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那又怎样/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听着李秀玲的话,哀怨的眼神从眼瞳中溢出来,黑眸之中带着不可置信,婆婆……她……她怎么如此对我,她们进来时,明明是看到这个男人在拉扯我的,沈屏香不帮我也就算了,那她……为什么也……

突然,一记精光闪过,瞬间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是了,她本就是看不起我的,哪里会帮着我呢,恐怕她早已经巴不得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好让相公休了我。

我第一次意识到,深宅府院里的女人好可怕!

看着所有人投来的厌恶、不相信的异样眼神,我的全身都在发抖,骨子里透出的哀怨让我浑身都被凄楚和绝望笼罩,我吃过苦,受过累,可却从未有过这样的委屈。

“来人,将这勾引云少爷的下作女人关到柴房去!待大少爷回来之后再定夺!”

李秀玲的话音落下,身后的两个婆子便走了过来,强扭着我的手臂便将我往门口拖去。

“不要……我没有……”我努力的挣扎着,可院中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帮我说一句话,萧云长的脸上更有得意之色。

待我被两个婆子拖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一阵冰冷的气息,接着萧震毅冰冷的声音在这寂静的院子中响起:

“住手!”

“相公!”我惊呼道:

“我没有勾引你堂弟,我没有!”

听着我的话,萧震毅本就黑沉的脸色变得更加十分的骇人,不知是逆着灯火的关系,男人周身被阴影所笼罩的同时,还有散发着一股戾气,让人看得不寒而栗。

“毅儿,你回来的正好,瞧瞧你带回来的下作女人,竟背着你勾引云儿!”李秀玲抬眸瞧了萧震毅一眼,不急不慢的开口。

“依着母亲的想法,你想让我如何做?”萧震毅声音冷漠,情绪不定道。

“自然是一纸休书将她赶出萧府去!”李秀玲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后道。

萧震毅听完萧母的话,一语不发的走到萧云长的面前,这平日里作威作福的萧云长看着面前的男人,心中心虚又畏惧,就连惯会说话的嘴巴也好似僵住了一般,抖了个半天才抖出两个字:

“大哥……”

“你的院子在西面,如今大晚上怎会出现在东院?”萧震毅的声音沉稳毫无波澜,只望着萧云长的眼睛令人捉摸不透,后又说了一句:

“莫非是来看我?”

萧云长原本听了萧震毅的话心中还在寻由头,如今听完他接下去的那一句后,立马点头道:

“是,云长是来寻堂哥你的!”

萧震毅听此,颔首道:

“既是如此,那我在了,你说吧。来寻我做何事?”

“啊?”

萧云长显然没有想到,这刚刚将问题解决了,怎的又来了一个,抓耳挠腮了半天没说个所以然来,反倒是一旁的沈屏香帮忙道:

“云儿是想着你今日才回府。这院中下人定有做的不足的地方,所以想特地过来问问你,是否有缺的,若是有便命人赶紧补上!”解释完,又心虚的瞧了萧震毅一眼继续说:

“哪曾想。这进了院子发现你不在,刚想出去,就被这不要脸的女人给缠住了,幸亏我与你母亲过来了,否则,指不定还会闹出什么事情呢!”

听完沈屏香的话,萧震毅的脸上依旧十分平和的望着萧云长,只不过说话的声音比之刚刚好像又冷了不少:

“事情就是这样?”

“啊?”萧云长一张大饼脸有些缓不过神来的模样,待自己母亲狠狠捏了他一下后,才忙点头道:

“是是。就是母亲说的那样!”

话音才刚落下,萧震毅突然一拳头朝着他的腹部出击,疼的萧云长闷哼出声,直接弯下了腰。

而身旁的沈屏香则立马惊呼,扶住自己的儿子刚想要朝着萧震毅发难。却被萧震毅一道戾色吓的闭了嘴。

“真当我是傻子吗?”男人的眼眸冷冽如深潭般盯着面前母女好一会儿后,冲着院子外喊了一句:

“将人带过来!”

只见一个身着萧府家丁服的年轻小厮被两个魁梧的男人押着走进了院子,沈屏香瞧着跪在面前的小厮,脸色一变,这不是自家儿子的随从吗?

“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萧震毅厉声命令道。

“回……回大少爷的话,小……小的只是听从云少爷的吩咐,让小的守在院子外面,说只要瞧着您回来,便赶紧的吹口哨报信!”

地上的小厮面如土色,哆哆嗦嗦的说话时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地面,甚至连看都不敢看萧震毅一眼。

“你个小厮,瞎说什么!”萧云长捂着自己发疼的腹部,咬着牙呵斥道。

“闭嘴!”萧震毅动了怒,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瞬间手起刀落。直接将萧云长垂在一边的发丝割了下来:

“再多嘴一句,就让你如这断发一样!”

