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大年三十/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收拾完了山儿的东西,才刚到了学堂门口,就看到李叔还有梨花婶子过来了,将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到驴车上,梨花婶子又笑着让我们等了一会儿,自己则去了学堂接她的宝贝孙儿大宝。

李叔站在一旁虽不说话,可一双眼睛去不断的往萧震毅身上瞟,一直到婶子和大宝出来,他才转移了视线,上了驴车。

因着大宝爹娘还要在镇上多呆一会儿,所以,我们就先回去了,一路上,大宝和山儿兴奋说着学堂里面发生的事情,倒也不觉得无聊。到了村子后,与李叔道了谢,这才搬了东西往家去。

三人吃过午饭,阴沉沉的天空突然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望着纷纷扬扬而下的白雪。我的心里喜滋滋的,只道是瑞雪兆丰年啊。

外面冷的让人发颤,可屋内生着炉火,反而暖烘烘的,我与山儿坐在土炕上,两人手里一把剪刀一个人,低头剪着红纸,一会儿的功夫,身旁的小人儿便被这暖气熏的昏昏欲睡。

我怕他将自己的手指给剪了,干脆拉过被子让山儿睡去。没多少时间,土炕里面就传来了小人儿的轻轻的鼾声。

“在做什么?”

萧震毅从外面推开门,一股子的冷气随之吹了进来,这男人怕冻着我与山儿,转身连忙将门给关上了。

“相公,你站着做什么呢,赶紧过来啊!”我坐在土炕上凝视着他,见萧震毅站在门口不动了,于是,略带疑惑的问道。

“刚刚在外面沾了雪,如今我身上冷的很,待散去了些再过来,否则,将寒气渡给了你,就不好了!”

听着萧震毅这番话,又看着他头发上本沾着的雪花如今融化成了水流淌下来,心中一股暖流划过全身,眼角都有些湿润了。

“什么寒气不寒气的,乡下人儿哪有那么娇气啊,赶紧过来,我帮你暖暖手!”我睨了他一眼,娇嗔道。

萧震毅听着这话,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声音极轻道:

“我的娘子在我心中自然是娇气的,怎能是寻常乡下人能比的!”

说完。摸了摸自己身上并不如刚刚那般寒气的衣服后,这才缓步走到了炕前,瞧着我仰着头正望着他,便忍不住低头要轻轻我的唇儿。

可一想自己的嘴唇可能还有些凉,身体微微一顿。刚想要放弃时,我却已经搂住了他的脖子,朝着他的薄凉的嘴唇重重亲了下来,好半天,我才松开了他。低着泛红的脸颊认真道:

“我不嫌你冷的!”

说完,又去抓他的两只冰冷冷的大手,不顾萧震毅的反对,直接揣入了自己的怀中帮他暖和起来。

“锦初,快松开,这手冰的很,如此这般对你身体不好的!”

萧震毅不忍心的说完话后,就要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可惜,我偏偏十分用力的抓着。打死都不放开。

“不要,你这手都冻成这样了,如今我坐在这炕上帮你暖暖也是应该的!”我有些心酸道。

别人家下雪了,都是女人出去扫院子里的雪,可萧震毅却偏偏不让我去。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受冻扫雪,我坐在这暖烘烘的屋内本就是有些过意不去的,如今感受着他这般冰冷的手,更是心疼的不行了。

“原来娘子竟对我这般不舍啊~”

萧震毅听着我的话,一边调笑道,一边索性脱了鞋袜上炕,原本还有些冷的裤袜此刻沾了炕上的暖气后,也渐渐热了起来。

“你是我相公,我自然是不舍得你挨冷受冻的!”我抿着唇儿微微一笑,继续道:

“谁让相公对我如此好呢!”

萧震毅心脏似被人狠狠撒了一把糖般,面色高兴的将已经暖和的双手从我怀中掏出,接着长臂一揽,直接把我揽入了怀中,俯首在我耳边低声说:

“既是如此,那娘子是不是该主动些呢?”

