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回京城/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场的情事好似抽干了我所有的力气,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山儿趴在我的身旁,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瞧着我,见我醒来,立马朝着屋外大声道:

“萧叔叔,我娘她醒了!”

接着,原本在堂屋忙活的男人走了进来,弯腰从箱子内翻出他上次给我买的老虎皮衣,递到我的跟前道:

“入了夜,天儿更冷了,将这皮衣穿上暖和些!”

一瞧着这老虎皮做的衣服,我就想起上一次换衣服的羞人事情,于是,带着娇羞推了推:

“没事,我穿袄子就好了!”

萧震毅听着我这般说话,微微皱了皱眉头,语气略带严肃道:

“莫要爽小性子,万一冻的着凉了,难受的虽是你,可心疼的是我!”

“山儿在呢。休要胡说!”听着男人这般不合时宜的话,我面色一红,狠狠瞪了萧震毅一眼。

“这有什么!”萧震毅毫不在意的看了山儿一眼,还伸手摸了摸小人儿的后脑勺,笑的十分温和道:

“山儿,你觉得刚刚萧叔叔的话有什么不对吗?”

山儿一听萧震毅的话,将脑袋摇晃的就如拨浪鼓一般。捂着小嘴儿笑呵呵道:

“没有,萧叔叔说的对极了,若是娘亲生病了,山儿也会心疼的!”

见山儿也站在自己这边,萧震毅更加的有底气了,将手中的皮衣披在我的身上:

“好了,你若再不穿,那真真是对不起我与山儿两人了!”

瞧着面前的一大一小,我有气无力的叹了一口气,伸出手,只能将那皮衣穿在了身上,完了之后才刚下床,只觉得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

那一刹那,萧震毅和山儿双双将视线投向我。我真真是羞赧的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萧叔叔,娘亲饿了!”山儿抬起头,笑呵呵的对着萧震毅道。

萧震毅自然也是听到了的,当下严肃的脸庞露出笑容,弯腰刮了刮山儿的鼻尖道:

“那山儿饿了吗?”

“嗯!”山儿用力的点了点头:

“山儿同娘亲一样,也饿了~”

“既是如此,那咱们赶紧出去吃饭吧!”萧震一手毅搂着我的腰肢,一手摸了摸山儿的脑袋道。

我睡了一下午,原本以为今年的年夜饭该是黄了的,结果,才出了堂屋,看着满桌子的饭菜时,瞬间的瞪大了眼睛,桌子上有肘子、有红烧鱼,还有一大碗的鸡汤和一盘饺子。

“这……这全部都是你做的吗?”我呆呆的望着萧震毅道。

“难道还是你这小懒猪吗?”萧震毅开玩笑道。

听着他这话,我嘴巴一嘟干脆不理他,直接找了个凳子坐下,萧震毅见此,也不生气,反而抱着山儿坐到另外一边:

“山儿,尝尝你萧叔叔的手艺!”萧震毅为山儿布好碗筷,接着,夹了一筷子的肉搁进碗里。

见萧震毅对山儿如此好,我的心情自然也是分外高兴,走到桌子旁坐下,便开始了三人的年夜饭。

因着是过年,萧震毅还特地买了一壶酒回来,清凌凌的酒水倒入酒盅中,递给了我一盏,我从未喝过酒,看着手中的东西倒也十分好奇,于是,似小孩儿一般拿着筷子沾了一点儿入口,结果,才刚碰着便吐出了舌头。道:

“好辣啊!”

萧震毅瞧着我这般反应,与山儿对视了一眼后就哈哈笑了起来,三人和和美美的吃了一顿年夜饭。

吃过年夜饭,我看着窗子上已经贴好的剪纸,朝着男人微微一笑,吃饱喝足的山儿从自己的包袱里搜出了笔墨纸砚,嚷嚷着说要贴对联。

可这么个小孩儿。虽在学堂里年了半年的书,但要让他写一个完整的对联,那就真真是有些为难了,最终,还是萧震毅提笔将那对联给写完整了。

“哦,贴春联咯!”待纸上的墨迹干涸后,山儿拍着小手高兴道。

萧震毅将我抱的极高。让我将那对联贴了上去,看着大门口红红火火的对联,我的心里也是暖呵呵的,原本该是冷清的院子,瞬间多了一份喜庆的感觉。

我靠在萧震毅的话怀中,小手不自觉的环住了他的腰肢,声音轻柔而充满期盼道:

“相公,希望以后的每一年,咱们都是在一起过的!”

