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首饰/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子?”

赵忠孝一听萧震毅这话,一双眼睛朝着我这边打量起来,心中更是惊异到了极点,他方才就瞧见萧震毅身旁的小娘子,却没有想到竟是他的妻子,连忙对我作揖行礼,万分恭敬道:

“萧夫人安好!”

我哪里受过这般的待遇,见县太爷同我行礼,我真真是惊慌的不知所措,只能露出怯怯的目光望向萧震毅。

“没事。赵大人不过是同你打招呼而已!”这男人淡定从容的朝着我笑了笑,声音透着安抚,语毕之后,又对赵忠孝道:

“赵大人赶紧来说说,这欺负我娘子的事情如何解决吧?”男人已经是第二次听萧震毅口中吐出“欺负”二字,一双眼睛朝着身旁故作柔弱的女人瞧,厉声问道:

“大人说的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女人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竟会发展成如今这般的模样,又见自家相公对萧震毅与我这般恭敬的模样,心中大约已经知道她这次是闯了祸的,于是,心虚的瞧了我与萧震毅一眼后,支支吾吾道:

“也……也没什么啊,就……就是发生了一些口角而已!”

“只是一些口角!”萧震毅眉头一皱,冷冷道:

“若是一般的口角,那你作何要扬言将我娘子抓起来呢?”萧震毅说着,便冷眼瞧了赵忠孝一眼,半是认真,半是玩笑道:

“我倒是有些孤陋寡闻了,原来相公的权力,这做娘子的也能借来使使啊!”

“大人息怒!”赵忠孝一听这话,身体一抖,双膝一弯,便跪在了地上,连忙道:

“这妇人在外的所作所为。下官真是不知情啊!”

萧震毅听着他的解释,语气冷冷:

“既是不知情,那便更加要好好管管了,赵大人被你家夫人害的次数,难道还不够多吗?”

萧震毅从曹安那边得知,这赵忠孝原本也算是个清廉的好官,在京城也可谓是一片坦途的,奈何家中有个不成器的女人,仗着他的权力,在京城也是这般的得罪权力之人,于是,便被贬到了这偏远之地来做县令。

如今瞧着历史重演,又是得罪了个得罪不起的人儿,赵忠孝真真是又气又狠,从地上站起来,抓起身后捕快手中的大刀,拿着那刀鞘便朝着女人狠狠打去:

“你这妇道人家,不将我害的乌纱帽不保,你便不肯罢休是也不是!”

那女人瞧着自家丈夫大怒,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狗搂着腰生生的挨着赵忠孝的打,一边还哭着委屈道:

“相公,你只听着这两人的片面之词,你怎不听我说说呢?”

“好,那你倒是说啊!”

赵忠孝扔了手中的刀鞘气急败坏道。不过,他心中倒也是期盼着这专门给自己惹麻烦的女人鞥能够说出一些能够给她自己正名的话来。

“是这两个女人对我口吐脏话,她们骂我口里喷粪,你说说,谁能受得了这般侮辱人的话。而且,她们还将那瓜子壳扔到我的身上,若不是她们侮辱我在先,我也不会说抓起来这些个话的,我,我的本意就是想吓吓她们而已!”

我原本是瞧着那赵忠孝下手狠了一些,他的女人虽确实有些过错,可也不至于如此残忍的打下去,刚要出口劝着萧震毅让停手算了,如今。又听的女人这一番说辞,立马气的不轻:

“是你侮辱我们在先,是你说我们穷,这首饰让我们带了就会沾了污秽气儿,那你就不愿意买了!”

说完。又朝着赵忠孝急急忙忙澄清道:

“赵大人,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你若是不相信,你可以问梨花婶子的!还有这首饰铺里的所有人,他们都听到了的!”

赵忠孝听完我的话,又瞥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瞧着自家女人满脸心虚的模样,气的直接甩手就是一巴掌:

“贱妇,竟还敢骗我!”

