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宫宴/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了屋子的萧震毅看着略施粉黛的我,原本漆黑的眼眸露出一丝惊艳,鹅黄色的长裙衬着一张脸儿越发的娇俏可人,腰间的缎带勾勒出不盈一握的曼妙身姿,转头望向萧震毅时,头上的步摇轻轻摇晃,在夜明珠的光芒下,显得波光流转,分外引人注目。

萧震毅一直都知道自家娘子是清秀可人儿,但今日这番的艳丽却从未见过的。难免就有些移不开眼睛了。

“相公……”

我提起裙摆慢慢走到萧震毅的面前,见这男人依旧用一双精光的眼眸望着自己,脸颊瞬间一红,带着娇羞唤了一声。

“今晚上你可真美!”萧震毅回过神来,直勾勾的看着我,语气是分外的认真。

“我……我从未穿过这样的衣服呢……”我低头看了看拖地的裙摆,说话时有些不自信。

男人见我如此模样,伸手直接将我搂入怀中,也不管这房间里还有其他人,便低头朝着我涂了胭脂的嘴上亲了一口道:

“那明日让管家将京城的裁缝请到府里来。为你多做几套!”

“不用了,这一套就够了!”我忙阻止道。

摸着这料子便知道定是贵的,还要将人请到宅子里来做几套,那都不知道要花多少钱了,我自然是不同意的。

“我要查的事情还未解决。你在这京城住的时间还长了,多做几套也是有必要的!”萧震毅一边解释,一边细细打量了我一下有些纠结的小脸后道:

“放心,花不了多少钱的!”语毕,又怕我不相信,继续解释道:

“府中的库房积攒了不少布匹,都是以前陛下赏赐的,你若是不将它们做了衣服穿身上,恐怕再过些时候,就得被里面的老鼠当饭吃了!”

我吃了一惊,下意识的摸了摸衣服的料子,心中可惜的不得了,如此上好的料子竟要被老鼠吃了,那真真是太暴殄天物了,于是,鼓起勇气抬头对自家男人道:

“相公,那明日就让裁缝多做一些吧!”

听我如此说,萧震毅扬了扬唇,宠溺道:

“好,你要做多少,就有多少!”

我听了这话满脸喜悦,乖乖的跟着自己男人走出将军府,萧震毅将我抱上马车后,往常该是骑马的他害怕我会孤独,便命令将准备好的马匹牵回了马房,只高大的身体也钻进了马车内,搂着我一道在车厢内说话解闷。

一路上,我舒舒服服的靠在萧震毅的臂弯中,想起即将要进宫的事情,心中不免有些慌张。抬头看了一眼淡定从容的男人,好奇的问道:

“相公,待会儿进宫后,我应该怎么做啊?”

见我有些害怕的模样,萧震毅捏了捏我的手背。耐心回道:

“放心,入宫后你只要跟着我,我会告诉你该做什么的!”

“那白日里来的安郡主也在吗?”我有些惴惴不安的问道。

萧震毅点了点头,看出我对她的害怕后,继续安慰道:

“放心。在皇上设下的宴席上,她是不敢为难你的!”

“嗯!”

我虽面上点了点头,可一想到白日里来的那姑娘,心中便有着说不清的恐惧,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当然最后也是印证了,这住在深侯大院的女人,真真都是了不得的。

见我不说话了,萧震毅便又低哄道:

“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的!”

马车很快就到了皇宫。宫门口已经停了许多华丽的马车,好几个官服模样的大臣走下马车,对着萧震毅行礼,之后便拿着好奇的目光望向我。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望着那些个连想都不敢想的大官的脸。心中很是紧张,紧紧的跟在萧震毅的身后,甚至连动都不敢动。

萧震毅似察觉到我的害怕,伸出另外一只手拍了拍我的手臂,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对那些个攀谈的官员道:

“我家夫人比较害羞,莫要见怪!”

众人听萧震毅这般讲话,连忙摇了摇头,纷纷表示不会。

皇宫十分的大,在步行进了宫门之后,就有太监和宫女恭恭敬敬的站在步撵前,邀请我们乘坐布撵,说是皇上已经在昭和殿等候了。

这皇宫真真不是一般的大,我坐着布撵一路向前,哪怕是晚上,这路上的灯笼照的就跟白昼一般。看着巍峨宫阙,秀气亭台,真真是一双眼睛都看不过来了。

七拐八弯之后,终于在一处气派的宫殿前停了下来,早有太监站在门口尖细着嗓子道:

“请各位大臣入殿!”

