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书房/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敏妃?”一听这两个字,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看着杏儿忍不住问道:

“她来做什么?”

“听王管家说,好像是皇上让她来的,可具体什么事情,奴婢就不知道了!”杏儿见我面色不太好,于是又继续道:

“夫人,这事情原本香穗是不让奴婢说的,她怕您多想不易病情,可奴婢觉得,您是将军夫人,这敏妃来将军府自然是要同您说的!”

“杏儿,你以前在萧府时,可曾知道一些关于相公和敏妃之间的事情吗?”我听着杏儿的话,抬头问道。

“奴婢进萧府的时候,将军已经离开萧府了,只是听府中的老人说过,将军和敏妃是青梅竹马。原本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却不知为何,敏妃就被皇上宣进了后宫,从此做起了皇妃,将军也因此离开了京城!”杏儿说完,看了我一眼后忙又加了一句:

“夫人。那敏妃是皇上的女人,早同将军没有关系了!”

“杏儿,扶我去书房走走吧!”我将手中的碗筷塞回杏儿的手中,略微吃力的掀开被子要下床。

“夫人,大夫说了,您的伤口还没好,不能乱动的!”杏儿连忙将碗筷放到旁边的桌子上,待她再次转身会来时,我的双脚已经站在了地上,不顾她的劝说强撑着往门口走去,杏儿见我这般固执,只能跑上前来搀扶着我往外走。

“夫人,您等我一会儿,奴婢给您拿件厚衣服!”走到门口时,杏儿又折了回去,帮我拿了厚实的皮凤后,这才回头来搀扶我出了房间。

书房距离主院并不远,没走一会儿就到了。守在外面的清风见到我连忙迎了过来,朝着我恭敬的行了礼后,眼神有些飘忽道:

“夫人,您怎么来了?”

“相公和敏妃还在里面吗?”我轻轻咳嗽了一声道。

“在,在里面!”清风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

“不过,将军说不许他人进入的……”

“清风,怎么说话呢!咱们夫人是外人吗?”杏儿听着清风的话,声音略微有些不悦:

“夫人是自家人,将军说的外人怎么可能包括夫人!”’

清风一听杏儿这话,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脸上依旧有些纠结,我见此,便也不再为难他,有些失望的吩咐杏儿道:

“既然如此,我们便回去吧!”

“夫人~”杏儿狠狠瞪了清风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刚要扶着我离开,清风出声音道:

“夫人,杏儿说的对,您是将军夫人不算外人的!”语毕,就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我与杏儿互相对视了一眼便跟着清风朝书房走去。

当清风抬手要去敲门时,我却阻止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生出了想要听听他们说什么欲望。侧着脸颊缓缓贴上冰冷的房门,清风见此立马就要出声阻止,却被杏儿捂住了嘴巴。

“毅哥哥,你为何还不相信我的话?”屋内女子的声音中带着无限的哀伤:

“皇上那一夜喝醉了,我只是听了父亲的命令去照顾皇上罢了!”

萧震毅淡漠的看了她一眼,声音丝毫不带情绪:“敏妃娘娘。您与皇上之间的恩爱情事,无需同下官说!”

听他依旧唤自己为敏妃,女子心中又气又悲,刚刚说了这么多的话,他怎的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啊。

“毅哥哥,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唤我一声敏儿吧!”

这位萧震毅的昔日青梅。如今的皇帝妃子说着,竟缓缓走了过去,从那红色宽大的长袖中伸出了一双手,缓缓抚上萧震毅的脸颊。

那是一双保养得当的手,涂着妖艳红色豆蔻的十指白皙如葱,柔弱的仿若无骨,抚上男人的脸颊时,就如羽毛刮过,若换做是寻常的男人,恐怕早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

可萧震毅却丝毫没有察觉,他的目光甚至没有在女人的脸上停留一秒,双眸只望着前方。毫无情绪道:

“敏妃娘娘请自重!”

见男人依旧不为所动的样子,眼前的女子一咬牙,缓缓解开了身上穿着的红色披风,随着披风的落下时,一身纯白的长裙戏服的女人就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在这屋内绽放。

宽广的云袖破空一掷,就如纷扬的白云一般。紧接着清丽的歌声徐徐响起,她竟在萧震毅的面前跳起了舞。

脚尖轻轻挑起,随着她的动作,头上的金钗摇晃作响,曼妙的舞姿足以打动天下所有男人的心,而婉转流亮的歌声只应天上有。可哪怕如此,却依旧换不回面前男人的一丝垂怜。

萧震毅就如一座大山般刚毅的站着,眼神直视前方,丝毫不为所动,最终,女子渐渐降低了声音,长裙也随着她缓下来的动作而收敛。

“如今,你连看我一眼都不肯了吗?”女子凄楚道:

“皇上是知晓我们之间的事情的,他今日让我来,便已经做好了我不回去的准备,毅哥哥,你就让敏儿陪在你的身边吧?”

