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婆婆/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循着那声音望去,只见一位身着暗紫色大袖圆领锦缎拖地长裙,头上戴着金晃晃步摇的美丽妇人正缓缓而来。

端庄的容颜,婀娜的身姿,就如那戏文里唱出来的高高在上的王母娘娘一般,看的我直接呆住了,而她身后还跟着四个丫鬟模样的女孩。

待她走近之后,萧震毅缓缓低头,声音透着生疏道:

“儿子给母亲请安!”

母亲!

听着萧震毅的话,站在一旁的我瞬间瞪大了眼睛。我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高贵美丽的女人竟然是萧震毅的母亲。

于是,我也赶忙低头,怯怯道:

“儿媳锦初给婆婆请安!”说这话时,我的心跳的十分厉害。

“婆婆?”美妇讥讽一笑,声音冰冷无情:

“这就是你在那乡下地方娶的娘子?”

说完,便微眯着眼睛打量起我,我察觉到她的视线,偷偷抬眸望去,却只瞧那双眼睛中带着冷漠和嫌恶。就如一条森森的小蛇般,让人看的心里发毛。

吓得我赶紧垂下脑袋,再也不敢看了,紧了紧抓着山儿的手,而身体则不由自主的往萧震毅身旁靠了靠,萧震毅察觉,心中只是非常心疼,不顾旁人的异样眼光,直接伸出手臂将我揽入了怀中后,才道出一个字:

“是!”身旁的男人虽对面前的女人是尊重的。可从他生冷的话语中,我却察觉到了一丝的生疏。

“简直荒唐!”美妇一听这话,立马拔高了嗓子,分外生气道:

“你是什么身份!有多少千金小姐击破了脑袋想要进这将军府,你倒是好。最后娶了个乡野村妇为妻,这是要让你自己成为全京城的笑柄吗?”

美妇的话让我身体一颤,随即脑海中想起昔日萧瑾年说过的话,心头顿时一紧,抓住山儿的手也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几年前我已经卸了将军的头衔,如今不过是一介草民,娶我欢喜的女人有何不可!”萧震毅黑沉着脸,说出口的话铿锵有力。

“那他又是谁?”美妇指着我身旁的山儿质问道。

“我儿子!”萧震毅想也不想就回答道。

“这孩子瞧着四五岁的模样,我可记得,你出走才三年功夫而已!”美妇冷冷道。

“这事是儿子的私事,不由母亲大人费心!”说完,便转身对着身旁的王福命令道:

“送大夫人出去!”

王福一听萧震毅的吩咐,心头一颤,怯怯的看了一眼面色十分难看的美妇,声音略带尴尬道:

“大夫人,您……您这边请……”

“毅儿,你竟这样对母亲!”美妇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萧震毅。

王福瞧了一眼面色不该的萧震毅,于是,再次出口提醒了一遍,最后美妇从鼻中重重哼了一声。便一甩宽大的袖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将军,你这样得罪大夫人,那老将军那边……”王福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萧震毅,声音略有些担忧道。

“放心。若是萧大将军来了,我自有一番解释!”说完,便拥着我的腰肢,带着我与山儿去了这宅子的主院。

主院位于将军府后院的正中心,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瞧着眼前这一切,我与山儿就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得,瞧着哪里都是新奇的。

萧震毅让刘福带着山儿去了他的房间看看,原本刚到这陌生地方的小人儿是不肯的,不过,经不住刘福的一番劝哄,最终依依不舍得同我道了别。

“你放心,刘福就将他照顾好的!”萧震毅见我面露忧虑,于是轻声安抚道。

“相公,刚刚那位漂亮的夫人就是婆婆吗?”待所有人都退下后。我被萧震毅拉着在院子的一处石头上坐着。

“嗯!”一提及刚刚的事情,萧震毅微微扬起的嘴角落下了一些,大手覆在我的手背上,轻声问道:

“刚刚有无吓到你?”

“没事!”我摇了摇头,想起萧震毅让婆婆出去的事情。便继续道:

“婆婆不同我们住在一起吗?”

“嗯!”萧震毅点了点头:

“她是住在别处的!”

“那公公呢?”我又问道。

“他俩自然是住在一起的,还有萧瑾年……”萧震毅低沉的声音透着讽刺:

“毕竟他们才是一家人!”

听着他这一句话,想起上次他同我说的故事,我的心头略微有些发酸,原本被他覆盖的手抽了出来,轻轻抚上他略带微凉的脸颊:

“相公,我们也是一家人!”

萧震毅浅浅一笑,一双重瞳深处却如寒潭一般:

“有你和山儿我这辈子就足够了!”

