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义结金兰/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相信周氏早在过来之前王嬷嬷就已经同她说了大概经过了,所以,此刻听着李秀玲的话,一句也不反驳,只连忙跪在地上认错求饶。

“夫人,老奴知错了!老奴瞧着您给大少夫人准备的燕窝便一时起了贪念,就将其占为己有了,且听着下人们说,少夫人来自乡间,根本没食过上好的东西,这才大着胆子将您单子上的食物给替换了,老奴也是一时糊涂。求夫人原谅!”

周氏说着便开始痛哭流涕,还将她过往在萧家所做的一切都说了出来,李秀玲听得她这样说,面色稍霁,不过语气之中却还是带着薄怒:

“你也真是糊涂,平日里我待你不薄,你却为了这些个蝇头小利做出如此这般的不堪事情来!”说完,声音略微提了一些道:

“还不快去给大少夫人认错!”

周氏听着李秀玲的话,连忙用膝盖跪到了我面前,朝着我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后赔罪道:

“大少夫人,老奴知错了,求少夫人原谅老奴!”

早在周氏给我磕头时,我的脸上就露出了受惊的表情,手足无错的望向李秀玲,声音透着胆怯道:

“夫人,这……”

李秀玲见我这般惊慌的模样,心中我一个从乡下来的定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置的,黑眸中的鄙夷一闪而过,随即又用极为温和的声音道:

“锦初,这老奴如此暗箱操作,你若是听了她的道歉还不满意,母亲便让人将她打发了卖出府去,省的日后你瞧见了不舒坦!”

一听“卖出府”三个字,周氏吓的面色全无。拼命朝着我磕头,那“砰砰砰”的声音在寒冷的冬日里显得格外响亮。

我见此,面露惶恐之色,连忙弯腰将周氏扶了起来,对着李秀玲道:

“夫人,算了。这婆子也不是故意的,您就饶了她吧!”

听完如此说,周氏满是感激的继续朝着我磕头:

“谢谢少夫人,谢谢少夫人!”

“锦初,你也是心善,若换做我,定是要发卖了她不可!”卫夫人见我不继续追究,面上愤愤不平道。

李秀玲听卫夫人这样说,便冷冷道:

“卫夫人,这是我们萧家的事情,你还是少管些比较好!”语毕,声音略带温和的对我道:

“锦绣,你且放心,在萧府有母亲为你做主,日后若再遇到那些个小人为难你,你就来告诉我,母亲定会为你主持公道,替你教训这些个贪心奴才!”

“谢母亲为锦初做主!”我面上露出很是感激的表情,对着李秀玲福了下去。

李秀玲微笑着点了点头,又狠狠瞪了周氏一眼,吩咐王嬷嬷道:

“还不赶紧的将人带下去!”

“是!”

王嬷嬷将人带下去后,原本热闹的院子便恢复了安静,李秀玲再次邀着众人去外面看戏,却听到卫夫人道:

“不用了。这戏听来听去,也不过就是那几出!”说着,转身看了我一眼,这才继续道:

“今儿遇着锦初只觉得十分投缘,且她还愿意唤我一声姐姐,不若大家给我们做个见证。就在此地结为金兰姐妹,往后若是有人再敢欺负你,你便告诉姐姐我一声,我定会好好的帮你出一口气!”

见卫夫人这样说,我的心中一惊喜,而面前的李秀玲则眼皮子一跳。声音略显僵硬道:

“卫夫人,锦初比你少了近二十岁,且她出生卑微,何德何能做你妹妹!”说完,就略带责备道:

“锦初,是不是你缠着卫夫人要义结金兰啊,你虽嫁给了毅儿,可却也是要将自己的位置摆正的,这攀高枝的事情万万不能做!”

“萧夫人,你多虑了!”卫夫人声音不悦道:

“义结金兰是我的主意,与锦初无关!我不过是瞧着她在京城无亲无故,哪怕就是被人欺负了。也只能把眼泪往肚子里咽,没人诉苦也就罢了,受了委屈还无人给她撑腰!待我与她结为姐妹后,我看谁以后还敢欺负她!”

卫夫人这一番话自然是说给李秀玲听的,果然就看到她的面色很难看,可卫夫人却是不管的。直接拉着我的手道:

“来来来,锦初,咱们进去客厅,让大家伙儿给我们做个见证,今日我们便结为金兰,从此以姐妹相称!”

李秀玲能够如此肆无忌惮的欺负我,除了我的出生外,便是看中了我在京城无亲无故,无人会帮我,如今,听着卫夫人说要同我结为姐妹,我心中自然是欢喜得不得了。若是有了卫夫人这个靠山,那我往后在京城的日子也是能够好过些的,我何乐而不为呢?

同卫夫人来到大厅,互相交换了跟帖,又对着天地依次焚香叩拜,在结束时。卫夫人拉着我的手,将她原本右手腕上的通体碧绿的镯子摘了下来给我戴上:

“好妹妹,今日姐姐出门也没带什么东西,这镯子便当成是姐姐的见面礼吧!”

