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李秀玲/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嬷嬷见卫夫人如此执意的模样,一双眼睛狠狠等了我与杏儿一眼,这才一步三回头,心不甘情不愿的出了院子。

“卫夫人,这样恐不太好吧?”我瞧着王嬷嬷离开前如豺狼虎豹般的凶狠模样,脸上露出怯怯的表情道。

“萧夫人放心,我陈爱莲素日里最厌恶的就是那些个欺负弱小的人了,她虽是你婆婆。可却还是要卖我几分薄面的,这公道我帮您讨定了!”

听着卫夫人这一番话,我满面感激之色,没有想到,在这京城竟还有这样一位愿意主持公道的人,连忙与杏儿垂首感谢道:

“多谢卫夫人出手相救,锦初出生寒微,又在京城举目无亲,今日遇到卫夫人,真真是老天爷垂爱,您的大恩大德,锦初没齿难忘。”

卫夫人听此,面带怜悯之色:“不过就是举手之劳罢了,我家老爷十分佩服萧将军的英勇战绩,萧夫人无需同我计较!”

“少夫人,卫夫人。外面寒的很,不若去里面说话吧!杏儿给你们沏壶茶水去!”杏儿见我与卫夫人聊的也算投机,便大胆插嘴道。

“也是好的!”我与卫夫人相视而笑,便一同进了屋子。

坐下之后。我略微迟疑一下,面带担忧之色道:

“卫夫人,您今日为了我得罪夫人,会不会往后她会对您……”后面的话我虽未说出口,可却也是不言而喻的。

听我这番话,卫夫人直接哈哈一笑,拍了拍我的手道:

“放心,如今萧老将军退了下来,在朝中反而没有我家老爷那般的有实权,那李秀玲可是太傅之女,哪怕就是真对我有了成见,可看在我家老爷的面子上,也是不敢对我如何的!”

两人正说着,杏儿已经将茶水沏好了:

“卫夫人,也没啥好茶招待您的,您且将就着喝喝吧!”

“瞧这丫头说的。这茶水好坏是无妨的,关键还得看同什么人喝才对,若是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哪怕就是吃龙肉都无味。可若同欢喜的人啊,这白开水都有味儿!”卫夫人说着,便爽朗的笑了起来:

“我瞧着萧夫人你就挺对我胃口的,比那些个京城的娇气小姐好多了!”

“卫夫人别唤我萧夫人了。您唤我锦初罢!”我拿起茶壶,一边给她倒水,一边笑言道。

“好,那你也别叫我卫夫人了,听着生分!”听她这样一说,我眼珠子一转,便呵呵一笑道:

“那您若是不介意,我便叫您一声姐姐吧!”

“姐姐?”卫夫人显然是对我这一声称呼起了兴趣。我见此,立马解释道:

“瞧着夫人的相貌,想来也比我大不了几岁,锦初唤您一声姐姐。岂不是应该吗?”说完,我特意放低了声音,声音带着怯意道:

“难道……锦初说错了吗?”

卫夫人听着我这一番话,又见我面露真诚之色,艳丽的脸庞露出高兴的表情,十分欢喜道:

“锦初啊,你可真真是会说话啊!我这般年纪,可比那李秀玲小不了多少呢!”

听此。我假装诧异道:“天呢!夫人您包养的可真真是好啊!”语毕,我便有些难为情道:

“锦初刚刚失礼了,不该唤夫人姐姐的,应该……”

话还未说完。卫夫人已经打断了我的话:

“无妨,我倒是好久没有人叫我姐姐了,如今听你这么一叫,只觉得亲切许多,以后,你就这么叫吧!我也当时多了个妹妹!”

“是!”

