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马车里的男人/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亲,您怎么来了?”

山儿所住的院子距离住院并不是特别远,当我进去的时候,两个婆子已经伺候好山儿洗漱,打算带着他上床睡觉了:

“娘亲,你哭过了吗?”山儿从小心思细腻,瞧着我通红的眼睛,立马就问道。

“没有……”我强露出一抹笑容,待将屋内的婆子遣退后,这才解释道:

“刚刚来的时候风大,眼睛吹的有些难受罢了!”说完,便走到床边,看着躺在被窝里的小人儿,轻声问道:

“山儿,你想不想梨花婆婆?”

“自然是想的!”

山儿一听我这话。立马爬起来身体,索性屋子内的银炭烧的旺旺的,此刻小人儿只着了一件单薄的里衣倒也不觉得冷。

“我还想大宝哥哥了,还有学堂里的夫子!”山儿拉着我的手,抬起一张可爱的小脸蛋。带着希冀望着我道:

“娘亲,山儿什么时候可以去学堂上学啊?”一边说着,一边有些不开心道:

“虽然这里虽然吃的好,穿的好,可山儿好不习惯啊。山儿想见娘亲,想见萧叔叔,可那些个婆子不让我去,还说山儿不懂规矩,还警告山儿,若是以后再这样,娘亲和萧叔叔就不要山儿了!”

“山儿,你想回咱们以前住的村子吗?”我摸了摸山儿的头发,声音带着干涩道。

“好呀!”山儿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即便露出渴望的笑容:

“娘亲是要带山儿回去了吗?”

“是啊。娘亲带你回芙蓉村去,好不好?”

我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山儿从床上抱了下来,拿过挂在一旁的衣服,仔仔细细的帮着他一件件穿好。

“那萧叔叔呢?他也跟我们一起回去吗?”待将衣服穿好后,山儿往紧闭的门口望了望,疑惑的问道。

“他……”

一想到如今还躺在床上,因着我而受伤的男人,我的心就好似被细细的银针狠狠扎了一下,努力憋会自己的眼泪,对着山儿道:

“没有,萧叔叔他还有事情要做,所以,娘亲先带着山儿离开,等萧叔叔处理完事情了就会来找我们了!”

山儿对我的话从来都是深信不疑的,虽然小脸上有些失望,不过到底还是点了点头:

“那好吧,那咱们就先去村里等着他!”

“山儿真乖!”

我露出一丝落寞的笑容,帮着山儿整理了几套衣服后,又让屋外的婆子帮我拿了一套下人穿的粗布麻衣。收拾了几件值钱物件后,便拉着山儿的手出了将军府。

如今府中一半的人都去了主院帮忙,偶尔有几个下人看着我背着包袱,拉着山儿往大门口走,都露出了异样的光芒。到了门口,守卫的瞧着我这身打扮心中大惑,却念着我的身份,也不敢上前阻止。

出了大门后,我抬头望了一眼黑夜中灯火通明的宅子。想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够相见的男人,心如刀绞,眼泪终还是不争气的从眼眶里落了下来。

一旁的山儿见我如此,便出声安慰道:

“娘亲莫哭,萧叔叔很快就会来找我们了!”

听着山儿的话,我的眼泪掉的更凶,心中默默道:

“相公,我会在芙蓉村里一直等你的,等你报了仇之后,要记得来找我和山儿啊!”

寒夜里京城的道路上空寂安静。偶尔有个打更的拿着铜锣敲打几声,我和山儿借着月光朝着城门口慢慢走去。

“站住,干什么的!”到了城门口,巡夜的士兵伸出长矛将我们拦住,皱着眉头高声问道。

“两位官爷。我和儿子想要出城,麻烦您行个方便吧!”我紧紧的拉着山儿的手,回答的时候声音有些发颤。

“晚上不能出城,你明日早上再来吧!”

听着他这话,我的脸上露出失望之情,又想着如今都已经半夜时分了,将军府也是不能回了,这大冬天让我和山儿在京城该如何是好,于是,又上前央求道:

“官爷。您就行行好,让我们出去吧!”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赶紧走走走!”

见巡夜的士兵十分不耐烦的驱赶我们,我只能拉着山儿折身返回,蓦然,马蹄声响起,接着一辆极为华贵的马车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

巡夜的士兵一瞧,原本厌恶的脸庞立马变得笑脸盈盈,卑躬屈膝的走到马车旁,士兵的话还未出口,里面一个冰冷冷的声音就传来出来:

“外面可是萧将军的夫人陈锦初?”

我听着这问话,心中有些惊讶,既然能够将我认出来,想必一定是刚刚在皇宫中见过我的人。

既是那些个达官贵人,我的心再次提高了警惕。对于他的问题也不作答,只紧搂住了山儿,快步想要离开。

“站住!”

见我们要走,原本坐在外头的车夫突然扬起长鞭,朝着我们的方向用力一挥,见此,我抱紧了山儿闭上眼睛。

“哗啦”一声,马鞭在我的面前落下,扬起厚厚的尘土,吓的我毫无血色,怯怯问道:

“你……你想干嘛?”

“我家主子问你话,赶紧回答!”车夫说话时,眼神极为的犀利,看到我一阵心慌,只能用极其轻微的声音道:

“是……”

巡夜的士兵听着我的回答,略微吃惊的看了我一眼,而彼时,马车内的人已经掀开帘子钻了出来。

那是一个极其阴柔的男人,身着华丽绛紫长袍,脸上的肌肤白似雪,一双狭长的凤眸蕴含千万算计,一点红唇在脖颈上围着的雪色狐裘衬托下,显得极为妖艳。

我没有想到从马车内出来的人竟会是这模样。瞬间看的呆住了,男人瞧着我这呆愣的模样,淡淡一笑:

“萧夫人这是……”

我听着这冰冷的声音,忙回过神来,用着一双含着警备的眼神望着他,这个男人见我不说话,于是,自己开口道:

“萧夫人要出城?”

“嗯!”我点了点头,突然想起刚刚这巡夜士兵对他的恭敬态度,终鼓起勇气,开口道:

“您让他们打开城门让我们出去吗?”

男人听着我的话,凤眼往那士兵一处瞧了瞧,沉吟了片刻后,故作为难道:

“这京城素来都是入了夜便不能出城的,哪怕是我,也没有办法!”说完,又细细打量了我一番道:

“萧夫人出城,怎没有下人随行。萧将军呢?他怎的也没有来?”

“我没有告诉他!”

男人一听便了然于心,又见我们孤儿寡母的样子,于是继续道:

“这时辰晨曦已近,若是萧夫人不嫌弃,不若就到鄙人宅子内休息片刻。待日头出来了,我再让人送你们出府!”

“不……不用了……”我连忙摇了摇头,这男人什么身份都不清楚,我怎么能贸贸然的去人家家中呢。

“呵呵……”男人瞧着我这般谨慎的模样,微微一笑:

“萧夫人放心。我定不会将你的行踪告诉萧将军的!”

“谢谢,不过,真的不用了……”我的话才刚说完,坐在外面的车夫已经十分不耐烦了:

“既是我们家主子邀请,就去一趟吧!”

说完。长长的马鞭似一条灵活的蛇一般卷住了山儿的身体,稍一使力,便小人儿从我怀中抽走了。

“娘亲!”

“山儿!”我瞧着已经被放在马车上的人,心中一惊,连忙上前,只见那男人已经将山儿带入了车厢内,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若是想要儿子,就上马车!”

无奈之下,我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上了马车,待马匹奔跑起来时,车厢内男人冰冷的警告声响彻整座城门:

“若将今夜之事说出来,小心你们脑袋搬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