我靠着他厚实有力的肩膀上,眼睛低垂着,轻声睨道:

“你要我主动做什么呀?”

萧震毅听我这般吴侬软语的话,腰间的手臂瞬时搂紧了几分,低哑的嗓音透出一丝性感道:

“娘子你觉得呢?”

我抬起头,一双眼睛笑的亮晶晶的,在男人的嘴唇上亲了亲:

“这样可以了吧?”

萧震毅挑眉,似那干渴没喝饱的人儿般,略带不满道:

“就这样?”

“不然呢?”我闻言,慢慢收拢了嘴角的笑意,轻轻推了男人几下道:

“快走开。我还要剪纸呢!”

萧震毅搂着我的手臂松开,拾起炕上的红纸,稍稍瞧了瞧后,笑着道;

“我陪你一起剪吧!”

就这样,土炕上。我倚在萧震毅的怀中,手中握着一把剪刀,慢慢的将红纸剪成一朵梅花的图案。

萧震毅将我牢牢的抱在怀中,从他的胸膛传来比炕上更高的温度钻入我的身体内,我略微有些不适的扭动了一下身体。嗔了男人一句:

“相公,你别搂的我太紧,我有些热了!”

萧震毅闻言,一双大手箍的更紧了,我无奈转头瞧了他一眼,略带抱怨道:

“你做什么啊!”

“没做什么!”

男人说话时,脸上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可那双大手却已经熟练的摸上了我的腰带……

“别闹了,山儿在一旁边睡着呢!”我一边躲着,一边娇嗔道:

“再这样下去,今晚的年夜饭都吃不着了!”

“没关系,年夜饭不过就是个形式,我倒是觉得,你比较好吃!”

语毕,嘴唇就凑到我的脖颈处。似小猪一般乱拱着亲了起来,那下巴处的胡渣硬硬的,刺得我有些难受。

“相公……有剪刀!”我咯咯的笑着,一边躲,一边提醒道。

萧震毅到底是怕我被剪刀弄伤,逗弄的动作随着我话音的落下也停止了,原本我以为这个男人是放弃了的。

心中正暗自庆幸时,突然,萧震毅的大手直接握住了我的剪刀,到手之后,只听的“啪”的一声响,那剪刀已经被丢在了地上。

“你……”

我见他如此做,气的就要同这男人理论,可才刚转身,嘴里不过吐过一个字。就被男人吻住了嘴巴。

“呜呜……”

我伸手轻轻捶了捶男人的胸膛,示意他放开我,可惜,霸道的男人此刻尝到了甜头,哪里还能放开我。似饿狼一般将我扑到在炕上,随手抓起一条薄被将两人的身体盖上后,就开始了他最欢喜的运动。

屋外大雪纷飞,屋内暧昧旖旎,待这一场干茶烈火般的情事结束时。窗外的天都已经黑了下来,而炕上原本剪好的窗花则七零八落的飘散在地上。

在我昏睡过去前,我伸出软趴趴的手臂在男人的胸膛上打了一下,嘴里呓语道:

“不让我弄窗花,那你就自己去把它贴好了!”

萧震毅见我这般固执的想着窗花。有些哭笑不得的亲了亲我的额头,又帮着我将衣服穿好后,这个男人才神清气爽的下了炕。

瞧着散落在地上的窗户,萧震毅缓缓的摇了摇头,自家娘子的话。那是要听的呢!否则,这一醒来,怕又是要闹上一闹了。

却最终弯腰将它们一片片的捡了起来,又瞧着家里没有浆糊,干脆在灶头上弄了一些米粒。敲打了一番后做成了浆糊,冒着大雪和寒风,去了外面把自家小娘子辛辛苦苦剪的窗花一张张的贴好。

待做完这件事情后,男人又去了地窖里面,将早已经准备好的食材拿了出来,趁着我睡着的时候,开始一番的切切剁剁,想着在自家娘子醒来之后,给她个惊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