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重回萧府/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福送走了公公后,见我依旧拿着圣旨站在大厅的门口,于是上前道:

“夫人,老奴帮您去收拾东西吧?”

“王管家,是不是连皇上也觉得我不配做你们将军身边的女人?”我低头望向手中明晃晃的圣旨,心中苦涩道。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喜欢我,难道我真的有这么不堪吗?

王福瞧着我这般模样,心中有些不忍,便略微提点我道:

“夫人,皇上日理万机,咱们将军府的事情他能知道多少啊,总是有人在他面前说了什么,才会下这道圣旨的!”

“你是说,让你们大少爷搬回萧府其实是别人的主意?”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立马澄澈起来,可又会是谁在皇上面前嚼舌根呢?

萧瑾年还是安玲珑,或者萧夫人也是有可能的!

“夫人,待会儿您与将军回萧府。我让杏儿也跟着去,杏儿就是从萧府出来的,里面的人情世故比您了解!”

“好!那就有劳王管家帮我打点一切了!”对于这些个事情方面,王福比我有经验的多,我自然是听他的。

“小少爷那边……”王福又道:

“依老奴的意思就别会萧府了,还是在将军府呆着安全!”

若换做刚来时候的我。对于王福口中的安全两字定是存着疑惑的,毕竟只是从这个府换到了另外一座宅子罢了,可如今,在经历了这一番事情后,所有的心绪都不一样了,与我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皇宫之中尚且有人要我的命,更别事事都看我不顺眼的萧府了。

“嗯,这事情就听王管家的!”

其实,除了几件平日里换的衣服外,其他的东西萧府都是有的,根本不需要带,一个时辰后,萧府的马车就在外面等候了。

萧震毅身上有伤,是四个下人将他抬出去的,我去山儿的院子嘱咐了他一番后这才跟着一起上了马车往萧府去了。

马车内盖着锦缎软被的萧震毅依旧昏迷了,想来那人就是趁他昏迷时候让皇帝下旨,否则依男人的脾气定是不从的。

杏儿看着我沉重的面容,小心拿的拿起紫檀木小茶几上的茶壶给我倒了杯热茶。宽慰道:

“夫人,您别担心,等将军醒了,咱们就能回到萧府了!”

听着杏儿的话,我接过她手中的茶盏,略显苍白的一笑,既然是皇帝下旨让我们进萧府,想来是不会如此轻易就能回去的。

轻轻抿了一口,温热的茶水顺着喉咙进入肚内,只觉得全身都暖和了一些,我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回想起第一次遇到进府的那一幕。

小心翼翼的踏入萧府,婆婆上上下下的打量自己,最终脸上却露出嫌弃的模样,当时的我畏畏缩缩,忐忑不安,如今不过几天的时间,我却已经有了完全不一样的心态,这次再进萧府,定不会像上次那般的懦弱无能了,否则如何配站在相公身旁!

“夫人!夫人!”杏儿在旁边轻唤着我的名字。

“怎了?”我徐徐睁开双眼,原本靠着车厢的身体坐直,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轻声问道。

“咱们到萧府了!”杏儿恭敬道。

我伸手掀开马车上的窗户帘子往外瞧。只见乘坐的马车已经停在了萧府,而萧府中的一大家子人都已经站在门口等候了。

杏儿比我先一步掀开车帘下去,随后将脚蹬在下面放好后,这才服侍我让我踩着脚凳下车,待我下去后,萧府的下人便赶紧上前。将萧震毅从马车内抬了出去。

其实,相公身上的伤势并不适合如此这样的折腾,想来那个请求皇帝下旨的人根本不是真心的关心相公,这样想着,我就下意识的将视线转移到了萧府当家主母李秀玲的身上。

她依旧是一副嫌恶我的模样,而当萧震毅从她身旁经过时。那一张端庄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的改变,就如萧震毅说的,或许这个女人根本没有将他当成过儿子。

将昏迷的萧震毅安顿好后,萧家的大房后续还在为上次的事情计较,所以,根本不做久留就离开了,李秀玲派了一个嬷嬷和三个丫鬟来照顾我们。

“锦初,若是有什么事情,就同府中的人说,就将这里当作自己家就好了!”萧镇国对我十分客气道。

“谢谢公公!”

“什么公公婆婆的,我们萧家可从未承认过你的身份!”;李秀玲语气极为不好道;

“以后见着我们就叫夫人和老爷,还有大房的人也得跟着下人们一起叫大夫人和大老爷。知道吗?”

“是!”

听着李秀玲的话,我的心中虽有些难过,但还是顺着她的意思道,毕竟叫什么不是叫,对于称呼的事情我倒也是无所谓的。

李秀玲见我二话不说就同意,原本紧皱眉头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又唤了两个靛蓝色小袄的丫鬟和一个身着紫色比甲的婆子过来,对我道:

“以后她们三人就留在这紫翠院照顾毅儿了!”

又交代了一些事情后,李秀玲便离开了,萧镇国瞧着自己夫人这般样子,略带歉意道:

“锦初,你别同你婆婆一般计较啊!”