我从布撵上下来后。就连忙跑到萧震毅的身旁乖乖呆着,一想到立马就会看到皇帝了,心中就慌乱的不行,低头又细细的看了看自己衣服,再确认没有任何不好的地方后。这才松了一口气,跟着萧震毅踩着台阶走了进去。

“萧将军到~”太监细细的声音让原本喧哗热闹的大殿内突然安静了下来,早到的那些个官员们纷纷朝着门口瞧。

如今京城恐怕无人不知,这原本已经辞官的萧大将军再次被皇帝召入帝都官复原职,当然。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的,毕竟如今大金王朝内忧外患,将战神请回来是无可厚非的。

令众人津津乐道的是他们的战神王爷竟然在乡野娶的女人,听说还有个孩子,原本以为是个妖娆魅惑的女人,今日一瞧竟是个年纪不大,娇小玲珑的素净女孩。

大殿内,有些个好事的打量完我之后,又偷偷的望向起坐在太后身旁的安玲珑……

我和萧震毅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大殿中间:

“微臣萧震毅参加皇上!”

看着身旁男人的动作,我也连忙提起裙摆双膝跪在地上,朝着皇帝拜了拜。

“起来吧!”一道略威严中透显沧桑感的男人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想必这就是皇帝陛下了。

“谢皇上!”萧震毅叩谢后,便扶着我在一旁坐下。

宴席开始,宫娥手端银制托盘,将一碟碟制作精美的菜肴端上桌,周围的朝廷大臣和官家夫人之间,也是笑语连连,好不和谐一片。

萧震毅是皇帝赏识的人才,又是为大金朝立下功劳的人,自然许多官员前来敬酒,恭维奉承的话更是不在少数。

我虽坐在萧震毅的身旁,可听着他们的话也是一句都插不上,只能瞧着那些官员前来敬酒时,便连忙拿起茶杯客气的抿上一口、

不稍片刻,那些个美味佳肴还未怎么吃的我已然喝茶喝饱了,而且还了小解的念头,胆小如我,原本是忍着等这宫宴结束了回将军府去解手的,可瞧着大殿内觥筹交错,一片祥和的画面,想来还是需要很久的。

“怎么了?”萧震毅瞧着我略微有些急躁的模样,关心的问道:

“身体不舒服吗?”

“相公,我……我想小解……”我红着脸支支吾吾道。

萧震毅放下心中的担忧,高大的身体从座位上站起来,牵着我的手便往大殿门口走去。可还未走到门口,突然皇帝身旁的太监匆匆跑了过来:

“萧将军,皇上说让您进去一同探讨边疆之事!”

“告诉皇上,我待会儿就过去!”萧震毅皱了皱眉头,说完便拉着我往外走。可那太监却再次站到我们的面前,有些为难道:

“萧将军,别让奴才们难做啊!您若是不去,皇上怪罪下来,奴才可担待不起啊!”说完。便瞧了我一眼道:

“萧将军,您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让奴才替您办,您就赶紧进去吧!”

听着太监的话,我也知道得罪皇帝的罪名可是不轻的。于是,轻轻拉了拉萧震毅的手,微微一笑:

“相公,皇上是最大的,他让您进去,您就赶紧去吧,让这位公公带我去就好了!”

萧震毅又看了一眼大殿内的情形,见高高在上的皇帝果然往他这边瞧,于是,叹了一口气道:

“那好吧,你记住别乱跑,好了之后就赶紧跟这位公公回来知道吗?”

“恩,我懂的!”我点了点头道。

等萧震毅离开后,我就跟着身旁的太监去了旁边一处的小院落里,待好了之后,就再次跟着他回去,可走了一会儿后,我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

“公公,这好像不是回大殿的路啊?”

我隐隐记得这通往大殿的路是没一会儿的,可如今却已然走了好长一段路,而且,越走感觉越安静。

走在前头的公公头也不回,只声音冷冷道:

“萧夫人记错了,这就是回大殿的路!”

闻言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只能安静的跟着带路的公公走,周围越发的漆黑了,隐隐好似还有流水的声音传来,心中的害怕越来越强,此刻我已经能够断定,这并非是去大殿的路了。

“这不是去大殿的路!”我直接停下了脚步,环顾四周后,对着前面的太监道:

“我要回去了!”

说完,便转身要走,却被那太监直接拉住了,尖细的声音在黑暗之中显得尤为阴森可怕;

“你给我回来!”

“不要,你放开我,放开我……”我与那太监挣扎起来,突然黑暗中传来一道熟悉的女人生气声音传来:

“没用的东西,让你做点儿事情都做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