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回去/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侍卫一听这话,整个人浑身一颤,一双眼睛若有若无的朝着敏妃方向去,只见她神色淡定,毫无说话之意,于是,连忙摇晃着脑袋,大声道:

“没有人,没有指使我,全部都是我一人所为!”

萧震毅听此,嘴角露出渗人的笑意,地上的侍卫见此,吓的浑身哆嗦,萧震毅每走一步,他就在地上往后退一步。本就没有双足的腿在地上拉出好长一段血路来。

“知道本将军过往是如何处置不肯说实话的战俘吗?”萧震毅一边走,一边发出令人害怕的声音:

“剥皮、烹煮、灌铅、抽肠……”

萧震毅每说一个字,在场的所有人面色俱是一变,而说到最后时,有几个忍不住的已经开始作呕了:

“你说。你想要试哪一种呢?”

说到最后,地上那人已经被吓的浑身僵硬,张着嘴巴只发出哼哼的声音,而上面的皇帝和太后也同样是被吓到了。

而就在此时,一旁从始至终都未曾说一句话的敏妃突然身体一颤。便如柳条儿般倒了下去,身边的宫女连忙扶住,轻声唤道:

“娘娘,娘娘……”

听着这声音,皇帝也十分关切的问道:

“敏妃这是怎么了?”

“回皇上的话,娘娘好似被吓到了!”宫女搀扶着敏妃,声音略带急切道。

“那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扶下去啊!”皇帝发话道。

“不用了,皇上!”敏妃娇弱的声音宛若啼哭的莺儿惹得怜惜:

“这件事情发生在臣妾宫中,若是被一些个不辨是非的人听去了定是要乱嚼舌根的。所以,臣妾要听到了幕后指使者才能走的,否则臣妾就是回去了,也是心神不宁的!”

皇帝听完敏妃的话,又瞧着她弱不禁风、摇摇欲坠的身体,心中自是不忍,直接道:

“你心肠最是善良,这事情虽在你宫中发生,可朕知道与你毫无关系,你且放心下去吧!朕自会还你一个清白!”

敏妃听此,掩面而泣,朝着皇帝福了福身体道:

“谢皇上相信臣妾!”

待敏妃走后,太后也是被萧震毅这般的骇人手段给吓着了,瞧着下面血淋淋的样子,原本气焰极高的脸上许也露出了怏怏的表情。

我被蒙住了眼睛,听着周围人的话,轻轻的伸手拉扯了一下萧震毅的一角,唤了一声:

“相公~”

原本面带嗜血光芒的男人立马如翻书一般变了脸色,柔声对我道:

“怎么了?”

“我想将这帕子摘了!”

听着我的话,萧震毅皱眉看了地上的男人一眼。拍了拍我的手背,安慰道:

“好,等我一会儿!”语毕,就朝着皇帝道:

“皇上,如今天色不早。且这太过血腥的场面恐污了大家的眼睛,既这人不肯说出实情,不若就交给微臣审问吧!”

在萧震毅砍断那人的双足时,皇帝便已经开始想着如何赶紧结束这场事情,现在又已经证明了这件事情中。萧震毅的夫人也是受害者,于情于理,倒也是要给萧震毅一个交代的,因此,大手一挥道:

“将这侍卫拖下去,等候萧大人的处置!”

侍卫一听这话浑身一软,委顿在地上,双瞳充满了绝望,看着没有了双足的腿,又想起前面萧震毅的话。这个男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挣脱了束缚自己的人,又拔出另外一个带刀侍卫腰际的长剑,朝着自己的脖子一横,温热的鲜血倏地飞溅开来。

“啊!”众人惊呼。恰巧此时我正将绑在眼睛上的帕子移开,入眼就是那个男人满脖子的鲜血。

我害怕的连连后退了两步,抹了脖子的男人瞪大了眼珠子朝着地上栽了下去,光滑的地面上流淌出一滩血液。

“来人,赶紧将尸体托下去!”皇帝看着死去的人怔了一怔,说话时嫌恶之情溢于言表:

“若不是心里有鬼,如何会自缢!”说完,又有些不悦的瞧了萧震毅一眼: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今日时辰不早了,众大臣也都快回府去吧!”

太后一听皇帝的话。想起还在自己宫中休息的安玲珑,便出声道:

“皇上,玲珑的事情还未解决呢?”

