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萧云长/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在前头的萧震毅停下脚步转过头望向我,此刻天已经黑了,回廊上的灯笼发出淡淡的亮光照射在男人的身上,显得有些晦暗不明:

“锦初,待我将事情处理完了,咱们就回去好不好?”

“相公,你来京城到底是要处理什么事情啊?”我抬头一双透着疑惑的眼睛轻声道:

“你只说来带我见你的家人,如今我也是瞧见了,咱们回去吧~”

我想此刻我的心情他是不会懂的,我从未如此急切的想要离开一个地方,在这里,我谁都不认识,所有人对我都充满了不友善,哪怕以前在芙蓉村时我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彷徨、害怕、焦虑……所有的情绪几乎要将我吞噬。

“我在找上次追杀我的凶手!”萧震毅思索了很久之后,一直到我已经没有耐心等下去时,他才突然开口道:

“我以前同你讲过的故事,你还记得吗?”

“记得!”我点了点头。

“那个重活两世的人便是我!”萧震毅的声音在这寒冷孤寂的夜晚带着无限的悲哀,低沉的声音随着寒风吹入我的耳中:

“虽活了两世,可却依旧摆脱不了打打杀杀的命运!”

“相公……”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该是听着“重生”两个字而感到惊讶的我。此刻却完全吃惊不起来,反而瞧着萧震毅这般模样,心中涌起巨大的心疼。

“离开京城之后,我转遍了整个大金,后来,我去了北疆,那是我打仗时待过的地方。那里的人民风开放,而且,男男女女之间也没有如此多的规矩,我原是想要在北疆的一个部落里定居下来,结果,却因为那个一心要铲除我的人,他将整个部落屠杀了!”萧震毅望着我。一五一十的将过去全部托盘而出:

“我被他们追杀逃到芙蓉村,原本想着就这么隐居起来同你过和和美美的小日子,但是,父亲的一封书信告诉我,他已经查到那个凶手是谁了,所以,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百多口人为我死去而就这么懦弱的逃避下去。我要为他们报仇!”

我的心因为萧震毅的话而不是滋味,黑夜里,寒风吹在两旁的树叶上响起簌簌的声音,慢慢抬起手,搂住了萧震毅的手臂,略带沙哑的声音一阵阵的发苦,可却透着心甘情愿:

“相公。我陪你留在京城,我以后再也不说那样的话了!”

萧震毅低头,看着我略微发红的眼圈,心里既带着愧疚又有些不忍,他知道我并不喜欢这里,可如今知道我与他关系的人已经超出他的范围,若是放我和山儿回去,他又担心那些在暗中的人会对我不利,两相一比,他只能将我留在京城。

只有放在眼皮子底下自己来保护,萧震毅才会有安全感!

“锦初,难为你了!”萧震毅将我搂入怀中,说话时,亲了亲我的额头。

两人回了萧震毅的别院后,没过一会儿,就有下人端着各色的菜肴进来了,只有萧震毅和我的屋子内,甩去刚刚在长廊里的悲伤情绪,我吃的开心又满足,萧震毅见我如此,心情也是大好,吃的比我还多。

饭后,萧镇国派了下人来请萧震毅,说是有事情同他商量,在萧震毅走后,我略微有些无聊,便捧着茶杯去了院子里看看。

此刻正是冬季的尾巴,院中一片凋零。不过温度倒是比往年要暖和些,我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在一处石头做的矮凳上坐了下来。

萧震毅怕我一个人闷的慌,还特地唤了一个小丫鬟陪着我,机灵的丫鬟见我坐在冰冷的石凳上,立马从屋内抱了一个织锦的坐垫出来。

“谢谢!”我接过垫在下面后,感激道。

“这是奴婢应该做的!”小丫鬟说话时。露出浅浅的两个酒窝,甚是可爱。

入了夜的院子内静悄悄的,并无人来往,呆坐了一会儿后,只听的院门口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堂哥也真是的,怎就留了嫂嫂一人在这院子里闷坐着呢!”

循声望去,却见是萧家大伯的儿子萧云长。只瞧他嘴角带着笑意走到我的面前,我连忙从石凳上站起来,对着萧云长有些不知所措道:

“堂弟,你怎么来了?”

萧云长虽长的不若萧震毅那般的高大,可却也是足比我高出一个头的,尤其那肥胖的身体,却有我两倍宽,瞧着他那一张坑坑洼洼的脸,不知怎的,我的心中有些不安。

“云长见嫂嫂一个人在院中发呆,特地过来陪陪嫂嫂!”萧云长一边说,一边笑嘻嘻的朝着我的身旁凑了凑,接着,又用鼻子一闻。略带好奇道:

“嫂嫂这身上抹的是什么啊,怎如此香,比京城那些女人的味道还要好闻!”

因着离的近,我便闻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一股子酒气夹杂着脂粉的味儿,微微皱了皱眉头,从心底生出浓浓的厌恶。

我的双脚朝着后面退了退,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道。双手紧紧握着杯子,喃喃道:

“我……不……没涂什么的,那个……相公快回来了,堂弟没……没什么事情,就先回去吧!”

“没事儿,二叔叫堂哥去书房了,瞧着那样子,想必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嫂嫂放心,有堂弟陪着你,你定是不会孤独啊!”

“云少爷,夫人有我陪着就够了,夜晚天气寒,您当心着凉了,还是赶紧回去吧!”身旁的丫鬟见萧云长这样子,连忙到萧云长的跟前行礼,恰巧将我与他隔开了。

萧云长见丫鬟横插进来,脸上露出不悦,板着脸道:

“杏儿,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下去吧!”

