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审问/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后身着华贵而隆重的宫服,头饰繁复缤纷,脸上的妆容也是极为厚重的,却也正因为这样,原本该是上了年纪的岁数此刻却看起来与近五十岁的皇帝差不多大。

至于皇帝,因着生病的关系,今日又经历了如此多事情,显然精神头有些不足了。面色并不是特别好。

待将皇帝和太后请到上座后,我与萧震毅还有紧随其后的敏妃就跪在了地上,两旁还有一些参加今日宴席的大官和夫人。

“听说刚刚萧夫人又干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太后轻咳一声说完话后,便用锐利的目光望向我,那灼灼光芒逼的我不敢抬头瞧,心中更是惶惶不安:

“怎么都敢做出如此苟且的事情,还不敢承认吗?”太后见我整个人都好似要缩成了一团了,眯起眼睛,冷冷抛下一句:

“淫乱后宫,其罪当诛!”

众人见太后发怒,立马吓的纷纷下跪,“砰砰砰的”叩首道:

“太后息怒!”

皇帝见此。也轻声安慰道:

“母后,这件事情尚未查清楚,不若先听听萧夫人如何说的!”

太后听着自己儿子的话,微微压下一些怒气,往下斜睨我一眼,道:

“敏妃刚刚前来禀告时都说了,人赃俱获,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听太后这是直接将我顶罪了,一时心乱的不行,张着嘴巴也不知道从何处说起了,只能俯下身体叩首道:

“太后娘娘,我是冤枉的!”

皇帝本就有心想要救我,一听我这话,眼睛立马一亮,坐直了身体,声音缓和一些道:

“萧夫人,你说你是冤枉的,你可有证据?”

“皇上,我是第一次进宫,那个侍卫我根本不认识,况且我来合欢宫,还是您让相公带我来的,在不认识的地方和不认识的男人共浴,您觉得合理吗?”

所谓狗急了跳墙。兔子逼急了也能咬人,如今这件事情关乎我的性命安危,我自然是要好好为自己争上一争的。

听完我的话,皇帝沉默了。就连一旁原本疾言厉色的太后也不说话了,只是一双犀利的眼睛因为严肃的表情而令人备觉严厉,只听她依旧厉声道:

“纵然你说的有理,可你与男人共浴的事情却是不争的事实!”

听完这话。萧震毅突然上前,跪在地上道:

“皇上,能否带那侍卫上来问上几个问题?”

“萧爱卿说的极是!”皇帝点了点头:

“我们倒是将目光集中在萧夫人身上,倒是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呢!”说完,便传了侍卫进来询问。

等那侍卫被人带上来,只瞧衣服依旧是湿漉漉的,凌乱的头发上伴随着湿气,瞧着皇帝和太后。吓的连忙跪在地上磕头,磕头都有汗水冒出来。

“你就是与萧夫人共浴的男子?”皇帝皱眉问道。

“回……皇上的话,是的!”侍卫面如土色,趴在地上回话时。声音亦是哆哆嗦嗦的。

“起来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一说吧!”

得了皇帝的命令,那侍卫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来,斜眼瞧了瞧旁边的萧震毅,见他面色黑如墨,吓的连忙收回了眼神,吞了下口水道:

“今日轮到卑职在合欢宫内守夜,前面瞧着萧将军匆匆而来,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去了后院瞧瞧,哪知却在那房间门口看见了萧夫人……”

“继续说!”皇帝原本听着好好的,见那侍卫不说话了,于是,不耐烦的命令道。

“卑职见萧夫人只着了一件肚兜儿站在房门口对我招手,说屋子内没有人,她没办法解开那兜儿的结扣,央卑职进去帮她解扣子,卑职碍于萧夫人的身份,便跟着进去了……”

太后听着这些话,只觉得不堪入目,想要让他不要再说下去了,可却瞧皇帝还有众人都听的十分认真,于是,厌恶的啐了一口才继续听。

“哪里知道,等进去后,萧夫人就拉着卑职往浴桶方向去,说是要让我帮她擦背,还说平日里将军府的小厮们也是这样帮她擦背的,所以没有大碍的!”

听到这里,萧震毅的脸色比之刚才更加的难看了,若不是身旁有人拦着,我早已经恨不得扑上去与他好好对峙一番。

说出这样污蔑人的话,也真真是不怕自己烂嘴巴!

“那宫女们闯进来时,你就是在给萧夫人擦背?”皇帝眯起眼睛质问道。

“不……不是,萧夫人生的好看,卑职是个正常男人,萧夫人又如此勾引卑职。卑职自然是忍不住的,所以……”那侍卫后面的话不说,却已经有着不言而喻的感觉了。

待他说完,萧震毅终于转过头。一双杀人般的眼神望向侍卫,出口的声音比冬季里的寒风还要刺骨和冰冷: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将原本的事实说出来!”

“没……没有……”侍卫害怕的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结结巴巴道:

“这……这就是事实了!”

男人的话音才刚落下,突然眼前一道亮光闪过,接着脚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低头一瞧,不知道何时,萧震毅已经抽出袖口中的匕首,锋利的刀刃已经刺入了男人的脚趾头。

接着匕首往下一砍,黑色的靴子瞬间变成了两半,另外一半里面。还装着侍卫的五根脚趾头。

“啊!”大殿内传来男人凄惨叫声,原本干净的地面上,一滩猩红的血迹……

围观的那些人绝大多数都是文官,瞧着眼前的狠辣场景,纷纷吓的用手挡住了眼睛,还有几个弱不禁风的官夫人,则直接昏厥了过去。

“萧震毅,你做什么?”皇帝连忙扶住了被吓的不轻的太后,气急败坏道。

“回皇上,在军队里这种满嘴谎话的人,就该受断足之痛!”说完,便对着疼的冷汗直冒的男人冷声道:

“说不说实话?”

那侍卫倒也是个能忍的。依旧一口咬定这件事情是我勾引在先,萧震毅见此,浑身笼罩的嗜血光芒就如从阿鼻地狱而来的死亡之神,不过在执行之前。却突然像变戏法一样变成了一条帕子出来,温柔的替我蒙上了眼睛:

“乖,不要看!”男人一边说,一边在我的后脑勺绑了一个结扣。

被蒙住眼睛的我只能听到男人再次传来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接着又是“咚”的一声,好像是男人滚在地上的声音,鼻间的血腥味更加重了。

“断了双足还不说吗?”萧震毅森冷可怖的声音继续传来,这一次他好像不再动手了,反而同那个男人说起了话:

“听说过人彘吗?一种断手足,去眼睛,割耳朵,挖舌头,最终,将其泡于粪桶中的鬼畜刑法!”

原本地上的侍卫还是淡定的,可一听完萧震毅这话后,立马面色白的恐怖,身体也颤抖了起来,萧震毅并不愿意与他多费口舌,直接道:

“不想变成人彘,便将你所知道的实情说出来!”

侍卫被萧震毅的话吓的浑身一跳,一双眼睛急切的看看站在旁边,依旧端庄美丽的敏妃娘娘,最终,吞咽了一下口水,缓缓道:

“是卑职贪色,贪图萧夫人的美色,才闯入里间,想要与萧夫人行鱼水之欢!”

男人说完,众人的脸色巨变,皇帝更是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大声斥责道:

“宫中竟有如此之人,来人啊,将他拖下去杖毙!”

“皇上且慢!”萧震毅听着皇帝怒火冲天的话,再次站了出来:

“这件事情并不是他一人所为!”语毕,对着侍卫道:

“把指使你的人说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