身体不佳的皇帝经历了刚刚的事情后,精神早已经萎靡不振了,只想草草的解决了事,如今又听太后提起那落水的事情,再看萧震毅面色黑沉的握着匕首一动不动的站在下面,皇帝只觉得一阵头疼,这本该是好端端的宴席,怎就变成了这般阴谋血腥的场面呢。

最后,略有些敷衍道:

“母后,玲珑还在您的寝殿内休息,这件事情待她身子好些了再说吧!”语毕,就对着萧震毅道:

“今日萧夫人也是受了不小的惊吓,你也赶紧领着她回府去吧!”

萧震毅听此。朝着皇帝弯了一下腰便拉着我的手走了,待到门口时,看着已经被人拖走尸体的地面,我的心中一阵打颤,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死人。

待所有人离开后,偌大的宫殿内只剩下皇帝和太后,又将身旁的宫女太监屏退,太后十分不满道:

“皇帝为何不将那女人留下来好好的审问一番!竟还将那贱人放回去,难道今日玲珑的这一番苦楚白受了吗?”

皇帝听着太后的话,抬起眼眸淡淡的瞧了她一眼,语气有些疲倦:

“玲珑的脾气,母后比儿臣更加了解,那河边距离宫殿远的很,况且又十分偏僻,试问第一次进宫的萧夫人没有人领着,是如何寻到那一处的!”

“许是她自己胡乱走动呢?”太后听着皇帝的话,依旧不悦道。

“哪怕是她自己去了河边,哪怕她再不欢喜玲珑,又怎会在宫中将其推下河,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乡野村妇,动作粗鲁的很,许是她恶从胆边生呢?”

听着太后一直为安玲珑辩解,皇帝脸上的不耐烦已经昭然若揭了,直接提高了声音道:

“母后,你莫要再自欺欺人了,这件事情从始至终根本就是安玲珑自己一人自导自演的戏码!”

“萧夫人在宫中连话都不敢说,如此胆怯的人,让她去推人下河,就是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皇帝说完,便大步流星往门口走去了:

“母后若执意要将这事情追查到底,小心惹了萧震毅的怒气,让您和安家都下不来台面!”

皇帝不提萧震毅还好,一提这男人,太后心中就更加不悦了,直接拦住了皇帝的去路:

“你才是大金王朝的皇帝,萧震毅不过就是个武官罢了,你如此怕他做什么!前面他当着你的面儿拔刀用刑,你竟也一声不吭,你还有一点儿做皇帝的样子吗?”

皇帝听着太后的话,唇角勾出一缕悠远淡漠的笑意。出口的声音在宫殿内显得尤为沉重:

“自从萧震毅辞官隐士后,朝廷便再也没有出国骁勇善战的将军了,这几年,咱们大金朝已经被邻国逼的四面楚歌,西南蛮夷进犯。东边有倭寇来袭,北疆又不安分,如今萧震毅好不容易回来了,朕还指望着他为朕保家护国,母后你倒是说说。如今除了安抚,儿臣还能该怎么办?”

太后听完皇帝的话,整个人往后退了一步,嘴巴喃喃自语:

“大金朝怎……怎会如此境况!”

“母后整日身居后宫,又怎会明白儿臣此时的忧患!”

皇帝看着太后的面色只觉得讽刺。他的母后从未关心过自己,除了整日的为自己的母家谋取在朝廷最大的权力外就是,整日沉迷于听戏中,想来大金王朝开国以来都没有出过这样自私自利的太后。

“以前那萧震毅就在军队和百姓中有着极高威望,当年你不就是怕他羽翼丰满,有朝一日控制不住他才同意然他解甲归田的吗?”太后声音低沉,双眸泛着火焰:

“那如今呢,你如此的捧着他,难道就不怕有朝一日他领兵谋反,将你取而代之吗?”

皇帝瞧了一眼面色难看的太后,久久没有出声,宫殿内死一般的寂静,许久后,皇帝合上眼眸,眉宇间透出倦怠,叹出一口气道:

“朕已经想通了,若果真如此,那也就随他去吧!”

“皇帝!”太后没有想到他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脸上已含雷霆之怒,气急败坏道:

“这是你堂堂一国之君该说的话吗?”

“在朕的众儿子中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若将大金王朝交给一个贤君,总比世袭给一个昏君要好的多!”

皇帝说完话,就直接走到了宫门口,随着“吱嘎”声响起,入眼灯火辉煌的亭台楼阁,瞧着这座被黑暗掩盖的皇宫,皇帝转头又加了一句:

“就是被他夺取了,总归还是姓李的!”

“……”

太后闻言,眼眸倏地睁的极大,似是不敢相信一般,双眸之中的火焰燃烧的极为厉害,仿佛要将所有的一切都吞噬一般,摇晃了一下身体后,双手握住了一旁的椅背,脑海中划过一个倩影,终开口道:

“他是……纤柔的孩子?”

“正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