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麻雀/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分两头,皇宫之中有人惶恐不安,而我则经历了皇宫那件事情后,吓的缩在萧震毅怀中不言不语了。

“锦初?”

萧震毅搂着我轻轻唤了一声,可回答他的除了滴滴答答的马车声外再无其他。见我不吭声,男人便继续用着温和的声音道:

“刚刚的一切是不是将你吓坏了?都是我不好,明知道你是第一次来皇宫,却两次都没有好好陪着你,让你陷入了危险中!”

听着男人略带自责的话,原本纷乱的思绪渐渐清晰起来,从安郡主的杀人到后来的陷害,再是莫名其妙的男人惨死,不过才一个晚上的功夫,我竟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

“相公?”我微微动了动身体,略带嘶哑的声音透着迷惘:

“为什么京城的人都那么可怕?他们想要杀人就好像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今晚上那个侍卫死了。可我相信到了明天太阳升起时,那个皇宫依旧会恢复往常一样,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锦初……”

听着我的话,萧震毅十分心疼的将臂弯中的我拉了出来与他面对面,男人的脸上是清晰可见的愧疚:

“对不起。我不该将你带来这里的,我将这一切都想的太过简单了,反而将你至于了最危险的地方!”

萧震毅原本只是想要将我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这样子才能够保证我不被人伤害,可今日的一切却让他知道。他真真是太天真了,在这里,除了有人想置他于死地之外,还有人想方设法的要我的命。

“相公,你什么时候能够将那仇报了啊?”我的脸上有些期盼,说实话这个吃人的地方,我是真真的不想呆了。

见我这般急切的模样,萧震毅摸了摸我的脑袋,语气怅然道:

“你是不是很不欢喜这地方?”

“嗯!”我不假思索道:

“以前总觉得,只要有相公的地方我就能够安心待下来。哪怕吃再多的苦难我也是不怕的,可如今我却发现,这里的苦跟我想的不一样,那些个人和事情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锦初……”

萧震毅怜惜的唤了我一声,刚想要再说些什么时,突然原本行驶好好的马车突然一阵晃动,紧接着驾驶马车的车夫便大声道:

“将军,有埋伏!”

话音才刚落下,突然一根长箭刺入车厢内,萧震毅搂着我的肩膀躲了过去,接着,“砰砰砰”的声音响起,长箭就如暴雨一般朝着马车射了过来,没过一会儿,马车就被扎成了马蜂窝。

“嘭!”的一声巨响,萧震毅抱着我直接从上面破顶而出,他让我搂着他的脖子,而他则从腰际抽出一把随身携带的软剑,朝着那些个蒙面黑衣人刺去。

刀剑相撞,在黑暗中发出火花。因带着我的关系,原本该是灵活应对的男人身体略微有些施展不开,只能勉强撑着与那些人对打。

“相公,小心!”我瞧见身后一个手持利剑的男人直直的朝着萧震毅刺去,惊讶的大叫道。

驾车的车夫本是将军府中的侍卫。瞧着众人围攻萧震毅,立马抽出腰际的大刀杀了进去,萧震毅见来人,将我推了出去,对那人道:

“我掩护。你带夫人先离开!”

“不要,相公……”

我被侍卫拉住了手,眼看着距离萧震毅越来越远,我的一颗心都快要纠在了一起,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淌下来。

“夫人,将军武功高强,他会没事的!”侍卫见我不肯走,急的满头大汗,劝说道:

“您不会武功,您去了只会妨碍将军的!”

“我不要。我要跟他在一起!”我一边哭,一边挣扎着。

几个围攻萧震毅的蒙面人在发现我们这边的情况后,二话不说就朝着我们杀过来,侍卫见此,索性松开了我的手。提刀与他们对抗。

没了人的束缚,我的身体得了自由,于是二话不说就朝着萧震毅那边跑去,此时此刻,我的心中只有他,我只想跟他在一起。

“小心!”待我即将能够摸到萧震毅时,眼前的男人突然睁大了眼睛,朝着我大喊一声后就拉过我的手。

我不明所以的被他拉入怀中,汲取着男人熟悉的味道,我的心中一阵安静。可随之而来的闷哼声却让我心中大惊。

转头一瞧,原来我的身后有杀手,萧震毅害怕我受伤,便用自己的身体抵挡住了一刀,伸手摸上他的后背,一阵黏腻湿润的感觉,接着,鼻尖的血腥味渐渐浓重。

“相公!”我害怕的大声尖叫。

“别怕,没事的!”