又说了一会儿子的话后,萧震毅带着我到了主卧,那是间铺着光滑如镜的玉石的卧室,博古架上都是些极其珍贵地玩物,雕花山水人物床的四个柱子上分别镶嵌着一颗手掌般大的夜明珠。

我自小在芙蓉村长大,见过最大的世面就是青山镇上的大户人家,哪里见过这般贵气的卧房啊,真真是看的我连嘴巴都忘记合上了。

“相公,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我呆呆的看着房间内的一切,惊讶的问道,而一双脚根本不敢走进去,深怕我的鞋将这光亮亮的地面弄脏了。

萧震毅听着我的话,无奈一笑。摸了摸我的发顶道:

“你听过战神将军吗?”

“战神将军?”我微微皱了皱眉头,开始在脑海的深处寻找起了零星的关于什么战神的记忆。

好一会儿之后,我的眼睛倏地一亮,想起来了!

大金王朝的战神将军,我听村里的人说过,好像只要是他领军打的仗,就没有失败过,一直以来,都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就连大金王朝以前丧失的邻城都被收复了。那一年,圣上龙颜大悦,下旨普天同庆,免除一年的赋税,于是。不知觉间,这四个字便也入了我的脑海。

“难道……你就是……”我呆呆的望着萧震毅,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却不敢指向他。

看着我如此惊讶的面色,萧震毅微微叹了一口气,将我伸出的手指头包住了,略带无奈道:

“没错,我就是众人口中传颂的那个战神将军!”

“战神……将军……”我重复了好几遍这四个字,一时之间脑袋竟有些转不过来。

萧震毅见我呆若木鸡的懵懂样子,想来是被他的身份给吓到了,于是。伸手轻轻将我搂入他的怀中,轻声哄道:

“锦初,不要在意这些,你只需知道我爱你就够了!”

“爱我……就够了吗?”我喃喃自语,心中已然是复杂万分了。

从萧瑾年到那个美妇人,他们一直以来都口口声声说着我配不上萧震毅,原本我还觉得特别委屈,如今,听着自家男人说出这一番话的话,就好似一直在徘徊在黑暗中的人突然得到了光明一般。我恍然大悟,原来,我是真的配不上他的!

一个是万人敬仰的战神将军,一个是低入尘埃的农家女,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恐怕是个人都会说上一说吧。

“相公,你既是战神将军,那你怎就来了咱们这个小地方呢,而且,还会在芙蓉山上受伤昏迷!”我有些僵硬的靠在萧震毅的怀中。缓过神来后,动了动嘴巴问道。

“因为那个时候我被人追杀,在逃跑中误入了芙蓉山,最终倒是被你这个小娘子给救了起来!”萧震毅缓缓道。

想起过去的往事,男人的嘴角再次露出一丝笑容:

“你若是想听我的过去,进了这屋子,我同你好好的说!”

“不要!”我毫不犹豫的拒绝。

“为什么?”萧震毅略带不解道。

“我怕弄脏了地面!”我低头盯着自己双脚下一双黑漆漆的绣花鞋,脸儿有些不好意思的泛红。

“这有什么,若是脏了,便让下人们来打扫!”萧震毅浑然不在乎道:

“或者我就让人帮你拿双新鞋子过来?”

瞧着他如此轻而易举就解决了我担忧的事情,我的心情略微有些异样,这个卧房在我眼中是昂贵而神圣的,可对于萧震毅而言,就是一间在普通不过的房子罢了,想来这就是看不见的差距吧,往后或许会更多……

“不用了,反正你的鞋子也是脏的,那我也不怕了!”我抬起头,露出笑容道,而在与萧震毅对视的那一刻。我的笑僵硬在脸上,轻不可闻的再次问道:

“相公,你真的是战神将军吗?”

萧震毅听着我这话,眼神略微一沉,终还是微微颔首。斩钉截铁道:

“是的!”

“哦!”我的心就如落了一个深潭般,强打起精神,拉着萧震毅的手进了那恐怕在梦中都不会出现的卧房。

萧震毅带着这边看看,那边瞧瞧,我竟发现这卧房里面还有两个里间,一个是出恭的,另外一个,则是洗漱用的,里面还有一个大大的池子。

在参观的十分有兴致时,一个下人站在门口禀告道:

“将军,老将军派人过来,请您和……新夫人回萧府一趟!”

“知道了,下去吧!”萧震毅挥手让人下去后,对着左顾右盼的我,认真道:

“锦初,待会儿陪我回萧府一趟,见见你的公公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