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筹码/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虽中了剧毒,可毕竟底子好,天刚蒙蒙亮,这个男人便醒了过来,望着空荡荡的房间,男人的心头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

“锦初?”

萧震毅嘶哑着声音喊了一声,屋外听着响动的王福连忙跑了进来,见自家将军醒来,原本惆怅的脸上瞬间露出了高兴的表情:

“将军,您醒了!可真真是急坏我们大家了!”

“夫人呢?”萧震毅皱着眉头,语气中带着急切问道。

王福原本咧着的嘴在听到这个名字后有些僵硬,也不回答。反而对着萧震毅道:

“王爷,您刚刚醒来,饿不饿,我让厨房给您熬点儿米粥过来吧?”

“王福。夫人在哪里?”

萧震毅见王福这般模样,心中更加断定这其中是有问题的,又见王福迟迟不肯说,生气的男人直接从床上起来。刚下床便扯动了背后的伤口,疼的他“嘶”了一声。

“王爷,昨天大夫刚帮您解毒,可不能乱动啊!”王福见此,吓的连忙上前阻止。

“滚开!”萧震毅伸手推开面前阻止自己的王福,蹟了鞋子就不管不顾的往前门口冲去,吓的王福赶忙追了出去。

这一天将军府内整个都乱成了一锅粥,萧瑾年来的时候。就听到萧震毅一阵阵愤怒的咆哮声。

府内的侍卫和丫鬟、婆子都跪在客厅内一脸惊恐的模样,而坐在正位的男人则两眼通红,嘶哑着声音在痛骂。

“这是怎么回事?”萧瑾年皱着眉头出声道。

“二少爷,咱们已经将京城所有能找的地方都翻了个底朝天,就差挖地三尺了,可还是没瞧见夫人和小少爷的身影!”王福瞧着萧瑾年,就如见了救星一般:

“您快劝劝将军,他若是再这么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口寻人,这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啊!”

听着王福的话,萧瑾年眉头紧锁,其实,早在陈锦初离开的时候,就有守门的人前来向他禀告了,原本是想着等这女人走了那是最好不过的,所以,当时根本没有做任何的挽留。随她去了。

可现在瞧着自己大哥为了训寻人几近疯癫的样子,萧瑾年心中升起一丝疑惑,昨日做的事情到底是对是错!

“大哥,再过一个月你就要上战场了。你这般的不爱惜身体是想到那个时候,直接去战场上送命吗?”

听着萧瑾年的话,萧震毅缓缓抬起头,面色苍白的比纸还要青白。而他身后的伤口早已经崩裂,涌出大量的鲜血,染红了纱布和衣服。可这个男人却浑然不顾,一心只想着自家小娘子到底在何处。

萧瑾年一边劝说,一边走到萧震毅的面前,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突然站了起来,右手抓着他的衣襟,双目猩红。咬着牙齿道:

“说,是不是你将她赶走的!”

语毕,男人颤抖着手发泄般使出全力,几乎要将面前的萧瑾年提起来。

萧瑾年看着周身散发出森寒之气。出口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浓浓戾气,心中大惊,他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在萧震毅的心中竟占了如此重要的地位。

自己的双脚渐渐悬空,屋子内的气压直接降到了零下,王福瞧着这剑拔弩张的氛围,连忙挪动跪在地上的双膝,爬到萧震毅的面前道;

“将军。这件事情不关二少爷的事情啊!”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萧震毅磕头:

“昨晚你受了伤,是二少爷一直守着您,到了今日清晨他才回了萧府换衣服的,他根本连夫人的面儿都没见着啊!”

王福以前是萧府的人,后来萧震毅赐了宅子后便被派了过来,他也算是自小看着这两兄弟长大的,此刻见萧瑾年的领口被萧震毅攥着,一张漂亮的脸蛋憋的通红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样子,连忙劝说道:

“将军,您别那二少爷出气啊,我相信少夫人一定能找到的!”

听着王福的话。萧震毅缓缓松开了手,站定的萧瑾年一连退了几步,咳嗽了好几声后,脸色才恢复一些。

“京城就这么点儿地方,她一个弱女子又带着孩子,能躲在哪儿呢?”萧震毅“嘭”的一声跌坐在椅子上,嘶哑的不成样子的声音带着悔恨和懊恼。

“或许她已经出城了呢?”萧瑾年提出疑惑。

“不可能,我已经差王福问过了,昨夜值班的人说过了,昨晚上没人出城!”萧震毅说完,面色坚定道:

“她定是藏在了某一处不让我找到!”这么一说,男人就再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王福道:

“去外面将告示贴起来,若是有人发现夫人,赏银万两!”

“是!”王福连忙应下后,便匆匆跑了出去。

萧瑾年见萧震毅身后的伤口还有着涓涓血液往外冒,于是,让跪在地上的下人们都站了起来,又让他们去外面寻了昨日的大夫来给萧震毅包扎伤口。

将军府因为我的离开而整个的炸了锅,我与山儿这边的情形却也好不到哪里去,昨晚上那阴柔男子将我和山儿带去了一处别院,并且还让下人们准备了客房给我们。

瞧着眼前这一切,我以为我是真的遇到了好心人,可第二天早上,我和山儿洗漱完毕要离开时,守门的人却根本不让我们出去,这时我才隐隐察觉出了不对劲儿。

“为什么不让我们出去啊?”山儿站在门口,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对面前两个如门神一般的高壮守门人大声问道。

可惜,这两人就好似哑巴一样,根本不回答我们的问题,只是拿着手中的长矛阻止我们出去。

“萧夫人,主子请您去大厅用餐!”这时。一位丫鬟模样的女人走了过来,还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不要吃东西,我只想出去!”我望着丫鬟十分固执道。

“对,我们不要吃东西。我们要出去!”山儿依旧一双眼睛瞪的极大,站在我的身旁气呼呼道。

“萧夫人,咱们主子的话,您是不能不听的!”

丫鬟见我不肯走。一改刚刚对我恭敬的模样,面色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对着门口两人命令道:

“将这一大一小就给捆起来送到大厅去!”

“是!”

门口的人听了这话,二话不说就直接把我和山儿绑了起来,待到了府中的大厅时。只见昨晚上马车内的阴柔男子正翘着兰花指,一边喝着粥,一边故作惊讶道:

“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将萧夫人绑起来做什么,还不赶紧将人松开!”

听着男人的话,丫鬟冷冷走到我的身后,掏出冰冷的匕首轻轻一划,原本捆绑的双手瞬间被松开了,得了自由的我十分生气道:

“你不是说了,等天一亮就送我们出城的吗?”

“是吗?”

男人一听这话,搅动了一下碗碟中的米粥,一双凤眸微微眯起望向我,喉咙发出的声音透着一股阴冷:

“我昨晚上有说过这样的话吗?”

“你……”我听他这么一说,气的就要上前与他理论,可这男人却突然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我想起来了,我好像是有这么说过!”

听他这么一说,我脸上一喜,忙道:

“那你赶紧放我们走吧!”

“可惜,我现在改主意了~”

男人说着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慢慢走到我的面前,细如白葱的手指挑起我的下巴,直逼人内心的眼睛看着我,张着嘴巴,清晰的吐出每一个字,听的令我心惊胆战:

“你说,我把你做为威胁萧震毅的筹码,这场赌局能赢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