我听她这话,心中一喜,果然女人最在意的就是容貌。像卫夫人这样的人,若是你正面夸奖,倒显得刻意了,反而惹她不喜。就如刚刚那般不经意间说出的话,才是正对她胃口的。

杏儿洗了一些橘子端进来时,瞧着我与卫夫人聊的如此投机,倒是对我有些刮目相看。在她要出去时,正好瞧见李秀玲领了一群人进院子。

“少夫人,卫夫人,萧夫人来了!”杏儿连忙跑进屋内,神色慌张道。

“是吗?”卫夫人放下手中的剥了一半的橘子,原本喜悦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不满的情绪;

“她倒是来得快!”说完,便拉着我的手往外去:

“妹妹,走!姐姐今日为你讨个公道,让那个姓李的以后还敢欺负你!”

除了厅子,李秀玲还有今日来萧府赏梅的夫人和小姐都来了,见卫夫人是拉着我的手一同出来,李秀玲的脸色十分难看。

“陈姐姐,你说去外面透透气,没想到你竟来了这里啊!”李秀玲话还未说,身后的一位略显富态的夫人就站了出来道:

“你身旁这位就是萧将军新娶的夫人吧?”

“她是吏部陈大人的夫人!”卫夫人见女人走过来,轻轻对我的耳朵解释道。

“锦初见过陈夫人!”我朝着面前的女人福了福身体。

“萧夫人客气了!”陈夫人见此。也同样回了个礼,这才对着卫夫人道:

“你怎的来同萧夫人说话也不跟我们大家说一声,害的我们这一番好找啊!”

“我也是无意间来了这院子的!”卫夫人说着,冷冷瞧了李秀玲一眼:

“不过,这无意间的走进来却着实让我大开眼界了一番啊!”

李秀玲早已经听到了王嬷嬷的回话,又见卫夫人这口气,心中已经了然她要说什么了,于是。连忙出声阻止道:

“卫夫人,既然寻到了您,您就赶紧同我们一起回去吧,这院子内的戏台子上还在唱戏呢!”说完。就给王嬷嬷使了个眼色,让她上前去搀扶卫夫人。

“我说李秀玲,你如此着急的要将我只支开这院子,是不是做贼心虚啊?”卫夫人最后四个字令在场的所有人微微一惊。纷纷一双眼镜王向李秀玲。

“什么做贼心虚,卫夫人,您莫要在这里瞎说话!”说完,又对身后的夫人小姐勉强露出笑容道:

“既然卫夫人不想去,那我们就不要勉强了她,我们就自己回去看戏吧!”

此刻的李秀玲想来是后悔听了王嬷嬷的话来这院子的,卫夫人是什么脾气她清楚得很,而且。我在院子中的遭遇她定是老早就知道的,所以,脸上的心虚尽显,想着赶紧将身后非要跟着一起来的夫人小姐哄走了。再好好同卫夫人说说。

“怎么,话还未说完,就心虚的想要溜之大吉了?”卫夫人瞧着李秀玲的模样,面带嘲讽道:

“怎的不留大家下来瞧瞧,您这真正的丑陋嘴脸啊?”

“陈爱莲,我知道你往日里嚣张跋扈惯了,可今日是在我萧府,麻烦你谨言慎行,莫要说出这些个不堪入目的话来诋毁我!”李秀玲话音刚落,卫夫人已经开口道:

“诋毁你?”说着,脸上一阵嗤笑:

“你也真敢说这个词儿啊!”

“卫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一向同卫夫人交好的陈夫人瞧着这两个女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氛围,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刚来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那就得问问咱们这位萧夫人做了什么好事了!”卫夫人说完,就将不屑的眼神望向了李秀玲。

“我做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李秀玲生气道。

“哦?是吗?”卫夫人凉凉一笑,指着我声音带着质问:

“你让锦初不许称你为婆婆这事怎么说?这萧将军都来萧府两日了,你竟两个丫鬟婆子都不派过来又如何解释?从进萧府后,你就让她吃米饭和菜叶子该怎么辩解,今儿早上就三粒米的米汤你倒也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