我听着这男人的话。连忙伸手拉住了丫鬟的衣摆,唯恐她就这么听了萧云长的话抛下我走了。

“云少爷,大少爷让杏儿在这里陪着夫人,若是此刻走了,大少爷怪罪下来,杏儿担待不起的!”

萧云长在听完杏儿的话后,嘴角耷拉下来,不过,一转眼的功夫却又咧开了大嘴,还十分轻薄的挑起杏儿的下巴,逼迫着她看向自己,露出坏笑调戏道:

“这可是你自找的!”

杏儿瞧着面前男人这般模样,身体微微一颤,结结巴巴道:

“云少爷,这里可是大少爷的别院,少夫人也在这里,您……您不能乱来的……”

“少夫人?”萧云长听着杏儿的话,冷冷一笑,一双可怕的眼睛就如毒蛇一般盯在我的身上上上下下打量,讥讽道:

“一个从外面带回来的野女人而已,还真把自己当成主子了?”说完,又后转到杏儿的身上,冷冷道:

“你去萧府问问,谁承认她的地位了!就凭着你刚刚说的‘少夫人’三个字,萧家主母就能让你挨三十大板,信不信?”

语毕,又将眼睛粘到了我的身上:

“叫你一声嫂嫂,那是看得起你。就冲着你刚刚同我碰杯的模样,想来也不是个好人家的姑娘吧?”说着,就从怀中掏出银子放在石桌上:

“说吧,我大哥给你多少,我加倍出!”

萧云长可谓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自成年后跟着一些人天天流连于烟花巷柳处,什么妖艳女人没见过,可如今瞧着这么个从乡下来的水灵灵姑娘,清纯的模样就如那山里的野菊花般,这对于一个见惯了浓妆艳抹女人的萧云长而言,就好似大鱼大肉的日子里,突然瞧见了清粥小菜,自是觉得新奇,想要好好品尝一番的。

我听萧云长这般赤裸裸的话,心底的厌恶更甚了,一气之下,拿起手中的茶杯就朝着这男人泼了过去。

刚刚待在院子中的一番时间,早已经将温热的茶水变成了冷水,萧云长没有想到我竟会做出这番的举动,先是一呆,随即隐忍的脾气就爆发了出来:

“你这个贱人。竟拿水泼我!”

话音才落下,就直接朝着我扇了一巴掌,因着那十足的力道,我直接扑在了石桌上,原本放在桌子上的银子也纷纷掉落在地上,发出“哗啦”声响。

“云少爷,您怎么可以打人!”杏儿性子急,一瞧我被打,二话不说,就似母鸡护着小鸡一般,挡在了我的面前:

“这里是大少爷的院子,她是大少爷的女人,您若是做出不好的举动,大少爷是不会放过你的!”

可惜。萧云长仗着婆婆对我的不喜,却根本没将杏儿的话放在眼中,直接一脚踹开了杏儿,咸猪手就这么朝着我摸了上来:

“放心,我比大哥可温柔多了,保证让你欢喜!”

“不要,走开!”瞧着越来越近的猪头脸。我害怕的伸出手,闭着眼睛,朝着他的脸就是一顿乱挠。

“哎呦,你个贱人,住手,快住手啊!”

萧云长生的肥胖,以前的女人都顺从的不行。哪里遇到我这样的,此刻瞧着我像发了疯般的野猫儿似得,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就在此时,突然听的几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你们在干什么!”略带庄重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怒气道。

“云儿,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沈屏香原本是得了自家老爷的吩咐,跟着李秀玲过来帮忙看看萧震毅的院子有什么可帮忙的地方,但却没有想到。目睹了眼前这一幕,气的她二话不说,就将与我拉扯的萧云长带到了一旁。

一双带着心机的眼睛看着显然十分生气的李秀玲,突然眼珠子一转,便朝着我狠狠扇了一巴掌,大声叫骂道:

“你个小贱人果然就如弟妹说的,真真是上不得台面。此刻竟趁着侄子出去,来勾引我儿子!”

我被萧震毅的大伯娘打的脑袋一昏,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捂着火烧一般的侧脸,红着眼眶,万分委屈道:

“我没有……是他……是他要非礼我!”

“什么非礼!”沈屏香提高了一个嗓音,更加大声道:

“明明就是你勾引不成。就想嫁祸给我儿子!如此拙略的演技,也敢在我们面前表演,真当我们是傻子吗?”

我没有想到,沈屏香竟会颠倒黑白的说出这一番话,嗓子就好似被堵住了一般发不出声音,一双无助的眼睛望向因着声音跑过来看热闹的下人们,只见一个个的脸上都是讥讽和看不起的表情,最终,我将视线定格在李秀玲的身上。

她与沈屏香是一起进来的,她是看到了全过程的,于是,就如沙漠之中看到了清泉般,连忙跑到她的面前,带着迫切的希望道:

“婆婆,你是亲眼目睹的,你看到萧云长在扯我的衣服是不是?你跟大家说,我是被冤枉的,你要为我做主啊!”

我的泪水夺眶而出,一双手紧紧抓着她的衣服,可怜的模样就好似一个孩子般。

李秀玲在听完我的话后,给身旁的丫鬟使了个颜色,两个丫鬟上前直接将我的手指拨开拉到一旁。

“你既做出勾引堂弟这般不要脸的丑事,还让我怎么替你做主?”李秀玲的话就如一桶冷水从我头顶直接浇了下来:

“待毅儿回来,我便让他写休书休了你,萧家容不了你这等毫无羞耻的媳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