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抓奸/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就等着抓奸的李秀玲在屋内听见叫喊声后,与王嬷嬷互相对视了一眼,面色一阵窃喜,看样子事情是成了。

“夫人,毅儿的院子好像出事情了,我且先去看看,你穿好衣服也过来吧!”萧镇国说完,就匆匆披上衣服出去了。

才刚到院门口。就瞧见两个被打晕的下人倒在地上,瞧着两张似乎有些熟悉的面孔,萧镇国眉头紧皱,接着便大声呵斥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哥,发生什么事情了?”闻讯赶来的萧家大伯听着自家弟弟的咆哮声,气喘吁吁的问道。

“老爷,大老爷,咱们院子里遭贼了!”

“什么?那还不赶紧把贼人抓起来!”萧镇国一听这话,面色一凛,立马大声喊道。

“老爷,那贼人已经被少夫人抓起来了,就等您来处置了!”杏儿说着,一双眼睛就往萧镇国的身后瞧,在没有瞧见李秀玲之后,脸上略带失望。

“好,那赶紧将人带上来!”萧镇国一听这话。立马道。

于是,原本紧闭的房门打开,接着,香穗将一个蒙着被子的男人带到了众人的面前。瞧着面前这个被蒙面的男子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萧镇国皱眉沉声问道:

“这就是那个闯入院子的贼子?”萧镇国瞧着这眼熟的身影,冷冷的问道。

“是的,公公!”走出房门的我,将握在手中的银簪再次插入自己的发髻间,一边说话,一边整理自己的有些凌乱的衣服。

“我才不是采花贼,我可是萧家的少爷!”被蒙着被子的男人,一听这话,大声的喊道。

“少爷?”杏儿一听这话,二话不说就朝着那棉被中的男人狠狠打了几下道:

“大胆采花贼,竟然还敢自称少爷,你当我们萧府的人是没长眼睛吗?”

“就是,萧府的少爷各个出生名门,正直不阿。哪里会是你这种人能够侮辱的吗?”清风同样也参与了进来,帮着杏儿说话后就对萧镇国道:

“老爷,这贼子竟然还敢诋毁萧府的声誉,赶紧将他处置了吧!”

“嗯。此话有理!”听着清风的话,萧镇国略微一思索,缓缓点头道:

“来人,将这贼子拖去牢房关着。明日就扭了他去衙门,让他们来处置!”

“不要啊,二叔,我真的是您侄子萧云长啊!”被子中的男人听完萧镇国的话,继续发出凄惨的呼叫声。

“竟然还敢污蔑萧家云少爷,香穗,给我打!狠狠的打!”我听被窝中男人的话,立马对着香穗命令道。

“不要啊。父亲,救救我啊,救救云长啊~”

萧家大伯站在萧震毅的身旁,在听到被子中熟悉的声音后。心中隐隐升起不祥的预感,而随后赶来的沈屏香细细观察了一番被蒙住脑袋的男人的身形,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又听那被子里头连连发出的凄惨叫声,突然大惊失色,立马惊呼道:

“我的天呢!别打了,别打了!”

听着沈屏香的话,萧镇国冰冷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语气缓缓响起:

“大嫂,这敢闯入萧府行窃的贼子,你难道也想要帮吗?”

“什么贼子,他是我的儿子萧云长。你们别打了!”

听着沈屏香的话,原本拳打脚踢的香穗瞧了我一眼后停了手,而萧镇国则是大惊,大步上前,“哗啦”一下,亲自掀开了被蒙蔽着的被子,一瞧那一张肿的如猪头般的脸,萧镇国暴跳如雷:

“孽畜。怎么是你!”