“敏妃娘娘请自重!”萧震毅见女子要靠过来。立马移动了一下脚步,一字一句道:

“过去的萧震毅已经死了,如今的他对您毫无半点男女之情,况且下官答应过自己的夫人,此生只有她一个,敏妃娘娘还是莫要再作践自己,速速回宫去吧!”

“不!毅哥哥,你怎么会对我没感情呢,你一定是因为我成了皇上的女人,所以还在生我的气是不是?”敏妃眸中含着水光,凄凄切切道:

“我说了,那件事情……”

当她还想再解释一遍时。萧震毅突然打断了她的话,此时望着她的眼眸中带着嘲讽和森寒:

“那一晚上你扶着皇上进屋后,我也赶了过去,原本我想进去帮忙,可却看到你站在床边就如刚刚一眼,自己动手解开了外衣、中衣还有里衣,最后,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萧震毅的话让面前的女人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那一夜,我一直到天亮才走,我知道,你跟皇帝之间根本没有发生什么。可是,当皇帝醒来后,你却口口声声说,是皇帝醉酒强上了你,竟还掏出一块染了血的帕子!”

站在门口的我,听着萧震毅的话,深深的倒抽了一口气,原来被唤作敏妃的美丽女人,竟藏了如此深的城府。

“既然你全都知道,当年你为什么不揭穿我,反而让我进了宫,而且。还悲伤的离开了京城!”女子盯着萧震毅冰冷的眸子,往前走了两步,双手抓住了萧震毅的手臂,一双含泪的眼眸带着几分痴情道:

“毅哥哥,从始至终我爱的都是你,可比起爱情。我更想要权力,你知道吗?我不过是个庶女,在府中根本不受宠,就连那些个下人都可以辱骂我跟我娘,为了能够得到我爹的器重,我只能听他的话,进宫去做皇帝的女人!”

萧震毅听完她的话,原本紧绷的脸上终还是有了些松动,轻轻叹了口气道: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往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井水不犯河水!”

“不。我不要跟你井水不犯河水,我想通了,我要跟你在一起,毅哥哥!”敏妃说着昂起头,眸中带着希冀:

“毅哥哥,当年你是因为爱我,所以才不愿意揭穿我的,是不是?你怕触景生情,所以才离开京城的,所以,你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对不对!”

萧震毅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女人急于求证的模样,原本松动的表情再次冷硬起来,声音毫不犹豫道:

“不!我做的这一切都不是为了你!”男人想起过往的事情,双脚往后退了几步,安静的屋内,他的声音显得格外有沧桑感:

“还记得我当年为了追查你父亲贪污南下,最终被人设计下药的事情吗?”

女子一听这件事情,面上露出了极为不自然的表情,声音略显僵硬的反驳:

“我父亲说了,那不是他干的!”

“在你答应入宫的那一刻,你父亲便已经算计到了我的头上,再加上我当年追查他的劣迹,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便趁机在我南下时。在我的茶水中下了催•情的药,并且,还让一名女子钻入我的马车中,若那个时候,我将那女人要了,待成事之后,你父亲就会以奸淫妇女之罪,直接上奏皇帝!”

“不,不是的!你撒谎!”敏妃身体一晃,险些撑不住。

“若他的计策得逞了,一来,我调查他的事情便终止了。二来,你也会对我失望,从而一心一意成为皇帝的女人!”萧震毅说着,眼眸之中透出无尽的讥讽:

“可惜,他棋差一招,他没有想到我会冲出他的陷阱,最终连那个女人的手指头都没有碰!”

“既然你都没有事情了,那你就不要纠结这件事情!”敏妃说着,就又上前要去搂萧震毅:

“我们以后都不要提过去的事情了,好不好?”

“不好!”萧震毅毫不犹豫的否决道:

“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男人说出这句话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声道:

“后来,我入了一座山,在那座山上,我碰到了一个姑娘,药物发作的我就如一个禽兽般撕碎了她的衣服,占有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