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赵大人/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县太爷夫人怎么了?”

那有钱女人原本是想要说出自己的身份后好好吓一吓梨花婶子的,可谁知道,婶子根本不怕,而且,嗓门吊的更加高了:

“县太爷的女人就能随便抓人啦?”梨花婶子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外面听着响动而围过来的众人高声道:

“大家快过来看看呦,县太爷夫人随便抓人啦!真真是没王法啦!”

有钱女人听着婶子这般说辞,又见门口围满了人,都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原本骄傲的面色一变。想起家中万分注重名声的老爷,气急败坏的冲着那几个跋扈道: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将那女人的嘴给本夫人堵上!”

那几个人高马大的跋扈得了命令,随手抓起首饰店内包裹首饰的布头,就要朝着我与梨花婶子的嘴里塞,我瞧着抓我的那个跋扈,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心中急切的不行,期待着家相公赶紧出现。

“住手!”

熟悉的声音让我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惊喜。

是相公!相公他来了!

原本该是焦急万分的心情此刻也平静了下来,只要有相公在,那么无论发生什么,我也是不会怕了。

彪悍的梨花婶子早已经挣脱了束缚,微胖的身体来到了李屠夫的身旁,底气更加的足了,奈何我的力气太小,根本没办法挣开,只能一双焦急的眼眸立马朝着门口寻找自家男人。

“松手!”没过一会儿,男人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对抓我的跋扈沉声命令道。

见那人毫无妥协之意,萧震毅的嘴角露出一丝冷峻的笑意,上前干脆直接握住了跋扈抓着我的手,只听“咔擦”一声,接着便想起跋扈杀猪般的惨叫,待萧震毅放开他时,那手已经无力的垂在手臂上。跋扈疼的浑身冷汗涔涔。

“相公!”待没了那人的束缚后,我也不管其他人的眼光,整个人都扑在了萧震毅的怀中。

面色黑沉的男人见着自家小娘子,脸色缓和了一些,摸着我的后脑勺,语气温和道:

“别怕,有相公在呢!”

我将自家的脑袋埋在萧震毅的胸前,隔了一会儿之后,才抬起小脸,指着刚刚那个说话十分难听的女人,扁着嘴儿告状道:

“相公,她欺负我们!”

听着我这话,萧震毅直接一记凌厉的眼眸射向那个女人,他的同伙一瞧这情形,立马就将萧震毅围成了一个圈儿,而那有钱夫人原本的趾高气昂也不翼而飞了,哆哆嗦嗦道:

“看……看什么看,别以为有一些功夫就了不起了,你们既得罪了本夫人,我。我定是要让你们……”

女人的话还未说完,萧震毅已经将她的话打断了,声音徐徐道:

“让我们如何?”

“让……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是吗?”萧震毅听完她的话,眼眸只静静的盯着她。出口的语气透着令人害怕的阴沉:

“如今,我倒要瞧瞧,你该是如何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的!”

这本该是一句简简单的话,可不知道为何,传入众人的耳中。却只觉得周身一阵寒气袭来,令人寒毛直竖,那女人和身旁的丫鬟生生的吞了好几口的唾沫,舌头好似打了结一般,竟不敢造次了。

“赵忠孝要是知道,你在外面如此的破坏他苦心经营的清洁廉明形象,依着他的脾气,哪怕不休了你,定也会让你吃上一顿棍棒!”

“你……”女人听着他的话,心脏狠狠一跳。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你只该庆幸,今日你并没有对我娘子做出再过分的事情,否则,不止是你。就是赵忠孝的官职也是保不住的!”

“……”

女人瞧着面前的男人,虽一身的粗布麻衣,可浑身透出来的气势却不是一个寻常百姓该有的,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让她心跳越来越急,她只觉得,自己在萧震毅面前,就好似一只随时都能被踩死的蝼蚁一般,无比的卑微可怜。

“如此多的人聚在这里做什么?”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门口再次传来,这次来的并不是其他人,而是刚刚萧震毅提及,来这青山镇当县令的赵忠孝。

被吓的面孔宛如白纸般的女人一听这声音,原本弯下的腰肢立马挺直了,脸上一改刚刚嚣张的模样,声音透着可怜兮兮道:

“老爷,您来的正好,这里有人直呼你的姓名,而且,还说要罢了你的官职!”

赵忠孝一听这话,眉头皱紧,语气带着不悦和威严道:

“谁敢在这里大放厥词,诋毁本县太爷啊!”

见赵忠孝发怒,围观的人群立马纷纷下跪,口中直呼“县太爷息怒!”

因着原本地店铺内满满当当的人全部跪了下来,站着我与萧震毅便显得特别突兀,门口的赵忠孝瞬间便瞧着了我俩,大声道:

“你们是何人,见了本官为何不下跪!”

听他这么一说,我连忙拉着萧震毅要跪下,可身形挺拔的男人却伸手将我拦住了。冷声朝着门口道:

“赵大人,许久不见啊!”

眼见着面前身形挺拔,面容冷酷的男人,又听他这一番话,赵忠孝眉心微皱,只觉得这人好似在哪里见过一般,分外眼熟,可细细思索一番后,却又实在是想不起来,只能出口道:

“你是何许人来,曾在哪里见过本官?”

萧震毅听他如此讲,沉稳的面色直接露出了不屑的模样,双唇紧闭,一副不想说话的模样。

见此,赵忠孝身旁的女人立马道:

“大人。你瞧瞧,这男人完全没有将你放在眼里啊!”

说完,就对着跟在赵忠孝身后的捕快使了个眼色,命令道:

“将这不将你家老爷放在眼里的男人抓起来!”

语毕,瞬间捕快们就上前。欲要逮捕萧震毅,我见此,眼前突然想起上一次萧震毅被那县太爷抓走后毒打一顿的模样,立马摇晃着男人的手臂,催促道:

“相公,民不与官斗,你快赶紧跪在吧,咱们同县太爷还有他夫人道个歉,求他们放过咱们!”

萧震毅见我这般紧张的模样,用大手拍了拍我的手背示意我放松。接着,抬头望向赵忠孝,淡淡的吐出一句:

“昔日京城萧大将军府的一盏茶水,你可还将记得?”

赵忠孝闻言,脸色顿时大变,接着赶忙做了个手势,命自己的捕快退下,再细细打量了萧震毅一番后,一个身影瞬间在脑海中闪过,接着与面前的男人重合,那一刹那,他的瞳孔睁大,身体有些摇摇欲坠,只觉得太过匪夷所思。

“你……你是……”赵忠孝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敢直呼,那样一位惊世骇俗的人,怎会在这里?

“赵大人想起来了?”萧震毅黑瞳炯深,声音淡淡道。

赵忠孝惊的身体发麻,手心出汗,嘴唇颤抖,一旁跪在地上的众人瞧着这般情景。纷纷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老爷……”女人见此,小心翼翼的唤了县太爷一声:

“他是谁啊?”

赵忠孝缓过神来,忙拍了拍的衣服,朝着萧震毅下跪道:

“卑职参加……”

“赵大人何必如此客气!”萧震毅上前,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并且用手将其扶起:

“如今我不过是一介草民,赵大人这般作为,倒是折煞我了!”

听着萧震毅这话,赵忠孝弯腰低头,连连道:

“是是是……”说完。又卑躬屈膝道:

“下官与大人好久未见,能否有幸邀大人一同喝一盏茶!”

“喝茶倒是可以,不过……”萧震毅话说一半,一双锐利的眼睛望向赵忠孝身旁的女人,缓缓道:

“赵大人还是先将赵夫人欺负我娘子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