话分两头,我这边因着发现贼子是萧云长后乱做了一团,而主院那边,李秀玲则依旧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悠闲的喝着王嬷嬷倒的玫瑰花茶,一直观望着我们这边的动静。

“王嬷嬷,你觉得老爷会如何处置那贱人?”李秀玲右手捧着茶杯,亲扣杯面道。

“夫人。依着老爷对大少爷的疼宠,恐怕就是杀了那贱人也是有可能的!”王嬷嬷弯腰谄媚道。

李秀玲不说话抬眸瞧了身旁婆子一眼,是啊,萧府之中人人皆知,萧镇国对萧震毅最是疼爱,小时候她身边的丫鬟不小心烫伤了萧震毅,第二天萧镇国就雷厉风行的将人发卖出去了,如今见那贱人背叛自己心爱的儿子,恐怕提剑怒斩也是极有可能的。

“夫人,您就不过去瞧瞧吗?”王嬷嬷见自家夫人竟如此淡定的模样,略微疑惑道。

“等会儿,瞧见那贱人不堪的画面只会污了我的眼睛,倒不如等老爷处理完了再过去,我是这萧府的当家主母,后院的事情老爷一向交由我处理,只要那贱人没死。老爷定是会差人来叫我的!”

李秀玲倚靠在窗口,看着萧震毅院子那边的星星灯光,女人的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

果然,主仆二人才说完话,一个脚步凌乱的丫鬟从院子外面跑了进来,气喘吁吁道:

“不好了,夫人,出大事了!”王嬷嬷瞧着她神色慌张的样子。心中一阵窃喜,不过面上还是露出不悦的神色训斥道:

“慌慌张张做什么,还懂不懂规矩,夫人平时是怎么教导你们的!”

听着王嬷嬷的话。那丫鬟只是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一会儿后才面色发白道:

“夫人,云少爷,他。他……出大事了!”

李秀玲一边悠闲的放下杯盏,一边淡淡的开口道:

“能出什么大事情,不就是睡了一个女人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夫……夫人……”丫鬟听着一向端庄大方的夫人竟然说出这种话,脸色露出惊讶的表情。

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李秀玲轻轻咳嗽了一声,冷冷道:

“好了,既事情已经发生。我且同你去一趟,好好的为毅儿处置了陈锦初那个淫妇!”

“淫妇?夫人……您在说什么啊?”丫鬟听着李秀玲的话,有些疑惑的偏头问完,又想起大夫人的交代。连忙道:

“夫人,大夫人让您赶紧去大少爷的院子,您若是去晚了没拦着老爷,被抓了的云少爷怕是要没命了!”

“被抓?”李秀玲听着丫鬟的话,握着杯子的手一抖,王嬷嬷则立马上前道:

“云少爷怎么会被抓呢?”

“好……好似云少爷去大少爷的院子偷东西,结果,被大少夫人抓住了……”

丫鬟的话还未说完,李秀玲已经顾不得其他,连外衣都未穿上,便不顾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朝着院外跑去。

王嬷嬷见此,赶紧抓起李秀玲的披风也追了出去,而站在原地的丫鬟见一眨眼睛的功夫就空空如也的房间,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最后耸了耸肩膀就也离开了。

“夫人,您莫着急,如今天气寒,赶紧将披风披风!”王嬷嬷追上李秀玲后,一边帮着人披上,一边安慰道。

“你不是告诉我,她喝了那莲子羹吗,如今云长怎会被抓了?”李秀玲脚下生风,边走边咬着后牙槽道。

“这……老奴也不知道啊!”王嬷嬷心尖儿颤抖着道:

“荷香告诉老奴,那莲子羹陈锦初是喝的连汤底都未剩下呢!”

“她是亲眼瞧着那贱人喝下去的吗?”李秀玲脚步一顿,转头问道。

“这个……她倒是没说……”

“没用的东西!”李秀玲一听王嬷嬷这话,恐怖的眼神狠狠瞪了她一眼,接着加快脚步去了那围满了人的院子,心中祈祷着萧云长还未将事情全盘托出。

落在后面的王嬷嬷看着暴怒的夫人,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老天爷啊,谁来告诉她,这到底哪里出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