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敏妃/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我与男人共浴的事情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在合欢殿内传开了,合欢殿本就是一个不大的宫殿,当萧震毅过来时,我已经从浴桶中出来了,而那个非礼我的男人则被抓了起来,碍于我身份的缘故,那些个宫人对我的态度倒也还好。

“参加萧将军!”屋内几个不知所措的宫女见了来人忙下跪叩拜。

“起来!”

萧震毅说完。便疾步走到我的面前,瞧着我头发湿冷,面色煞白,浑身颤抖的害怕模样,二话不说就伸出双臂,直接将缩成一团的我搂入了怀中。

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萧震毅的怀抱一如他的人般温厚和暖,我的耳朵贴着他的胸膛,听着那咚咚咚的心跳声,终于回过了神。

“相公……”

我感受到他的气息,所有的委屈、害怕和伤心就如泄了堤的洪水一般,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整个人扑在他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

“别怕,没事了!”萧震毅见我哭的肝肠寸断,一颗心都快碎了,只能搂着我,用着最温柔的声音安抚我,就好似在他怀中的我是一个易碎的陶瓷娃娃一般:

“不哭,相公在了!”

宽大的手背抚过我凌乱潮湿的发丝,语气之中透出浓浓的懊悔和怜惜,或许前面他就不该走开,否则,自己心爱的女人又怎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相公,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跟那个男人,根本没有发生什么!”我紧张的从他怀中抬起一张泪眼婆娑的脸庞,双手依旧抓着面前男人的衣角,说话时带着哽咽和急切。

我想要同他解释清楚,哪怕这里的所有人都不相信我,我也不希望萧震毅误会!

“我知道,我明白,你说什么我都相信!”萧震毅将自己的手指贴上我一张一合的嘴巴,语气温柔似水:

“这件事情交给相公来处理,你乖乖的就好!”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用粗粝的手指擦去我的脸上的泪水:

“我知道你是清白的,我会查清楚事实。断不会让别人侮辱你的!”

“相公……”我听着萧震毅的话,松开了抓着他的衣角环上他的腰身。

小小的房间内,我与萧震毅旁若无人的紧紧拥抱在一起,一直到一声娇软似黄莺初般的声音响起:

“萧将军和夫人真真是恩爱有加啊!”

萧震毅魁梧的身体一怔。我察觉到他的异样,略微疑惑的从他怀中抬起头往那声音发生的方向望去。

只一眼便将让我移不开眼了,之间门口站着的女人,脸若桃瓣。睛若秋波,肤如白玉凝脂,色如春晓之花,万缕青丝被挽成了华丽复杂的发髻,哪怕是寒冬,却依旧只穿了一件红色的轻纱长裙,将纤细体态一览无余。

这是一个浑身透着妩媚,没艳不可方物的女人!

我从未见过比她还漂亮的女人了!

“相公。她是谁啊?”我吸了吸鼻子,指着门口的女人道。

萧震毅双手抚着我站了起来,先是对着我道:

“这位就是合欢殿里的敏妃娘娘!”说完,又对着那华贵女人恭敬道:

“娘娘。臣妻不懂宫中规矩,若有不足之处请您见谅!”

敏妃听着萧震毅的话盯着我半响,嘴角终溢出令人看不懂的笑意,声音优雅道:

“萧将军说的哪里话,本宫瞧着萧夫人十分懂事呢!”说完,一双漂亮的眼睛瞧了瞧周围的人,最终落在那个被捆绑起来的男人的身上,语气带着惊讶。故作疑惑道:

“听闻刚刚萧夫人在这里洗澡,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为首的宫女磕了个响头,回答道:

“回娘娘的话,刚刚奴婢去给萧夫人拿衣服,回来时发现……萧夫人正……正与……”那宫女到底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最后的话如此羞人,倒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还是另外一名看着年纪稍长一些的继续道:

“奴婢们瞧见萧夫人正与侍卫在浴桶中鸳鸯戏水!”

