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怎么办/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单纯的就如山间幽谷的小雏菊,却因为我背负了不该她承受的骂名,在为我产下孩子后,却还要负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她不过才十几岁,自己都还是个孩子!”萧震毅说到痛苦时,语气也变得激动起来:

“哪怕我后来寻到了她,想用一辈子来弥补她。但是,已经造成的伤害却无法弥补了!”

敏妃已经从他的字里行间听出了一些东西,见萧震毅如此激动,他的眼中又是那般痛惜和忧伤的神色,这让她无端端的有些害怕和惊恐,想要搂着他的双臂缓缓垂下,声音颤抖的可怕:

“那个被你强占的女人是……谁?”

她终还是没有说出那个名字,其实在这个女人的心中还是存着一丝希冀的,只要不是她所想的那个女人,那么于她而言,或许还存有一丝机会。

“陈、锦、初!”可惜萧震毅缓缓开口的三个字彻底熄灭了她内心才刚铸起的幻想,是她,真的是她!

“那个女人……为什么是那个女人……”敏妃喃喃自语了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如此的笑容凄凉至极:

“所以,你任由我入宫只是为了甩掉我这个包袱,好让你可以自由自在的去寻那个女人!”

说话间,敏妃的脸颊已经一片湿润,她哀伤的凝视着萧震毅冰冷的面庞:

“你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硬!”

此刻的敏妃才知道,此刻她的行为有多可笑,原本今天一大早她出宫时,还幻想着能够与萧震毅厮守一生,可现在呢,知道真相的她,眼泪都快流干了。

她宁愿自己没有来过将军府,她宁愿自己一直都呆在自己编造的谎言里,至少在那个谎言里,萧震毅还是爱她的……

萧震毅看着哭的凄惨无比的女人,淡淡道:

“你也无需这般的伤心,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以前那个爱你的萧震毅死了,往后你就好好的呆在后宫中继续过你的敏妃生活吧!”

敏妃闻言,面上尽是狂热的伤心欲绝,正欲开口说话,突然瞥见萧震毅身后的房门,那门口分明是有人趴着在偷听。再细细一辩那身形,女人到了嘴边的话一突然转:

“你强占陈锦初的事情,她自己知道吗?”

萧震毅摇了摇头,认真道:“她不知道。我也希望这件事情会传入她的耳中,让她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是吗?”敏妃冷冷一笑,红唇边绽放了一丝的得意,声音略有些大道:

“可惜。你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语毕,就朝着门外道:

“萧夫人,听墙角听的可还高兴?”

萧震毅闻言,猛的转身打开书房的门,只见自家小娘子呆呆的站在门口,眼中的泪水打着转儿,满脸震惊的看着他。

“锦初……”萧震毅的名字唤着我的名字,可我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就连面前的焦急的男人都有些飘渺。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当年强上我的人是他?若是这样,山儿便是他的亲身孩子不是吗?若是这样,若是这样,我这一年多的愧疚又算什么?

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一个奇怪的梦。我的相公怎么会是那个让我恨的牙痒痒的采花贼呢?

“锦初……”

耳边依旧回荡着萧震毅急切的叫声,可我觉得他离我好远好远,我努力的摇着头,我想让自己醒来。赶紧从这个可怕的噩梦中清醒过来。

摇摇欲坠的身体慢慢蹲下,我痛苦不堪的抱住了自己的头,从喉间发出嘶哑凄厉的叫声,几分隐忍之中带着绝望,萧震毅见此,连忙上前将我揽入怀中,右手轻轻摸着我的脑袋,心疼万分道:

“锦初。我错了,我瞒着你是我不对,你莫要这样,你这样真真是让也我痛苦!”

“你有我痛苦吗?”我抬起一双通红的眼睛。努力将抽离自己的心智一点点收回来,声音嘶哑道:

“原来这一切都是骗人的!”话音落下,我便再也控制不住的倒了下去,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只觉得好似整个天都塌了。

萧震毅将昏厥过去的我抱起,转身离开时却听到敏妃的呼叫,男人转头望向这个女人,额头上青筋暴露,面色铁青,口气万分厌恶:

“王敏,真是万万没有想到,您的心思毒如蛇蝎!”说完就朝着清风道:

“送敏妃娘娘出去,并吩咐将军府的众人,往后不准敏妃踏入将军府半步,违令者直接乱棍打死!”

敏妃何曾见过萧震毅这样暴怒的模样,吓得惊恐不已,只低头垂泪不语,一句话都不敢说。

萧震毅抱着我回了主卧,此刻的他根本没有心思去管为什么我会在那门口听墙角,待大夫检查了一遍只说我是受了惊吓罢了后,萧震毅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第二日的中午我才缓缓醒来。见我苏醒,萧震毅对香穗和杏儿道:

“你们出去吧,我同夫人说会儿话!”

待丫鬟们出去后,萧震毅做到床边,伸出手将我从床上搂入了怀中,柔声道:

“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刚刚苏醒的我怔怔一愣,想起那一日在书房事情,凝视着萧震毅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声音冷冷道:

“所以,六年前在芙蓉山上的那个采花贼是你?”

“……”萧震毅并没有说话,可我却已经从他的眼神中读懂了意思。

“为什么?”我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紧紧的盯着他:

“为什么五年后才来寻我?”想起我与他在芙蓉山的相遇,又紧接着问道:

“若不是你受了伤,是不是这辈子都不打算来寻我?”

“不是的!”男人的目中尽是无奈,许久才叹息道;

“六年前在山上。当我醒来时你已经走了,而来找寻我的人也找到了我,后来,我怕这件事情被敏妃的父亲利用,当时只能作罢!”萧震毅声音低缓道:

“我也有派人暗中寻找你,可带回来的消息却都是失望,后来北疆部落被屠杀,我存着最后一丝希冀想要来寻你,却来到这座山时受了埋伏,所以,才会以这样的方式同你相见!”

听完萧震毅的话,我默默不语。半晌方道:

“那你遇到我后,为什么不告诉我,要知道欺骗我!”我停顿了一下,心中透出生硬的恼怒:

“你知道我跟你在一起后都是怀着感恩的心吗?我以为是老天爷开眼。所以才让派了你过来解救我,我被人强暴过,我还生过孩子,所以,我一直都觉得自卑,觉得我配不上你!”

听着我的话,萧震毅满是愧疚,口中一直说着对不起,可我却没有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回想起自己的种种,只觉得当初的自己像个傻子,我自认为的救星最后竟然就是那个始作俑者!

眼泪浸湿了被褥,眼中尽是悲伤和愤懑之态,萧震毅抚着我的背脊解释道:

“你说过,你不会原谅那个夺了你贞洁的人,所以我才不敢迟迟告诉你!”

“所以这就是你一直欺瞒我理由?”我怅然道:

“若不是今日我自己倾耳听到,你是不是打算欺瞒我一辈子,连山儿这个亲生骨肉你也不打算认了?”

说完这话,我便不再看他,轻轻的躺下了身体背对着他:

“你出去吧,我累了,想休息!”

萧震毅见我这模样,疲惫的叹了一口气,只留下一句,你好好休息,便站起身体离开了房间,等他离开之后,我睁开眼睛,望着枕上湿热的一片,心中亦是孤寂茫然,为什么来了京城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接下去的我,该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