萧震毅垂下眼眸,望着我清丽的小脸,一颗本该是波澜不惊的心此刻也柔的不行,亲了亲我的额头,温声道:

“好,往后的每一年。我都陪着你!”

我听着他的话,伸手握住了他的大手,这时,山儿也从里面跑了出来,扬起脑袋对着我们道:

“山儿也要同你们一起过!”

听着山儿详装大人的话,我与萧震毅相视一笑,三人紧紧的搂在一起……

大年三十是要守岁的。山儿坚持到了半夜便实在是困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待萧震毅将他抱进里屋盖上被子后,我又坚持了一会儿,可最终上下眼皮子实在是打架的厉害,倚靠在男人的臂弯中就熟睡过去了,于是,大年三十的守岁就这么过去了。

从年初一开始,村里的各家各户就开始走亲戚了,我与萧震毅在这村子里除了梨花婶子一家再没有关系更好的了,况且,萧震毅也说了,过完年就要带着我们去京城的,于是,干脆趁着这个时间,三人去了镇上采办了不少东西。

“相公,咱们什么时候去京城啊?”年初五过后,太阳出来了,原本如鹅毛般的雪也不下了,除了令人发颤的问道外,好似一切都开始变好了。

“三天后就出发吧!”

于是,三天后的一大早上,我与萧震毅便收拾好了行李,又去了梨花婶子家与她们告别,并且,依着萧震毅的想法,将院子中的鸡还有原本存放在地窖中的一些个蔬菜肉类全部送给了梨花婶子一家。

瞧着这两担子的东西,梨花婶子吓了好大一跳,连连摇着手道:

“这可使不得啊!”

“婶子,你就拿着吧,我与相公去了京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些个东西放在我家,怕也是糟蹋了!”

听我这样说,梨花婶子最终唤了李叔出来,让他将东西尽数的搬了进去,瞧着我与萧震毅还有山儿远去的背影。梨花婶子的心里总有一些不踏实,对着身旁的男人道:

“孩子他爹,这萧震毅到底是啥来头啊,怎在京城还有家人啊,如今锦初带着山儿傻傻的跟着他去,该不会出事情吧?”

李叔深深地瞧了萧震毅高大的背影一眼,语气透着复杂道:

“听天由命吧!”

芙蓉村出发到京城路途遥远。萧震毅带着我与山儿先是去了青山镇,接着,在镇上租了一辆马车,又买了一些干粮还有被褥什么的,待准备齐全后,这才带着我们赶路。

山儿从未坐过马车,且也没有出过院门。刚开始进去时,心中欢喜的不行,从马车内探出个头,这边瞧瞧,那边看看,心情是激动万分。

萧震毅怜惜我们母子,唯恐这一路的颠簸吃不消,所以行的特别慢,这一走就是半个多月,这才悠悠的到了京城。

京城不愧是大金王朝的都城,才刚进城门,耳边就响起了不绝于耳的叫卖声、人群的说话声,掀开帘子往外瞧,就连那些个人的穿衣打扮都与芙蓉村大有不同。

经过繁华的街道后,萧震毅将马车拐入了一个特别宽阔的大道上,只瞧两旁都是气派的深宅大院,马儿滴滴答答的走了一会儿后,终在一处飞檐卷翘,琉璃华瓦的大宅院门口停了下来,萧震毅掀开马车帘子,对着我道:

“锦初。到了!”

079、他的身份

“啊?”

我听着他的话,掀开帘子朝着那大宅子怯怯的望过去,只瞧门口的两头大狮子龇牙咧嘴,吓得我浑身一哆嗦,而那朱门口,还有两个威风凛凛的守门者。

“相公,你说你在京城的家,就是指这院子吗?”我心头惴惴不安道。

萧震毅见我这般模样,也似在他的料想之中,伸手握住我的手,将我扶了下来后,又将马车内睡的迷迷糊糊的山儿也抱了下来:

“这院子以后就是咱们的家了!”

