄金一比,那还是差很远的。

“哎呦,管它贵不贵,又不是非让你买,咱们就试试而已!”梨花婶子说完,便对着一旁笑脸相迎的伙计道:

“咱们试试可以吧?”

那伙计倒也是个面善的,瞧着我一身粗布麻衣的模样,非但没有嫌弃,反而露出笑容道:

“可以的,您给这位夫人带上瞧瞧吧!”

听着伙计的话,我的心中也是一阵欣喜。要知道,女人多少都是有些虚荣心的,虽买不起这东西,可却能够让我带上一带那也是极好的。

可就在李虎婶子帮着我将簪子戴上后,突然一个略带嘲讽的女人声音缓缓响起:

“我说掌柜的,你家这玉满堂什么时候成了菜市场了。怎么什么人都能进来将这些个首饰戴一戴!”

只瞧一个身着华服,头戴金步摇的有钱夫人款款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一个中年男子,想必就是这铺子的掌柜。

女人生的妖艳,一瞧就是个怪会勾男人的主儿,她用帕子捂着自己的嘴儿,眉头皱的十分紧,一脸嫌恶的扫过我与梨花婶子。

“你说,这戴了买不起是一回事,可让金贵的首饰沾了那些个乡下人的污秽气儿可就是大事了!那让咱们这些个夫人们,以后还怎么戴啊!”

那有钱夫人的嗓子十分嘹亮,被她这么一说。原本还在挑首饰的人也纷纷停了下来,一双双的眼睛往我们这边瞟。

我见此,怯怯的伸手将戴在头上的金簪拔了下来,递给伙计,略带歉意道:

“抱歉,这个还给你!”

那伙计原本也是好心,如今瞧着这事情闹成这样,伸手接过簪子后,脸上也有些过意不去。

“呵呵,夫人说的极是,我现在就让人将这两人轰出去!”那掌柜的好不容易盼来个大财主,自然是小心翼翼的陪着,她有什么要求,也是全力的满足。

“来人啊!”掌柜的话音才落下,原本守在角落里的两个魁梧男人站了出来。

“将这两个女人赶出去!以后莫要让这些个下等人进来了!”

听着掌柜的话,那两个魁梧大汉立马就来到我与梨花婶子旁,伸出手就要拉我们走,我被这面色阴沉的两人吓的脚都软了,反而是一旁的梨花婶子,一瞧这两人过来,立马双手叉腰,声音极为响亮道;

“怎么了?你们敢碰我一下试试!信不信我喊非礼啊!”语毕,便挺起胸膛,大有一副“有种你们就来”的感觉。

“果然是不入流的乡野村妇。这般不懂礼数之外,还如此的撒泼不要脸!”那夫人才刚说完,身旁跟着的一个丫鬟也露出讽刺的笑容:

“夫人,越是出生低贱的人,便越是犯贱呢!”

那丫鬟说着,就与有钱夫人低低的嘲笑起来,而正在这时,突然有什么东西劈头盖脸的朝着她们泼了过来,那两人吓得一阵尖叫。

“你这个乡野村妇,竟丢我瓜子壳!”女人气的面色发红,咬牙切齿的让身旁的下人为她拍去残余的瓜子壳。

原来梨花婶子气不过,顺手拿了一旁放瓜子壳的碗碟就泼了过去。

“丢你瓜子壳算是轻的。你这满嘴喷粪的女人,没给你泼大便算是看得起了!”我是个惯常忍受的人,可梨花婶子不是,只见她指着面前的女人破口大骂。

“你……你个泼妇,骂谁呢?”有钱女人旁边的丫鬟气急败坏道:

“你们知道咱们夫人的相公是谁吗?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我管她相公是谁,这女人嘴巴臭就是臭,也亏得她男人下得去嘴儿!若是我,亲猪都不亲你!怕被你喷屎的嘴儿给恶心坏了!”梨花婶子怒了,说话真真是越来越不客气了。

“你……”

有钱夫人见梨花婶子这般难听的话,简直气的心肝儿疼,她没有想到,不过就是个农村人,竟牙尖嘴利的这般田里,颤抖着伸出手指,大声道:

“敢侮辱本夫人,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将这两人给我抓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抓我们!”梨花婶子瞧着铺子里的人过来,立马大声嚷嚷道:

“你们有什么资格抓人啊!”

“资格?”有钱夫人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卓楚一番假惺惺的模样道:

“我乃青山镇县太爷的夫人,你说,我有资格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