我感受着手腕上的冰冷,心中很是意外,我没有想到卫夫人竟会送东西给我,心中涌上一股暖流的同时,更加不好意思:

“姐姐,如此贵重的东西,妹妹可不能要!”

“莫要推辞,这镯子是应该要送的!”卫夫人说完,一旁的另外一位夫人也从自己的头上拔下一支金簪。赛进了我的手中:

“恭喜萧少夫人与卫夫人义结金兰,今日出来的急,倒也没带什么东西,这簪子便聊表心意,希望少夫人莫要见怪!”

接着,目睹了这整件事情的夫人、小姐们纷纷走过来送我东西。不是戒指就是耳环还有些个金手镯和以及干脆送上了银票。

众人全部恭喜完毕后,原本一直不说话的李秀玲气的面色发青,语气十分僵硬道:

“锦初,母亲也恭喜你与卫夫人义结金兰……”说着,就学着卫夫人样子,从手上褪下了两只羊脂白玉的手镯递到我的面前:

“这镯子母亲老早就想送你了。趁着这般好的日子,母亲帮你带上吧!”

卫夫人见此,微微撇了撇嘴巴,不过,倒也没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我对玉石是不大了解的,自然也就不知道这镯子到底值多少钱,不过,看着李秀玲肉疼的模样,想来是不会差的。

“多谢夫人!”我将东西收下后,对着李秀玲微微一笑。

“什么夫人不夫人,你该是唤我一声婆婆的!”李秀玲说话时,一双眼睛若有若无的停留在我手上的镯子上。

此刻这个女人的内心恐怕已经气得不行了,可却还是要摆出一副宽容端庄的模样,瞧着她这一副口是心非的模样,不知道怎的,我竟有些莫名的畅快。

待做完这些事情后,众夫人和小姐又在大厅里聊了一会儿天,瞧着天色不早后,这才一一起身告退。

李秀玲原本好好的赏梅宴会变成了见证我与卫夫人义结金兰的场面,而且,还平白无故的少了一对白玉镯子,待送走了众人后,面色十分难看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夫人,老奴已经交代周氏。这几日都不要去管厨房了!”王嬷嬷从屋外进来,瞧着一言不发,面色从始至终都是铁青的李秀玲,有些胆怯的说道。

“陈锦初这个乡下丫头,我倒是小瞧了她!”李秀玲一想到刚刚在院子里的场景,心中就恨的不行,放在桌子上的手也握成了拳头,咬牙切齿道。

王嬷嬷听她这话,站在一旁垂下眼皮,一边给李秀玲捏腿儿,一边略带疑惑道:

“夫人,刚刚的事情。莫不是那陈锦初搞鬼?”

李秀玲冷哼了一声道:“那卫夫人向来与我不和,萧府她统共就来过一次,今日才第二次来,如何会识的那通往院子的路!定是有人带她才会找到!”

“所以,刚刚那一出戏,完全就是陈锦初自编自演的?”王嬷嬷随后惊讶轻呼道。

瞧着面前女人这般觉得不可思议的模样。李秀玲冷冷道:

“你也真是越活越过去了,她这般的做法竟也没瞧出来!不过,那个女人也是厉害的,竟哄的卫夫人能够与她成为金兰姐妹,看样子,过去还真是我看低了她!”

“那夫人。您可有什么主意吗?难道就这么让那女人得意下去?”王嬷嬷将身体微微前倾,声音带着一丝阴谋的味道:

“要知道,她今日能够如此的令您难看,那日后有了卫夫人撑腰,指不定会将萧府闹个底朝天呢!哪里还会将您放在眼里呢!”

听着王嬷嬷的话,李秀玲狠狠瞪了她一眼,思索片刻后,松开了握紧的手,缓缓道:

“我已经将彩月和荷香送给陈锦初了,明日你就让她们搬去那院子住,我养了她们这么久,也是时候该有些回报了!”

王嬷嬷顿了片刻。才微笑起来:“夫人,老奴明日就去办!”

“她如今能够在萧府如此得意,不就是仗着毅儿的疼宠吗?可若是等毅儿醒来,发现自己的枕边人在他昏迷期间……”李秀玲说话时,带着一丝阴狠和毒辣:

“到时候,别说是卫夫人了。就是皇帝来了,怕也是无法让她在这萧家待下去了!”

王嬷嬷一听自己主子的话,褶子的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双手更加殷勤的给李秀玲捶腿捏背:

“还是夫人您厉害!”

李秀玲听着王嬷嬷的话,褪下了手上的一枚金戒指递给她:

“今日周氏的事情你办的不错,这是赏赐给你的!”

王嬷嬷一瞧那就金光闪闪的戒指,立马喜笑颜开,十分讨厌道:

“老奴为夫人做事是应该的!”

“行了,给你就赶紧拿着吧,收了后就去将正事办了!”

今日的李秀玲

得了李秀玲的吩咐,王嬷嬷立马将戒指揣入怀中,喜笑颜开的下去了。

看着王嬷嬷的离开的身影,李秀玲冷冷一笑:

“陈锦初,看你能够得意到几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