听的宫女的话,我的手指攥成了拳头,因握得太紧,指节也有些泛白,出声想要反驳,却被萧震毅拦住了,瞧着身旁男人毫无变化的面色,我最终也只能忍了下来。

敏妃娘娘听完之后“唔”一声,拨弄了几下自己的涂了大红色豆蔻的指甲,才接着道:

“那侍卫认罪了吗?”

“回娘娘的话,奴婢们等着娘娘来审问,所以不曾询问!”宫女略微迟疑后道。

“萧将军,你觉得这件事情该如何处理呢?”敏妃听完宫女唯唯诺诺的话后,抬起明艳的脸庞,用着清冷的声音问道。

萧震毅上前双手抱拳,面色淡定从容,语气带着令人不容反驳的坚定:

“回娘娘的话,臣妻单纯善良,相信这件事情另有隐情!”说完,一双凌厉的眼神望向捆绑住的侍卫,吓的那个男人直接一跳。心虚的垂下了眼眸。

“你相信她?”敏妃鲜艳的唇角溢开讽刺的笑容,渐渐的只觉得那讽刺中带着凄凉:

“原来你过往说的眼见为实也并不是对所有人而言的!”说着,漂亮女人就收起了笑容,带着质问道:

“那当年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

听着敏妃的话。我的心尖儿莫名的一跳,脑海中不知怎的跳出了萧瑾年对我说的话,“非敏姐姐不娶!”

敏姐姐!敏妃!

都带着一个敏字,再瞧面前漂亮女人望向萧震毅时眼脸上带着的凄楚和怨念,我突然就明白了过来。

“过去已成云烟,娘娘就莫要再重提了!”萧震毅淡漠的瞥了一眼面前的女人后,便用一双能够看进内心深处的利眼冷冷扫视过屋内的所有人,目光所及之处,那些人的神色皆是不由自主的一凛,最终慌忙低下了头不敢直视。

萧震毅瞧着这些人神色不宁的样子,心中早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于是。收回目光再不看他们,声音冰冷继续道:

“臣妻与这侍卫之间怕是误会一场,若是娘娘执意追究,那便让微臣带走这侍卫,明日定会给您一个结论!”

到底是身处皇宫中,而且,前面我与安郡主的事情还未解决,如果此刻再出来这么一件事情,对于我而言是极其不利的,萧震毅自然是想着能够息事宁人是最好的。

见萧震毅如此维护我,而且,有心想要揽下这件事情。敏妃的眼眶已尽湿,此情此景不由的触动了她脑海中记忆的那一根线。

她想起了那一年,如果这个男人也肯如此的相信和保护自己,那或许此刻的自己也就不会是这般的模样了。

“萧将军对夫人还真是一往情深啊!”

敏妃的声音不若刚刚那般的温柔了。反而让我听的觉得怪怪的,似充满了嫉妒,令我平添了几分不安;

“可惜,这件事情本宫做不了主!”敏妃望向萧震毅。眼中是伤心过后的决绝:

“我已经命人去禀告皇上了,恐怕此时此刻,皇上和太后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听完敏妃的话,我吓的身子猛然一抖,想起前面那个色厉内荏的太后还有皱着眉头给人无形压力的皇帝,我不自觉的往萧震毅怀中缩了缩。

“原来敏妃娘娘早已经安排好了!那刚刚又何必同微臣浪费口舌呢?”萧震毅朝着敏妃冷冷扫了一眼,吐出的这几个字令她身体一凛。

话音才刚落下,外面就传来了太监的吊高了嗓子的声音:

“皇上驾到!太后驾到!”

“相公……”

我害怕的扯了扯萧震毅的衣服,男人朝着我安慰一笑,便领着我朝外面走去,在经过敏妃身旁时,我清晰的听到自家相公对那女人说了一句:

“这后宫果然是个好地方,敏妃娘娘也学会陷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