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信封/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听他这话,吓的整个人俱是一颤,见我这般模样,男人仰头哈哈大笑,大手一挥,对着站在旁边的女人命令道:

“捂了嘴巴,偷偷送出去,切莫让人发现了!”

“是!”

我与山儿被带走之后,男人唤了另外一个侍从过来,在他耳边说了一通话后,便挥手让他下去了。

待人都走后,阴狠的男人面露诡谲之色,用手拿起白嫩嫩的包子,自言自语道:

“萧震毅。抓了你的心上人,且看你还如何同我斗!”

语毕,狠狠的将手中包子撕开,瞧着那样的动作,好像撕的是心中最厌恶的人一般!

将军府这几日人心惶惶,自从将军从外面带来的女人离开后,萧将军就好似变了一个人,脾气乖戾暴躁的很,每个人都是能躲就躲的远远的。

“二少爷,您说,这夫人到底是去了哪里,若是再找不到可怎么办啊?”王福站在门口,看着在客厅内着急踱步的男人,焦心的说道。

萧瑾年听着王福的话,眉头紧锁,心蓄发杂,大哥是个干大事的人,如何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而这般牵肠挂肚,若是让人知道了他如今这般模样,恐怕以后便寻到了他的弱点,这对于萧震毅来说。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我倒是希望那个女人躲的再隐秘些,最好一辈子都别让大哥找到!”萧瑾年微微思索后,声音透着薄凉。

王福听着此话,叹了一口气:“二少爷,其实夫人除了没有背景之外,人还是不错的!”说完,又将视线定格在屋内男人身上:

“以前老奴伺候大少爷时,总觉得他太过寡淡,对任何人和事情都好似没有感情一般,这次他带夫人回来,倒是整个人都好似活了一般,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老奴觉得,这样的大少爷才是活的真的开心!”

萧瑾年半响无言,王福偷偷看了他一眼,声音带着一丝察觉不出的同情,继续道:

“自大少爷懂事开始,便日日呆在军营中,又因性子冷,周围根本没有朋友,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自己欢喜的,老奴是希望大少爷能够赶紧找到夫人的!”

两人说话时,大厅内的一直站着的萧震毅身体一晃,差点儿栽倒在地上,索性扶住了身旁的桌子:

“锦初,你到底带着山儿去哪里了啊?”

低沉暗哑的嗓音响遍整个空寂的屋内,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从未这么乱过,而且好似被人狠狠捏着一般,疼,连呼吸都觉得疼。

“少爷,老奴扶您进去休息一会儿吧?”王福送走了萧瑾年之后,便进了大厅恭敬的对萧震毅道。

“还是没有消息吗?”萧震毅一双透着疲惫的通红眼睛望着王福道。

“没有……”

王福摇了摇头,伸手扶着萧震毅往外面走去,才刚到门口,突然外面的小厮匆匆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封书信,喘着粗气道:

“将……将军,外面有人让我将这个给您!”

“什么东西?”男人皱了皱眉头,声音冰冷的令人打颤。

“那人好……好像说,是……是有关夫人的!”小厮的话才刚说完,萧震毅脸色大变,二话不说。就伸手将他手中的信件给扯了过来。

颤抖着手,急急忙忙的将信封撕开,在看完里面的内容后,整个人脸色大变,就好似有人朝头给了他一闷棍般,惊得怔住,片刻之后。才大声道:

“王福,备马!我要出去!”

“出去?”王福一惊,连忙摇了摇手道:

“王爷,您身上还受着伤呢,可千万不能骑马啊!”说完,见萧震毅脸上毫无改变之意,于是。继续道:

“您若是要做什么,老奴让府中的人去办,您不必亲自出门的!”

“住嘴!”萧震毅闻言面色大怒,咬牙说道:

“让你干什么就去干什么,何来如此多的废话!”

王福见此,心知是劝不住了,只能无奈的招了下人过来,将后院马厩中的其中一匹汗血宝马牵了出来。

萧震毅二话不说,翻身上马,直接挥舞着马鞭出了将军府的大门。

“王爷!您的伤,您的伤啊!”王福一瞧萧震毅这般莽撞的样子,吓的连连拍大腿,又唤了旁边人过来,急切道:

“快。快去萧府,通知二少爷,说大少爷骑着马出去了!”

“是!”

王福望着空荡荡门口,心中祈求大少爷能够平安回来。

“驾!”京城的大街上,萧震毅骑马而过,惊了一路的百姓,最后出了城门。直接沿着小路一直向北而去。

原来,刚刚他收到的信件不是别的,正是贼人写给他的威胁信:午时三刻,一人独来黑风寨,如若不来,女人和小孩人头落地!