看着掉落在地上的碎发,萧云长吓的禁了声,而旁边的李秀玲也是面色难看,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大儿子,为了个女人,竟然会与兄弟反目成仇,且还兵刃相见,此时此刻。眼前的场景,似乎已经超出了她的范围。

“大少爷,小的没有胡说,这一切都是云少爷让小的做的啊!”小厮慌慌张张的朝着萧震毅磕头道。

“行了,带他下去吧。命账房将这小厮的卖身契交给将军府,从这刻起,你就是将军府的人了!”萧震毅了解这萧云长的性子,若让这小厮再呆在萧府,恐怕明日就得横着出去。

“谢大少爷,谢大少爷!”小厮一听这话,脸上大喜,连连朝着萧震毅磕头感谢。

“萧云长,你还有什么话可说!”萧震毅盯着惊慌失措的男人道。

“毅儿,堂弟还有伯娘的话你不信。非得要相信这些个下人的话,那些个人……就是在离间你们兄弟间的感情啊!”李屏香依旧不甘心的狡辩道。

萧震毅听她这番言语,黑沉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意,盯的女人心中直发毛,接着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

“人证都在了。还要狡辩,你们母子俩的话,我真真是一个字儿都不能相信的!”

“毅儿,怎么跟伯娘说话的!”李秀玲听完萧震毅的话,皱眉气愤道。

“怎么。我说错了吗?”萧震毅见自己母亲也维护这两人,干脆也不装了,直接望向自己的母亲,声音铿锵有力:

“几年不见,母亲竟也变得如此这般不明事理了!我的娘子。她什么品行,我自是晓得一清二楚,你以为就凭着你们几人这般的浑说一通,我便会相信吗?”

萧震毅的话就似寒夜里突然出现的火把,让我一颗濒临放弃的心瞬间亮了起来。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神也透出了光亮。

“毅儿……”

李秀玲有些陌生的望向感觉自己的儿子,笔直的身体略微有些晃悠,以前这个大儿子虽性子冷,可却从未对自己说过一句重话,如今,为了这么个乡下女人,竟……竟对她如此的疾言厉色。

“况且……”

萧震毅一边说着,一边来到我的面前,带着温柔的大手执起我冰冷的右手,紧紧的放在自己的心脏处,原本黑暗的神色陡然变得深情,双眸望着我,语气轻缓中透出无悔的坚定道:

“就是她真的做了又如何,我爱她比她爱我多,所以。只要她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就不会去在意这些的!”

看着萧震毅如此痴心一片的模样,别说是我了,就是院子内的所有人都是惊讶的张大嘴巴,好似一副吃了苍蝇的模样。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素日里冷血无情的男人,竟会对一个乡村小丫头痴情到这种地步,哪怕就是我真的红杏出墙,他竟也无怨无悔。

李秀玲瞧着儿子这般样子,气的差点儿咬碎了自己的银牙,这般的挑拨离间竟还能换来了萧震毅的痴情告白!

“如今事情已经水落石出,萧云长,你说该怎么办吧?”萧震毅眯起眼睛,流露出危险的气息。

“什……什么怎么办!不过就是个女人,况且,我也没将她怎么样啊!”

萧云长结结巴巴道,反正有自己的父母亲还有二婶为他撑腰,他就不相信,萧震毅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冥顽不灵!”萧震毅说完,唤来刚刚的壮汉,直接将萧云长抓了起来:

“既犯了错,那便是要受到惩罚的!”男人说完,便大声道:

“将萧云长拖去正厅,仗着三十!以示惩戒!”

“萧震毅,你不能打我!”萧云长一听这话,立马挣扎着大喊大叫道:

“我父亲和母亲都舍不得动我一根手指头,你凭什么打我!”

“就是你父母不管你,那我便替他们好好管教你一番!”萧震毅大手一挥,大呼小叫的萧云长便被带了下去,接着,外面响起男人的哀嚎声还有拍子声。

待沈屏香从西院将大伯叫来时,萧云长的三十大板也已经打的差不多了,看着男人血淋淋的从长凳上被下人扶起来,萧震毅泛起一丝冷笑,完全没将大房的人放在眼中:

“下次若再让我瞧见你不轨的行为,便不是这么简单了,我会直接让人阉了这辈子都做不了男人!”

说完,便便头也不回的拥着我的腰肢离开。

身后的沈屏香看着自己宝贝这模样,气的大哭大闹,而那大伯,则气急败坏的说要去找自己弟弟讨说话。

只有站在一旁不言语的李秀玲望着两个离开的背影,缓缓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眼底透出决绝和失望。

这个儿子真真是越来越不听自己的话了,看样子,没有血缘关系,到底是不够亲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