女人捂着发疼的脸颊,一双眼眸挂着泪珠子,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赵忠孝见此,透着威严道:

“还不赶紧的给萧夫人赔不是!”

丈夫发话了,女人哪怕心里又着千万个不情愿,此刻也只能照做,于是,哽咽着声音,对我道:

“对……对不起!”

“还有梨花婶子呢!”我指了指门口依旧跪着的李叔和梨花婶子道。

于是,赵忠孝又连忙领着自己这个败家媳妇到梨花婶子旁,略带歉意的又说了一遍对不起,梨花婶子虽性子泼辣,可也没见过这阵仗,连连摆手道:

“没,没事……”

待道过歉后,赵忠孝便来邀请萧震毅去府上坐坐,结果,自家这男人直截了当的决绝道:

“既与你夫人发生了这般口角,若再去就是给她添堵了,待哪一日,你换了这女人。我再来登门造访吧!”

说完,根本不管这赵忠孝和身旁女人的脸色,便抓着我的手进了首饰店铺,对那已经吓傻的掌柜道:

“刚刚我娘子看中的是哪样?”

跪在地上的男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忙唤了刚刚同我们说话的伙计过来,将那盒子中的金簪递了过来:

“就是这个?”萧震毅接手后,望向我道。

“嗯!”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将它包起来!”萧震毅二话不说,命令道。

“是是是!”

掌柜的见就连县太爷都朝着这男人磕头谢罪,想必定是个身份不凡之人,忙让人将东西包起来之后,又将其他一些个首饰恭恭敬敬的递了过来道:

“这位爷,不然你再瞧瞧其他的!”

萧震毅听着这话,冷眼瞧了男人一眼,又转头唤了梨花婶子过来:

“婶子,您瞧瞧。欢喜哪样,便拿一件!”

“这……”梨花婶子略微有些犹豫的望了门口的李叔一眼,看出她脸上的惊慌,萧震毅嘴角带着点儿笑容,安慰道:

“放心。这是县太爷夫人对于刚刚事情给您和锦初的补偿!”说完,便冲着已经呆傻在一旁,脸颊红肿的女人道:

“赵夫人,是与不是?”

“我……”那女人一听萧震毅的话,心尖一颤,才吐出一个字,赵忠孝已经连忙接话了:

“是是是!这是我家夫人给您的补偿,您随便挑就是了!我们会付钱的!”

一听是白拿的,梨花婶子的眼睛立马亮堂起来,正所谓不拿白不拿啊。于是,瞧着掌柜的手中的各式首饰,最终,婶子挑了一个最贵的镯子拿在手中。

等赵忠孝付了钱之后,我与梨花婶子便拿着东西离开了,而那首饰铺子也恢复了正常,好似一切都未发生过一样,不过跟着赵大人离开的女人,却不知道回府后的下落是如何的。

“孩子他爹啊,你快掐我一下,这是不是真的啊?”

梨花婶子瞧着手里沉甸甸的大金镯子,放在嘴里狠狠咬了一口后,又用衣袖擦了擦,脸上尽是做梦一般的表情。

李叔听着婶子的话,只淡淡的瞧了她一眼,这一路上,他的心头都有些惶惶不安,一双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瞥向萧震毅,他虽是个粗人,可方才县太爷对他的态度那是瞧着眼里的。这男人若没些个本事,怎会有如此的待遇!

萧震毅自然也是瞧出了李叔略微转变的态度,心知他此刻是满脸的疑惑需要消化,于是,便道:

“李叔,婶子,如今瞧着时辰不早了,我与锦初便先去学堂,先帮着山儿整理下东西!”

梨花婶子后知后觉,将金镯子揣入怀中后。浑不在意道:

“先去什么啊,咱们待会儿也得去接大宝,同我们一起便好了!”

“你个女人懂什么,咱家大宝又不住学堂,不需整理东西,你就让他们先去吧!”李叔打断了自家女人的话,接着摆了摆手,就略带尴尬的让我们先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