话音才落,李秀玲已经不耐烦的催促了,于是,萧镇国只能叹了口气离开了。

紫翠院是萧府除了主院外最大的院子了,五间正房,八间厢房,两边两个耳房。院子最里面还有个小灶间,东西倒是挺齐全的,而且,好似经常有人来打扫,屋内十分的干净。

“夫人,屋外站着冷,奴婢扶您回屋去吧!”杏儿见我一直站在门口,便轻轻唤了一声道。

“嗯!”我点了点头,又对李秀玲留下的三人道:

“你们也进来吧!”

进了里屋,身上的冷气驱散不少,杏儿扶着我坐在椅子上,那嬷嬷带头上前。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堆起敷衍的笑容,躬了躬身道:

“老奴王氏给少夫人请安!”说完,并不等我叫她起来,这婆子便自己直起了身体,走到我的身旁道:

“夫人说,少夫人刚在萧府住下,定是有许多规矩还不明白,所以,特地让老奴带着两个丫鬟来好好教导少夫人一番,待少夫人学会了规矩,再给少夫人请两个得力的下人来使唤!”

“那就有劳嬷嬷了!”

我听着她的话,依旧好脾气的微微一笑。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王嬷嬷面前,脸上虽依旧是单纯无辜的表情,可说出的话却并不是一回事:

“不过,来萧府最主要的却也不是学规矩。要知道相公是皇上最倚重的大臣,如今相公受伤,将军府上下又都是男儿身,所以皇上才特地下旨让我们回萧府住,让萧府的人好好照顾相公。”我一边说着,一边淡淡扫视站在一旁的另外两个丫鬟。语气逐渐加重:

“可若是大家将所有的心思花在了教我规矩上,而不能尽心尽力照顾相公,那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嬷嬷你们可是第一个要惩罚的!毕竟,你们是夫人特地派过来的呢!”

王嬷嬷听着我说完这话,原本略有些得意的表情立马缩了回来。许是她没有想到我会那皇帝的圣旨来压她,总之略微愣怔后,才面色难看的朝着我尴尬一笑,连连点头道:

“是是是,老奴说错话了,照……照顾将军才是第一要事!”

“那这两个丫鬟是……”我将视线转移到其他两人身上。

“奴婢彩月给少夫人请安!”

“奴婢荷香给少夫人请安!”

两个丫鬟都好似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荷香瞧着略微出挑了一些,不过瞧着那一双眼睛便知道是个不安分的,这才进屋没一会儿,一双滴溜溜的眼睛便朝着周围乱转。

而彩月皮肤白皙,双目黑亮有神采,瞧着倒是个稳重的。不过到底都是李秀玲那边出来的,我倒也是不能掉以轻心的。

待彩月和荷香参拜完后,我也不出声,只是回到了原本端着的位置上,拿起杏儿递过来的茶水慢悠悠的喝着,看着屋外被寒风吹的乱颤的枝丫。默默的不说话。

偌大的房间内,连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到,两个丫鬟到底不如王嬷嬷那般的胆子大,没得到我的允许是轻易不敢起来的。

而我的沉默对于屋内的所有人来说,无形之中透出了一股威慑力,就连那个王嬷嬷也是从原先的不屑到此刻低眉垂首,连大气也不敢出。

吃了半盏茶,觉得时间差不多后,我才笑着命她们起来,合上白瓷盖,将茶盏递给杏儿,声音依旧如刚刚那般的缓慢和从容不迫:

“我不管你们以前是谁院子里的人,既然如今进了紫翠院,那便是这院子里的人了,我和将军素来喜欢勤快和忠心的!”说着,我抬头冷冷扫视了这二人一眼,继续道:

“若是哪一天被发现你们动歪脑筋,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那就要依着将军府的规矩,以军法处置!”

那二人一听军法二字,吓得神色陡然一凛,就连一旁的王嬷嬷身体也是狠狠一抖,连忙磕头道:

“奴婢绝不会做对不起大少爷和少夫人的事情!”

听着他们的话,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杏儿使了个颜色,就见她从袖口中拿出了预先准备好的银子,一一分派了下去,婆子和两个丫鬟瞧着白花花的银子,立马高兴了起来。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有事情我会吩咐你们的!”

待将这三人屏退后,原本端庄站着的我立马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伸手扶着桌子,颤巍巍的坐在了椅子上。

“夫人,您刚刚那模样真真是太厉害了!”杏儿连忙将茶水递了过来,笑着夸奖道。

“咕咕咕……”

一盏温水入肚后,我擦了擦自己的嘴角,这才好似感觉恢复了一些力气,用手在脸侧摇晃着,对着杏儿吐苦水道:

“刚刚说那话的时候,真真是吓死我了!”一边说着,一边抓过杏儿手中的帕子,擦了擦额头的虚汗。

“夫人,我瞧着您刚刚那副样子,是真将那三人给唬住了呢!”杏儿掩嘴笑道。

“看样子,王管家教的这招,真真是管用呢!”听着杏儿这话,我也是高兴道。

其实,这一招恩威并施是离开将军府前王福教我的,他说,在李秀玲面前,若不是迫不得已便做乖顺的小绵羊,但是,在下人面前,却绝不能成为软弱无能的主子。

虽不知道王福这招以后是否能凑效,可眼下却是镇住了那三人,希望以后她们能够老老实实办事情,切莫给我惹出什么麻烦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