黑风寨是驻扎在京城外的一个山寨,那里的贼人以抢劫进京商队为主,平日里杀人掳掠,无恶不作,百姓为此十分痛恨,可因进寨的路十分坎坷,稍有不慎就会被中埋伏,京城官府派了两次都失败而归。

耳边寒风呼啸而过,萧震毅才刚到黑风寨。就见小路上几个身长体阔的贼子手拿大刀,怒目而视。

原本瞧着那封信的时候,萧震毅便已经憋足了火气,如今瞧着这几人,正好可以发泄一番,于是,将腰际长剑拔出,双脚一蹬马肚子,大喝一声,便朝着前面而去了。

那些贼子平日里仗着自己身强体壮胡乱非为,可若是遇着了真正武功高强者,便只能成为手下败将。

使了狠劲儿的萧震毅就如地狱而来的修罗,杀气冲天,所过之处,那些贼子直接一剑封喉,看着栽倒在地上的同伴,又见萧震毅神情如修罗恶鬼,他手中长剑滴滴而下的血液触目惊心,后面的人各个胆寒,双腿打颤,二话不说就转身就往回跑。

萧震毅见此。二话不说,手中紧握长剑,骑马追了上去,那几个贼子一瞧,连忙分开成两队,萧震毅无奈,只能手抓缰绳。停住了马匹。

“放箭!”有人突然大喝一声,接着,如暴雨梨花一般的长箭铺天盖地而来,萧震毅来不及多想,拿起长剑就挡了回去。

所谓双拳难敌四腿,一人难敌百箭,况且。萧震毅的后背还受着伤,无奈之下,只能翻身下了马,一手依旧挡箭,一手则重重拍了下汗血宝马的屁股,一声长吼,马儿迈开蹄子便跑了。

“萧震毅。你且看看这是谁!”

突然,不远处的草丛中一个男人嘶哑的声音响起,接着,长箭暂停,一阵窸窸窣窣之后,一个身着虎皮,左眼绑着黑色眼罩的魁梧男人走了出来。

在他的前面。我被绑住了双手,嘴里塞着布条子被迫一步步往前走。

“锦初!”萧震毅仅此,呲牙怒目,咬牙切齿对那人道:

“快放开她们!”

“要想老子放了她们,那就拿你的命来换!”

身后的男人一把大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明晃晃的刀背在阳光之下亮的刺眼,还有那几个套圈。发出曾曾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好,我换!”萧震毅听完这男人的话,毫不犹豫道。

“呜呜呜……”我一听面前男人这话,干涩的眼眶立马泪如雨下,从喉间不断发出声音,阻止萧震毅的行为。

“锦初。别怕,有我在,没人能够伤的了你的!”萧震毅见我面露害怕之色,又不断的挣扎着身体,一改前面凶神恶煞的模样,反而轻声细语的安慰道。

“哈哈哈,没想到。这杀人不眨眼的萧大将军,竟也是个痴情种啊!”

身后的男人仰头哈哈大笑,接着,手中的大刀往我脖子处一探,立马细细密密的血珠子渗透了出来。

“若是你再敢伤她一丝一毫,我便屠了你这山寨!”萧震毅见我受伤,心疼的不能自己,只能气急败坏的朝着那个男人威胁道。

“呦~屠山寨啊?”面色狰狞的男人故作出害怕的模样:

“我好怕怕哦~”

听着自家大哥这话,周围的一群贼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不想再让她受伤,就将手中的长剑扔了!”身后男人恶声恶语命令道。

“哐当”一声响,萧震毅毫无犹豫的扔了手中的剑:

“你抓她不过就是为了引我出来要我命,如今我已经落在你手中了,你可以将她们放了吧?”萧震毅强忍着后背火辣辣的疼,面色苍白道。

“再把自己的双脚捆绑住!”

身后的男人虽生的五大三粗。可性子却是分外的谨慎,朝着身旁一个小弟使了个颜色,那人就从怀中掏出一条麻绳扔在地上。

萧震毅捡起绳子,在将自己绑住时,抬起头道:

“我希望你说话算话!”

待萧震毅绑住了自己的双腿后,男人又叫了人上前将他的双手也捆绑了起来,待察觉萧震毅已经无法动弹后。这才将放在我脖子上的大刀拿了下来。

“猴子,将这两人松绑!”男人命令道。

“大哥,那人可是嘱咐了,不能留活口啊!”被唤作猴子的男人一听这话,立马劝道。

“你懂个屁!”为首的男人拿着道背狠狠打了猴子一下,生气道:

“男子汉说话就要算话!况且,姓萧的怎么说也是个保家卫国的汉子。若不是……”男人最后的话没有说出口,只是命令人将我与山儿松绑。

自家老大发话,猴子自然没有不遵从的道理,见我和山儿松了绑后,萧震毅对着我急切道:

“锦初,带着山儿快走!”

“相公……”我紧紧搂着山儿,望着男人哽咽着声音喊了一句:

“那你怎么办!”

“不要管我。好好照顾好山儿!”萧震毅话音一落,身旁的猴子已经十分不耐烦道:

“走走走,趁着我大哥还未改变主意前赶紧滚,否则待会儿谁都别走了!”

一听这话,萧震毅立马撕扯着嗓子冲我喊道:

“快走!”

看了看被捆绑住的男人,只见他的眸底似有什么亮光在闪烁着,我突然下意识的朝着他的袖口看了看,最终,一咬牙,拉着山儿便沿着小路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