萧震毅虚弱的朝着我笑了笑,拿起长剑就又要与人战斗,而那个侍卫则被另外两个黑人缠住,见此,其他人二话不说就朝着受了伤的萧震毅围攻过来。

“咻~”

一道长鞭划破长空,连带着将这一场血雨腥风也驱散了不少,紧接着。萧瑾年身骑高头大马出现在黑暗小路的尽头,而在他的身后,还有一群训练有素的官兵。

“保护萧将军,将这些刺客全部拿下!”萧瑾年语毕,那些个官兵二话不说拿起手中的大刀就冲了上来。

那些黑衣人见此,立马收了手朝着四处逃去了,最终,官兵们只抓住了一个活口。

萧瑾年见此,二话不说,就命人将活口送入大牢,并且又派人将受伤的萧震毅送入将军府,看着趴在床上已经处于昏迷状态的男人,我的眼泪从未停下来过。

背着药箱的大夫急急忙忙进来,在瞧了瞧萧震毅的伤口后皱了皱眉头,接着,就开始为其施针。

而我就这么呆呆的站在一旁,看着府中的丫鬟们端着一盆盆的血水出去后,将一盆盆的清水拿进来。

“你跟我出来!”萧瑾年见此,对着守在一旁原本负责保护萧震毅的侍卫命令道。

“是!”

才将房门关上,屋外就传来萧瑾年咆哮的声音:

“我大哥素来武功高强,怎会如此轻易就被人砍伤,而且还是后背,你是如何保护主子的!”

“二少爷……”侍卫隐隐约约的话传入房间内:

“大少爷是为了救少夫人才受伤的!”

房间内的所有人自然也是听到那侍卫的话,就连施针的大夫都抬起头望向我,他们的眼中带着责备、愤怒和厌恶。

在得知了事情原委后的萧瑾年突然“嘭”的一声用脚踢开了房间的门,双眸看着萧震毅被鲜血竟染的衣服,还有那发黑的伤口,直接问道:

“我大哥怎么样?”

“回二公子的话,大公子这刀伤并不深,可那些个歹人竟在刀口上涂了剧毒!”

“中毒?”萧瑾年一听这话,更是心急如焚,双眸瞥见呆愣在一旁的我时,终忍不住朝着我大吼道:

“要不是因为你,我大哥能中毒吗?”

“我……”

“你知不知道再过一个月,他就要统帅三军出征了!”萧瑾年气急败坏道:

“他是不能有事情的!”

我听着他的话,如万仞剐心一般,眼眶中的泪水掉的更加厉害了,见我不说话,只噼里啪啦掉眼泪,萧瑾年更加的气闷和烦躁: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除了哭还会干什么!”萧瑾年越说越恼火,咆哮的声音恐怕整个将军府都能听到:

“要权没权,要势没势,连个大字都不会写,还厚颜无耻带个拖油瓶呆在大哥身边。你除了妨碍他,你还会干什么!”萧瑾年积攒了怨气恨不得尽数撒在面前女人的身上:

“你就是给不了我大哥权和势,麻烦你也不要拖累他,他让你走你就走,非得留下来做什么。成大事的男人要的是一个助他一臂之力,顾全大局的稳重女人,而不是你这种遇事就哭哭啼啼,想着让我大哥来给你解决问题的小家子女人!”

我被萧瑾年骂的不知所措,心里更是酸楚的很。一双依旧往下掉泪珠的眼睛似受了惊的猫儿一般,萧瑾年见此,又发发泄了火,神志也恢复了一些,不过对于我的厌恶却依旧十分明显:

“要哭就出去哭,别在这里妨碍大家干活!”说完,萧瑾年便唤了一个丫鬟过来,命令道:

“带她出去!”

我是被丫鬟半拖着出去的,将军府的人向来都不怎么喜欢我,那丫鬟将我带出去后,便自己回去了,我呆呆的坐在回廊旁的长凳上,不言不语,不声不响。

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萧瑾年对我说的话,我没有安郡主那般的身份和地位,我也没有那位敏妃娘娘的神仙容貌,或许我根本不应该跟着萧震毅来这里。

我是大山里出来的农家女,我一直期盼的是相公、孩子、热炕头的简单小日子,什么将军夫人,什么锦衣玉食这些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

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我不会耍心机,我没有狠手段,这样的人,恐怕在这个人吃人的京城根本活不下去。

萧震毅是那天空翱翔的雄鹰,而我不过就是一只乡间的麻雀,终究是不配的!

我慢慢的擦干眼泪,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体,朝着山儿所住的院落走去,这里的一切并不属于我,所以,我也该回去自己该去的地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