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落水/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听隐藏在黑暗中女人的声音,我吓了好大一跳,而那原本同我争执的太监则连忙跪倒在地上,对着女人道:

“奴才知错,求郡主饶命!”

是的,那个女人的声音并不是别人,正是今日白天来将军府闹的安玲珑。

“行了,下去吧!”

从黑暗中走来的安玲珑身着一身的粉色宫装。再配上同色系的朱钗步摇,衬的整个人就如邻家小妹妹一般的乖巧可人,可就是这样一张俏生生的面孔之下,却住着一个令人害怕的灵魂。

当安玲珑望向我时,一道嗜血的光芒稍纵即逝,随后,给旁边的两个嬷嬷使了个眼色:

“还不快动手!”

“是!郡主!”

安玲珑身后的两个嬷嬷身材健硕,一看就是宫中惯养着用来惩罚宫女的人儿。瞧着这两个女人朝我走来,我的脸色煞白,不断往身后退,一直退到最后脚下的石子往下滑时才明白。原来这不远处竟是条小河,难怪前面好似耳边还有流水声。

“你……你们到底想干嘛啊?”我颤颤巍巍的站在河边,望着如恶魔般可怕的女人,眼眶中的泪水已经积聚起来。

“将军夫人夜晚小解回来时,因天黑看不见路,不慎失足跌入河中溺毙……”安玲珑低头拨弄着自己的修剪过的指甲,一边露出渗人的笑容道:

“啧啧,真真是条不幸的消息呢!”

“你……你要杀了我?”我听了这句话瞪大眼睛,惊恐的摇了摇头,吃力的吐出几个字:

“不,你不能……”

“我凭什么不能?要知道,这宫中死个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安玲珑望着我惊骇慌张的一张脸,只觉得十分痛快,又想起白日里自己受的那些个委屈,便提高了声音厉声催促道: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人给我弄下去!事情成了,每人赏赐千两银票!”

“是!”嬷嬷们一听有千两银票能拿,脚下的步子都快了许多,没一会儿便来到我的身边,用粗壮的大手一左一右架住了我的身体。

“不要,放开我!”

我虽性子怯弱,可到底是事关生死的事情,于是,当那两个女人推我下去时。我紧紧的抓住了她们的衣裳咬着牙不让自己跌入河中。

“没用的,连个死丫头都弄不了,要你们何用!”

安玲珑看着我迟迟不跌入河中,气的提起裙摆就走了过来。待那两个婆子架着我时,抬脚就朝着我的腹部狠狠踹了一脚,力道之大,将我原本抓着婆子的衣裳都撕破了。

“噗通”一声。冰凉的河水立马淹没了我,如今依旧是寒冷的天气,夜晚更甚,我在河中挣扎着,整个身体就如跌入了一个冰窖一般冷。

“救命啊,救命啊!”

我一边尖叫着,一边努力的挥动自己的手脚,乡下的孩子小时候都是下过河、玩过水的。我的水性也是不差的,只不过因为身上衣服太过厚重,所以,哪怕再拼命。整个身体还是不断的往下沉。

“别白费功夫,我早就将这附近的人支走了,你就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安玲珑站在河边,微微弯腰,对着河中扑腾的我阴森森道:

“等你死了,萧大哥就是我的了!”安玲珑面对我时的脸庞狰狞可怖,吐出的话就好似从阿鼻地狱发出的鬼魅一般。

我依旧努力的在河中扑腾着,使出所有的力气往岸边游去,我努力告诉自己,我不能死,我有相公。有儿子,我是要活着的!

安玲珑鄙夷的瞧了一眼在河中挣扎的我,说话的声音带着无比的兴奋:

“别挣扎了,赶紧去死吧!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坐上将军夫人的位置!哈哈哈……”寂静的黑夜中,安玲珑的尖细声音令人瘆得慌。

冰凉的冷水莫过我的头,原本扑腾的身体渐渐沉入河水中,本是水波荡漾的河面渐渐平静下来。只剩下淡淡涟漪。

自负的安玲珑以为我已经死去了,于是,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并且。转身便对着身后两个嬷嬷训斥道:

“记住了,今日之事,谁若是敢说出去一个字,本郡主便让她不得好死!”

两个听命行事的嬷嬷听着安郡主的话,连连点头:

“是是是……”

见事情办成,安玲珑满意的抬脚要往前走,却在这个时候,在河中脱去厚重宫裙,又憋着气往岸边游的我突然从河中伸出手,抓着要安玲珑的双脚就往河里拖。

“啊!”

安玲珑显然是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察觉自己的双脚被湿漉漉手抓住时,整个人已经吓的面色惨白,嘴里不断喊着:

“鬼啊,救命啊!”

最后一个音还未落下,身体的重心就已经往后移动了,接着脚下一个踩空,身体直接朝着河水里面栽去了下去。

“噗通”一声响,河边上溅起好大的浪花,吓得身后两个女人好大一跳,那两个嬷嬷想必是平日里坏事干多了,瞧着披头散发,从河中钻传来伸出手抓着安玲珑脚的我,同样吓的肝胆俱裂,一边朝外面跑,一边凄惨大叫:

“有鬼啊,快来人啊,郡主被女鬼抓走了!”

安玲珑被我拉入河中不断的扑腾着,我瞧着她这般手足无措的样子便知道她是不会游泳的。瞧着她慢慢沉入河中的模样,双手趴在河岸上的我竟第一次产生了不想救一个人的想法。

这河边本就有些僻静,两个嬷嬷喊了许久都未曾有人前来。

一直到一队巡查的侍卫听见,这才赶紧跑了过来。领头的侍卫二话不说就跳入冰凉的河水中,拖着已经奄奄一息的安玲珑上岸,而我也被人拉上了岸。

这件事情闹到如此地步,很快就传入了大殿中的皇帝和太后耳中。没过一会儿,就见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这边来了。

“锦初!”

跟着皇帝过来的萧震毅一瞧缩成一团,浑身冻得瑟瑟发抖的我二话不说就从人群中跨步而出,脱下身上的外套就披在我的身上。紧紧的搂着我为我取暖。

皇帝看着狼狈的两个女人,大为不悦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身旁的太后瞧着瑟瑟发抖的自家侄女时,也连忙蹲下身体,声音焦虑不安的对身旁人道:

“快,取毯子过来!”

彼时已经恢复意识的安玲珑,抬眸望着围在周围的人,突然通红着一双眼睛,明显是一副受了委屈却还强忍着的样子,拉着太后的袖子楚楚可怜道:

“姑姑,玲珑瞧着萧夫人好似迷路了,便好心带着她回来,不知怎么的,就跌入了河中!”说完,便暗暗的使了眼色给一旁同样镇定下来的嬷嬷。

那嬷嬷就是个人精,又在皇宫中呆了这么多年,使坏冤枉的事情做的不要太过得心应手,立马就跪在地上朝着太后磕了个响头,面露不服气,字字肺腑道:

“太后娘娘,这萧夫人是因白日里您下旨为郡主和萧大哥赐婚的事情,才对郡主我起了歹心,推郡主入河的!””说完,眼角带了几滴泪水:

“可怜我家郡主心善,怕您惩罚了萧夫人,所以才隐瞒的!”

听着安玲珑的话,在场的所有人一阵唏嘘,带着审视的目光聚集在了缩在萧震毅怀中,不断咳嗽的我身上。

“刘嬷嬷,休要胡说!”安玲珑虚弱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老嬷嬷,低低呵斥一句后,便拉着太后的衣袖道:

“姑姑,求您饶恕了萧夫人吧,她只是一时想不开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求姑姑和皇上宽恕了萧夫人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