原本揉着眼睛的山儿在瞧见面前这一派富贵祥和的宅子之后,一双眼睛瞪的极大,小嘴儿张的极大,满脸兴奋道:

“萧叔叔,这么气派的宅子以后是我们的了吗?”

萧震毅听着小人儿的话,笑的十分柔和,伸手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道:

“对,以后山儿就住这宅子了,好不好?”

“耶!山儿有大宅子住咯!”

相比较山儿的兴奋不已,我的内心却带着慌张。如此气派的宅子,就是寻遍整个青山镇都找不出来,想来这人家定是非富即贵的,而我与山儿不过就是个大山里出来的人,哪里是配住这里的啊。

“锦初?”萧震毅握住我的手,黑如深谭的眼瞳之中浮现一丝的怜惜,温柔的安抚道:

“你是我的妻。在这里,没有人敢欺负你!”

听着萧震毅的话,我轻轻的点了点头,反手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另外一只手则牵着山儿,随着萧震毅一同上前。

守门的两个侍卫在瞧见了萧震毅之后,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模样。好一会儿之后,其中一个结结巴巴道:

“萧……萧将军……”

待反应过来之后,那人连忙下跪,朝着萧震毅激动的大声喊道:

“卑职参加萧将军!”那铿锵有力的嗓门吓的我与山儿微微后退了一步。

萧震毅看着几年不见的属下,毫无表情的脸上同样有些动容,双手将这两人扶了起来,拍了拍他们的肩膀道:

“快起来!”

待两人站起。其中一人便匆匆跑进了院子里面,大声朝着里面喊道:

“萧将军回来了!萧将军回来了!”

于是,还未踏进这大宅院一步,里面的一群人纷纷激动的跑了出来,领头的是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留着山羊胡子的男人,在瞧见了萧震毅后,激动的胡子一翘一翘的。赶紧下跪叩拜:

“王福给将军请安!”这一声的叫喊,竟带着哭腔。

“奴才/奴婢给将军请安!”随着王福的下跪,后面的几十个人也纷纷跪了下来。

“都起来吧!”萧震毅低沉的声音透出庄重的威慑力。

“谢将军!”王福从地上站起来后,瞧着站在萧震毅身旁的我与山儿,眼眸中划过一丝讶异,轻声问道:

“王爷,这两位是……”

“他们是我的妻儿!”

王福一听这话。眼中的惊讶有增无减,不够到底还是规规矩矩的领着下人再次跪下,朝着我们母子二人叩拜:

“给将军夫人和大公子请安!”

“这……”我从未受过如此大的礼,因而见如此情形,十分的不知所措。

“王福,起来吧,领着我与夫人先去主院瞧瞧!”萧震毅帮我解围道。

“是!”

进了这宅子,跟着前面领路的王府穿过好几个走廊,这一路上,都有穿着粉色小袄的丫鬟屏气凝神,垂着眼眸恭敬站在一旁,瞧着我们经过,便会齐齐屈膝行礼。

我与山儿瞧着这犹如戏文中唱的一般的模样,真真是有些手足无措,甚至连话都不会说。

“看到了没,站在咱们将军旁边的那女人听说是将军在外面娶的娘子!”

“瞧着她这穿着,简直就是个乡下人啊!而且一副畏首畏尾的模样,真替将军丢人!”

走过之后,身后端着水果的丫鬟窃窃私语起来,我听着她们的话,身体一缩,萧震毅很显然感受到了我的反应,原本大跨步的双腿停了下来。

“将军,怎么了?”王福转身,略带疑惑道。

“本将军不过是几年未回府罢了,这院内的人儿就变得这么爱嚼舌根了?”萧震毅一边说着,一边转身望向身后再次跪下的两个丫鬟。

“王爷饶命!”原还说着悄悄话的丫鬟心惊胆颤的朝着萧震毅磕头道。

“将军府不需要这种诋毁家主的人!”萧震毅瞧也不瞧地上的丫鬟一眼,便对王福道:

“接下来,你知道该如何办了!”

“是,将军!”王福说完,刚要命人将地上磕头求饶的丫鬟带下去,却突然听的回廊尽头一个冷漠的女人声音响起:

“毅儿才刚回来,便对下人发这般大的脾气,所谓何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